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尾声

作者:司马御狐 更新时间:2021/6/13 20:00:20 字数:5649

“……那个,小媛,我们……是不是……贴得……有点紧了?”

“……”

双颊淡淡染红的关义竹假装不在意的样子试探性地询问身边的李雯媛,不过后者并没有回答,像是没听见的一样,继续紧挨在关义竹身旁挽着他的手臂,脸上不带任何表情,虽然她平时也这样。

“呃……那个,我们这样会不会被人误会啊?”

“……”

李雯媛听到后,贴得更紧了。

Oh my 神樣!

关义竹在心里默念道。如果不是因为两只手都紧张得不敢动,他真的想往自己的脑袋用力拍上去。

到底是怎么会变成现在这种情况的呢?

关义竹只记得是在十五分钟前,他在安排的宿舍里刚刚把行李整理得差不多,身后的门突然被推开了,一脸严肃的李雯媛出现在了门口。

“小……”

他刚想开口,李雯媛却快步走了上来,在前者还是懵的时候,不由分说,一把拉过他的手,强硬地变成了自己的所属物。

“那个,小媛,你怎么了?”

对于身旁这个如闪电般把自己“控制”住的纯清女生,关义竹一头雾水,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听说交换生的任务完成了,现在要开始返程。”

李雯媛并排依附在关义竹身边,双眼直勾勾地看着前方回答道。

“不是啦,我是说,小媛你突然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无事,但我认为我们作为乌米大学的学生,有义务以这样一种隆重的姿势走出学校、乘上地铁然后一起回家。”

“我们学校的校规有这么一条吗?”

“并没有,仅限于‘关义竹和李雯媛两位同学之间’。”李雯媛不慌不忙地认真解释道。

“但是……我们一定要站那么近吗?”

“一定要。只有这样,才能充分体现我们学校‘互帮互助、团结一心、亲密无间’的优良传统。”

“可、可是这样一来,行李……”

“我已经拜托夏辉军同学了,他会帮我们处理好的。”

“……那至少让我把箱子的拉链拉上。”

“不必了,夏辉军同学一定都会安排妥当的。我们还是赶快出发吧,时间不早了。”

“……”

这下关义竹找不到任何借口了,只能乖乖就范,任由李雯媛“处置”。

……

回到现在,两个人居然真的就这么保持同一个姿势,在星霞高中男生们嫉妒的目光中很显眼地往校门口一步步走过去。

李雯媛全程一言不发,也没有任何表情变化,看上去非常平静。

但关义竹……

(我们这、这、这这这这这不是和恋爱中的情侣没有差别吗!)

要说心里没有一点波动是不可能的。虽然李雯媛的存在感极低,但不可否认她至少是万里挑一的美少女,而这样一名少女此时此刻正紧紧挽住自己的手臂,两人仿佛是在甜蜜地约会般。

李雯媛如柳枝般细柔的长发披洒在脑后,随着风,被吹拂起的发丝轻盈地隙遮在她精致的五官上,美若画中人。

如果现在把小媛揉在怀里,应该也没关系的吧?

在光线的晕射下,关义竹的思绪开始变得恍惚了起来,但是很快他便为自己这个想法感到羞愧;怀着歉意和其它许多复杂的心情向身边的李雯媛瞟了一样,不禁脸上开始微微发烫,心跳快得像是身体里藏了只鹿。李雯媛的身体很轻柔,就算是整个人倾倒在他身上似乎也感觉不到有多少重量;而由于贴得太近的缘故,每一次他们之间不经意的肌肤的接触则都会让他想要发出某些兴奋声音的冲动。

如果要做个比喻,就像是只身跳进了某条不知道何处是尽头的激流里。

“不可饶恕……”

“啊?”

李雯媛突然开口呢喃了一句,关义竹还以为是幻听。

“不可饶恕。”

李雯媛紧接着又重复了一遍,身体也随之微微战抖,看上去是很“生气”的样子。

“这实在是太过分了,明明义竹在熬夜侦破‘不可能犯罪’,可我却毫不知情得在房间里悠然自得睡觉,我可真是个愚笨之极的女人!”

仿佛眼前还有另一个站在被告席的李雯媛,她把自己狠狠苛责了一通。

(……搞了半天,小媛原来是在生自己气吗?等一下,她为什么要生自己气啊?)

“为此,为了弥补昨晚义竹的寂寞,我决定今晚在义竹的家里换上兔女郎装。”

“小媛是想晚上来我家呀……啊?!兔兔兔兔兔兔兔女郎?”

