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 贵圈真乱

作者:故我曰 更新时间:2013/11/10 21:42:24 字数:0

几分钟刚刚在十六号公寓的阿玲此刻正在急急忙忙地往回走。

方才的场景在脑子里反复着,试图从其中的每一个细节中抠出可以作为参考的证据。不,现在不是证明不证明这两个人是不是在交往的问题的,而是在于究竟要怎么跟夜馨解释才对吧!还是说先不让她知道为好?或许让她知道这个家伙只是一个花心的渣男,早早了结的心思兴许会更好一点吧!对,事实,自己只是说了事实,至于如何决定还是交给夜馨自己吧!

事情在脑子里反复想着,不知不觉就回到了自己的公寓。匆匆给楼下的室友打了个招呼后,阿玲直接走进了夜馨的房间,顺手关上的门。

易夜馨正趴在床上,晃着小脚丫翻着最近的时尚杂志,不敲门就直接进来的好友令她不由得呆了呆:“阿玲?”

“小馨,我刚刚去弓铭那家伙的宿舍了。”

弓铭这个关键词出现后,银发少女猛地支起臂膀,她想要张嘴说什么,可一张嘴却发现自己也没什么可以明确去问的事情,只能哼出两个字:“你说。”

“那个家伙在和社团联合会的副会长同居,就是那个叫山本樱的。”

阿玲一脸紧张地说出这句话之后,夜馨反而松下了表情。

“哦,她啊!”把手中的杂志放到一边,夜馨坐直身子:“她和小梓姐,也就是弓铭的姐姐是室友,之前我在食堂正好遇到过,她有未婚夫的。”

“未婚夫?”阿玲张大了嘴巴。她本来以为这只是一个三角关系而已,没想到居然是四角……贵圈要不要这么乱啊,“但我给弓铭那个家伙送书的时候,那个女的当我的面说要给那个家伙收拾房间,这感觉不是超亲密的吗?”

“……唉?”听阿玲这么一说,夜馨也有点傻眼了,“真的?”

“当然是真的!那两个人绝对有一腿!”阿玲断言道。

看到阿玲一脸‘真的、真的、是真的’夜馨也不由得动摇起来:“那,那,那怎么办?怎么办啊?”

“按我说的,你还是干脆放弃吧!那种家伙有什么好,”阿玲坦诚的表达了自己想法,“他那种脾气跟你哥哥一模一样,那种男人根本就没法相处的,姑娘,初恋不过是一场美好的幻想而已,正因为遥不可及才令人怀念,真要是相处了你就会发现那家伙一无是处的。还是保留下这份美好的回忆,然后断了这个心思吧!”

“呀,我不听,我不听,你说什么我都听不见!”

“固执的丫头,你又不是不了解你哥,你觉得跟他一个脾气的人能相处吗?能和你家里的人相处好吗?能和你哥本人相处好吗?我真不明白……”就在阿玲打算苦口婆心劝说的时候,忽然她愣了一下:“等等,你不会是把他当你哥来喜欢了吧!其实你是个兄控?”

被突然质问的夜馨也是猛地一呆,随即抓起手边的枕头就丢过去,“你在说什么乱七八糟啊!言情小说看多了吗?!兄控什么的最讨厌了!”

阿玲一边躲避着夜馨丢过来的枕头,一边笑起来,看她那样子,说不定真是真的。不过自己也是有哥哥的人,兄控这种情节自己也有点,说实话不奇怪,所以也就没有再为了欺负她在这话题上多做纠缠。

“如果你不愿意放弃的话,那就主动出击好了,至少先开始跟他相处,否则你这个样子天天想啊想的能想出什么头绪来?”

这句话正中靶心,夜馨举着枕头的手收了回来,把枕头塞在怀里,小丫头低头不语。

“勇气!一定要有勇气!”阿玲挥舞着自己的拳头。

“嗯……”

“那好,明天上午上课前你就去约他,如果约成了,下午就是第一次约会,要就要痛痛快快的追!”

