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空若迦蓝

作者:故我曰 更新时间:2013/11/21 0:30:02 字数:0

阿玲被雪珂救了一命之后,还没反应过来是谁袭击自己,就被小丫头扯着领子拖进了巷子里。

“喂喂。你不是老哥的朋友吗?怎么这么没用,我还以为你能够帮我搞定,结果你自己差点**掉。”用手抹了一下鼻梁,结果在小鼻子上抹出了一点灰尘,恍然不觉的雪珂随口抱怨着,她弹出头去看那些追击的人,炎系魔导士的火焰箭居然毫不客气的在大街上招呼。阿玲忽然觉得自己好像不知道这个世道究竟怎么了,这种东西能够在大街上实用吗?

事实告诉她当然是可以的。

“快跑!火球术!”

雪珂尖叫一声,一个腾空钻进了巷子里别人家的窗户中,然后二话不说拔腿开始往里跑。火球术?阿玲有些迷茫,她只是个炼金术师,对于魔法的东西不是很熟悉。就在她迷茫的时候,脖子再次被扯住了,阿玲被人扯着脖子了起来。这时候她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那个金发女孩又跑了回来,硬是把她扯进了屋子里。

“咳咳咳,你干什么啊!”阿玲不满地抗议。

可还没等对方回应,一声剧烈的爆炸产生的冲击波掺和着大量的灰尘碎石扑了阿玲一脸,雪珂因为事先预料到爆炸的冲击,躲到了掩体后面的同时张开了一张防护类的法术,于是完美幸免。

“喂,你真的是个普通人啊!快跑快跑,别被卷进来了,我还以为老哥的朋友都是神人呢!”

“弓铭不也是一个弱不禁风的炼金师么?”被弄得头发乱糟糟的阿玲反驳道。

雪珂露齿一笑:“好吧!我收回前言,你只是个路过的。”

说完,小丫头转身撒丫子就跑,声音远远的从她那传了过来:“那么再见了,自己保重哦!”

阿玲气不过地瞪着那样消失的身影,这时候,刚才那些出手差点把自己干掉的人围了上来。

“是她?”领头的那个人问道。

“不是她,是跑掉的那个。”

“那她怎么办?”

“解决掉好了。”

阿玲愣了一下,没想到自己一个被卷入的无辜者就这么被判死刑了,她赶紧开口:“我是吕玲,炼金世家吕家的二小姐,你们想干什么?”

人的名,树的影。阿玲这么自报身份倒是让对方犹豫了。

“大哥,怎么办?”

“谁知道她说的是不是真的!”

“可是看她穿的衣服,应该是有钱人家的小姐啊!如果是真的,我们不是惹事了吗?”

“艹!我是大哥你是大哥!我说解决就解决掉,反正现在尤兰德这么乱,死一两个大家小姐谁会计较!快点处理掉走人,我们还要追那小丫头呢!”

……完了,自己真的要死在这了吗?

阿玲有点绝望,没想到自己居然就要这么死在这里了。她抓着生冷的雪,想要让自己冷静下来,可是对方指过来的魔法短杖上已经闪烁起法术的流光了,最多不超过三秒,那个酝酿在红色引导晶石中的法术就会杀死自己。

对不起,阿玲要先走一步了,对不起、父亲,对不起、哥哥,对不起、小弟,对不起、两个小家伙,对不起、小馨,对不起、小易……

轰!

从天而降的罡风横扫全场,那十七八个追杀者在一瞬间只能就被这股力量震飞出老远,大多都撞上墙面又摔在地上后不住的吐血,倒霉就直接被什么东西贯穿了挂在墙上死掉了。而奇怪的是,偏偏阿玲却一点事都没有,她有些愕然的看着面前的这个背影。

“上次是小馨,这次是你,看来我要告诉叔叔,把你也关在家里。”

标志性的银发,带着七分淡漠,三分不屑的目光,易夜歌那刀削一般的侧脸冷峻如霜,可语气中却透露出一种淡淡的关心。

“小易……”大惊大喜之后,阿玲情难自禁的流出的眼泪,女孩子站起来,一把抱住了比自己略高一点的少年。

这么一抱,易夜歌也憋不住刚才那种冷酷的姿态了,他微微叹息:“最近不要乱跑,圣都很乱的。”

“我,我,我,呜呜呜……”

夜歌也知道她受了不小的惊吓,毕竟她只是一个一直活在和平中的大小姐,平时看起来很干练,遇到这种事情这样的反应也算正常:“好了,别哭了,我不是来救你了吗。”

阿玲抹了抹眼泪,忽然猛的吹了夜歌一下:“还不是因为你把小馨关在家里不让我见她,我心里郁闷就四处散心了。”

“……好吧,怪我。”银发少年表示无奈。

“你为什么把小馨关在家里?最近尤兰德究竟怎么了?为什么这些人赶在大街上用这种魔法?”