反应过来的关义竹被吓得魂都差点丢出来。

(小媛的兔女郎装……)

他试着想象了一下,在一个各种暗色光交替的迷幻房间里,身穿性感兔女郎服的李雯媛轻轻叫声“主人”,随后弯下腰往自己嘴里递来葡萄……然后便发现不能再想下去了,容易克制不住。

“嗯?义竹不喜欢吗?那要不裸.体围裙也是没有问题的。”

“不是这个问题啦!是、是、是……”

“——呃呀呀呀呀呀呀呀!”

正当关义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却听到身后有人发出类似于惨叫的声音和一连串急促的脚步声,然后一溜烟的功夫,跑得脸都胀红的罗月篠从他们身后跑到了两人面前,顾不上缓口劲,气喘吁吁地指着两个人说:

“太、太、太过分了,居然背着月篠和小媛姐姐勾着手臂约会!哥哥你给月篠解释清楚!”

罗月篠像只愤怒的小萌兽,露出她的小虎牙呵斥关义竹。

“月篠?我不是让女警姐姐已经送你回——嗷~!”

关义竹还没来得及问清楚情况,他的另一只手突然又被狠狠咬上了一口。

昼语语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出现在了关义竹的身边,可能是太矮了吧,后者根本没有注意到。

“唔唔……降罪。汝等恶魔要离开昼昼大人时为何不通报?”

昼语语看上去也是很不高兴的样子,咬了很久才肯松口,然后露出她那布娃娃一般的双眼气呼呼地瞪着关义竹。

“昼昼?你不去好好上课的理由就是为了过来咬我一口?”

关义竹看着手背上那一圈看上去还有点可爱但实际一点都不可爱的牙印,欲哭无泪。

“反问。汝为何要离开星霞高中?”

“废话,我又不是高中生。”

“咕唔唔……”

昼语语明显对这个回答不满意,于是她鼓起腮帮子继续瞪着关义竹,整张脸憋紧地好像是只一戳就会爆炸的气球;可是维持了几秒后,她最终还是不甘心地“噗”地一下——气球碎了。

旋即,她又低下头,眼神变得委屈了起来。

关义竹疑惑地歪了下头。难道是自己什么地方说错了吗?那可不得了,弄哭女生的男人可是会遭天谴的。

“询问。那个……”

正当关义竹想来一记“摸头杀”再问些什么的时候,在犹豫了两秒后的昼语语倒是先伸出手,轻轻拉住了前者的袖口。

“询问。那汝……还会在回来找昼昼吗?”

“嗯?”

关义竹望着和小孩子撒娇没区别的昼语语,心灵愈发困惑,而且……她为什么一副很害羞的模样?脸颊两侧逐渐晕上潮红又是怎么回事?

他突然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毕竟……你连昼昼的内裤都看到了嘛,这辈子是嫁不出去了,所以……等昼昼到了法定年龄后我们就结婚吧。”

……

……

……

“什么?!!!”

听到昼语语这句话完全超出了罗月篠的意识接受范围,后者瞬间感觉到头顶上有枚重磅炸弹被重重地扔了下来。

“怎、怎么回事?!关义竹你给月篠解释清楚,你这个全世界最色、最讨厌、最笨蛋的哥哥!你到底背着找了多少‘情妹’?无路赛!这实在是太无路赛了!”

无法冷静下来的罗月篠纵身一跃到抱在关义竹身上,气得双马尾都在发抖地质问他,并把所有重量都压在了他的脖子上。

关义竹似乎在隐隐约约中有听到有“咔嚓”的一声,差点以为自己的脖子要被折断了。

“哇啊啊!你冷静点啦月篠,我那是事出有因的,你听我解释啊,你哥哥我绝对不是那种变态,月篠你要相信我,你看人家小媛姐姐多温柔。”

“……嗯,义竹你原来已经和别的女孩订婚了,为什么不告诉我一声呢?”

“温柔”的李雯媛露出“温柔”的眼神对着关义竹“温柔”地一笑,她的一只手紧紧勾住关义竹,而另一只手中已经晃晃举起了一把看不见的菜刀。

“不是、小媛、你听我狡辩,啊不是,你听我诡辩,啊不是,你听我抵赖,啊不不不不,事情绝对不是你想的那样小媛!”

关义竹的头上和背上“哗啦啦”地直冒冷汗——这谁冷静得下来啊?李雯媛那脸上明明是一副要杀人的表情啊!

