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古代第一份自助餐?

作者:灰色的毛毛球 更新时间:2020/9/1 18:35:55 字数:2025

公丘身为宋国,乃至整个天下最繁华的城市之一,今天也是格外的热闹。

太阳还未正常升起,百姓们就扛着锄头打算去劳作。

不仅是百姓们勤奋,商铺的主人们勤奋着。

“卖菜咯!卖菜咯!”

“猪肉,尚好的猪肉!”

一时间吆喝声不断。

而很快这洪亮的吆喝声,竟然被掩盖了下来。

“咚咚咚!”

鼓声吸引了街道上所有人的注意。

“开张咯,开张咯,小馨酒馆开业咯!”阿康一边敲鼓,一边喊道。

那洪亮的声音,换做任何人都想问上那么一句“你喊那么大声干嘛!”

虽然这么说归这么说,但众人还是驻足停了下来。

喜欢凑热闹,即使在这个时候都没有变。

“你这酒馆……”

在极度好奇的情况下,必然是有人询问的。

只是……那个人还没有开口,便被打断了。

“真是巧啊,我们小马酒馆今天也开业了。”这个时候马震挺着肚子,一摇一摆,十分富态的走了出来。

马震脸上看向阿康,脸上露出了亲近的笑容,只是这亲切的笑容,怎么看都格外的虚伪。

嘿~无论是这个阿康,还是那个齐国质子,一定对于他们为什么会在这里,并且也是卖酒而感到疑惑吧?

想来不需要多少时间,便会发生内乱。

“你!”阿康露出了震惊的表情。

只是……震惊的并不是马震的出现,而是首领大人的预测!

首领大人预测完全成功,甚至连马震要说的话,也是一字不差!

“我们这边的酒,只要50布币就能有这样子的一坛。”演技天赋很高的阿康,先是露出了凶狠的模样,随后拿出了一坛酒,给大家展示。

这一坛酒普普通通,从外形上看不出什么。一坛酒五斤重,规规矩矩的。

“那倒是便宜。”一个男子点了点头。

50布币的酒,要他平时来说,那肯定是喝不起的。

但是……儿子马上要成婚了,自然是要拿着一些上水准的酒才行。不然怕是要被亲家给看不起。

“来一坛吧。”

眼前的酒价格合适,男子自然是打算入手。

“等等,这位客官,不妨来看看我们马家的酒,今天是个好日子,每一坛酒只要45个布币。”而马震看出了不对劲,拍了拍男子的肩膀,然后说道。

“好!”男子一听,顿时眼前一亮。并且拿出了钱,交给了马震。

要知道马家的酒,在整个公丘可是有名的啊!

大概只有花香坊的酒,可以和马家的酒比拟了。更何况今天只有45布币!平时的话,可是要60布币的。

当然了,花香坊的酒他是绝对不会买的。因为家有悍妇,婆娘要是知道他去了花香坊,非拿着锄头追着他到处跑不可。

“里面去拿酒吧。”

“你!你们很好!”看着煮熟的鸭子飞了,气的阿康拂袖而去。

“哈哈哈。”看着气愤的阿康,马震发出了畅快的笑声。

没有什么,是看敌人吃瘪更快乐的了。

最关键的是,这些吃瘪是他一手造成的。

“嗯?”不过很快马震便皱起了眉头。

因为阿康没有进去多久,便又走了出来,并且手里还拿了一块牌匾。

“今日小馨酒馆开业!30布币随意畅饮!”阿康一边高高举起了牌子,一边朗声的喊着牌子上的内容。

“畅饮是?”

对于这个概念,众人有些疑惑。

他们可能了解意思,但却有些不敢相信。

“只要你不喝醉!你想喝多少那便喝多少!”

“天啊!”听到了阿康的话,众人发出了这样子的惊叹声。

天下竟然还有这样子的好事!?

了解了之后,不少人便转移了阵营。

如此快态度的转变,让马震不禁皱起了眉头。

这个齐国质子,是打算鱼死网破吗?用这种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招数。

“我们这边20布币,随意畅饮!”

皱眉归皱眉,马震也如此喊道。

或许他今天会亏,但是并不代表以后会亏!

等到把这个酒馆弄垮之后,他们和花香坊就仍然是独大。

到时候只要联合花香坊提高酒的价格便好。

今天亏的一切,很快便会赚回来。

“这里这里!”

“不要挤我!”

伴随着马震的话,风向开始转变。

众人拥在了小马酒馆门口。仿佛里面的不是酒,而是黄金一般。

要知道酒应该是有限,先到先得啊,落在后面的话,可是喝不着了啊。

20布币虽然不少,但努力个两三天也能回来了!

“一个一个来,管够!不要急!”看着自家门口的拥挤,再看看隔壁家的门可罗雀,马震笑的很满足,嘴角都要翘到天上去了。

“你给我等着!”留下了一句狠话之后,阿康便拂袖而去。

走进了店铺之中,阿康脸上的愤怒顿时消失,转而露出了畅快的笑容。在外面的表演,也就在这里结束了。

“首领。”阿康快步来到了黑发少年的面前,眼中之中充满了尊敬。

“哈~”姜承平打了一个哈欠,整个人都懒洋洋的。

因为一些事情和特别的忙碌,最近两天他的睡眠质量都不佳。

“事情怎么样了?”伸了一个懒腰之后,姜承平开口问道。

“完全如同首领预测的一般。”

首领不愧是首领!厉害!

此刻阿康的内心对首领的佩服,那是如同黄河之水滔滔不绝啊。

“嗯,挺好。”姜承平轻轻颔首。

“首领接下来,我们应该怎么做!”

“不要急,慢慢来,让马家先亏一会儿。”和着急的阿康不同,姜承平往椅子上一靠,翘起了二郎腿,淡淡的说道。

这一切还只是刚刚开始罢了。

“是!首领。”

首领说什么,那就是什么!

这些日子的相处,完全刷新了阿康对首领的印象!

首领料事如神,才华横溢。胆大心细!

那个马震的想法和行为全被首领遇到的清清楚楚。仿佛能洞悉人心一般。

那副不慌不忙,运筹帷幄的模样,仿佛就是那一国之君!

阿康看向了一脸悠闲的姜承平,内心不禁犯着嘀咕。

如果首领想当齐王的话,其他皇子都不够看的吧?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