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 金蝉脱壳

作者:故我曰 更新时间:2013/10/14 6:46:27 字数:0

觉得应该够对方找上一会儿了,肺部痒痛导致咳嗽不止的弓铭深吸几口气,想要把肺里不舒服的感觉全部‘咳’出来,结果看起来却像是得了肺痨,让樱在一边看得直皱眉头。就在他想要缓一缓自己紧张的神经的时候,忽然两条钩爪攀上了这边楼房的边缘。

怎么被发现的?

弓铭抬头一看,天上正飞着黑色西服男子。

“混蛋,天行魔导。打爆这个水塔!”

少女应声而动,两刀将水塔切开一个巨大的缺口,白色的气体从缺口喷射出来,那是被置换的二氧化碳,上辈子用来做舞台效果和灭火器的东西,现在勉强能拿来做烟雾弹用。

“快跑,这里地点太开阔了,很快二氧化碳就会被空气分解掉的。”少年急急忙忙的说道,然后一回头就看到樱又要伸手过来抱自己。“唉,别,别,背着我就行了,我自己来。”

被女孩子像是夹孩子一样抱在怀里实在是心理上难以接受,可现在的情况自己又不能做什么,只好忍住自己的对抗心,尽力不去被幽香的发丝撩拨起不必要的想法,攀上樱的肩膀。

“抓稳了?”

“嗯。”

小心的不碰到关键部位,弓铭轻轻的点点头。

“风行者·飞燕。”白色的雾气中,樱发动了高速移动用的术式,强烈的青光包裹住黑色的长筒靴,短距离助跑后猛地飞跃起来。轻而易举的就从一栋楼飞跃到另一栋楼上去了。虽然这么做和弓铭的布置就完全背道而驰了,刚才如果是走楼梯逃进大楼里的话,还能跟他们多周旋一时,可现在蹦出来的话,丢出来的烟雾弹最多就只能困扰一下刚才上来的几个而已,只要不打掉上面那个天行魔导士,就像是老鹰眼中的兔子一样是无所遁形的。

可现在想要责怪樱也没用了,所以干脆闭嘴,免得影响她。刚才也是自己一时慌神,没交代清楚,回头看了一眼后面迅速赶来的追兵,暂时对方还追不上在楼上飞速跳跃的樱,再看看樱的状况,现在很明显背着自己的话,她的消耗要大的多,飞散的汗水都已经撒到自己的脸颊上了。

不行,这样下去她的体力也消耗完了的话就完了。

乘着樱跃起的一瞬间,弓铭扫了一眼联邦学院的全貌,学院的正中心是一片湖,而湖面上一栋巨大的建筑,看上去就像是悉尼歌剧院似的,有一半的地方建造在水面上,这栋建筑占地非常广。加上风帆似的怪异造型,应该是兜圈子的最好地方。

“学姐,那边!躲到那个地方去!”

“……”

“怎么了?”

“说了不要叫我学姐。”

“呃……呃……好吧,樱,躲到那边去。”飞跃的少女调转方向,直接往湖水落去。呃?水面,弓铭忽然想到一个问题,“唉,唉,我不会游泳啊!”

樱没有理会惨叫的弓铭,尖细的高跟鞋踏在湖面上,却在水面踏出了一个巨大的镜面的圆,踩着这个圆的中心,她再次一跃,落在了那个悬在湖面的建筑上。

“呼,呼,呼。”放下背上的弓铭,体力消耗过度的樱大口喘着气,饶是她技艺过人,女孩子在体力上还是相对较弱一点的。

站在一旁的弓铭有些过意不去,毕竟这一切都是因他而起的,就在他想要说点什么的时候,忽然一个声音插了进来:“樱?你在干什么?”

熟人?弓铭惊异的望向说话的那个人,不想却是一个生面孔。

至少就自己记忆中,是绝对没有认识长一米八几的大高个的,他的五官端正,标准的国字脸,留着寸头,加上长期锻炼的身材,给人一种孔武有力的强健。正在大口喘气的樱没有回答,所以弓铭先开口了:“你认识学……呃,你认识樱?”

高个男孩看了一眼气喘吁吁的樱,打量起弓铭这个小矮子。他们现在的样子很狼狈,很明显不是在做什么好事,而且弓铭的装扮实在是有点随便,所以他进一步走到两人中间:“我当然认识她,我是她男友,你有什么事情可以找我。”

“别听他胡说!”还没等弓铭有所想法,樱就直接叫了起来,她狠狠的瞪了那个高个子一眼,“将臣,我们现在很忙,别给我添乱。”

“等等。”那个被当场就拆台的将臣并没有打算放弃的意思,“既然你有什么事情的话,让我帮你吧!”

