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 炎武之龙

作者:故我曰 更新时间:2013/11/16 0:07:56 字数:0

“哥,那个叫夜馨的女的是你女朋友?”金发双马尾歪着头问道。

“不是。”弓铭淡然道。

“咦?那为什么要找你算账?你上了人家没给钱?”小丫头说着这样的话,却摆出一副天真无邪的表情。

弓铭耷拉着眼皮瞟了她一眼,“要你管。”

“咿呀!铭哥哥这个大变态!人渣!H!**不给钱!禽兽!……”

“死丫头你给我闭嘴!”

逼得弓铭终于忍不住怒吼,雪珂得意地捂着小嘴轻轻笑:“呢嘻嘻嘻!开玩笑啦开玩笑,不过哥你还是跟以前一样,一点都不温柔呢!”

“就这样,随她去吧!”望了一眼阿玲远去的背影,弓铭扭过头,转身离开。

……

最终弓铭这个铁石心肠的家伙还是没有去找夜馨,因为有些事情不能做好人,人都是会得寸进尺的,不会作恶的人才是真正的恶,至少弓铭是这么觉得的。

不过他虽然因此彻底甩掉了夜馨,却没法甩掉那个更麻烦的家伙。

弓铭此时正住酒店里,浴室中一个娇俏的身影正在洗澡。

……拉自己的妹妹去开房?

弓铭觉得自己还做不到这么丧心病狂的事情,不过在这个昏暗的两室一厅中,确实有那么一种奇怪的感觉。他甩了甩头,开始集中精力写一些东西。之所以没有回去,而是找了一家酒店住下,就是因为要把明天中午交易的资料整理一下,这个资料却是不能在联邦学院的宿舍,也就是十二天剑的眼皮底下做的。否则,他们根本不会去问什么就会把自己的行为当做背叛吧!

……其实自己根本就没有真正的去服从过任何人,不得不去服从的只有利益情感的牵扯而已,屈服于人类社会性的本能。

一股女孩子的香味钻进鼻孔,弓铭忍不住皱了皱眉头,不过倒也没有停下手上的活,而是继续挥舞着笔在写资料。

“哥,你真打算背叛十二天剑?”少女拿起一份写好的资料在手里翻看。

弓铭微微摇头:“我只是用价值来交换生存空间,从头到尾只是在做一样的事情,没有背叛过任何人。”

“说是这么说,不过这份和圣堂武士的交易还是低下交易吧!”

“嗯。”对此,弓铭并没有否认。

写好一份之后,弓铭把写好的放到一边,他下意识的抬起头,还没想说什么,自己就愣住了:“你在干什么?”

“没什么啊!不就是看了一下你的文件吗?不至于这么小气都不给看吧!”此时这个金发双马尾的萝莉只围了一条浴巾,一本正经的坐在弓铭对面的沙发上,翘着二郎腿在看文件,下面……好吧下面自己根本不敢去确认究竟是不是若隐若现的状况。

弓铭板起自己的老脸:“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你的衣服呢?”

“刚才顺手洗了一下,正放在阳台上晾呢!”小丫头理所当然的说道,忽然她露出一个娇媚的表情,“还是说铭哥哥你喜欢**黑丝这种玩法?”

“玩你个大头鬼!”拿出兄长的威严,弓铭怒吼道:“没衣服就去给我去床上乖乖睡觉,你的房间在隔壁,谢谢!”

“戚!”嘟着嘴将视线挪向一边,雪珂发出不爽的声音,“送上门的妹妹的**都不要,你真是男人吗?”

“我是不是男人不需要你来决定。”弓铭冷冷地吐槽后,不再去管不知道究竟打什么鬼主意的雪珂,继续自己的书写,不过需要写的资料并不多,两个小时的书写基本上已经几近尾声了。

一双手从背后搂住了弓铭的脖子,弓铭自然知道那是谁的,不过他并不打算理会。而那双手的主人暂时也没有说话的打算,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弓铭在刷刷刷的写着一些自己看都看不懂的东西。

“哥。”

“……”

“哥。”

“……”

“铭哥哥。”

“干嘛。”

“你写得这些东西,一眼看上去好像写的不错,实际上仔细推敲的话,一个都看不懂呢。”

“我只负责给他们写,又不负责包他们看懂。”

“……好坏。”

“彼此彼此。”

“哥。”

“干嘛。”

“如果我死了你会伤心吗?”

“会,因为我欠你一条命。”

“后面是多余的。”

“……”

“那既然哥你不希望我死掉的话,帮我解决一点事情也是可以的吧!”

“什么?”

