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话:妹妹有了男朋友?

作者:流子怪兽 更新时间:2013/12/31 10:55:42 字数:0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妹妹,正在对着电视机发出好像白痴一样的笑声。

兔耳帽饰也随着左右摇摆着。

如果只是单单从背面看的话,的确是身材很棒的迷人妖娆的妹妹。可惜的是做的事情完全不是正常人干的。

妹妹有着过度的狂兔症,也就是喜欢兔子喜欢到了愿意把它当作老公的地步。

发饰是白色小兔,衣服上绣的是兔斯基,手机铃声则是流氓兔的呻吟声,不管她本人是否有廉耻心,反正每当我听到那段铃声的时候总是面红耳赤,以至于妹妹,变成了我最不想用手机联系的目标之一。

似乎记得妹妹喜欢穿的小裤裤也是兔。。。。。。算了,我什么都没说。

【哥!】

久违的,妹妹唤了我一声。

【怎地?】

【你今天吃药了吗?】

【为什么这么说?外人说说也就算了,你可是我妹妹,我可是你亲哥!好歹给我尊重一些啊。】

我的妹妹,兔兔新月回了发牢骚的我一个白眼。

【拿着亲妹妹的小裤裤,还哈拉哈拉的盯着妹妹的身体大喘气的亲哥哥,你觉得我需要尊重吗?】

【什?什么!!!】

我低头一看,果然,印着茵番狂兔酱的小裤裤正被我攥在手心里,话说上面还留有余温。

【这是刚脱下来的?】

我顿时好像被某种脏东西碰到一般将妹妹的小裤裤给扔了出去。

小裤裤为什么会在我的手里?

这就是我正在吃药的原因之一。

虽然在这个科技发达的现代,说出下面的这些话就会直接被人打上重度中二病患者的标签。但这一切都是事实。

我会在没有意识的时候做出一些奇怪的事情。

例如妹妹的小裤裤会突然出现在我的手里,班上女生的罩子会奇迹的从我口袋里掉出来,老师和男友【**】的时候发现套子不见了,而那个用来扼杀下一代的套子不用说一定在我身上。

我反驳。

反驳。

再反驳。

然后变成了点头。

变成了忏悔。

变成了去医院。

最终变成现在这样,正【欢乐】的吃着药。

【如果不想妹妹把自己亲哥哥的变态事情说给姐姐听的话,就把这个月的生活费交出来吧。】

妹妹一如既往的开始勒索哥哥。

不对,她是只要抓住任何人的把柄,都会在顷刻间兑换成利益的恶魔。

【欧尼酱,银家其实不介意你捏着妹妹的小裤裤哟,就算是带回房间去闻一晚上都没事呢。】

【鬼才会那么做。】

这个恶魔!

在得到利益后,便会摆出这种讨打的态度。

尽管妹妹露出了这种很想让人揍一拳的表情,但是在姐姐的威压下也不得不屈服。

狂兔症?

算什么。

狡诈威逼?

又算什么?

在姐姐面前,即便是如此这般的妹妹也是形同虚设,小巫见大巫。

总结一句话,

我的姐姐--兔兔十姬,是足以逆天的存在,是不可忤逆的象征,是代表了一切的一切的。。。。。。无可救药的超大麻烦!

细细的考虑一下,姐姐似乎除了每天按时按点的去正常的上学之外,几乎已经找不到任何可以点赞的地方了。

因为姐姐现在不在家里,所以我才能如此大胆的做出这些感想。

兔兔新月是半家里蹲,对她来说学校只是无聊的时候可以打发时间的临时场所。在兔子面前,学校就是一坨鸟屎。

此时此刻,我大概明白了为何父母对我们的态度由放任变成了放弃!

然后远渡出国很少回来,对于他们的印象,也就只剩下每个月准时的定量生活费了。

话说我已经连他们长得什么样子都快忘记掉了,照片什么的又全都被姐姐给烧毁了,有时候我都怀疑自己还有没有父母存在。

【哥】

【小的在。】

【明天有空的话。。。。。。】

【抱歉我没空!】

【哎呀呀~】

兔兔新月一脸笑意,明明被我拒绝了的。

【我知道哥其实是妹控啦】

【笨蛋!我说的是没空!】

【陪妹妹去约会嘛,好不嘛。】

【恶心死了,话说别靠过来了。约会什么的去爆炸。。。。。。等等?】

我的大脑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词汇。

【约会?】

【嗯嗯】

妹妹高兴的点了点脑袋。

【你?】

【当然喽,你可爱的妹妹交的男朋友哟,因为是第一次见面,所以哥必须做护花使者耶。】

原来如此。

我明白了。

【差不多该治疗了,新月。】

都产生幻想症了吧。

先别说你最喜欢的兔子哪里去了,男朋友?

