第六章 一个课间一波仇恨

作者:你莫不是在逗我 更新时间:2020/8/8 11:51:52 字数:3204

柳老师白了我一眼,搜了一下我的口袋,书桌,都没有发现可疑物品,兜里只有家门钥匙,电动车钥匙,钱,卫生纸,手机我都上交到手机袋里了,其他充电器耳机什么的也都装到书包里了,怎么可能会有异物啊。

“……”

果不其然,柳老师在翻找了一遍后都没有一点收获。

“现在我可以接着写下去了吧?我现在可是浪费了很多时间了。”

柳老师一副苦瓜脸的模样,刚刚点头,门口又响起了其他老师的声音:“你们考场发生了什么事?我在厕所里都听得清清楚楚。”

草,主任怎么来了。

没错,眼前这个身材稍弱,带着个眼睛,贼眉鼠眼的这个就是我们年级主任,平时就喜欢抓违纪学生,明明只是一些小问题都会喋喋不休,作为主任嘛,维持校园秩序可以理解,但是这货恶心人的地方就是,看家长的背景,对,没错,学生家长的背景如何,他对学生的态度也是如何,人送外号四眼田鸡。

看到这货,我就有一股无名之火,拳头不自觉的攥紧,想当时刚升高中时跟张硕打群仗时,这个四眼田鸡,也干涉过结果处理,当时我们都被叫到办公室里面的时候,这货居然指着老子的鼻子说我没有教养,然后明明是双方平等责任的事,结果就因为对方的家长其中一个家庭条件好,就公然袒护?就这?这种货色配当老师?

但是一码归一码,为了不影响到我平静的高中生活我还是没有露出半点不满的破绽,省的让他记住我,以后故意挑我刺。

“是这样的田老师……”何老师似乎跟这个四眼田鸡关系不错的样子,拉到角落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反正两分钟说完之后,这个四眼田鸡仔就一副高人一等的模样对我说。

“事情的大致情况我也听何老师说了,没事,你尽管写你的,到时候你的试卷我们会单独第一时间批改的,如果真的想何老师说的一样,我们才会找你谈谈的,你现在安心写就可以了。”

“那我现在浪费了这十几分钟,谁来赔我?不给我加个分,说不过去吧?”虽然明知道不可能,但我还是要恶心这个四眼田鸡一手。

“小同学你也不要太过分了,人家老师没追究你目无师长给你记处分就不错了。”

“吼~随便你们怎么说吧,我就当被野东西叼走了十几分钟好了。”我也懒得多废话,直接坐下了快马加鞭,做起试卷。

主任跟何老师自然去气到不行,俩人一边说着一边出去了。

柳老师在一旁目睹一切,眼神复杂的看着周熙云,她也没想到明明只是很简单检查一下有没有作弊而已,结果居然越闹越大,说愧疚?有的,这么件不愉快的起初是自己挑起的,浪费了眼前这个少年十几分钟的答题时间,还招得这个小气的主任过来,估计这个学生要被报复了。

说生气?有的,被周熙云旁敲侧击的骂了一顿,不过作为一个监考老师,检查一个学生到底有没有作弊这件事天经地义,就算让她重来,她也会选择检查的

不过最让她惊讶的还是这个少年的倔强跟能力,已经搜过了没有任何的作弊道具,也就是说不是作弊,他完全是靠着自己的脑子,有这么短的时间完成了题,明明只是个高一生,而且还是考场号稍微靠后的考场学生,居然有这样的才能,比当年的自己以及班里的学霸还要出色。

最难得可贵的是,不禁有这样的才能,还能有这样的脾气,虽然有点目无师长,但是这个少年对理的时候没有一点怕过,要是当年的自己,估计早就胆怯的不知道干什么了吧?

不过就是要有这样的脾气,才能够和老师平等交流,正巧附合柳老师想要挑一个学生从中了解其当代学生的想法的人选。

柳老师偷偷看了一眼学号前面的名字,周熙云吗?我记住了。

刚刚踏入社会,第一次做老师,对社会有着满腔热情和期待的柳老师,见到了一个综合能力这么出众的少年,难免有中意结识的意思,所谓当老师,就应该先从学生入手,更何况还是这种有能力,而且说起话了没有隔阂,毕竟刚才说话都那么冲……而且还是高一的学生,可以有很长的相处时间,交个朋友,也能了解到学生的想法,对老师的工作也能有很大帮助!

