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 名为祸的石板

作者:故我曰 更新时间:2013/3/2 23:00:06 字数:0

弓博文出生于贫困家庭,自十六岁从学校毕业后,就在小公会的炼金工坊做学徒,一做就是十年。做了十年学徒后,凭借自己扎实的基础,和一些积蓄,去联邦职业鉴定所考取了二级金属炼金师的职称。回到家乡后,就转到了一家大公会做职业炼金师,又过了十年,在他三十六岁的时候,膝下一儿一女,虽配偶早丧,但过得还算余裕。在同龄人中,有很多起点比他高的人,现在都没有他做的好,就是因为他是个很专的人,有很重的事业心。

事业心很重的人总是会在不经意间忽视了家庭,所以对于儿女的管教问题,女儿不够淑女、儿子调皮捣蛋对他来说确实是很头疼的问题。前一阵子儿子生了场大病,让他不得不注意到自己对于两个孩子是不是不够关心。所以才考虑二婚的事情。

不过似乎二婚过后,有些事情也不是能够快速解决的问题。就像现在这个样子。

弓博文一脸寒霜的看着站在面前挂着绷带、打着石膏的儿子,心里不止一次的叹息。说实话偷公会东西这件事情,反应出来最主要的问题还是在于儿子的教育上。什么时候学会偷东西了?这点让他又生气又无奈。

想起当年自己在工坊里,住冬冷夏热的楼梯间,吃的比人差,穿的比人少,也没拿过别人一针一线。现在自己给儿子的不缺吃不缺穿的,他居然还去偷别人的东西。想到这点,弓博文就气的要咬断牙根。可是看他被人打得鼻青脸肿的样子,很明显也是被人教唆的,听弓梓的说法,现在估计是东西弄丢了,给不了他的那些狐朋狗友,结果就被人打了。

这么想想他也只是交友不慎,孩子的本性应该还是不坏的。这么一来又下不去手再打他一顿了。

“唉。”

弓铭看着这个三司会审的阵势,眼瞅坐在最上面的弓博文沉默了好半天,最后只是叹息一声后,他就知道应该没什么事情了。没有小孩子多余的担心,如果是自己坐在那个位置的话,也是只能无奈叹息。谁家父母不相信自己孩子天性是好的?基于这一点,自己就不可能受到太重的惩罚。

“那你偷的东西呢?你真的弄丢了?”

因为觉得说不知道还会引来怒火,所以弓铭只是摇了摇头,至于表示的是“不知道”“丢了”还是“没有丢”这点就随弓博文自己理解了。

弓博文自然理所当然的觉得应该是弄丢了,弄丢了的话,就要找找,找不到至少再买一份备着。一般来说偷东西没被当场抓到,事后都不会有什么事情。只是弓铭的那两个狐朋狗友知道是弓铭偷的,真要被告发的话,把东西还上,再赔礼道歉一下,给点钱补偿,估计对方也不会跟一个小孩子计较。

“小梓,去铭铭房间翻一下,把可疑的东西都找出来。”

“嗯。”

接到命令,弓梓就噔噔噔上楼去了。就在弓梓上楼的时候,弓博文刻意注意了一下儿子的表情,看他是否有紧张,但结果是完全无所谓的表情。按理说这个年纪应该会在乎一下自己的隐私问题了,看来不是这小子问心无愧就是他没心没肺,弓博文觉得后者的可能性要大一些。

其实弓铭根本就没有查看过他的房间,作为一个宅,在过了有能力分辨事物类型和性质的年纪之后,他对于大多数事物的好奇心都相当低。一个小孩子的房间和隐私会有什么?不就是那些东西么。私藏的小人书,不健康书籍,曾经某一段时间内很喜欢玩,事后就丢在那里的各种小玩意。说白了只是属于这个年纪的大众趣味和个人趣味的产物,所以他连半毛钱兴趣都没有。

“博文,你别太生气,孩子这个年纪有些逆反心也是正常的,只要教好了,还是可以纠正过来的。”

听到坐在一边的雪秋妍说了这句话,让弓铭心中一笑。作为才进入这个家的外人,雪秋妍此刻是想尽量博得孩子们的好感,既然现在有弓博文唱白脸了,那么她就可以乘机唱红脸刷刷自己的好感度了。

“秋妍你不知道,这个孩子从小就调皮,这次我一定要给他个教训。”

“他现在不也伤成这样了吗,有这一次,他就知道外面的人不能轻信,自然以后就不敢了,你就消消气吧!”

