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执行人

作者:愚狐丶 更新时间:2020/7/13 23:58:37 字数:3149

“兰伯特,你说什么呢?怎么突然就要人家快跑?”

雪蜜菈有些奇怪的看着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他要立刻让我跑。

或者是他是想要让我下去治疗?不过我挺纳闷的,这比赛不是还没结束呢,我这点皮肉之伤还不至于下去治疗吧?

“不是,你们快看那。”

他指着擂台上的光芒,我们顺势看去,发现一道白色的光柱正笼罩着尤莱亚的身体,那道光不就是刚才吸引了他的注意力,让我趁机逃脱出来的光芒吗?

光持续发亮了很久,非但没有减弱,反倒渐渐变得强烈了。

“唉?”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刚才把我踩在脚下的那个尤莱亚帮里并没有走出来,而是在光柱中手舞足蹈似乎非常痛苦的样子。

他那是……什么新式的舞蹈吗?他那姿态配上光芒还确实有几分味道。

这时候我听到特等席上有一些嘈杂的声音,转头看过去,发现公主和王子以及他们随从的护卫正在掩护他们撤离,就像遇到了什么危险或者紧急事件似的。

亦或是说那个尤莱亚跟他们王国的王子约好了输掉了比赛就要在台上跳舞,本来自信满满的尤莱亚以为会赢却因为意外输掉,结果被迫跳了他不想跳的舞蹈,王子看了觉得很丢脸,于是就找个机会把我们王国的公主暂时约出去聊一下天避讳。

不过尤莱亚那舞蹈有那么丢脸吗?连王子都舍不得多看一眼?

当我看向那道光的时候,其他人也一样露出了好奇的目光。

“唉,那滑稽的舞蹈是什么呀?是中途休息时间的表演吗?”

“不会吧?彩排里不是没听说过有个这个的表演啊!”

有人推测那是中场休息的表演,但很快就有对流程熟悉的同学表示了否定,看样子尤莱亚的舞蹈是即兴演出呀!

“你们看,王子和公主他们怎么离开了?”

“谁知道呢?肯定是有公事要处理,所以先走了吧。”

“不对啊,我觉得那道光不正常,王子和公主是是为了躲避危险才走的吧!”

正在大家稀稀疏疏讨论的时候,地面突然一阵剧烈的摇晃,让站着的人差点摔倒,坐着的人也东倒西歪。

“果然有问题,快走吧!”

“糟糕,大家都已经堵上去了。”

“放开别挤在这里啊,快出去啊!”

就在我还觉得有那样的舞蹈,有些好笑的时候,周围的人却已经开始慌了。那什么呀,不就是个舞蹈吗?有那么不好看吗?那你闭着眼睛在这里面休息就行了!那要抢得出去呀?

“白老师,您看到了吧,那道光不正常,所以你们都快点离开吧。”

这是尤莱亚也提出了一样的意见,他让我们赶紧离开。

所以我刚才关注的重点错了,有问题的时光,而不是跳舞的尤莱亚?

嗯,一看那关确实是有点问题,仿佛就像是从天而降,根本找不到聚光灯在哪里,看不到其魔法的源头始于何处。

“这……”

“白赤,走!”

我将视线转向缪姬和雪蜜菈,缪姬则毫不犹豫地提出了让我走的要求。

雪蜜菈早已打定了注意,他一手牵着缪姬,另一只手伸向我,似乎是让我跟着她赶快走:

“白赤小妹,缪姬小妹,一起走吧!”

“好!”

我们说着就朝着人群的方向挤去,来到了出场的比赛场大门前。

就在我们快要挤出门的时候,又一道光投了下来,而且刚好投在了我们离开的大门前,被投入的位置仿佛是产生了某种看不见的冲击波,靠近门旁的几个女生都被弹飞开开摔在地上。

我靠,不会是受到袭击了吧?竟然敢在人流密集的地方施放这种魔法!

我估摸着不对,这可是悠莉卡魔法女子学院里,面好多同学都会魔法的,哪个袭击者敢这么大胆的到这里来撒野?

可事实跟我想象中的并不相符,女生们就像是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一样,全部走远了,被堵在门口的人群也因为这道光的出现被硬生生的阻隔在了在赛场里面。

“学姐?该怎么办啊?还有没有其他的门口了?”我转过头去想要寻找刚才拉着我的学姐,但是当我转头看过去的时候,却发现已经没人了,似乎已经跟她在拥挤的人群中被挤散了!

那缪姬的呢?是不是也不见了?

我环顾四周,发现和学姐在一起的缪姬也没了身影。

“缪姬!”