“嗯……”

……

虽然夜馨她们都这么计划了,可弓铭第二天非常洒脱的旷课了。

昨天晚上被樱赶出屋子之后,他就爬到了三楼的天台去了。为的是习惯实用他的‘精神雷达’。如果不是自己上辈子有那些基本知识的话,或许真的很难去理解一个人究竟要怎么用精神去探测,而这个世界能想出将脑电波这么用,也不得不说这个世界上是不缺天才的。

因为有足够强的精神力,释放扫描波并不是问题,问题仅仅在于怎么去分类它。

很明显这里用类似数据集成处理的方式,将一部分的东西默认处理之后,辨别效率将会更好一些,于是弓铭开始尝试不同波幅的扩散所收集来的数据。虽然这么玩会脑子很疼,但弓铭也没有什么更好的方法了,因为书上给出的解释也是自己用精神去理解。

理解个啥啊!这种东西要不是自己当年是个好人回修电脑,懂数据库,谁能想到学魔法的要做数据集成这种事情,而且还是在自己的脑子里做?

根据雷达波段作为参考,弓铭尝试在30~300000兆赫这个波段范围内寻找自己的常用数据范围,并且每个都要做四次波长检测,也就是甚高频、特高频、超高频和极高频的波长测试。

这是一个庞大的测试工作,如果弓铭是台电脑的话,他需要做1199880次的测试,但分区域的进行抽样测试很明显更效率,做了几十次抽样测试后,弓铭很快总结出了什么范围的波段会受到什么物质和精神体的反射,什么范围的波段会穿过这些东西,探查到更远的地方。

最后,将波段复合发射,这样就可以一次性将周围很多东西全部都探查清楚,尽可能的不做遗漏。

这就是弓铭的想法,实际运用的话,还需要一定的时间。

发现樱收拾房间收拾的差不多后,弓铭就自己从天台上下来了,看到正要去叫他回来的樱一转脸发现他居然自己回来的惊奇样子,少年还是有些得意的。于是一整晚,他都在整理探测数据这种东西,第二天早上的课,也就理所应当的旷掉了,并不知道自己无意中让好不容易鼓起勇气的夜馨扑了个空。

大范围的探查实际上还不算是正式的精神术式,因为只要精神力强度足够,再加上一点点悟性,都会有这么一种能力,比如天剑。那么正统意义上的精神术式是什么呢?实际上不论是触手式的延伸,还是波纹式的放射,都只是精神力的释放方式,是没有附加任何术式的,弓铭虽然有足够强的精神力,学会这两种释放方式也不过就像一个猴子刚刚懂得怎么出拳而已,至于要打出一套拳法,要成为武术大师,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那么最初弓铭所选择的精神术式,自然就是精神干涉了。

精神干涉也分很多种,比如精神震慑使对方恐惧、混乱、疯狂,或者催眠,让对方熟睡或者干脆**控,这都属于精神干涉这一类的范畴。而无论是哪种精神干涉术式,书上给予的都是单对单的。这时候弓铭才发现自己那种群体性敌我不分的精神震慑是何等的不要命,按照书里的说法,**涉者受到的干涉力越大,在完全控制前,施术者受到的抗拒力就越大。

这就好像拳头打在别人身上,别人会疼,自己也会疼是一个道理,自己那么乱用的结果很可能是**涉者反噬到死的节奏,还好混乱属于抗拒力相对较低的状态,而要规避这种抗拒力不是不可能,进一步的去理解的话……弓铭看到了一大段关于正向释放和逆向释放的辩证论述。

一开始他死活没看明白这段话是什么意思,然后他在看到‘相对上的’字眼后恍然明白,这不就是狭义相对论吗?深感吐槽不能的弓铭在明白了为什么精神术士这么少的同时,也开始同情那些没读过相对论的法师是要花多久的时间才能悟出这种精神上的相对性了,感谢伟大的爱因斯坦。

那么按照书里的说法一对一的干涉要容易的多,只是缺少练习对象的弓铭也不知道要怎么去试验,看了看外面的太阳已经快要落山了,他注意到不知道何时被挪到手边的那张被当做邀请函的金卡,略微犹豫一下,他抽出一张纸,在上面写上“晚上有事,不会来吃饭了”的字样后,准备洗漱出门。

其实弓铭自己也明白,说是邀请,实际上如果说自己去了,也就给予了对方自己在这方面弱势,不,倒也不至于弱势,至少是准备不足,希望获得帮助这样的信息。

会不会是鸿门宴,弓铭觉得倒也不会,毕竟自己现在手里什么都没有,没什么要被针对的必要。

当然也不排除有人故意想要拿自己当靶子来引开其他人的注意力,如果有的话,那夜歌肯定是那个人的帮凶。

势力这种东西,说复杂也复杂,各个势力勾心斗角难以计算;说简单也简单,实际上也不过都是人心,人心的形状都是差不多的,再复杂也不过就是那点小心思。

抱着这样的念头,弓铭便单刀赴会去了。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