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行走于黑暗的浪人 ③

作者:故我曰 更新时间:2013/11/30 0:50:25 字数:0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葵一把抓起魔导士的领口,将这个看上去身高比她还高的中年人拖到她胸口。

即使面对那诱人的部位,满脸尘土衣衫褴褛的魔导士也已经没有任何心情去欣赏了:“飞,飞法船被人击,击沉了!”

“怎么可能!秽翼号的自身结界防御都能承受住三个天位级的魔导士全力一击,怎么可能会被击沉?”在场的几个秽翼的首脑很明显都不能接受这个事实,可方才外面的惊天巨响并非子虚乌有,而且这个魔导士很明显不会开这么不好笑的玩笑。

“我出去看看。”

把手上的魔导士随便一丢,葵瞬间消失在大厅中,作为一个原天剑,居然有人在她的眼皮底下把秽翼号给击沉,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轰!”

“轰!!”

“轰!!!”

“轰!!!!”

“他们究竟有多少人!!!”巴特怒吼着,但很明显咆哮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到现在连对方是谁、有多少人都不知道,秽翼骑士团从未在局势上如此的被动过。

“不管有多少人,总之先要抓住对方一个才行。你我分头走,敢犯我秽翼者必死无疑!”安尼斯拔出腰间的佩剑冲出驻地大门之后,选了一个烟火最旺盛的方向就飞奔而去。

看他的身影消失,巴特很不爽的呸了一声,“审判长您去安排救火,我去魔导士营找人大范围搜索去!”

“知道了,你快去吧!”看宗耶点点头应是后,巴特也就急急忙忙的出去了。

望着两位同僚都离开了,宗耶的眼神中闪过一丝犹豫,而后,他轻轻叹了口气,“罗伯特,我们先回炼金房。”

……

“……先去抓那两个吧!”

……

凡事故事中都会有一场局。

有人设局,有人破局。

一般来说,设局者被称为魔王,破局着叫做勇者。

在故事里,设局者千辛万苦设下的春秋大局,让这个世界按照自己的想法去运转,实现自己一统天下的梦想,结果往往总是被破局者在最后关头击溃,毁灭设局者的梦想,然后完成自己的梦想。

虽然在第三方看来,似乎是勇者是正义的,而魔王是邪恶的。实际上双方做的事情是一样的,毁灭别人的梦想后实现自己的梦想,差别仅仅在于魔王毁灭了无数个看不见的梦想,而勇者毁灭的是一个人人都知道的宏愿而已。

擅长设局的魔王在初期总是很厉害,因为本来擅长设局的人就应该是优秀的。通过优秀去建立优势,然后在优势之下不断的再建立起优势,硬生生地滚雪球把对方碾死,是属于魔王的浪漫。

伽蓝就是这样一个人。

初期情报上的优势已经被他扩大到不得不逼对方分兵行事,那么现在要做的就是把对面各个击破。每击破一个人,优势就会扩大一分,依靠一击逆转的战争终归是有限的,那还是要自己有决定性的爆发性力量时才成立的。现在手上没有那个东西,所以只能陪对方‘下围棋’了。

在混乱的军营中缓缓的走着,事先在军营里布置的侦查装置正按照计划中的时间不断生效又不断被摧毁着。

为了牵制对方的天剑,伽蓝消耗了十颗贤者之石中的三颗来做侦查装置,六颗做了云爆弹,只留下一颗以备不时之需。这三颗贤者之石做出来的一千个信号发生器除了装在侦察机上的那几十个以外,剩下的在他进入基地的时候,沿路布置在了基地的各个角落里,就是为了在这种时候定位敌人的方向。

对方很明显是能侦测到精神波的散发和收束区域的,所以‘雷达’一旦打开就有被发现的危险,只能不断的通过跳板去牵制他们,同时获得足够的战场情报。

绕过一栋燃烧的兵营,伽蓝发现了第一个目标。

根据雪珂的话来判断,她的目标应该是秽翼骑士团的高层。而秽翼的高层其实也就那么几个人。除了神出鬼没的团长之外,副团长是一个被称为葵的女人,是骑士团的实际领导者,然后就是荒他爹,秽翼的审判长,再往下有两位魔导司长。

第一司长就是眼前这位叫做巴特的汉子,据说他战斗起来很拼命,若疯似狂,所以又有鬼人巴特的称号。

“碰!”