“稍微有点事……”

“轰隆!”就在雪珂说出这句话的瞬间,忽然旁边房间发出巨大的响声,而旁边的房间正好是雪珂订的房间。

……相信这个小丫头做什么正经事情果然是我想多了吗。

觉得有点无语的同时,弓铭精神波扫出去,旁边房间有一个极为强盛的精神体。应该是冲着这个丫头来的,不过现在已经没时间找她算账了,桌子上还满是自己没有写好的资料,旁边的家伙随时都可能杀过来,这个时候要怎么办?心念一闪,弓铭忽然想到了什么……

“轰隆!”巨大的火焰破墙而过,被红色墙纸装点的有些慵懒而又华贵的房间已经变得到处都是破碎的砖块,一个浑身燃烧着火焰的男人从破碎的墙洞中走了出来。

“喂,你有没有看到一个金毛的女人?”

那个男人燃烧着的红瞳望向还坐在沙发上的弓铭,弓铭还在写自己的资料,听到对方问他,他抬起头:“没有,不过下次文路的时候请走正门。”

“呃……你做了什么?”这时候还只围了一个浴巾的雪珂有些反应不过来现场的状况,而对此,弓铭并没有做任何回答,而是继续开始写自己的资料。

那个男人注意到了弓铭那种异样的态度,他身上燃烧的火焰渐渐熄灭,犹如实质的魔力火焰消失后,男子变成了一个二十多岁,红发灼眼的不良青年,不论是他带着的耳钉还是脖子上的玫瑰纹身,都散发出一种‘老子不好惹’的戾气。

只见他自顾自地来到弓铭面前的沙发上坐下:“喂,老子最讨厌别人无视我了,你给我认真点回答。”

弓铭不停书写的手停下了,他放下笔,淡定回视这个不良青年的凶恶眼神:“就如你所看到的,我这里没有女人。”弓铭在睁着眼说瞎话,可对方四望扫过这个房间之后,却真的肯定性的点了点头:“嗯,确实没有女人……不过有女人的味道。”

而此时雪珂就站在弓铭的身后,各种意义上的没有任何遮掩。就这样,这个男人还是没有看见,只是说有女人的味道,难道他是一个瞎子,只是鼻子比较灵吗?当然不是的,雪珂很快就明白发生了什么,她小心意义的走到两人中间,伸手在不良青年的眼前挥了挥,可这他和弓铭却完全无视了自己的存在,继续说着话:

“那是你要找的女人吗?”

“不知道。”

“那你可出去了。”

“不出去,你很可疑。”

“你比我更可疑。”

“唔……”不良青年挠了挠自的脑袋,“好吧!老子叫严武龙,我报上我的名字了,所以老子不可疑了,你呢?”

报上名字自己就不可疑了?弓铭用看傻子一样的目光看着这位名字很帅气的家伙,“我叫马三笠。”他随口胡诌。一旁的雪珂捂着肚子狂笑,浴巾掉了一块都春光大泄了还止不住,只不过在场的两个人,一个看不到她,一个懒得看她。

“真是个奇怪的名字,”严武龙普通的发表了一下自己的感想之后,好像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问道,“那么你真的没有看到一个金发的女人?就是脑袋后面扎着两根的,然后有点漂亮,有点小。”

……这都是什么描述方式?如果自己真的不认识雪珂的话,估计啥都听不明白,难道这个家伙的属性点全部点到武力值上去了吗?弓铭心中暗叹,脸上却没有一丝波动,还是淡淡地回答道:“没看到。”

“虽然我觉得她应该在这里,不过既然你这么觉得的话,那么老子就自己找好了。”

说着,严武龙站起来,他开始在这个房间里到处翻动,先是把床底给掀了出来,柜子也被砸得稀巴烂,叮叮咚咚的一整翻箱倒柜,连厕所马桶里都砸了,结果自然是啥都没找到。自然,他是没有注意到一个半裸的女孩子在他杂碎的东西里面跳来跳去的。在这时候,弓铭还在淡定的写着他的资料。

“好吧马三笠,你是对的,她真的不在这里。”这个脑子不太好使的家伙终于放弃了,不过他并没有离开的打算,“不过我觉得你很强,跟老子打一场吧!”

弓铭停下笔,手上的文件终于写完了,他看了一眼一脸认真的严武龙,露出一个很浅的笑容:“如果你回答我的问题的话,我就同意跟你打。”

“好,你说吧!”严武龙点点头。

“如果质点以速度24(/)vtms沿x轴作直线运动,已知3()ts时质点位于9()xm处,那么请告诉我质点的运动学方程()xt的表达式是什么?”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