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意料以外的意料之外

作者:司马御狐 更新时间:2020/12/23 12:41:57 字数:7604

我看过超多的动漫和轻小说,发现里面大多数的男主都有这么一个与生俱来的能力——躺妹能力。

何为“躺妹能力”呢?顾名思义,就是躺着就有一个妹子会喜欢上你。可能是无意中的某个事件后被男主的内在的人格魅力所吸引,又可能是青梅竹马长大后两小无猜的日久生情,还可能是一个招牌动作和至理名言导致自身的男性荷尔蒙大增,或者干脆没有任何前情提要,我第一眼看到这个男的,我就喜欢上他了,不管他有几个“后宫”都阻止不了我喜欢他。

如果要我给男主(大佬)们做个排行榜,那我第一肯定会给到西村英骑大佬①:就因为在游戏里和女主结了个婚,结果恰好那个女主是个分不清现实和虚拟的重度宅女,认定游戏线上的老公就是现实里的老公,做恋人还不肯,嫌等级太低了!

要是我也能,要是我也能……不说了,先容这个三次元可怜而又倒霉的我再哭一会。

不过令我欣慰的是,或许是我关义竹对二次元的爱情太过于执念的信念感动了上苍,神様终于听到了我的呼唤,也赐予了我另一种“躺妹能力”,但这个能力还给我附带了一个新的能力:“躺麻烦能力”。

注意,我说的是“躺麻烦能力”,而不是“自找麻烦能力”!

有句话叫“好事成双”,还有句话叫“屋漏偏逢连夜雨”——完全相反的两句话,但却可以出现在同一件事的总结上。

因为我现在的处境,完完全全可以用这两句话来形容,很贴切、很戏谑、很残念。

“关义竹,我喜欢你很久了,我们、我们交往吧!”

眼前是穿着艳紫色连衣短裙的易钏雨一脸羞涩地如此对我说道。

……?!

我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但随着易钏雨那像是漫画当中的少女式娇羞的脸越来越红,我才意识到,她这是在和我告白!

当年暗恋过的女生居然向我这么不值钱地告白了,简直是中了“无限月读”才会发生的事……

“不行哦义竹君,你是我的专属侍卫,不可以守护除我以外的其他女生哦。”

结果身边还坐着个捏着我手臂不放的南泉梦织,她的表情告诉我,她很生气,但因为要保持形象,她只能憋着。

“这和侍卫不侍卫的没什么关系吧……”我无力地吐槽道。

“好——不行哦义竹君,你之前已经拒绝过我的告白了,不可以接受除我以外的其他女生的告白哦。”

“嗯……嗯不对,这和刚才的那句话有什么区别?!”

而且相比这下,这句显得更自私、更残暴。

“我认识你,你是南泉梦织对吧?”

易钏雨伸出食指指着梦织,像是发出挑战书一样的口吻对她说:

“我也知道关义竹很喜欢你,不过,我是不会把他让给你的,我对他的爱意已经藏了长达4年之久,你要知道,不管怎样,我比你多了4年的相处,你是无法战胜我的!而且,你的告白对于关义竹来说是种负担知道吗?你看关义竹现在手拖着脑袋很累诶。”

“他的累是因为你的突然告白吧,易钏雨小姐。你因为时间积累而变得强烈的爱意在我这个master面前不堪一击,你还是趁早放弃吧、世界会因为我和义竹君的结合而不再残酷,暗黑法典上将会出现一段新的传奇,而我们之间的恋爱,会得到全族人的支持,即使被愚蠢的凡人干扰也只是可笑的挠痒痒,嗯,义竹君,虽然你之前拒绝了我,但你只是在考验我对你的真情坚定不坚定对吧,在与圣界做完决斗后,你还是会最终选择我的对吧?”

说着说着,梦织把脸在不知不觉中贴了上来,而她呼出的甜美气息一阵阵地敷在我的脸上,使我的脸一下子热了起来。

“不行,关义竹你不能再被她诱惑了,快到我这边来!”

