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 怪异的炼金术

作者:故我曰 更新时间:2013/3/7 16:10:24 字数:0

黑乎乎充满霉味的阁楼里,两个女孩坐在一起,弓铭一个人坐在另一边。因为刚才的刺激,雪珂似乎已经累了。她将头靠在樱的肩膀上,沉沉的睡过去。樱依旧是那副神经紧绷的样子,随时观察周围的动静。弓铭则继续在想他的办法。

首先肯定弱点是在喉咙而不是在脑部,即使脑部被打碎了,都不一定能打死这东西。但即便是做出枪来,想要准确的击穿喉管部分也是需要相当的技术的。这个世界不是没有枪,只是在这个世界用刀砍子弹不是那么难的事情,所以枪不是那么实用,也只作为和刀剑同等的一种武器罢了。

所以物理上的打击都可以先不考虑了。那么可以用来作为突破口的是什么呢?

凭他自己的感觉,应该是嗅觉。

很多东西太过敏感反而不是好事情,既然是寄生的话,那么最后的办法就是讲这东西毒死,用神经毒素。可是生化武器在以前那个世界都是禁止事项,想要直接毒死他们肯定是不可能的,而且还有可能毒死无辜的人。那么还是用**吧!

只要有酒就能够交换出大量的**,弓铭再一次感叹炼金术的方便。不过**本身是容易挥发的,想要让其一直沉淀在地上,就必须一定的粉尘颗粒将其沾粘在上面,这样的**才能在一个区域里长期驻留。只要把怪物们都麻到了,用刀一刀**喉管就能结束战斗了,这种方法要安全的多。

想好的办法就开始干。

迅速画好炼金阵,弓铭将这个仓库的十几瓶酒就放入阵中,开始炼成。

精神场豁然扩张,将整个阁楼都抱了进去。这个范围内所有的物质,只要不是过于紧密的分子结构,都可以被他随心所欲的抽调,进行炼成。

此刻专心炼金的弓铭并没有注意到,在他将精神场扩散出去的一瞬间。还在昏睡的雪珂猛然一下惊醒了,醒了之后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醒,只觉得自己有点不舒服。而山本樱则更清楚一些,她在方才的那一刻下意识的将刀抽出了一截,也是出于本能的反应。但当她确定这种让她毛骨悚然的感觉来自于对面那个正在炼金的少年时,樱犹豫了一下,她起身往弓铭身边靠近了一步。

那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加剧了,果然是来自于这个少年的。

樱感觉到自己长期训练的战斗本能不断促使着自己防御或者反击,但却没有给出目标。究竟是什么情况?少女不确定的将全身乱窜的危机感压下。就在这时候,忽然一股寒气从脚底窜起,目标正是正在炼金的弓铭,几乎都没有过脑子,樱就拔出刀,一刀向弓铭砍了过去。

瞬间炼成中断了,弓铭愕然的看着指着自己的刀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山本学姐……”

“呃……抱歉。”这会儿樱才回过神来,她收回自己的刀,“你的炼金术太古怪了。”

说完,她就躲到了阁楼的角落里。弓铭若有所思的看着樱的背影,似乎明白了什么,他再次将双手放在炼金阵上,然后扩张精神场。但这次并不覆盖整个阁楼,而仅仅是他周围一圈的地方。

“这样行了吗?”弓铭抬起头问道。

并不是很清楚其概念,但是冥冥中心有灵犀的樱迟疑了一下,还是走过来围着弓铭转了一圈。测试的结果显而易见,不进入弓铭的精神场范围之内,就不会有那种感觉。“果然是你搞的鬼?”

面对樱的质问,弓铭只是默然不语的沉思了一会儿。他忽然觉得自己抓住了什么关键,干脆站了起来,双手掌心托起。这很明显跟一般炼金术师将手按在炼金阵上的做法不一样,然后奇妙的事情发生了。

原本在地上的材料散发出晶莹的颗粒粉尘,快速的向弓铭的手中汇集,晶莹的光溜绕过少年的手臂,迅速在平托的手掌上汇集,逐渐生成一个半透明的玻璃圆球,圆球被移动到左手上后形成实体,落在手心,在落下之前,第二个就开始生成。

“好快!果然铭哥哥的炼金术跟我们是不一样的吗?”

雪珂看的满眼小星星。实际上弓铭知道这个姿势和刚才在地上完全没有差别,如果说有的话就是感觉帅了很多。不过自己的炼金术和其他人的不一样,弓铭也的确认识到了,只是现在还不是研究这个的时候。他没有理雪珂,而是继续自己的炼金。

将十几瓶酒消耗完之后,总共做出了四十几份**粉尘弹,也把弓铭的精力消耗的七七八八了,他觉得有些头晕,扶着墙坐到了地板上。明白现在还不是放松的时候,少年振作精神,开始宣布逃亡计划:

“从刚才开始我们已经耽搁了约有一个小时了,也就说,及时现在向北奔逃,也不一定能够逃到安全地方,如果其他人现在还没反应过来的话,这个高泽估计已经被攻陷了。所以我现在的计划是往东南逃。”

“东南?那不是送到对方嘴里去了?真的没问题?”雪珂非常不解,但是相比她自己,现在的情况下她相信弓铭相信的还多一些。

山本樱略微沉思了下,似乎明白了弓铭的意思:“你想说最危险的地方反而是最安全的地方?”

“也不是。”觉得还有时间,弓铭打算解释清楚,“这种寄生在人体喉管里的怪物,很明显是依据本能性进行组织的。它们不会一拥而上。在之前,我们就看到它们遇到弱的猎物时,不会浪费力量争夺,而是任由其中一个将猎物杀死,这就说明他们有基本的组织性。而这种猎杀是完全本能的,也就是说,已经被猎杀完的地方它们不会做太多的徘徊,而是会一直追着人们追杀过去,但是这个太多是多少,我并不清楚,也不知道它们有没有什么其他的办法能够搜寻到这里。所以基于予海边风浪和这群怪物以气味寻觅来制定对策,我所作出的判断到的也就是逆流而上,突破它们的猎杀圈,到达海边,如果海边那边来的怪物太多,我们就沿着海岸线跑。如果打持久战的话,靠近大海,我们也能够及时的活得食物的补给,不至于被困死或者饿死。”

不是在单纯的赌运气,而是将现有手上的条件都组合起来,然后做出正确的判断。山本樱作为曾经的会长女儿,自然是见过这等人物的,可是面前这位实在是年纪太小了点。

“可以,就这么办,”樱抽出自己的刀,“那么接下来我们要一路杀过去?”

“嗯,”弓铭将手中的玻璃球分三分之二给雪珂:“山本学姐你就负责将被迷晕的怪物杀死,雪珂负责在前面开路,丢迷雾弹,而我负责控场和支援,确保万无一失。”

“行!”

“嗯!”

两个女孩同时点头,弓铭心中微微宽,因为这两个人看起来都比自己靠谱。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