“现在别问那么多,总之你跟我回去,我慢慢解释给你听。”牵起阿玲的手,易夜歌用不可置疑的语气带着她离开了这里。

被少年拉着手,阿玲忽然觉得脸上一阵晕染……这个背影,多久没有看过了……

“……最近都灵教团和七贤者议会的动作突然变大了,几天前我还和一个天剑级的家伙打了一架,受了点伤,现在不会离家太远,所以不是我不让小馨见你,只是最近尤兰德太乱,我不敢放她出去。”易夜歌边走边说道。

“什么?你受伤了?”阿玲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位可是联邦的护国天剑啊!

听到阿玲的质疑,夜歌的身形顿了顿,露出自己的另一只手:“几天前忽然下了一场雪,你知道吧!这就是那个冰系天位法师给我留下的纪念品,当然他也损失掉了一半的魔力回路就是了。”

看着夜歌伸出的手,阿玲倒吸了一口凉气,他藏在袖子下面的右手小臂直到指尖都被霜冻冰封起来,阿玲自然知道这是他拿剑的手,这只手直到在被冰封的前一刻还保持着持剑的状态。

“……有,有救吗?”

“对于冰系天位的永恒之光没有任何有效的解封手段,现在最乐观的考虑也就是能恢复正常的手,至于魔力回路估计是已经毁了。”夜歌淡淡的说着,虽然阿玲知道他只是在强撑。

“那你以后用剑怎么办?”

“换左手就好了,毁掉了一只手的魔力回路,花上几年时间应该可以重新构建一个出来。”

夜歌随意的说着。阿玲恍然,他不是在强撑,只是自己小看了他的觉悟罢了。

“……只是,现在圣都这么乱,却不知道七夜大人究竟在想什么。”

……

七夜咲月此刻正坐在落地窗前的木质摇椅上看书,她依旧穿着一身女仆装,青春靓丽的身段不输给任何年轻的女孩子,翻着微微发黄的书页,她轻轻摇晃着椅子,这个动作细微却浑然天成,仿佛持续了几百年一样。

床上的男孩悠悠转醒,咲月放下书,转过头来:“你醒了。”

“这是哪?”男孩有些迷茫的看着这个又小又朴素的房间。

“这是女孩子的闺房哦!你难道不感动一下?”咲月露出她那招牌式的笑容。

对此,他却是轻轻冷哼:“有人说卧房如心房,如果说这是一个粉红色放满布娃娃玩具的房间,或许我还真的会承认你一直保有一个少女的心,可这个房间里任何一样东西拿出来都是一个古董,我只能说你虽然表面上没变,心里却已经老的可以放进博物馆了。”

“臭小子,居然敢这么对我说话。”咲月轻笑着佯怒道,却没有反驳。

“那么,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少年没有绕弯子的打算,而是干脆利落的问道。

咲月挑了挑眉毛:“怎么,我就这么像是见人就要谈条件的奸商?”

“否则你没有救我的理由,甚至没有包庇我的理由。”他耸了耸肩,“无论怎么说,我是一个杀人犯没错,并且有非人道的大量屠杀罪犯者的前科,放着我这么一个随时会爆炸的不稳定因素在这里,我想你现在应该要告诉我为什么了。”

“聪明的孩子就是没有笨孩子可爱啊!”咲月轻轻合上书,“不过时机还不成熟,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做好你自己。”

“我没有什么特别需要做的事情。”

“当然有,你必须去再天之道,我不想看到你把自己毁掉。”

“我若是不去,那又如何?”他忽然说了一句非常孩子气的话。

紫色的女仆微微叹息后,站了起来:“我不管你是弓铭也好,伽蓝也好,你现在必须振作,有些事情,或许除了你之外没人可以完成,可你现在的样子……”说到这里,她忍不住又叹了一口气:“伽蓝,在是无争清净之地的意思,但也可以理解为一个什么都没有的地方,如果说给你一个房间的话,依你现在的状态估计会什么都不放,直接睡在地板上吧!”

“大概。”少年浑不在意的眼神飘过了咲月的脸,毫无规则的四处流离着。

“好吧!”咲月深吸了一口气:“那……那么,如果我……我告诉你,从你得到那……那块石板的时候,你就注定不再是一个普通人了呢?”

这句话听起来并不是那么惊人,但少年却愣住了,因为从咲月的嘴里吐出的那生涩的字音,居然是……汉语。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