你搞笑啊!

这个世界上,难道还有除了我这个做大哥的倒霉催的别的男性,能在你身边生存吗?

【是真的哟。】

妹妹神秘的笑着。

我的皮顿时紧了。

------

时间是妹妹告知我她有男朋友的这个周末。

此刻我正在考虑要不要将这个**炸天的消息告诉给姐姐知道。

告诉她了,下场是我死。因为是在家住宿的我管理不当,导致妹妹被邪恶的男性欺骗了。

不告诉她么?下场还是我死。因为我欺骗了这个家里最不能欺骗的对象。

【哥,领带打正一点,别像个地痞流氓一样,会吓坏我的男朋友的。】

这个家伙,嘴里没一句好听的话。

要不是为了这个月的生活费,我才不会答应帮你呢。

【你哥就算不打扮也是一回头率百分之两百的大衰哥,你就放心吧。】

我的妹妹,兔兔新月今天穿上了她最最喜欢,所以从来都是锁在壁橱里的兔萝装。这可是她特意拜托街道上手艺很好的阿姨专门定制的一件衣服。

足以盖住整个乖巧小脑袋的兔耳帽是这件衣服最大的亮点,同时也是功效最为显著的地方。因为妹妹是半家里蹲,所以有一点点的外出恐惧症。用这个大型兔尔帽作为屏障可以减少外界与她对视的视线。

染金色的秀发卷卷的从帽子里伸展出来,黑色的大眼珠提溜提溜转个不停,平时滋润的脸颊此刻变得更加诱人。。。。。。啊不对,是变得更加具有青春气息了。

娇小的个头,如电视明星般纤细的身材。总而言之,妹妹如果不说话不在人前做出出格的事情的话,绝对会给人【好漂亮的羞涩青春美少女】这样的第一印象。

看到如此可爱的妹妹正在自己面前对着镜子照来照去,我总觉得心里不是滋味。

【到底是哪个混蛋小子欺骗了新月?】

【哥,禁止对别人动粗哟。】

妹妹完全把我看穿了。

【也不许告诉姐姐,不过,哥也知道姐姐是什么样的人,所以。。。。。。嘿嘿。。。。。。】

露出坏笑的妹妹的脸,可爱的想让人给上一拳。

【知道啦知道啦,打扮完了就赶紧走吧。】

因为浮躁的心绪,我草草的扭了扭脖子下的领带和久违的西装,然后大踏步朝着屋外行进。

【等等,这个给你。】

临出门的时刻,妹妹慌张的叫住了我。

第一次显露出紧张的妹妹更加让我对那个男性不爽了。

【什么东西?】

我的语调都有些走样了。

从妹妹手里接过松软的布料,温暖的感觉从手心传至肺腑。

我不禁对这熟悉的触感点了点头,

【嗯,是小裤裤!】

妹妹的。

【我去!这个时候你给我这个干什么!】

【我担心哥的病再发作,要是在和我男朋友接触握手的时候,突然交给对方一件妹妹的小裤裤的话,你还让我怎么活下去!】

【你不是一直都好好的活着嘛。】

我扭过脸,虽然妹妹说的确实不错。

我的这种变态的异能力可不是自己想控制就能控制的。

【所以呢,我想到了一个很好的办法,事先让哥把我的小裤裤。。。。。。】

妹妹说着说着脸红了。

我去,你还是我妹妹吗?

你还是我那个坑死人不偿命的恶魔妹妹吗?

【把你的小裤裤怎么滴?】

看这脸红劲,应该是难以启齿的话。

我来劲了。

好久没有报复这个一直以来都骑着我过日子的妹妹了。

【你不说清楚,哥可不知道。】

【。。。。。。就是摸。。。。。。摸。。。。。。】

【说大声点啦,听不到~】

我感觉自己弱爆了,站在门口性骚扰自己的妹妹。

【就是先摸爽了!然后就不会再做出奇怪的事情来了啦!】

最后果然被妹妹揍了。

------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