关义竹深知“黑化”后的李雯媛的可怕,他把这一现象称之为“属性反转”。如果说他对于易钏雨的原始恐惧来自于是肌肉反应,那李雯媛则是来自内心深处。像是在玩扫雷游戏一样,稍有不慎,自己可能连命都没了。

“如果义竹和别人订婚的话,这样一来义竹就是多余的呢,多余的人应该要怎么处置好呢?”

“唔!”

关义竹忽然感觉不到心脏的跳动了。他在脑海里已经想象出了自己跳起来跪在李雯媛面前,双手合十拼命说“すみません(对不起)”的画面。不过因为两只手和脖子分别被三个女生牢牢控制住了他完全动弹不得。

“再次确认。身为恶魔的你会和昼昼结婚的对吧?新婚当晚昼昼会像个大人一样穿上蕾丝内裤的。”

“哼哼!哥哥是个色狼,月篠要让色狼哥哥知道让月篠生气要接受什么惩罚!”

“义竹,想吃什么赶紧去吃哦,晚了就吃不上了~”

一边是向自己求婚的中二萝莉,一边又是泛起杀心的三无学妹,身上还有个什么都听不进去的老虎妹妹,关义竹突然意识到自己身为人类的弱小和力不从心。

他开始想念他平静如细水的往日,那是伸手握紧就会消失的阳光。

这到底是什么鬼展开的剧情啊!

“喔喔喔——我去!”

在三个女生各自的拉扯下,关义竹实在是支撑不住,一个趔趄重重摔在了地上。三个女生也一起倒了下来。

“哦~~嘘~~”

此时此刻关义竹感觉自己像是一堆被拆散的零件,不过这也好,因为终于可以久违地可以吸上一口属于自己的空气了。

——

不过事情并没有他想象得那么平稳,因为就在他一脸“成佛”表情地把手臂放到眼睛上方的时候,有人却把他一把拉了起来,然后拉着他跑开了。

——在跑动中模糊的视线中,能看到眼前两束随着跑动而晃起来的米灰色双马尾,再加上手心中那份从小到大没有变过的软软触感,关义竹苦出了浅浅的微笑。

“胜者”,居然是我那个对他哥哥可以无限任性的可爱妹妹。

两人一前一后,在星霞高中里来回穿梭。罗月篠似乎是很在意有人或是吵闹的地方,不停地迁移,最后终于在一个类似于死胡同的地方停了下来,然后——

“嗷!”

关义竹还没来得及歇口气,罗月篠便往他的腿上狠狠来上了一脚。

“现在,有什么罪状要向妹妹招供的吗,笨蛋哥哥?”

汹汹气势配不上身材的罗月篠像是个闹脾气的孩子般把双手环抱在胸前,斜视关义竹。

“噢痛痛痛痛……”

关义竹痛得弯下了腰。罗月篠虽然柔弱地像个公主,但在某些情况下也会使劲全力。

“哼,活该,这是月篠把‘真爱’和‘绝对不认输’的心意全部凝结的一脚,是全~部~!作为笨蛋哥哥要感到高兴才对。”

“请不要在‘哥哥’这个敬语前加上那么不符合你哥哥身份的前缀。”

“呷?明明是笨蛋哥哥有错在先!”罗月篠不耐烦地蹬了两脚地面,双马尾在她的身体两侧变成了愤怒的形状,“和小媛姐姐亲亲热热地勾着手臂约会,还和来路不明的幼.女定下婚约,这难道是一个哥哥应该做的事情吗!”

“拜托,我哪有做过这两件事!就、就算做过,那我也是被逼的。”

“呷,你是笨蛋吗?笨蛋!你知不知道惹月篠生气后果可是很严重的!”

“……好啦,哥哥错了还不行嘛。”

眼见罗月篠真的是非常较真的模样,关义竹也没有继续惹她生气的打算。既然是有机会了,那就好好疼疼这个妹妹吧。

于是,他走到罗月篠面前,然后——

“!”

关义竹把罗月篠抱在了怀里,一边用手温柔地抚摸后者的枕部。

“原谅哥哥好吗?毕竟哥哥是个笨蛋。”

“也……也不是啦,只是看到哥哥和别的女生亲近,月篠的心情就会控制不住地变得很差。”关义竹这招出奇地管用,罗月篠很快在他的安抚下平静了下来,“而且哥哥你知道吗?昨天晚上那个叫昼语语的女孩居然在最后抱着哥哥的手不放,实在是太过分了!要不是看她实在是太可怜,月篠才不会放任她把哥哥抢走呢。”

“嗯,我已经知道月篠已经很努力了,所以,现在被哥哥抱住开心吗?”