易钏雨一把把我的手臂连着半个身体一起拉了过去。

“义竹君,你要是过去的话可是违背契约的哦,来~乖~跟我一起大喊‘邪魔退散’!”

梦织也不甘示弱,抓住我另一条手臂往她这里拉。

两个人你拉这边我拉这边,把我当拔河的绳子一样,拔的过程中还不断斗嘴,斗嘴的过程中还不断把声音放大,整个咖啡店里的人都往我们这里好奇地看了过来。

“你看看小琴,以后在找男人的过程中一定要差亮眼睛哦,尤其不能找这种知人知面不知心的男人,会很痛苦的。”

我说那位年轻的妈妈啊,你是不是自己经历过什么然后为了告诫下一代就把我当成反面教材了?

“要不要报警啊,这男的是不是犯了重婚罪了?”

那位叔叔啊,您就好好看你的报纸不好吗,就算要管闲事也等把事情搞清楚了再管啊!

“真羡慕这个畜生,长得这么蠢居然还有这么两个美女痴情地跟着他,我怎么就没有这种好运呢?”

“是啊是啊,要不我们干脆烧了他吧!”

嗯?我刚刚好像听到了FFF团成员的声音……

悉悉索索的讨论声还在继续,不过无一例外地都在指着我的不是,要不就是可怜梦织和易钏雨年纪轻轻就“眼瞎了”,拜托,我才是真正的受害者好吗?

天哪……怎么会变成这样了呢,再如此下去恐怕就要发展成修罗场的情节了!

——事情经过是这样的:今天早上,我连饭都还没吃完,就收到梦织的一条信息。

“我的侍卫,你是不是已经忘记你的master了?当心我用血精之心诅咒你哦~”

一如既往的中二发言,但我没有理会,而是很淡定地往嘴巴里塞了一根油条。

大约过了2分钟以后,她又发了一条过来,真是个心急的女人啊。

“问,为什么不回我,今天我正好没有演出,和我一起渡个愉快的二人世界吧!”

如果是平时的我的话,早就兴奋地跳了个disco然后立马放下筷子,飞一般地奔出去了吧,可现在的我因为这件案子已经精疲力尽了,可以的话,请不要让我离开我的安乐椅。

这次是过了一分钟也不到,我的手机又发出了信息来的提示音。

“我现在就在伯爵大酒店的1313号房间,很寂寞,**焚身的那种寂寞~”

1313……我看你是真的有点十三②啊!

我刚想发信息回绝,结果梦织又发了张图片过来,开始我还不以为然,但当我点开放大后,马上倒吸了一口凉气——没错,就是那张像是我在掀她裙子的照片。

下面还配有有五个字:后果自负哦~

“这还是我认识的梦织sema吗?不要把你配音人物的腹黑属性都吸收到自己身上来了!”

吓得我一口豆浆喷了出来。

擦了擦手机屏幕上的豆浆后,我赶紧回复道:

“在下已听见家主的呼唤,正提刀而来守护家主。”

再不去,我估计就要“立往生”③了!

于是,我喝完剩下的豆浆,马不停蹄地向伯爵大酒店赶去。

伯爵大酒店是乌米市最高端的酒店之一,来这住宿的大多都是一些名流政客或是影视明星。但是,那里离我住的地方很远,这么大的热天,又要用很短的时间到那里(多一秒晚到就多一秒照片传出去的危险啊),估计是只九尾狐也要掉了八条命吧!