柳老师想着想这美目中不禁有异彩闪过,一转郁闷的心情,转而如同发现宝藏一般惊喜的看着正在埋头做题对这一切一无所知的周熙云。

“啧,浪费了好多时间,不得不说这次考试的确有几分难度,有很多题,也有些超纲,反正就是为了检测学生在寒假里的预习成果啊?虽然我是无所谓了,只是多耗点时间来回想一下高一下学期的知识再进行解题了。”

大约在我做完题仔细审题之时,收卷的铃声突然想起,就这样,从后往前,一个个收了起来,也不知道是时间太短了还是题太难了的缘故,居然还有三分之一多的人还在奋笔疾书。

这都写不完吗?我都已经审查了五遍了。我不禁暗暗感叹一声。

去上个厕所好了,刚想去厕所的,我转头又想起什么,一把抓住身后徐痕的手臂::“突然想起来了,我们之间的话还没说完呢。”

徐痕一看逃跑无望,叹了口气面色认真的面对着我:“不知道你是真不知道还假不知道,在我爸跟我打完你之后,第二天,我爸来学校接我回家的时候一帮人过来,把我家围的水泄不通,指名道姓,当着街坊邻居的面让我爸跪在地上向一个满身酒气的乞丐模样的人磕头道歉,你知道那有多么绝望吗?”

“我跟我爸被吓的当众尿了裤子,街坊邻居从窗从自家里看着没一个敢过来的,全都看戏,就这样,我们道歉了,我们我们下跪了,有用吗?如果有用我爸就不会差点断气了。”

“你敢说这不是你找的人?!”这小子眼神突然变得凶恶,狠狠的盯着我。

徐痕说的话跟他的反应搞得我微微一愣,但马上反应过来,低头叹了口气,然后又面带嘲讽意味的微笑:“一报还一报,你带你爸来打我的时候,你把我打得半死不活的时候,你就没想到会这样?”

“那你们不也太过分……!”徐痕这小子语气十分暴躁,似乎认见了我会害怕一样,但很抱歉,我做出了相反的动作。

我猛地一把拽起他的领子,叫他拉起,另外一只手瞬间到他鼻梁面前,拳风带动他两边的双鬓轻轻舞动。

“搞清楚是谁过分,小子,报复你这件事我并不知道,只不过或许跟我有直接关系,但是最根本还是因为你小子来烦荔枝姐才导致的吧?别搞得像是我错了一样。”

徐痕顿时咽了一口唾沫,老老实实的低下头去。

看这小子刚才生气的样子,故事应该是真实的,毫无疑问,那群大汉应该就是乐叔他们了,至于那个满身酒气的大叔,可能就是老魂淡了……

我是没想到,这家伙居然会帮我出气,不过居然还下手这么狠,怪不得徐痕这货会转学,发生了这种事情,而且还被街坊邻居知道了,不搬家才有鬼了吧。

我叹了口气,松开这副准备揍人的动作:“总而言之,被你们父子俩毒打的仇就算我间接报了吧,这件事就算扯平了,当然,如果你不爽的话,可以找我决斗,我随时奉陪。”

徐痕并不是一个硬骨气的人,被我吓唬一下之后就一直唯唯诺诺,胆胆怯怯的低着头,而且双手也都放到了腿上,这不禁让我有些奇怪,于是就有了下面这句:“你腿怎么了?看你一副注意力都在腿上的样子?”

徐痕很不好意思的小声回答道:“我先去上个厕所。”

说完立刻就跑路出去,我也不太多在意,转过头来,刚准备复习一下下节考试的内容,结果刚走到放书区,就听到外面的惊呼。

“哇,这三个人一起走颜值爆表了好吗!”

“最左边这个是谁?好漂亮,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

“你这都不知道吗?几个星期前来的转校生啊。”

“好优雅的样子,家里应该很有钱吧?”

“我还觉得我们学校的校花比较好看,多么端庄。”

“我觉得旁边那个不笑的小姑娘比较可爱,像洋娃娃一样,稍微打扮点绝对好看!”

听着门外的惊叹声,我有一种熟悉,还有不好的预感,最终还是好奇的向门口撇了一眼。

唐伶韵的小脑袋瓜从门旁露出,然后是莉织的从唐伶韵旁边冒出,这二人似乎在确认我坐的座位,最后安白亦倒不像她们两个人这么害羞,是直接走了进来,巡视着我的位置,然后看到我蹲在放书区后,直接走了过来,走到我身旁跟我一起蹲了下来。

“阿云我们来看你了。”

我笑了笑,想到唐伶韵和莉织应该是怕生的关系不太好意思进来,于是也很有绅士风度的将书放下,走了出来。

唐伶韵和莉织看到我走了出来也是露出了一抹微笑。

我也跟着扬起嘴角刚欲开口,突然发现周围的男人的表情似乎有点不太对的样子,一个个眼神凶恶,似乎在表达着,三个校花都是来找这个男人的?他配吗?

等考试结束就烧了他。

“鲜花插在了牛粪上。”

喂喂喂!你这个过分了啊!直接说出来了好吗?!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