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两人的距离

作者:幕间丶 更新时间:2020/8/22 22:01:27 字数:2260

终于是来到了一个比较安全的地方,这群学生们的脸色也是逐渐好看了起来,他们七手八脚的开始挪动着沙发与衣柜等沉重又厚实的家具,并用这些家具来堵住门口。

大家齐心合力,这样的工程一会儿就结束了。

在这样简单的做好防备丧尸的防线之后,这些学生们才有心思一屁股坐在地上喘息着恢复体力。

他们都是露着劫后余生的浅笑,整个团队的气氛比起之前死气沉沉的样子要好上不少。

而此时的天空也开始逐渐昏暗起来,整个C市终于是在尸吼的笼罩下渐渐步入黑暗。

而如今的C市黑暗,是真正的黑暗,唯有那路边还未被破坏的路灯仍在继续工作,而整个C市就像是一个失去了电力供应的机器,从以前的灯火辉煌沦落到现在的死寂暗淡。

就在这黑夜降临之际,人类也开始从理性逐渐变为感性。

特别是在这漆黑一片,四周只剩下楼下丧尸群的那渗人的尸吼声的时候,这个时候的人更容易胡思乱想。

于是就在这样的氛围之下,那些一个个沉默不语坐在地上的少年少女们似乎陷入了思考人生的地步。

不过好在这个时候有一位刚刚上了厕所出来的少女在打开水龙头时,一声平淡无奇的热水器被点燃的声音回荡在客厅内。

那道声音就像是把这群少年少女心中所熄灭的希望之火重新点燃一样。

“哒哒哒......哄......”

听着这熟悉得不能在熟悉的声音之后,这些少年少女们彼此对视了一眼,他们都是情不自禁的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因为这声热水器的声音表明他们终于是可以洗一个热水澡了,还可以顺便将身上的衣服洗一洗。

于是,原本不知道该怎么开**跃起气氛的江时雨便露着浅笑捋了捋有些褶皱的校裙起身。

“那还等什么了?”

“说得也是啊!”

江时雨的话音刚落,立马就有人迫不及待的接过话来。

“是啊,是啊,浑身臭烘烘的,好想第一个去洗澡啊!”

“你可是男的,让女生先去啊!”

“诶~这个时候还讲这些女士优先吗?”

“男士优先也行啊!”

这群学生们在江时雨打开了话匣子之后,便一个个七嘴八舌的开起玩笑来。

那在冰冷的黑夜笼罩着C市的时候,似乎在这里,在江时雨与林悠然所呆的幸存者团队里有那么一点儿温度上升了。

最后这些学生们还是决定用抓阄的方式来分先后。

这倒是一个很公平的方式。

林悠然无所谓,所以他没有加入进去,但是这群学生们却主动让他第二个进去洗澡。

林悠然没搞明白是为什么,而那些少年少女们只是温柔的笑着看着他。

第一个进去洗澡的毫无疑问就是江时雨了,虽然她本人觉得自己这样内定第一个不是太好,但是在座的各位都是没有反对。毕竟如果不是江时雨的话,他们估计早就是死在了三中的仓库里了。

于是就这样,江时雨被少女们第一个推进了浴室。

洗完澡的江时雨顺便也把自己身上的校服洗干净了,此时的她身上穿的是这屋子里找到的一件白色的连衣裙。

江时雨那如同煮熟了的蛋清般滑嫩的肌肤在出浴之后有些透着粉嫩,白晃晃的修长美腿踩着一双粉色的拖鞋。

她捋了捋自己湿漉漉的头发,而身上的校服已经是洗干净挂在了厨房晾着。那里是女生们晾衣服的地方,而男生的是在餐厅。

林悠然看了一眼江时雨,就在这个期间,一群女生又把林悠然推进了浴室,看来这些女生是真的想要快点轮到自己了。

江时雨刚用过的浴室还残留着沐浴露的香味,林悠然站在雾气之中第一次感觉到脸庞有些微微发烫。

空即是色,色即是空。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这样想着的林悠然在洗澡的时候,在心中默念了一边【佛经】之后才勉强让自己冷静下来。

修身养性,出家人,呸呸呸,怎么就进入状态了。

差点以立地成佛的林悠然连忙的摇了摇头,甩掉了脑海中那响起的大悲咒旋律。

在浴室里洗完了澡和身上的校服后,他才穿上了一身用布料做成的夏季粉色布偶睡装出去。

这个睡衣到底是谁给他选的?敢不敢站出来一决雌雄?

“很合身嘛!”

江时雨以鸭子坐的姿势坐在沙发上,她笑眯眯的看着林悠然一脸茫然的走到餐厅,那漆黑的眸子里流转着一丝小恶魔般坏坏的目光被林悠然给揪住了。

哦,是江时雨,她本来就是雌性,那没事了。

林悠然依旧保持的面不改色样子将自己的校服挂在餐厅晾干。

当他做完这一切之后来到了客厅时,江时雨向他找了找手,并且拍了拍自己身旁的位置。

林悠然自然懂得江时雨是什么意思。既然她作为一个女生都没有不好意思。那,那我,窝林悠然也不可能,不好意思!

这样想着的林悠然装出冷静的样子来到了江时雨身旁坐下,如果不是由于丧尸病毒的影响,说不定他现在说话都紧张,不过还好这丧尸病毒比这个名为江时雨的美少女要顶得多。

“熊猫耳朵很可爱呢!”

“有熊猫的耳朵是粉色的吗?”

听到林悠然冷淡的反驳,江时雨顿时有些赌气的抿了抿嘴,此时她的眼底里掠过一丝不满。

“那你说是什么?”

“粉色的熊猫耳呗。”

林悠然下意识的回应着,顿时江时雨忍不住轻笑了一声。

“真是一个笨蛋......”

在林悠然出浴室之后紧接着就是两三个少女们一起挤在浴室里欢闹着洗漱。

江时雨有些失落的看了看浴室那里,也没多说什么,她从身后扯出一条毛毯盖在了自己的洁白而修长的美腿上。

于是林悠然那时不时偏一点点,再偏一点点的斜眼瞬间被治好了。

这毛毯真白!

或许是江时雨真的累坏了吧,她收回以鸭子坐方式的修长美腿,并把双腿抱在怀里,毛毯被她拉到了膝盖处。

有些睡意沉沉的她不知道是故意还是无意的靠在沙发上倾倒在了林悠然的肩头。

那少女秀发上残留的橘子味儿洗发水的香味缠绕在林悠然的鼻尖久久不肯散去,而那半湿不干的黑色秀发随着江时雨有节奏的呼吸一起一伏的挠着林悠然的脖子,有些酥酥痒痒的。

顿时,林悠然身子一僵,他坐在沙发上一动也不敢动,而整个屋子里其他人低声的欢笑声与闹腾声似乎是逐渐离他远去。

那面对丧尸都面不改色、宠辱不惊的林悠然此时感受着江时雨的体温与炽热的呼吸,竟然是呆若木鸡,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这还真是一物降一物,自挂东南枝啊!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