如果但但只是这样,那我还能勉强不会崩溃,最多也就是多听几句中二的幻想和多忍受几次腹黑的作弄而已。

可谁知,我刚到梦织那不久,易钏雨又给我发了个信息和一个坐标,要我赶紧到那里去,坐标是一个咖啡店,而且还是在我们学校附近。

我刚看完这条信息,还没来得及考虑接下来的处理,梦织就像只猫一样地从我前面扑了上来,把我的手机抢去。顺便说一句,我到的时候她还穿着睡衣,是件淡蓝色的薄纱睡袍,若隐若现地能看到欧派和胖次的那种,结果她扑上来的时候顺势把我压在了地毯上,又把整条大腿裸露了出来,场面十分工口,尤其是她那富有弹性的**触碰到我脸的时候,我瞬间失去了呼吸的权利。

“这个叫易钏雨的女生是谁?”

梦织把胸部从我的脸上拿开,进而把手机屏幕对着我。

“是我们班上的班长啊?”

“然后呢?”

“是我的挚友。”

“然后呢?”

“是我的红颜知己……”

等一下,这个情况有点不对劲啊,怎么看也都想是妻子在质问自己的丈夫有没有出轨啊!

“红颜知己?太可恶了,这个女人该不会要介入我和义竹君的婚姻吧?”

“怎么可能呢亲爱的……不对,婚姻是什么鬼啊?!”

我在不知不觉中居然进入了梦织的剧本!

“哼,明明义竹君是我的人,但你却离开我的身边六十四个小时零三分钟了。”

“好好好,我马上推掉这个约还不行吗,今天我就陪着睦梨酱还不行吗?”

“推掉?为什么要推掉?”

梦织歪着头不解地看着人我。

“不是睦梨酱你说……”

“NONONO——”

梦织悠闲地摇了摇她的手指——话说你倒是先从我身上离开啊,你不觉得尴尬我觉得尴尬死了!

“义竹君你要去,不但如此,我也要去!”

“哈?”

你这又是搞的什么操作?

“嘻嘻嘻,我当然要去啦,这样我才能知道这个叫易钏雨的到底是你的同学还是我的情敌啊?”

“……”

女人的嫉妒心,真可怕!

“行吧行吧,既然你执意要这样,我也不拦你

那就一起去吧,不过在此之前,麻烦你先站起来换件衣服好不好?”

怕什么——我当时在心里这么想到,易钏雨把我叫过去,总不见得是要和我告白吧?

……

曾几何时,我也迷信过科学,但现在,我终于领悟了毒奶的真谛。

各位,我是在用亲身经历告诉你们,千万不要乱立flag啊!

“你不懂先来后到这个道理吗?声优姐姐!”

“不论是对义竹君的爱意还是先来后到的顺序,你都不是我的对手,明白吗?班长妹妹!”

两边的争论还在继续,我都开始闻到了硝烟的味道。

不过说实在的,易钏雨叫来是向我告白这件事我真的是做梦也不会想到。曾经暗恋过的女生居然也喜欢我,这是多么难得才会碰到的机遇啊,如果放在四年前我一定会毫不犹豫地答应。

但是,我现在也是个奔20的人了,4年的时间让我经历和看到了太多的不幸,我已经成长地不再是以前那个纯真的我了。

现在的我为了不让自己受伤,选择了怀疑一切。

但是这件事真的很奇怪,我也是个经历过两次告白的人了,但这次却明显感觉和梦织那次不太一样,易钏雨就像是昨天写好的剧本今天来给我念一下而已,而之前却没有任何征兆,就连放假前的最后一天,她也是用班长和挚友的口气和我说话。

“易钏雨、睦梨酱,你们休息一会吧,这么热的天,喝口饮料多爽啊。”

当务之急我是想让这两人先停下来,可谁知两人却都不买账。

“这可不行哦义竹君,面对外来物种的入侵,怎么能无动于衷呢?”

“如果就此退缩的话,那不就等于前功尽弃了吗?还有,以后不要再叫我全名了,听着多生疏啊。就叫我小雨吧,我也会叫你小竹的!”

易钏雨的微笑中还带着杀气对我说道。

“……”

哇,你们不要在这个时候的默契那么好啊。

易钏雨的笑脸让我看着有点发瘆。所以我转头看向了梦织。

还好,梦织没看着我,只是盯着手机看得入迷,恨不得人也跳进手机里。别说,这手机还挺眼熟的跟我的……诶诶诶,那不是我的手机吗?!