我双手做出喇叭状放在嘴旁大声呼唤,可惜人群的嘈杂声已经淹没了我的声音,缪姬她肯定没有听见。

我推开人群,被推搡的人群用难看的眼神撇了我好多眼,我也只能抱歉了,找人要紧了。但我一连饶了好多圈,都没有看见缪姬和雪蜜菈的踪影。

最后我只得来到了人群圈外,此时眼前的光柱突然曾增加了亮度,同时我也看到了操场上空的全貌——

那是一张明亮而又刺眼的网装物体,从上至下从左到右,已经把操场上的整个上空覆盖住了。而且那不是一张的一般的网,而是一张由光住所编织的网,光的颜色和强度就跟之前笼罩住尤莱亚的那个光柱差别无几。

“白赤,找不到,出去的,路吗?”轻灵而又熟悉的少女嗓音传入我耳中,我侧头一看,发现旁边的人正是薇儿,只不过他手中似乎没有抱着直平时都拿着的笔记本。

“啊,是薇儿啊,那道光好奇怪呀!都因为那光引发的混乱,结果我跟缪姬走丢了,你看见缪姬了吗?”

“没有。”

她非常平淡的回答,似乎对那道令周围女生恐慌的光毫无惧怕。

“大家都急着往外走,你怎么还不出去呢?”

我看着她平静的面目,心想她是不是不知道现在很危险啊?

她听了我的话却摇了摇头,然后对我说道:

“有事,待处理。”她仰起头看着我,然后一只手拉住我,“白赤,需要,向导吗?”

这样子啊,怎么听着说是像要给我引路一样?噢,她大概是知道有其他出口吧,所以想帮我一下……可能是这个意思吧。

但我现在不能走了,因为缪姬说不定在场内走丢了,我还得回去找他。

“那个抱歉啊,我得回去找人,所以不能跟你走了。”

我略微抱歉的表示自己不能随同。

“没关系。”

“嗯,让你操心了呢。”

我跟她道过别之后转身就离去,正在我离开的时候,她的手又拉住了我。

“还有事吗?”

我看过去的时候,薇儿撇开了头,像是心里有某种事情想说,刚伸开嘴又闭上了嘴,似乎是有什么事情想说却噎了回去。

“不能说。”她摇摇头表示没有可说的。

你不能说,那还跟我说干什么?不是自相矛盾吗?

嗯,可能是有某些比较难以启齿的事情吧,想找个人分享一下来消解一下心中的郁闷,但是说出去又怕被别人笑话,所以才这么矛盾吧。

“薇儿啊,要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都可以跟我说说。有些事情说出来就好了。”我另一只手合在了她抓住我的我的手上,希望这样能够安抚一下她的情绪。

“只有,问题,想问。”

薇儿看看看她握住我的手,又仰头看了看天空中的光网,随后又将视线重新投向我的脸部,看上去就像是在询问我同不同意。

“可以啊,有什么都可以问我,只要是我能回答的上来的都行。”

我觉得薇儿果然还是有点害羞呢。她应该是有什么东西想跟我说,但是还是怕被听见,所以又改成问我其他问题。不过也没关系,能够帮到她的话,我也很乐意。

“如果,有人违纪,你同意,我去惩罚,他吗?”

薇儿一边说着,一边一边将双眸转向前方操场的空地上,那里粗大的光柱所笼罩的便是正在以痛苦的表情跳舞的尤莱亚。

一边问我一边看尤莱亚什么的,大概是想找个地方欣赏景色换换心吧,不过是太心大了吧,现在这个地方看起来也太危险了,怎么说也不适作为景色欣赏。

“要是有人不守规矩的话,当然得有惩罚了。不然整个学校都乱套了。”我的摸了摸自己脑袋,不知道自己说的对不对她的胃口,看到薇儿疑惑地转过头来,我又继续补充道:“所以薇儿也维护了学校的风纪,功劳很大呀,我很喜欢你们这种默默为学院付出的同学。”

听我说完的时候,她整个人就这么呆在了那里,难道我哪里说错了?

过了好一会儿后,薇儿才从呆滞中恢复过来并松了一口气,然后对我说:

“你的,意思,鼓励我?”

她歪着脑袋有些疑惑。

“嗯,当然了,做好事不鼓励怎么能行,而且你这不仅要鼓励,还得好好奖励吧!得全校点名表扬!”

我摸着脑袋,傻傻的笑了笑,不知道自己夸人的技巧行不行,估计她听了没啥感觉吧,但我也只能行到这么拙劣的言辞了。

“感谢认同。这就,执行风纪。”

薇儿向我低头鞠了一躬,十分正式做出感谢的姿势。

你这是干什么?我又没有做什么天大的好事,干嘛感谢我?不就是说了几句好话吗?我可受不起啊,于是我立马把薇儿扶了弯下的身。

薇儿却用一种有些愉悦的神情看着我,就像是得到了父母允诺后可以玩耍的孩童般天真快乐的眼神。

不过话说她提到的执行,薇儿她到底要执行啥呀?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