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 被妹子哭着追杀

作者:故我曰 更新时间:2013/3/5 20:25:23 字数:0

其实所谓的准备其实也就是侦查一下地形。

学校后院的树林子据说是情侣们经常幽会的地方。不论上辈子还在这辈子,弓铭都没觉得这种地方跟自己有什么联系,所以也就没有去在意过。要偷窥的话,至少要先把地形摸清楚了。

当然,这也不过是他打发时间的一个理由。秉承了一个宅的个性,他觉得自己不论到哪里都挺孤单的,不太想去接触陌生人或者新朋友,不太会打发时间但又不想牵扯太多让时间被强制打发。一会儿的新鲜劲头过去之后,弓铭再次没干劲的躺在了中庭的石椅上。

“那个学生,你一个人在这里干什么?”

忽然,一个声音从身后冒出来,弓铭咧了咧嘴,又是风纪会的那群家伙。

所谓风纪会就是管理学校风纪的学生组织,但和以前的那个世界不同,这个世界的学校没有学生会只有风纪会,而这个风纪会的那群人在出了学校之后,这个组织还可以继续保留,当然,要改做其他的名字。

也就是说,风纪会就是大人们赋予孩子们权力,建立一个公会的雏形,当毕业之后,这个雏形就自然而然的会变成一个真正的公会组织。故此,风纪会算是学校里相当有权力和实力的一个精英小圈子,有着小圈子大多都有的团结、高素质以及……排外。

“我头晕,休息一下。”

来的这位是个戴眼镜的学长,要说给人的感觉就是那种精打细算的秀才,所以这么蹩脚的理由自然是骗不到他。

“休息的话去医务室,在这里晃荡什么?”

“我没晃到医务室就晕的受不了了。”

弓铭信口胡扯。

“廉君,怎么了?”就在这时候,远处传来一个女孩的声音。

“哦,副会长,这里有一个旷课的学生。”这个学长的名字叫联军?哪国跟哪国的?

对方直接说他是旷课了,弓铭也就懒得辩驳了,本来罗安旷课的情况就很严重,老师们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有风纪会会因为某些事情拿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来说事。

那个女孩听起来声音挺威严的,形容一下就是带着女王范的御姐音:“旷课的话一律带到风纪教导室去,怎么在这里磨蹭?”

“呃。”那个叫廉君的学长才意识到自己在做一些无用的事情,索性也就顺着这话的意思:“那么这位头晕的同学,你还是跟我去教导室帮你治一治吧!”

“如果我说我不想去,能跑吗?”

就这么被人下了“拘捕令”弓铭自然不爽。

“行啊,不过下次不要让我见到你才行。”眼镜学长推了推他的本体,森然笑道。

弓铭可不打算跟这家伙硬碰硬,虽然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没有催泪弹,不过他肯定不知道用炼金术也是可以做催泪弹的。从刚才被抓到时,弓铭就已经着手准备催泪瓦斯的炼成了,跟他废话到现在,物质已经炼成,就等抽个时机把手心和石椅间被精神力包裹的雾状瓦斯弹拍碎就可以逃跑了。

就在两人一触即发的时候,刚才那个女声又响了起来:“你是,小珂的哥哥?”

呃,被认出来了?弓铭停下动作,好奇的看那个认出自己的人是谁,一位御姐范的黑长直学姐……卧槽,何等标准的黑长直,简直就像是标准范本里面出来的一样!黑色长发,黑色过膝连衣裙,加上黑色短袜,这是出门左拐幽灵学姐么?少年呆了呆之后,才想起对方说的话:“小珂?呃,雪珂吗?对了,我倒是忘了她是风纪会里的人。”

“小珂说过她的新哥哥会相当厉害的炼金术,你这么说看来你是有信心从廉君手里逃走了?”

卖队友啊!怎么可以乱给人情报呢?弓铭有些无奈。明显的,因为这个黑长直学姐的话,那位眼镜学长神情认真起来。这时候认怂不好吧!算了,既然都做出来了,难得有机会试试。

啵。弓铭不发一言的捏爆了手心里的那个无形的球,瞬间灰白色的烟雾就淹没了周围数十米的空间。

“这是什么……咳咳咳……咳咳咳。”