“我的手机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想过去抢回我的手机,结果又是扑了个空,整个人从梦织身边飞了过去。

“它只是掉在地上,我把它捡起来而已,我可不知道这是谁的。”

梦织得意地在我面前晃了晃手机。啊,该死的地毯、该死的软壳、该死的口袋太小!

“你你你你是怎么知道我密码的?”

我爬起来大喊道。

“是不是2807啊?我乱按的。”

她装出一副很无辜的样子看着我。

“开什么玩笑,你觉得我会信吗?!”

“谁知道呢~没错,2807是义竹君所有四字密码的数字哦,这点你不知道吧,易~钏~雨~小姐。”

梦织故意把“易钏雨”三个字的音拖得很长,目的就是要气死她。

“你、你、你——哼!”

眼见自己吃了个大亏却又无法做出反抗,无可奈何的易钏雨只能抱起手扭过头。

“义竹君,我发现你是真的过分诶,除了我以外,居然还和这么多人有联系,看看哦……首当其冲就是这个叫曹向宁的这个人……”

“人家可是大名鼎鼎的曹警官,和我联系是为了办案好吗?而且你最后一个字是故意读错的吧!”

根据梦织的中文水平,不应该会犯这种低级错误!

“谁知道这人是谁,说不定是你为了防我偷看就故意换了个备注又多刷了几条像是在讨论案情的聊天记录呢?”

“你觉得我会像你一样腹黑到这种程度吗……”

我给你跪下了好不好,你的想象力可真丰富,不去写谍战剧本太可惜了!

“可还有其他人呢,比如这个叫恰辉军的,还有这个叫李文远的,还有这个叫罗月——”

“行了行了,拿来吧!”

我找准破绽,一个“顺手牵羊”把手机抢了回来。

“可、可恶……”

梦织摆出一副不甘心的样子。

“可、可恶!”

“喂喂、喂喂喂——”

刚抢回手机,我又被易钏雨拽住衣领拉了过去。

“那个,小、小雨啊,我……”

“你个花心大萝卜,有了我还不够,居然还找别的女生!”

“不是这哪个和哪个啊,我滴妈呀,现在解释都解释不清楚了,睦梨酱,你倒是帮我说几句话啊。”

“很遗憾义竹君,在这点上,我和她的立场相同!”

“嗷——!”

梦织在重音说完最后一个字后,用手狠狠地扭住了我腰上的肉。

哇,都说了你们不要在这种时候这么默契啊!

“你看看,我说什么,这个渣男果然不单单只是脚踏两只船对吧?”

“你知不知道现在单身的男人很多,当现充很好玩是吧?”

“果然还是烧死他吧,别忘了汽油上还要浇酒精!”

咖啡店内又开始了新一轮讨论,我看到了其中还有我们学校的学生。

啊~可能我要被贴着“花心渣男”、“人类公敌”这些标签渡过以后的大学生涯了,这叫什么?这就叫一失足成千古恨,湿手搭上干面粉——甩也甩不掉!

“まる、たけ、えびす、に、おし、おいけ……”

正当如我想要摆脱这一困境的时候,救命般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谁,是谁?”

“难道又是某个狐狸精打来的?”

所有人的目光都瞄向了我的手机,而我旁边和对面的那两个女生则比我更激动,两个头像是子弹发射一样地窜到了手机旁……那你们倒是先停下手上的动作好不好?我的脖子和腰快吃不消了!

打电话来的是爷叔,曹向民三个字清楚地显示在手机屏幕上。

“是爷叔,是曹警官啦,这下你们放心了吧?”

两人放开了我。

重获自由的我逃命似地想要逃到店外去。

“等一下!”