十字架敲在混凝土上清脆的声音让巴特不由自主的停了下来。

巴特平时就是个袒胸露乳的不羁样子,下身的裤子有些破洞也不去管它,腰间的大口袋露出来,往上就是**的身体,外套披在肩膀上,随意的穿着军服上像是从废旧库里拣来的。不过这恰恰说明了他在基地中的位置已经没有人可以要求他一板一眼做事了,某种意义上这也是一种特权。

看着眼前这个带着面具的小个子,巴特有些不屑地笑了:“好呀,这下不用老子来去找你们了,你们自己找上门来送死了。你的其他同伴呢?要送死一起来吧!”巴特将双手放到腰间,咔嚓一声弹出两个刀柄,双手微动,两把刀就弹了出来,一把明辉如镜,一把赤红似灼,看上去就不是好惹的。

冰火双刀吗……

伽蓝并没有任何回答他的意思,从开始他就没有打算开口说什么。

只见他身后的烟尘忽然一阵扭曲,刹那间没有反应过来那是什么的巴特本能的用刀去格挡。可他那两把刃长一米二的刀似乎更适合进攻而非防守,旋转的巨大飞轮在撞在刀刃上后,使他连续退了几步才停下。

“哎呀呀,真险,我最讨厌的就是这种东西了。”检查着自己的刀刃,巴特的脸上还保持着轻松的表情,刚才的退让并不是因为他接不下伽蓝的攻击。仅仅是那种飞轮撞在这么细的长刀上的话,很容易对刀本身造成损坏,他是心疼自己的武器才退开的。

只是在伽蓝的剧本中,他是没有喘息的时间的。

下一秒,圈着呼啸的双重风声,飞轮再次袭向巴特。

巴特没有办法,只能就地一滚,才躲开了这次攻击。可下一秒,有一个飞轮杀了过来,而很明显操纵者对于战斗节奏的把握相当好,每次飞轮飞过来的时机,都刚好是自己调整动作后,没有办法自由变向的时候杀过来的,这样下去迟早会露出破绽。

“真烦!去死!”对着飞轮狠狠的挥出一道炎流,那红色的刀刃不出意外是具有强大攻击性法术的魔导器。炎流具有相当可怕的属性,接触到飞轮的瞬间,飞轮就已经化成了灰烬。而这时候另一个飞轮却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切过了巴特的背后,躲闪不及的他背后被切开了一道口子,一时间血流如注。

被飞轮扯下的外套随风落地,露出了巴特身经百战的身躯,那上面一道道的刀伤宛若树根盘筋结扎,每一条都代表了一次死战。

得手。

伽蓝这种战斗方式,自然不会指望仅凭这几个大飞镖能和对方打的平分秋色,飞轮的刀刃上是有药的,对方很快就会因为药力作用倒下去,这就省去了很多时间。

吃了一击后,巴特再次躲过两次飞镖,他很敏锐的察觉到了自己的动作比方才要迟钝了。

“你小子在上面抹了毒药?”

在武器上淬毒并不是什么少用的手段,不过说着简单,光滑的武器表面想要淬上足够计量的毒药,并不是一件谁都会的技艺。

伽蓝还是没有吱声,战斗中他没有义务给对方提供任何情报。

发现自己遇到一个弄死对方都不会开半句口的狠角色,巴特有些焦急。这次一开始是自己疏忽大意,舍不得魔导具被伤,所以没有与对方正面硬拼。损失了最初的优势之后,就被对方一顿追打,劣势不断扩大。想要回头硬拼一击,结果付出了惨重的代价,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能够抓住对方的空隙,或者有援军加入,否则这将是自己这一辈子输的最憋屈的一场战斗。

就在这时候,忽然,对方的攻击停下了。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巴特没有来的觉得这是一个机会。

不对啊!他就这么停下肯定是有陷阱的啊!可不受控制的,他就这么抡起自己左手冰蓝色的刀刃,对着伽蓝一刀挥过去。

接下来在一瞬间,眼前的景物就变了,巴特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己的刀不知道什么时候**了自己的胸膛。

“那不是什么毒药,只是微量的致幻剂而已,虽然你说是毒品也没错就是了。”

捡起他的外套,扯下已经死去的、巴特的肩章,少年对着死人也只是淡淡的说了这么一句,然后去寻找下一个目标。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