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飞龙任务⑤

作者:故我曰 更新时间:2013/6/7 0:18:02 字数:0

脑电波强制干涉,或者叫做精神鞭挞。

人脑主观意识是一个相当容易**涉的东西,稍微的暗示就会产生错觉,强烈的暗示就会产生幻觉甚至催眠,而像这样的强制干扰对方神经,使得对方神经功能紊乱从而疯狂的技术,一般来说只有疯子才会这么用。

“咳咳咳咳!”

久违咳嗽,弓铭觉得自己的肺部相当痒。一种痒到让人想把肺腔撕开的感觉,这种感觉,两年来已经习惯了。肺部开始痒,这就说明蛇再次开始活动了,开始修复自己受损的神经。因为这种精神鞭挞在本质上和拿自己的额头去撞对方的额头是一个道理,两方都很疼,只看谁更能忍而已。而且若不是蛇有这种诡异的性质的话,弓铭这个东西根本就用不了几下便死掉了。想起第一次这么用的时候,那还真是抱着死的念头去用它呢!

“铭哥儿,你没事吧!”

罗瑞看弓铭咳的这么凶,有点担心,而莉莉和其他人则是去检查那些黑衣人的尸体。

“没事,没事,咳咳咳,咳咳咳咳,我有点担心我姐姐那边,咳咳咳,我想现在回去,咳咳咳咳……”

“不行,”

弓铭刚说出口,莉莉立刻就反对了:“我们这边还要组织抵抗,弓铭你既然有战力的话……”

“莉莉!”和莉莉关系很好的高个子女,佐须玲奈拍了一下她的肩膀,“弓铭你就先回去吧!这边我们也打算收拾一下战场就撤退。”

“好的。”弓铭立刻接下话,不给莉莉再挣扎的时间。

弓铭转脸走掉了,莉莉很不高兴的等着自己的挚友:“玲奈,你干什么!他……”

“莉莉你注意这些人是怎么死的么?”佐须玲奈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他除了是炼金术式外,还应该是个精神系的术士,你让精神系的术士留下来做什么?”

“精神系……”莉莉这才注意到地上尸体死时的惨状,而听到佐须玲奈这话,罗瑞也是背后一凉。

精神系么。

弓铭背着她们已经走了很远了,但还是听到了她们的对话。准确说不是听,而是自刚才被攻击之后,他的精神场就已经完全张开了,不是像炼金时那样集中,而是如触须般在空气中敏锐的捕捉各种讯息。

这下子,她们应该都怕我了吧!弓铭如是想着,精神系是一个相当稀有的系别,这个世界的人对于精神系术士的概念就好像是上个世界普通人对于催眠术师的概念差不多。简而言之就是越是不了解就越是不敢了解,越不敢了解就越觉得可怕的那种人。

只不过弓铭不在乎这个,他现在最想知道的是,这件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

对方很明显的提到了弓梓,那么也就是说,以前的那个公会来报仇了?弓铭有些不确定,因为就情况是他们最后也没有拷问出来什么资料,觉得自己已经没有用了,才被丢到麦城监狱的,这次又是什么瞄准了自己呢?而且非常清楚自己要瞄准自己,首先要搞定弓梓,这就说明对方应该很了解他。

是谁……

“咳咳咳咳,咳咳咳。”

少年一边咳嗽,一边往回赶,就在走他到飞法船下的时候,忽然天空中一声巨大的雷鸣,然后一个庞然大物狠狠的砸在自己面前,把弓铭回去的路上砸出了一个巨大的洼坑。

龙。弓铭第一时间就意识到这是一个什么东西。既然自己那边都被袭击了,那飞法船这边,肯定也有敌人,那么能做天剑敌人的,就只有传说中的龙族了。

这条全身暗红色鳞甲的巨大蜥蜴好像被什么东西砸中了头部,他非常不适的甩着自己的脑袋。不过看样子伤害并不大,他那一身厚重的鳞甲很好的保护了他没有受到一点皮外伤,好像只是被力道震的有些晕眩。站在这条几十米长的巨兽身后,弓铭不确定自己是不是要转身逃开,对方应该对自己这种小喽啰没有兴趣,跑动的话,反而会引起他的注意力。