几乎是同步的动作,梦织和易钏雨一边一个又抓住了我。

“有什么话这里说就行了,去外面干嘛?”易钏雨用凶狠的眼神盯着我说道。

“就是,出去说明你心里有鬼,老实交代,这个人到底是谁?!”

梦织边说边把手又伸向了我的腰部。

“啊呀,我都说了是爷叔了,你们不信之后去问他好了,但现在我有一件很重要的案子要办,不能泄露给普通群众,你们体谅一下我好不好?接电话的时间快过了!”

我用力挣脱两人,用百米冲刺的速度跑出店外,然后谨慎地看了看身后,确定没人后才接通电话。

“喂爷叔……”

我小声地说道。哎,怎么感觉真的是外遇打来的电话啊……

“关、义、竹,你可真厉害,用你们的话说,你可真流弊啊!”

电话那头的爷叔完全没有注意到我小声说话的原因,声音相当高昂,我在其中还听出了挖苦的味道。

“怎么了爷叔,口气怎么那么奇怪?”

“呵呵,就在刚才,出入油桐村的第二个陌生人的身份查到了。”

“这不是好事吗?”

“那你猜猜看这个人是谁?”

“开玩笑,我怎么可能会知道啊,全国13亿人呢,说不定还是个外国妞。”

我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完后,爷叔又是“呵呵”一声。

“行,那我告诉你,这个人的名字叫易钏雨!”

“哦~易钏雨啊,这名字听上去……啊,什么?”

易钏雨……易钏雨?易钏雨?!

“真的假的呀,是我认识的那个易钏雨吗?”

我心里还存着一丝的侥幸,希望出现的是一个同名同姓的人,而不是刚刚还向我告白的那个女生!

“你没听错,就是这个易钏雨。”

我的希望落空,像是在击碎我内心里的最后防线一样,爷叔又向我确认了一遍,一点也不在意我听到后木若呆鸡的表情和五味杂陈的心情。

脑中一片混乱的我拿着手机直直地站在原地,一下子还没接受这个事实。

——易钏雨在案发当天也去了油桐村,那么她现在也是油桐村杀人案的嫌疑人之一!

“你可真厉害啊义竹,作为一个侦探,在一件案子里居然有两个嫌疑人和你有关系,反正我办案这么多年我是没见过。”

“爷叔,你到底是在挖苦我呢,还是在嘲讽我呢?”

我无奈地卷着自己的呆毛,想必它也很无奈吧。

“这些都不重要,问题是她现在在哪里,要赶紧找到她!”

“你说易钏雨啊,我随时都能找到她。”

(因为她就在店内。)

我一边和爷叔通着电话一边透过咖啡店内的玻璃窗悄悄观察里面的场景——显而易见,此时易钏雨很焦躁,坐立不安的,还不停地咬着自己的指甲盖。

难道,她和我告白真的是个圈套,其实是为了引诱我,掩盖她在油桐村杀人的真相?

忽然间,有种不好的预感窜上心头。

“不不不,还不能这么早就下结论,首先,她应该并不知道我在接手这个案子,最近我们都没怎么联系过……”

“啊哈?你一个人在说些什么东西?”

电话那头突然传出爷叔的声音,吓了我一大跳,我这才发现,我把心里想的话都给说出来了!

“啊没事没事,您无视掉就好了……总、总之,我这个锅看来我是非背不可了,那易钏雨的事情交给我吧,我保证我一定会查个水落石出。”

不知怎么的,我又把视线从易钏雨身上转到了梦织的身上……

看到梦织那一头飘逸的海蓝色长发,脑中突然闪过一个奇怪的念头。

我咽了一下唾液,战战兢兢地把电话贴到了耳朵旁。

“爷叔啊……我……想问一下……那个……第三个嫌疑人……有眉目了吗?”

“具体是谁还没查清楚,大致的话,是个50岁左右的中年女子。”

(噢嘘~还好不是……)

我放下了心来,要是再告诉我第三个嫌疑人是个海蓝色长发偶像气质的妙龄少女的话……我自首,我自首好吧,直接冲到警局大喊:“你们别找了,油桐村杀人案的凶手就是我关义竹!”