“不要老是把我当小孩嘛!欧尼酱八嘎~”

罗月篠像是要睡着般,在关义竹怀里呢喃了这么一句。

◇◇◇

身后是如牢门一般坚固的铁栏。而在前方望不到尽头的漆黑中,巍立着一只类似于狮子的怪兽。

它绝对是一只庞然大物,至少人类需要用惊恐的表情去仰视。它的身体呈紫色。没有尾巴,脖子上却长有两个头,而且每个脑袋上都长有一对骇人的獠牙,点出寒芒的牙尖像是可以把前方的空气割破般。

——如果它攻击过来,必然会被撕成碎片!

祈祷着可以平安无事,但并不代表奇迹会在每个地方降临。当怪物察觉到有“来访者”后,许久未饱餐的它仰起双头发出震耳欲聋的巨吼,顿时,整个空间地动山摇。

在尽兴的发泄后,怪物又伏身向前,从嘴里吐出高温度的浓气,四只眼睛变得血红紧盯着前方的目标。

它的前爪不停地把脚前的地面刨成碎石,令人窒息的危急一触即发。

——它,打算冲了过来了!

◇◇◇

——!

关义竹猛地从梦中惊醒,紧握成拳状的手心中全是汗。

“……”

他小心翼翼地睁开眼睛,直到大脑完全相信所看到的所有画面前,他还能感觉到心脏因为剧烈跳动而传出的震荡。

“哦嘘~~”

在松了口气后,这才发现自己正坐在车厢的最后一排。车路似乎是有些颠簸的样子,窗外的树木花草全都摇晃得厉害。

“咔~咕~~咔~咕~~”

前排坐的是夏辉军,他倒是依然睡得很香的样子,一个人占两个人的位置,一点也不受颠簸的影响。

关义竹先是下意识把手放到了头顶上,确认到自己的“本体”在后,又手忙脚乱地摸了摸自己的胸脯和肚子。

还好,自己全身上下还都是完整的。

“——怎么了义竹?”紧挨在座位旁的李雯媛看上去很担心的样子,“义竹你的表情好像是很可怕的样子。”

“啊,没事没事,做了个噩梦而已。梦到自己在异世界被一只紫色的狮子袭击了哈哈。”

关义竹说到这里也忍不住笑了起来。这还真是场惊心动魄的奇幻之梦。虽然真实得可怕。

李雯媛听到后转而嫣然一笑。

“……这样啊……那……义竹你知道什么情况下可以100%不做噩梦吗?”

“嗯?小媛你知道?”

“嗯,这是我的秘密,义竹你想知道吗?”

“想啊,当然想!”

“那……义竹你过来点,我只对你一个人说。。”

不知为何,李雯媛突然变得羞涩了起来,白净的脸庞上染上了大片红晕。

“这样吗?”

毫无察觉的关义竹把耳朵稍稍凑了过去。

“嗯嗯,再过来点。”

“这样?”

——啵~!

“………………”

在关义竹意识还没成形之前,李雯媛的嘴唇便抢先一步吻上了他的脸颊。

“!!!”

关义竹拼命按捺住快要叫出来的冲动,双眼圆睁,惊愕地看着李雯媛。

幸好车厢内几乎没人,不然被旁人看到估计会向他投来鄙夷的眼光吧。

“妈妈以前告诉我,在入梦前亲一下的话,可以在对方随后的梦境世界中分身出另一个勇敢的自己……所以,义竹,累了的话安心再把眼睛闭上吧……我、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李雯媛此时的脸上已然是醉醺色,她轻轻把发梢拨到了耳后,忸怩地别过去了半张脸。

“………………”

关义竹则呆愣在原地,久久无法把意识调回到原来的频道。他的脸上还残留着被吻时的余温,他的思绪还在回忆着李雯媛柔软的唇感,这些都让他深陷于温柔乡中无法自拔。

这名表情不丰富的清纯少女近在眼前,她刚刚到底是出于什么样的心情吻了自己呢?虽然关义竹很想问清楚,但终究还是碍于不好意思没开口。

同样,李雯媛似乎也只是想维持现状。也许这个时候无论是谁开口,都只会让双方更尴尬吧。

轻柔的风吹进车厢,关义竹轻轻后靠在座椅上,心满意足地再一次闭上了眼睛。

这种感觉……真的不错……

(完)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