这么想着,弓铭决定还是先不动了,对方看不到自己最好。

可运气似乎从来都不是弓铭的长项,那条龙甩了甩头,正要冲上天去,但好像忽然被什么东西吸引了注意力似的停下了动作。他低下头扫视了一圈带着惊悸眼神的魔导士们,然后将它巨大的头颅停在了弓铭的面前。

卧槽!弓铭现在除了骂娘之外,不知道有什么办法可以纾解自己的心情。这周围一圈几十号人,为什么偏偏把脑袋转到自己这边,我还有事,麻烦你该干嘛干嘛去行么!

当然这话,他现在是没法说出来的。因为金色的龙瞳正瞪着弓铭,他甚至能感觉到这条龙身上那如同热辐射一般的超高体温。

这条龙看上自己肯定不是自己比较帅的原因。

弓铭翻着白眼的同时,巨大的不安感也迫使他不得不去做些什么。结果他做了一件自己都不敢相信的事情——伸手去触摸这条龙。弓铭的手正好只有他嘴唇上的一片龙鳞大,在触摸到的瞬间,弓铭还没来得及确认龙鳞的手感,那条龙如同触电一般猛然缩了回去。

唉?什么情况?

弓铭自己到现在都没弄懂究竟是个什么情况,他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去触摸那条龙。

龙缩了回去,接着似乎龙自己也觉得不可思议,继而对自己因为一个普通人类而退却勃然大怒,他牙齿的缝隙中透出火红的光芒,金色的龙眼恶狠狠的瞪着弓铭。

完了。这下应该是要死了。

弓铭不觉得自己有挡下一次龙息的能力,仰头望天,那个天剑正在以一对五跟这群龙族打的不可开交,也不可能有注意到自己这边。就要这么结束了么?真是短暂的一生啊!

正当少年已经开始做自己的人生总结的时候,忽然,一条白色的线打在了龙脸上,这次攻击威力并不怎样,不过那条线似乎是水,打中龙脸后,顺势就射进了他的嘴里。

“bong!”

龙息没有吐出来就在嘴里炸掉了,弓铭这才想起当初弓博文给自己介绍龙族的时候,说他们是天空的王者,但是到地面变成固定靶之后就没有那么神威了。想想也是,再厉害的防御被魔导士们打固定靶也是一堆滚刀肉而已,不过刚才那一下确实打的很有技巧。

“傻站着干嘛!快跑啊!”

耳边一个挺熟悉的声音响起,然后他就赶紧自己被谁从后面搂住了,接着一个突贯性的加速让他直接心口一甜,一口血涌了出来。不过那个救自己的人似乎并没有察觉到这个事情,抱着自己连续几个突贯,顺利到达了飞法船上。

“你没事吧!你好轻,我害怕抓不住你呢!”

救下弓铭的自然是夜馨,少女喘着粗气,这件事情对于她来说也不轻松的样子。弓铭没有说话,他咬着牙退了两步,然后一口血吐了出来,这可把夜馨下怀了。

“喂,喂,你不要紧吧!医师,医师,快来这里有人受伤了!”

“别,别叫医师。”弓铭赶紧扯住夜馨的袖子,让她别大声嚷嚷,“我还行,还有事情没办完,现在不能去躺着。咳咳,咳咳咳……”这么死撑着,身体却忍受不住激烈的反应,又开始使劲的咳血。

“不行,你现在哪都不能去,”夜馨一把抓住要走的弓铭,“你已经伤到内脏了,不及时治疗会内出血而死的。”

“不会,我自己的身体自己清楚。”少年摇着头推开她。

看他这个样子,夜馨的脾气也上来了:“不行!你这条命可是我刚才救下来的!”

“滚!”用低沉的声音怒吼的弓铭忽然转过头来,用丝毫不带生气的眼瞪着夜馨,“有些事情如果做不到,我还不如死了,你知道什么!一边去!”

说完,他强行挣脱了夜馨,朝着第三团部防守的六号甲板走去。

银发少女愣了的看着这个消瘦的背影,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事情,让他如此,或者说,是什么让这个和自己年纪相仿的少年有着如此的决意。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