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 人体发魔机

作者:故我曰 更新时间:2013/3/3 12:12:33 字数:0

弓铭也曾侥幸的想过,或许以这个世界的魔法可以将弓博文的手臂接上,这样自己所承担的罪责也会小一些。

可惜接上手臂的条件要比砍下来苛刻的多。

医院的医师表示不是不能接,只是接了也只能做一些普通的事情,炼金什么的肯定是不行了,按这里的话说,天生的魔力带一旦被切断几乎不可能接合。而接上的治疗费也相当高,并不是弓家可以接受的起的。

因为事情跟公会没有关系,所以弓博文所在的公会对此不会出一分钱的治疗费。当然这其中的原因也有炼金师失去一只手后,单手炼金的精度要大大下降,即使有二级职称,也没有与其相应的本事了。

如果这是在当年的事业单位或者国有企业,大概还能找个关系,换个闲职养病防老。可是公会这时候似乎更像是私有企业或者外资企业。

“对不起,我们养不起闲人。”

弓博文住院一个月后,雪秋妍拿着他的最后一个月薪水和离职通知单来到了他的病床前。不知道要怎么安慰他,所以只能将钱和那张纸放在床头后,就默默离开了。临走时他似乎看到了倚在床上的,那个男人的泪光。

没有了弓博文的薪水,弓家人是不足以支持他在医院的持续治疗的,雪秋妍虽然表示不会因为这件事就离开,可她眼中的黯然是谁都能看得出来的。回来之后,雪珂和弓梓轮流照顾着弓博文,一家五口的所有的收入仅仅来自于雪秋妍那点并不丰厚的薪水。

那弓铭呢?

在其他人看来,弓铭是彻底自暴自弃了。自那天以后,他就一直把自己关在屋里,只是偶尔夜晚的时候能看到他出入书房。因为这件事全因为他而起,即使吃饭的时候,也不会有人去叫他。如果不是弓梓每次做饭的时候会留一点给他的话,这个家里似乎已经忘记了弓铭的存在了。

弓铭当然没有自暴自弃,他有什么需要自暴自弃的理由吗?

对于他来说,当务之急是挽回错误,虽然这个错误并不是自己犯下的。若自己真的只是一个十三岁少年的话,也许真的什么也做不到吧!可他还有知识。

上小学的时候,班级的门口、走廊、墙壁上都挂满了各种的名人名言,记得有一句话最简单:知识就是力量——培根。那时的自己并不知道培根是人还是植物,只是觉得这句话好无聊。但现在看来,这是何等简单而直白的生物法则。知识就是力量,人类能够总结经验,获取知识而统治了地球。知识是力量,而活着,就必须要有生存的力量,这就像杀死敌人必须有力气一样直白和理所应当。

弓铭拥有另一个世界非常多的知识,但他首先要确认的是,这些知识有多少是可以用的。然后再将自己本来所拥有的知识和这个世界的规律法则进行对比代入,从而创造出只有他能懂得和创造的东西。

依靠着本身对于学术和理论的敏感性。

弓铭将这个世界的魔力控制和炼金做了重新的规划,变成了易于自己理解的样子。

还是那句话:有物质的地方就有物理。完全无视这个世界原本所建立的炼金等级制度,用自己的方式对于魔力和炼金方式做了根本上的重新解释。

所谓的魔力用科学的角度来理解应该是人体的神经电感磁场。并不是单纯流向的,而是以一个依附于人体表面的场域形式存在。而神经生物电就是魔力内循环结构,但这并不是魔力本身,魔力无处不在,就像是磁场的磁力线一样。发电机通过磁力线的摩擦,从而形成电力,而所谓的魔力修炼其实也是一个道理。人体有一个天生的磁场,这就像是发电机里面的固定永磁部分,而通过意志的推动,在磁场的中心人为性的制造一个逆向的磁场,磁场的相互切割,就会产生更大的神经电。

神经电通过神经传导扩充到这个人体电场后,就能够将更加微小的磁场吸附起来,加以操控和利用。这和大质量的物体会吸引小质量的物体是一个道理。

也就是说,只有自己的魔力够大,才能进行更高级的炼金和施展术式。

现在自己身体的魔力,就像是一台破手摇发电机,不摇它不动,那么怎么将其改造的更有效率呢?