“不需要!”樱很明显对他抱有很强烈的抗拒心。

“但是你现在情况很糟不是么?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

他的这句话让樱迟疑了下,她看向弓铭。而此刻弓铭大概也明白是怎么回事了,简而言之就是一个**丝么。不过这倒是个机会,虽然可能樱的心里会很不舒服。“那个,樱,你先逃到其他地方去吧!有我在的话你逃不快,而有你在的话,我也没法出手。”

“但是!”

“没有但是,我的事情很复杂,你现在还是联邦学院的高材生,就现在的情况来看,说不定还会发生之前一样的事情,我不想让你为我失去太多,总之这次的再会我很高兴。喂,男朋友,赌上你男人的尊严,带她到安全的地方去。”

一到这种时候,弓铭就会变得独断专行,他丢下一句话后,从樱的身边擦身而过,将少女丢在身后,虽然很无情,但这是最好的选择。

“……这种事情不需要你交代。”将臣不悦的看着弓铭的背影消失在‘术法殿’牌子下的门口,“樱,他是什么人。”

“与你无关。”很明显樱现在的心情相当的不好,提着自己的刀转身就往水边走廊的方向走去。

“当然与我有关,你是不是又惹上什么麻烦事情了?”并不在意,或者说已经习惯了樱那冰冷的态度,他锲而不舍的追问道。

“都说了你无关,”樱咬牙狠狠瞪了他一眼,随后似乎想到了什么,“其实我什么都不知道。”

“啊?”

丢下错愕在原地的将臣,少女加快步伐离开了。

……

樱的速度确实很快,至少弓铭觉得自己有时间陪那个路人啰嗦两句后,还有余裕躲到这个大殿里来,说明那群家伙已经被甩的很远了。

有可能的话,弓铭尽量不想动用精神震慑之类的术式,不,那种根本就不叫术式,只是单纯在伤人伤己而已,不到紧要关头都不是放在第一顺位来考虑的东西。如果对方只要有一个人可以躲掉精神冲击的话,那么陷入短暂虚弱的自己很可能瞬间就**掉。

这个术法殿应该是类似图书馆一样的公共场所,在他进来的时候,就看到好几个学生坐在入口旁的桌子上认真看书。整个大厅的布局应该是“目”字形的,即供学生看书的书桌围着书架,每隔几层书架后有一条比较宽的走廊,天花板上是白天依旧亮着的魔法灯,毕竟对于这个大厅来说,即使是白天,里面还是太黑了。

既然有人的话,还是找一个地方躲起来比较好吧!躲哪里呢?要说人思维的死角的话。

看了看天花板上排列复杂而巨大的魔法灯,少年露出了一个得意笑容。

……

“人呢?”

“那个女的往东边去了,主要目标逃进术法大厅,我们已经封堵了各个入口。”

“好,那边就不用管了,快一点,我们的时间不多,那边校方已经开始配置人手了,内应拖不了太久。”

关上通讯器,长者还是有许些犹疑。情报中给出的这个人相当的狡猾狠毒,在监狱中弄死了无数的对头,刚才他那一下精神系的魔法很明显应该只是为了让那个女孩跟他一起逃走,否则他大可直接把所有人都放倒。那么,那个女孩应该就是他的软肋所在,如果这次抓到他还好,如果抓不到的话,是不是要考虑先去把那个女孩抓来,逼他就范呢?

最终还是决定先抓主要目标,如果抓不到的话,那个女孩的事情再作打算。

带着一干手下进了术法大厅,完全无视学生们惊异的目光,长者冷哼一声:“我们是联邦调查局的,正在追捕逃犯,搜!”

一听是官家,其他人都自觉的让道躲开了。这他们的手下也是训练有素的,迅速分成两组,一组调查目标是否混在人群里,一组地毯式搜索。

很快,长者看着自己的部下带着不安的表情走了过来:“司长,我们没找到目标。”

看部下的表情,他就已经有心理准备了。那么可能只有两个,要没监视的人看漏了,让他跑了出去;要么就是他还在这里,只不过躲在其他人都想不到的地方。

想不到的地方……

长者眯着眼睛往天花板上望去。

“魔法灯上面搜了吗?”

“搜了,没有人。”

“好吧,我们撤退吧!”

接到命令,黑衣人们如潮水般迅速消散在大厅门口。

那弓铭那家伙躲到哪里去了呢?

“这群家伙都知道防范我的精神术式,难道不知道我是炼金术师么?”在里侧门把守着的,唯一一留下的黑衣人摘下自己的墨镜。所谓的死角就是思维上的死角了。

他们想到了目标可能混在学生中,但是对于清一色个头在一米八的黑衣人来说,是没有检查的必要的。可对于自己来说,不就是重新炼成一套衣服,然后踩一个假腿高跷站在门边不就行了么。

“真是群没有想象力的家伙。”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