“这次是他活该被人打,就算他不被人打断手,我回来也要打断他一次,让他记住这次教训,看他下次还敢不敢伸手偷人东西!”

“你消消气,消消气,气坏了身体不好。”

弓铭内心翻着白眼看着这夫妇俩一唱一和的,结果从一开始就定下了,这不过都是在吓唬人而已。

不一会儿,弓梓就噔噔噔从楼上下来了。

翻出来的东西,一堆小人书、一些色情小说、还有一些古古怪怪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弓博文把这些东西一个一个拿起来翻了翻然后丢掉,翻了翻然后丢掉。最后发现了一块青灰色的,刻着奇怪纹路的石板。

拿到这块石板,弓博文皱了下眉头,以一个成人的经验,小孩子的收藏里应该是不会有这种东西的。虽然理论上所有物质都是由魔力组成的,但能量和物质的绝对壁垒时候非常难打破的,是能量就是能量,是物质就是物质。就好像常温下水就是水,要变成冰就必须降温,可温度是环境因素,一旦环境因素转变就会变成水。质能的这种转变是非常干脆的,出现这块石板类似鸡蛋这样,物质包裹着能量的东西是非常少见的。

“是这个?”

被弓博文瞪着的弓铭低着头什么话都没说,就当自己心虚,剩下的留给对方自己判断。这种狡猾的手段再一次奏效,弓博文心里已经认定了是这个东西,自然也就不会再多说。

“这个东西收在我这里,如果人家找过来,我就还给人家。到时候你也做好给人家赔礼道歉的准备。手断了你就别去学校了,假我已经帮你请好了,这些天,你就蹲在家里好好的反省反省,一部也不许出门!听到没有!”

弓铭点点头,扫视一下面前的三个人,觉得他们已经没有什么想说的了,便一瘸一拐的上楼回自己屋子里去了。

……

弓家人以为这个事情就到这里了,但事实上却没有那么简单,弓博文犯了一个简单而致命的错误。他估计这个东西应该不简单,却没有想到丢失这个东西的,也不会是什么简单的公会。

就在弓铭请假后的第三天,本来想要找那一高一矮的混蛋打一架,给弟弟报仇的弓梓,在打听到那两个人所在的班级时,却收到了这两个人在昨天退学的事情。两个人一起退学,弓梓天真的以为他们怕被自己抓到,就吓的退学了,但实际上她很明显还没有这个威能。

然后再过了三天,高泽市出现了一宗命案,两个十三、四的少年被人用钉子钉死在一间仓库的房梁上,手段让人发指。全城的公会都开始对这个凶手进行搜捕,一时间满城风雨。

弓博文也知道了这个消息,但忙于工作的他并没有去注意那两个少年是谁,也没有想过这个跟自己家的儿子会有什么样的因果联系。

人们总是说命运是冥冥之中注定的,但是实际上所有事情从一开始就是有因果的,在因到达果的过程中,会有无数的细节从这颗‘因’的种子里长出来,然后慢慢的变成果。觉得它不可捉摸,是因为根本就没有细心注意到那生长在暗影中的细节。

这件事情沸沸扬扬的闹了一个星期。高泽的报纸也都刊登了查案的进度,但最后还是没有找到凶手究竟是何人,只得出应该是外来公会干的。但高泽是一个港口城市,每天通商贸易、进来出去的公会何止几千家,又怎么是当地公会可以完全查清楚的?、

于是当地公会也就只能把这件事上报国家,协助调查。但实际上哪有什么可以调查的?这个国家这个联邦每天因为公会争斗会死多少人?怎么可能一个个都查得出来?大部分的案子因为地方保护主义和公会对于本地熟悉的关系,只要是当地人做的,很容易查出来,但如果是外地人做的话,那就很难了。这就像查国外的案子,只能上报联邦特警,而联邦特警那么多案子,所以也只能把这个积压在档案袋里了。

那么作为一个凶犯,想要再次作案的话,一般情况下都是等待风声已经平息之后,才会再次作案。

弓家人就因为疏忽掉了这么一个不算是细节的细节,付出了本不应该由他们来付出的代价。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