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痛痛飞来啦!

作者:犬走渡狸 更新时间:2020/8/15 7:30:01 字数:3081

俗话说得好,宠老婆要宠到点子上,不是所有的直男瞎宠都是宠。

很明显身为钢铁直女的唐莲生知道自己女朋友喜欢什么东西,也知道对方的雷点在哪儿。

她自信的回到院子前,推开门走了进去。

只是她还没跨出几步,一股熟悉的味道就已经传进她的鼻子里。

真的假的,炼出来了?

唐莲生立刻冲进后院,她看到唐柔柔蹲在炼药锅旁边,用奇怪的刷子涂抹着一张纸符,脸上还露出古怪的表情。

“只是这样还不够……”她一边低声念着一边把一个小木桶提起来。

悄悄走到她身边的唐莲生注意到这个小木桶里装着各种混合毒药。

没有添加火药吗?看来思维还不够广阔啊。

唐莲生捏着下巴看着唐柔柔跟个小孩似的趴在地上鼓捣,突然有一种年龄差距有点大的错觉。

看着唐柔柔身上披着的不合身的黑色外套,唐莲生已经放弃批评对方了。

看来她平日里穿着的大红色应该就是为了防止自己衣服弄脏才穿的,难怪那么不合身,大概是菊师叔给的。

啧啧啧,这孩子袖子上和衣领上全是毒液,还是稀奇古怪的颜色,把这件外套染得完全变了。

唐莲生苦恼地按了按鼻梁,真是头疼,忘记给她准备不需要的衣服了。

“好奇怪……好像还是不够。”倒下一整瓶毒药的唐柔柔露出困惑的表情,她思考了半天,最后又从衣服里掏出一瓶毒药倒了进去。

姑奶奶你这样加毒药,等会碰到这东西恐怕会当场去世的吧。

看着唐柔柔又倒光了第二瓶却依旧愁眉苦脸,唐莲生实在是忍不住了。

她正打算伸手按住唐柔柔肩膀阻止她继续,然而却看到唐柔柔把云天放出来,让云天挤了好几滴蛇毒进炼药锅里。

顿时炼药锅里的东西变成了纯绿色的液体,还不停的冒着泡泡,甚至还有若隐若现的绿色雾气飘出来。

“……”

看着这一锅的**液体,唐莲生实在是忍不住开始脑补巫婆之类的怪物。

好你个漂漂亮亮的唐柔柔居然也会做这种毒药吗,我害怕了。

“为什么啊……”对自己的作品依旧感到不满意的唐柔柔皱起了眉头,她犹豫了一下,打算伸手进锅里搅一搅。

看到自己女朋友都快魔怔了,唐莲生立刻把唐柔柔抱紧在怀里,阻止她做傻事:“干啥啊干啥啊干啥啊?!”

“诶?莲生?”唐柔柔茫然的抬起头,“你怎么回来了?”

“我要是不回来你是不是这胳膊都不想要了?”

唐莲生的怒音非常难得一见,唐柔柔完全没感到害怕,反而有些新奇:“你生气了?为什么啊?”

“哈?!”这话可把唐莲生气到了,她伸出手开始揪唐柔柔的脸颊:“这么毒的锅,你还把收伸下去?”

听了唐莲生的话,唐柔柔可算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颇有些失笑道:“你怕我中毒了?”

“这不是必然……”

她还没说完,突然看到唐柔柔眼里闪着银光,手臂上的皮肤也变得有些坚硬。

这是百毒不侵的玄玉手。

为自己的鲁莽感到懊恼的唐莲生默默放开了唐柔柔,她有些尴尬的注视着对方。

然后想到了一个理由,便重新面带怒气地抓起对方的左手:“你伤口还没好呢!”

“我没有用左手啊。”唐柔柔露出漂亮的笑容,她歪着头注视着唐莲生,等着她的下一个借口。

大小姐不怀好意的笑让唐莲生知道自己已经输了,她只好捂住额头选择面对事实:“是我鲁莽了。”

“能认识到的话我很高兴哦。”

唐柔柔眼里的银光逐渐褪去,她撒娇似的躺进唐莲生的怀里,伸出双手揽住对方的脖子。

“说起来你好像完全不了解我呢。”不知为何唐柔柔突然说出这样的话,让唐莲生顿时愣在原地。

我不了解她?唐莲生翘起眉毛。关于唐柔柔的一切设定我都铭记于心,为何会存在不了解一说?

唐莲生摇摇头表示否定:“我很了解。”

“很自信嘛。”似乎是精神上有些疲惫,唐柔柔收回双手揣进袖笼子里:“那我问你,挂在我左手手腕上的是什么?”

这算什么问题?唐莲生不禁叹了口气,露出一副胸有成竹的表情:“上次去寺庙我送你的玉石,对吧?”