中了催泪弹要说话是最失策的行为,只不过他们不知道也就难免了,眼泪和鼻涕会迅速摧毁他们的意志的,而弓铭,只需要乘乱逃跑就好了,根本就不会有人有力气去追他的。

从里面逃了出来,弓铭自己被熏的也不轻,这东西本来逃出来的时候就需要一些防护装置,吸入太多可是会导致休克的,以他的身子骨,如果是被袭击的话,估计当场就倒在里面了。

就在弓铭躲到了校舍里,以为自己已经逃掉的时候。

绸缎一般的黑色长发从面前拂过,然后一把钢刀噌的一声擦着他的鼻尖砍在了弓铭面前的桌子上。刚才那位学姐不知道怎么做到的,居然从催泪瓦斯里面逃了出来。不过她即使逃了出来,此刻也被熏的形象全无,或许是拧着性子追弓铭的缘故,此刻她还是泪流满面的样子,一把鼻涕一把泪的。

“呃,我不就是逃跑吗?学姐你没必要真刀真枪的来吧!一不小心可是会出事的。”

软的怕硬的,硬的怕不要命的。弓铭敢逃跑是他有几分底子,是人都有点恃才傲物的情绪,但真出刀剑了,他也有点害怕了。君子动口不动手,主要是因为动手打不过啊!只是现在这个状况看起来有点微妙。

通常在什么样的情况下会发展到一个男孩子被一个女孩拿着刀追着满学校砍,那个女孩一边砍还一边哭?除了诚哥应该没有人有这个待遇吧!而且这个女孩还是学校风纪会的副会长,于是围观群众自然而然的发动了人类种族固有技能——八卦。

“那个不是风纪会的山本学姐么?”

“对耶,那个男孩子是谁?难道是她的男朋友?”

“……”

“她是不是被人甩了然后拔刀追杀啊!好可怕!”

“没想到她是这么烈性子的女人,以后不要招惹,分手就是死期啊……”

“……”

“这小子是谁?山本那个疯娘们也敢招惹,估计有好戏看了。”

“喂喂,小声点,他们会听到的。”

“……”

这些话弓铭听到了,黑长直学姐自然也听到了。如果是平时她可以甩开了威严大声呵斥镇压全场,可现在她做不到。可不要小看了催泪弹的功效,一般人中了都要直接送医院的,她凭着自己的身体素质和一股狠劲冲出来了,并不代表她能够免疫催泪弹带来的负面效果,受到刺激的神经不受控制的分泌出大量的液体,让她想说话都说不出,维持呼吸已经是很勉强了。

这么多人围观,弓铭算是定了心,这狠娘们应该不会真的砍自己了,不过,被人这么挟持着也不好啊,于是他建议性的出声:“那个,学姐……”

还没由他说完,黑长直学姐一把抓住他的领口,不由分说将他拖向了走廊尽头的那个闲置的无人教室。

咣当将门关上,后面的围观群众也悻悻然离开了,谁也不想找人风纪会的事情。

黑长直学姐大声喘息着,不停流泪的眼睛死死的盯着被丢在地上的弓铭,好像只要他有什么异动就会立刻砍了他一样。

“呃,学姐,我们有话好好说,好好说。”坐在地上的弓铭索性就不起来了,免得刺激她神经一刀砍了自己。

“解……解……解……解……”

“解?”解什么?难得她还要我宽衣解带不成?弓铭忽然觉得自己是那种越是关键时刻,越容易满脑子跑飞机的人。

“解……药,给我解药。”

原来是解药啊!看来她还以为这是什么毒烟呢?不过很遗憾不是的,所以弓铭只能摇摇头:“没有。”

当!锋利的刀刃**了弓铭小弟弟前三公分的地面。一股寒意从小弟弟开始直窜头顶。卧槽,差点就要东方不败!弓铭吓的赶紧往后躲,万一不小心切到了,就人参不保了。

“喂喂,有话好好说,那真的没有解药,不过是催泪瓦斯而已,就是能让人不停的流眼泪鼻涕的烟雾,没什么解药的,一会儿就好了,你不要太激动,不要太激动,用力呼吸就好,大口呼吸,很快就会好了。”

黑长直学姐将信将疑,但这时候似乎也没有什么办法,只好照着弓铭的想法去做。弓铭觉得如果自己这时候还有一发催泪弹的话,肯定就能干掉她了,不过现做来不及,以后要记得做几个留备用。

使劲的深呼吸一分钟后,黑长直学姐似乎恢复过来了,她别过脸去用手帕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表,再转过来时已经又变回那个女王范的御姐了。刷!钢刀指着弓铭的鼻尖。

“你害我名誉受损,你说我要怎么惩罚你?”威严满满……

“呃,我炼金术不错,要么我帮你把这把刀改好一点,就当我的歉意了?”弓铭想了想提出自己觉得可行的方案。

黑长直学姐歪了歪头:“不,我要你加入风纪会,以后无条件做我的下仆。”

“…………………………………………这货轻小说看多了?”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