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浪子伽蓝

作者:故我曰 更新时间:2013/11/25 1:12:14 字数:0

“这个把戏你已经用过三次,骗了两个人了,你还以为我会上当吗?交出来,神会宽恕你的。”很明显雪珂的诚信度已经跌入一个谷底的水平了。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毕竟自己有那么多前科,想要被轻易相信确实很难。不过她还是打算和对方商量一下:“呐,我这次是真心的,毕竟都灵教团我也自认惹不起,你们开个价吧!我觉得合适我就卖给你们怎么?”

雪珂一副街边卖古董的小贩口气,一听就是随口蒙人蒙习惯的,这种毛病改都改不回来,那个男人自然不会理会她,有句叫做‘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狂信徒和奸商的买卖自然是要吹的:“我一分钱都不会给,没有人有资格与神的信徒谈交易!”

说着,他一挥手,披着斗篷的黑衣人‘噌’得抽出佩剑,剑刃上有淡淡的白色流光,那是神灵加护的征兆。

“喂喂,你们是都灵教团耶!难道想抢我这个女孩子不成?你们不觉得羞愧吗?”雪珂还不死心的大声质问,可惜对方完全不理会她的叫嚷。

三个黑衣人瞬间出手,从三个方向同时直刺雪珂的要害,这很明显是出手就要命的节奏。自己的保命手段早就用光了,双马尾少女吓得抱头蹲下,虽然她自己也知道这样于事无补。

“呯!”“呯!”“呯!”

三把被折断的剑刃落在地面上,斩断它们的是三把直径约一米的十字飞轮。

“那个东西是我的。”在低矮建筑林立的贫民窟里,一个黑色的影子映着月光出现在旅馆对面的屋顶上,迎着月光看不清他的样子,只能看到他背着一个很大十字架。

“十字架?圣堂武士?……难道说圣堂武士想要违背对神作下许诺吗?”金发神父目光目光灼灼地瞪着那个身影。

面对质问,黑影中的人只是哼得轻笑了一声。忽然,神父的身边出现惨叫声,之间那三个飞过来斩断剑刃十字飞轮居然自己飞了起来,出其不意下,教团这边两个的黑衣人被拦腰斩断,另外有四个人受了轻重不一的伤。

金发神父大怒,没想到对方居然二话不说就开打,那么既然这样自己这边也不必啰嗦什么,“以神的名义,惩戒神的敌人!”

挥舞着剑刃的黑衣人如同黑暗中的猎豹,点着墙边的建筑物轻轻几个连跳,就迅速的往那个人的方向逼近。对方很明显是擅长远程作战的,那么快速缩短距离的话自然是最好的选择。而这边指挥黑衣人的神父也不闲着,他单手举起自己的手杖,吟唱起祷文。

“旧约第三章——神啊,光与你同在,远离你的人必将沉沦,亲近你是我的幸福。”

第一段祷文吟唱完,所有扑上去的黑衣人身上发出金色的光,那是用来防御远程攻击的加护。而这种加护自然是包括神父自己的,念完一段祷文后,吟唱声并没有中断:

“天的光指引着我,待我进入你的殿宇,方能领会到他们的结局。你要把他们放在绞刑架上,使他们在悔恨中毁灭。”

随着第二段祷文的结束,一个金红色的光出现在神父面前,带着悲悯的表情,神父将食指往光球上一点。

“啵。”

光球指向黑影的方向,射出一道金红色的毁灭性光束,月光完全被这道耀眼的光辉所掩盖,转瞬就到达了那个人的面前。可即便如此,那个人还是没有动弹,对于这么恐怖的攻击,他甚至连手指头都没有动一下,然后他站的地方就‘碰’的一声爆炸了。

“切,耍的这么帅,我还以为他多厉害,结果一个照面就**掉了。”即使对自己的救命恩人雪珂也没有任何感谢的意思,因为那个人也是来抢自己的纹章的。

可她没有看到的是,发出这一击的神父却是锁紧了眉头:“我是都灵仲裁院第十一席仲裁官,加古莱·比格神父,阁下是什么人?”