本来以为唐柔柔会因为她的话而红透脸颊,但对方却遗憾的摇了摇头,同时伸出左手腕给唐莲生看。

是一副袖箭,从来没有用过的基础袖箭。

唐莲生立刻想了起来,这袖箭是去找山下村子里的王奶奶时交给小师妹的,但是那个时候她明明是戴在对方的右手上。

“你换了一边?”唐莲生询问道。

这话说得唐柔柔鼓起了脸颊:“你看看,完全没有发现呢。”

唐莲生茫然地抓起唐柔柔的另一只手,手腕上系着之前自己送给她的玉石。这可把唐莲生看愣住了。

是我记错了?她来回看看,最后摇头表示自己不知道。

“笨蛋啊。”唐柔柔皱起眉头伸出手敲了一下她的额头,“你有看过我用右手写字吗?”

啊……!她是左撇子吗?!

唐莲生猛地醒悟过来。

她平时实在是没和唐柔柔一起念过功课,所以完全不了解对方的学习情况,而且吃饭……老实说,唐柔柔吃饭真的时候是用的右手握筷子啊!

感到委屈的唐莲生默默低下头:“我没见过你写字。”

唐柔柔愣在对方怀里,她思索了半天,发现自己好像的确没有喝唐莲生同课的时间,平时见面都是学习之外的时间。

其实对她来说左手和右手的灵活程度是一样的,只是她更习惯把玉石放在右手腕上,所以才自己私自把袖箭戴到左手腕上。

这个问题的确算是委屈唐莲生了,但是这已经足够作为“不了解”的罪名来惩罚唐莲生了。

于是唐柔柔故意做出一副生气的样子:“都不主动来了解我,你还打算我亲自告诉你吗?”

死死盯着唐柔柔的唐莲生似乎是悟了这个道理,她点点头,然后就厚着脸皮顺势亲了上去。

被唐莲生突然袭击的唐柔柔瞪大了眼睛,她立刻抬起手来打算推开唐莲生,但对方的力气绝对不是她能抗衡的。

无论是体格还是身体素质,两个人的差距已经不是锻炼就能弥补的,被唐莲生压的喘不过气来到唐柔柔只能狠下心一口咬住对方的舌头。

她知道唐莲生怕痛,虽然心里有些对不起对方,但是为了能喘口气,她不得不这样做。

果不其然,吃痛的唐莲生立刻抬起头,她一边舔着自己的嘴唇一边露出坏笑:“嗯,了解了,不喜欢伸舌头。”

“!!!!”

一时间不知道该反驳还是该生气,唐柔柔红透了脸捂住自己的嘴巴,带着晶莹的泪花怒视着唐莲生。

看到唐柔柔欲言又止,唐莲生不怀好意的追问:“难道是喜欢?”

“……嗯。”唐柔柔的脸已经红得可以渗出血来了,本来打算欺负唐莲生,却被唐莲生反过来狠狠欺负了一顿。

好可恶啊!这个家伙为什么会这么讨厌?居然说亲就亲上来了,这脸皮也太厚了吧!

不甘示弱的唐柔柔“蹭”的弹起来,她揪住唐莲生的衣领,做出一副她要反攻的样子。

但是看到唐莲生笑眯眯的表情和暧昧的态度,她就开始犹豫了。

这样做实在是有失身份,可她内心的确是蛮想狠狠报复……或者说唐莲生再来一次也可以。

不过唐柔柔可说不出口,只能红着脸抿着嘴唇死死地盯着她。

看到自己女朋友抓着自己一点手都不敢下,唐莲生的内心又感动又难过。

她感动自己的女朋友在大小姐脾气之外还有大小姐的廉耻之心,同时也难过自己是一个厚脸皮的怪阿姨,总是漂亮的小女朋友亲亲**。

不怪我不争气,就怪柔柔太可口了啊。

“咬的很用力嘛。”趁着唐柔柔还在犹豫要不要亲回来的时候,唐莲生伸出手揪了揪对方的脸颊。

在唐莲生偏过头打算袭击唐柔柔脖颈的时候,藏在她脸颊侧面、眼角下方的伤口印入唐柔柔的眼里。

这道伤口是月长老留在她脸上的,伤口算不上浅,长度也有三公分,刚好在唐莲生的左眼角下方。

她并没有觉得多么痛,所以对这个伤口并不在意,但是看到伤口深度的唐柔柔立刻伸出手禁锢住了唐莲生的脑袋:“别动!”

“嗯?”听到唐柔柔突然认真起来的语气,唐莲生整个人都僵住了了。

她不喜欢被人碰脖颈吗?我没听说啊?我以前睡觉的时候悄悄碰她都没凶我啊?难道这是雷区?

满脑袋问号的唐莲生紧张的等着唐柔柔接下来的话。

不过对方并没有开口,只是伸出手按了按这个伤口,同时用非常凶狠的语气询问:“你老实跟我讲,你刚才到底干嘛去了?”

哈?

唐柔柔的语气严肃得让唐莲生感觉自己犯了大事,顿时声音低了八度:“就、就去了一趟触月阁……和大师兄三师姐见了一面……”

听了唐莲生的回答,唐柔柔皱起眉头,然后她手指轻轻一按,顿时唐莲生的惨叫划破了天际。

——“好痛啊????!!!!”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