“怎么了,别告诉我,这个人你又认识?!”曹警官在电话的那头对我大喊道。

“哦没有没有。”

我赶紧撇清关系,同样的锅我不能再背第三次了。

“对了义竹,最近易钏雨有没有什么异常?”

“异常吗……”

我在尽量不引起别人的注意下重新把视线锁定在了易钏雨的身上,发现她和之前一样,坐立不安的心情溢于言表,完全没有好转,甚至比之前更为焦躁。

难道……这其中有什么端倪在吗,还是易钏雨你真的是……

我开始仔细回想刚才易钏雨说过的话,希望能找出一些蛛丝马迹。

(“关义竹,我喜欢你很久了,我们、我们交往吧……”)

(“我也知道关义竹很喜欢你,不过,我是不会把他让给你的,我对他的爱意已经藏了长达4年之久……”)

(“如果就此退缩的话,那不就等于前功尽弃了吗?还有,以后不要再叫我全名了,听着多生疏啊。就叫我小雨吧,我也会叫你小竹的……”)

(“你个花心大萝卜,有了我还不够,居然还找别的女生……”)

(啊!)

突然的灵光一闪让我发现了不对劲,不过可恶的是,这个不对劲没法让易钏雨洗清嫌疑,反而会让她加重嫌疑。

“喂喂,义竹你怎么不说话了?喂喂,你在吗?”

电话那头的爷叔见我一直没说话,焦急地问我。

“爷叔……我突然有一个很重要的事情要处理,抱歉先挂了。”

“啊?喂喂喂?”

我不顾爷叔的疑惑,直接挂了电话,然后拉开门重新走进了咖啡馆。

每走一步,腿上就像是又绑上了两块铅球一样,越来越沉重,如果可以的话,我选择飞着过去,可以不受重力的干扰。

梦织看到我后,冲上来伸出手想要把我抓到她这里,也许是询问也许是拷问,不去管它了。

“抱歉睦梨酱,有什么事待会再说吧。”

我轻轻推开了梦织,向易钏雨走去。

“义竹君……”

可能是因为她没有见过我严肃的样子吧,听声音有点担心我。

“易钏雨!”

“啊?啊!”

一直想着事的易钏雨完全没有注意到我,被我叫了后怔了一下才回过神来。

“有、有什么事吗?”她慌慌张张地问道。

我没有说话,而是弯下腰,将双手分别搭在她两边的肩膀上,然后把脸慢慢靠近。

“小、小竹,这速度太快了点吧!”

“关义竹,你要干嘛?!”

身后的梦织直接连名带姓地对我大喊道,但我并没有理睬,继续把我的脸贴近易钏雨的脸

易钏雨比之前慌张了,脸也开始慢慢涨红。

“我、我知道了,小竹你是要霸王硬上弓对吧,别、别小看我,这点我还是能承受的。”

说着,她慢慢闭上了眼睛,似乎是在期待着什么。

“——四天前,你去油桐村干嘛了?!”我义正言辞地问道。

“啊?”

易钏雨“刷”的一下睁开了眼睛,她的眼神中出现了我从未见过的恐惧和紧张。

“我、我我我我我我我。”

平时口齿伶俐的她现在却狼狈地语无伦次,只会不断地重复“我”这个字。

“我想油桐村发生杀人案的事你是知道的吧,你在案发当天去过油桐村,不但如此,你还认识嫌疑人之一的李雯媛,我说的没错吧!”

注①:《游戏线上的老婆不可能是女生?》中的男主

注②:十三在吴语当中有痴头怪脑的意思,在西方则这个数字表示会带来不幸,这里语义双关

注③:日本平安时代的著名武士武藏坊弁庆在衣川馆之战中全身中箭,站立而死,死状俗称“立往生”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