弓铭做出了一个大胆的构想和尝试。人体的生物电位是一个天然的涡旋电场,通过人为制造一个交流电的正弦波干涉到现在已有的神经电位中,迫使这个原本平衡旋转的手摇发电机的轴偏转了,偏转的轴会造成更大的离心力,从而制造更多的魔力。为了实现这个构想,他进行了数天的公式证明和结果计算,然后将其一点点带入自己身体中的魔力运行轨迹中,通过反复的验证之后,实际情况告诉他,他的想法是可行的。

虽然每一次魔力回路的推动阻力更大了,但同样的,它的运行效率也更高了。在想到将手摇发电机变成蒸汽发电机的办法之前,现在所能做的也只有这样了。要炼成可以弥补过失的东西,必须拥有足够的魔力才能够完成,否则再多的知识发挥不出来也是扯淡。

第一步完成之后,弓铭长出一口气,这个他最没把握的完成之后,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做了。所以他也就不再闭关蜗居,在第二天早上难得的从卧室里走出来。

来到客厅前,惯例的一家四口都在吃饭。看到弓铭从房间里出来,所有人都露出一丝意外的神色,不过也仅仅是一闪即逝的意外了。

“某人还知道出来啊,我还以为你打算把自己饿死在里面。”

性子比较直的弓梓直接阴阳怪气的讽刺起来,明明之前的饭都是她留的,但是这次的事情,她确实没有办法就这么原谅自己这个弟弟。相比之下雪珂母子就没有这么大的心理负担。

“铭铭你身体终于好些了吗!快过来吃饭,阿姨给你盛一份。”

说完,她就起身往厨房走去。雪珂倒是好奇的瞟了弓铭一眼:“你忙完了?”

这么说的好像她知道弓铭在忙什么一样,这让少年愣了一愣,随即反应过来,自己写在纸上那套逻辑和验算,就算是给地球人看,都不一定能看懂,何况一个异世界人,她根本连阿拉伯数字都不认得。最多也就是知道了自己在忙活些什么吧!

“还没,快了。”弓铭点点头,默默坐下。

看到两人之间若有若如的默契忽然让弓梓很不爽:“你这些天在物理瞎捣鼓些什么?为什么我不知道?”

“因为小梓姐你之前就开始忙打工了,所以没注意到而已。”用叉子捣碎自己的煎蛋,弓铭低着头不在意的回答。

“弓梓你在打工?”本来坐在一旁不言不语的弓博文忽然出声,吓了其他人一跳。

弓梓连忙低下头:“我,我没有,你个家里蹲怎么知道的。”

弓铭慢慢的嚼着煎蛋,因为前些日子研究身体魔力的关系,他现在对于摄入食物的方式都一改往日,保证尽量摄取足够高质量的蛋白质和碳水化合物就好,其他多余的会影响魔力的运行。一边吃,他一边慢悠悠的说:“大概是两个星期前,我发现你每次晚上留下的食物里都会有唐克面包。那里的面包并不便宜,现在没有理由天天买,我想你应该是去那里打工,卖剩下后免费拿回来的吧!”

“……明明是个臭小子,居然心比针还细……”少女不甘心的低头搓着自己的双手。

这时候,弓博文开口了:“弓梓,就算我现在已经丢了工作,大不了下个月我去你们学校当教师教炼金我也是能挣钱养家的,轮不到你来操这份心,你只要安心学好你的功课就行。”

“不,老爸你还是在家里多养一段日子,我也就忙这段时间,等你养好了,我就安心学习。”

看着这父女情深的一幕,弓铭暗自赞叹:虽然自己这个姐姐性子烈、很强势还爱打人,但不论从任何一个方面讲都确实是个好女孩。不过既然时机已经成熟,也应该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他们了:“关于手臂的事情,我已经做好准备了,大概这些天就会出成果,如果运气好的话,应该可以做一个义肢,也就是和真手一样的假手。”

说完之后,也不等他们反应,弓铭就转身离席出门了。

听到这句话的人,除了雪珂之外的三人都愣住了。义肢是什么东西他们自然知道,只是那种结构复杂的东西都是相当高端的炼金产物,弓铭却要说做一个?

这时候,咬着叉子的雪珂开口了:“很奇怪吗?弓铭哥哥炼金不是很厉害吗?”

“炼金厉害?你怎么知道的?那小子的炼金考试一直都是普普通通的啊!”在座清楚弓铭炼金成绩的只有弓梓这个真正意义上的监护人。

“因为这个,”雪珂将那把花纹钢的蝴蝶刀取了出来:“这是那天我看到他在练习课上做的,三个小时,做得很漂亮。”

确实很漂亮。蝴蝶刀干净流传的曲线,严丝合缝的配合,不论是收起来还是甩出刀,都制作的相当流畅与精准。虽然没有花纹,但是对于钢材复合处理已经相当厉害了。当然最重要的不是这个。

身为国家二级金属炼金师的弓博文拿着这把刀仔细打量,看着看着忽然嚎啕大哭起来,接着又仰天大笑。把剩下的三个人吓的不清,不过他很快就缓过来,带着泪水大笑:“这混小子居然能够同时熟练的控制金属和石材进行炼成,还能做出这样多到可怕的结构层数,难道这个世界上真有天才?”

弓梓眨眨眼,她没有想到平时那个总是被自己欺负的小弟,什么时候已经变得这么厉害起来。而且那把到,居然是送给雪珂而不是送给自己的。想到这,少女心里就像堵了块什么东西一样,酸酸的。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