“伽蓝,一个浪人。”

随着这回荡在空气中的声音,爆炸的烟尘中又飞出四个十字形的飞轮,直接将后面四个还没有冲进烟尘的黑衣人腰斩于空中,黑色的夜空下,完整的人形被以各自角度切成两段,所谓的远程防护根本就没有起到效果。

烟尘散去,那个黑影依旧站在原位没动。

他的正前方是一个圆形的盾牌,神父方才的那个术式很明显就是被这个东西挡下来的,在他的身边一共飞舞着七个十字形的飞轮,没有用手去操控,而是完全无视重力在空中飞舞着。至于神父那些刚才被烟尘包裹住的同伴,已经被以各自姿势切成了屠宰场剁肉的样子,完全分不出究竟谁是谁的胳膊,谁是谁的头。

“天位级,没想到追一个小贼居然能引出天位级的强者,您应该知道,即便您是天位级,想要跟教团作对也是不可能的。”

“哼。”

那个漆黑苍穹下的声音还是那么一声冷笑,一声皮球被戳破的轻响,无头尸撒着喷溅的鲜血倒在地上,溅了脏了雪珂的靴子。

只是几秒钟的时间,刚才还有余力吐槽的雪珂此刻已经被吓的缩在墙角了。她明白如果说刚才这群教团的人是一群不讲理的豺狼的话,那么这位就是完全冷血无情的毒蛇,连说话的机会都不给就直接把对方干掉,那就更不用说自己这种只会耍嘴皮子的了。而且看这些死尸一个二个全部都是被切了零零碎碎的,一想到自己马上就要成为其中的一部分,她怎么能不怕?

沙沙的脚步声带着丧钟的节奏一点点靠近,背着巨大十字架的死神用他的阴影笼罩了雪珂所蜷缩的角落。

“你,你,你别动手啊!我,我把东西藏在一个谁都不知道的地方了,你,你现在就是杀了我,你,你也拿不到的!”雪珂弹簧般蹿得起来,用近乎尖叫的声音威吓道。此刻出现在她面前的,是一张带着白色面具遮住半张脸的男子。

看到雪珂那被吓得如同受惊了的小猫似的表情,伽蓝知道自己为了重新树立起和弓铭完全不同的人格形象,做得有点过了。不过覆水难收,一把飞轮碰的一声将雪珂卡在了墙上,他眯起眼睛,从喉咙的最深处发出威胁:“东西给我,或者死。”

“都,都说不在我身上啦!你,你要是杀了我的话,我想给你都没办法啦!”雪珂吓得全身直哆嗦,不过还是尽力死撑着。

伽蓝自然知道这丫头说的不是真的,毕竟她现在四顾无亲,也没有落脚之地的状态,根本就不可能不把贵重的东西带在身边。本来他是打算拿了东西就走,这样对方也就不会再去找雪珂的麻烦了,毕竟她只是个毫无价值的小女孩而已,只是不知死活的怀璧其罪。可没想到她这么贪,到这种地步了,还死活不愿意把东西交出来。

就在伽蓝考虑是不是要再进一步的逼她的时候,忽然,一声轻响,什么东西从雪珂的上衣前襟里面掉了出来。

定睛一看,不就是那个三角形的纹章嘛!看着地上可怜兮兮的纹章,不论是威胁者还是被威胁者都是满脸的黑线。

这个死丫头,哪里藏不好藏,非要把东西藏在你那本来就没有料的胸部里,抖成这样不抖掉下来才怪呢!这下怎么办?如果按照剧本的话,骗了自己这样的‘冷血无情’的恶人,必然是立刻会被大卸八块的,混蛋!你到是给我个不杀你的理由啊!谁来告诉我这戏要怎么演下去?

雪珂也很明显知道自己已经‘死到临头’了,瘫软地靠在墙边,被吓得惨白的脸止不住的泪流满面。

“呵,确实是藏在一个谁都不知道的地方啊!”伽蓝硬着头皮装出冷血的样子,其实此刻他看着雪珂那可怜巴巴的样子,又好气又好笑,已经憋快吐血了。

“呜呜呜,对,对不起,呜呜呜呜,不要,不,要,真的,不要。”小丫头拼命的摇着头,已经泣不成声。

好吧,没办法了,就这么走掉的话太可疑,只能这样了。

噌!十字飞轮从墙面上弹了出来,被解除束缚的雪珂跪坐在地上,她双目无神地低着头,因为她知道马上那个飞上天空的利刃就会把自己杀掉,爸爸,妈妈,弓铭哥……

就在这时候,碰的一声,那个巨大的十字架被放下了,雪珂感觉到自己的下巴被人捏住了,顺着那只手的力量,自己的视线被抬到了仰视的高度。少女双目无神的望着这个面具男,已经放弃了一切希望。

然而,这个男人如此说道:“仔细看这张小脸长得还不错啊!好吧!这个东西我也要了。”

说完,唇上一热,少女瞪大了眼睛,脑子里一片空白。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