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逼问

作者:幕间丶 更新时间:2020/8/27 16:15:43 字数:2112

突如其来的一刀结果了那个尖嘴猴腮男的林悠然把魁梧男着实吓了一跳。

这个看起来十七八的少年居然下手一点儿也不含糊。

他握紧了手中的砍刀,死死的盯着林悠然。

林悠然甩了甩残留在刀身的鲜血,跨过了尖嘴猴腮男的尸体,手中的太刀明晃晃的有些吓人。

魁梧男眼神一狠,他立马双手持刀重重的朝着林悠然竖劈下去,林悠然轻描淡写的抬起右手中的太刀,那鼓足了气的魁梧男的一击就这样被单手横刀防御的林悠然给挡下了。

这NM还是人吗?

正当魁梧男在心中这样震惊的骂骂咧咧时,林悠然连跨两步,一记膝踢击中魁梧男的腹部。

顿时,一阵阵刺痛传遍魁梧男的全身,他喉咙一甜,额头上密密麻麻的挤出冷汗,那紧握着砍刀的双手也因为疼痛而失去力气,渐渐的他就像一滩难泥一样瘫软在地面上,并抱着腹部痛苦的扭曲起来。

林悠然冷冰冰的踩到这个人渣的脑袋上,手中的太刀落下直插入地板,而那冰冷的刀刃与魁梧男的脖子只相差0.001公分。

“喂喂喂,她的话你没听见吗?昨晚被抓的那个少女叫什么名字?快点说,我的耐心可没她的好!”

魁梧男咬着牙忍着腹部的撕裂疼痛,他感受着太刀刀刃的冰冷之意不敢撒谎,于是就顶着因疼痛而留下的冷汗吞吞吐吐道:

“我,我,我不,不知,知道,啊......”

不知道?

林悠然面不改色的压低了刀刃,魁梧男明显感觉到了自己的脖子正在被削铁如泥的太刀割出伤口,顿时他便慌了,语气里夹杂着哭腔与哀求。

“我,我,我真的不知道啊......”

这句话不像是演出来的,所以林悠然停下了压刀的动作,扭头看了看江时雨。

江时雨也懂林悠然的意思。

“你们是从哪儿抓到的?这里吗?还是其它地方。”

“从十楼,十楼里的客房中抓到的,当时在她身旁的还有她的父母,不过被我们老大杀了。”

魁梧男已经失去了方寸,所以对于江时雨的提问,他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可以说是把能说的地方都给解释了一遍。

听到不是从三十楼的总统套房里抓到的少女,江时雨心安了一些,不过脸色依旧很难看。

一个花季少女平白无故的被糟蹋致死,这对于同为女生的江时雨来讲肯定也不好受。

“三十楼里你们围困的那个少女呢?”

“她,她的房门坚固,所,所以现在老大正在带着人破坏门呢!”

魁梧男的回答很迅速,丝毫不拖泥带水,看来他是真的怕了。

“你们有多少人?”

“十三个。”

“有热武器吗?”

“没,没有,都只是一些冷武器。”

“你们的人现在在哪儿攻门?”

“顺着这个走廊往里走,转个转角就能看到。”

江时雨一句又一句的从魁梧男这里问出了所需要的重要信息。

这家伙怎么这么软骨头呢?

林悠然本来还等着他嘴硬,顺便给他来一个什么满清十大酷刑套餐之类的,结果他怂得那么快,真是无趣。

了解到了一些基本情况之后,这魁梧男也知道可以求饶一下了,毕竟这好死不如赖活着。

“两,两位大佬,两位大佬啊!我上有八十岁的儿女,下有三五岁的老母,求求你们放我一马吧!放我一条狗命吧!我,我保证,我真的保证弃恶从善,浪子回头金不换啊!!!大侠啊!饶了我吧!饶了我吧!”

得得得,得了吧你,说这句话的反派一般之后都是会回来报复的。

所以为了以后不给自己找麻烦,这放不放还另说。

不过就在林悠然考虑的这段期间,江时雨却帮林悠然做出了决定。

“放了他吧。”

她这样冷淡的说道。

这种人渣也要放吗?

林悠然看了一眼江时雨,她似乎没在开玩笑。

没有办法了,既然江时雨决定放人,那就放吧,反正林悠然也无所谓。

架在魁梧男脖子上的太刀被林悠然收了回去之后,那魁梧男的脸上才勉强流露出一丝劫后余生的惨笑,不过下一刻这笑容还没有完全绽放就彻底的泯灭了。

江时雨走上前来狠狠的一脚就踢爆了魁梧男的下体,那魁梧男瞬间脸色涨成猪肝色,他甚至连惨叫声都没时间发出,脑袋一歪,口吐白沫晕死过去。

江时雨看都没看一眼地上魁梧男的惨样,安静的朝着走廊的那头走去。

林悠然看着地上躺着的魁梧男一脸生无可恋的样子,顿时幡然醒悟。

这对于一个人来讲死亡是并不是真正的残忍,而真正的残忍是夺走他最宝贵的东西。我悟了,大师!我真的悟了!

林悠然移开踩在这个人渣头上的脚,看待他的目光突然有些可怜。

这种肉搏战士被迫转职为只能看看的牛头人战士的滋味不好受吧。

不过最让林悠然在意的是江时雨的这一脚,实在是太狠了。狠得林悠然突然觉得自己还是最好别再冒险刷江时雨的好感度了,免得之后怎么被柴刀了都不知道。

啧啧,有点恐怖。

这样想了想的林悠然转身跟上了江时雨的脚步。

越靠近这个走廊的尽头,那群剩余的其他暴徒的声音便是越发的清晰可闻了。

“上啊,大块头,劈开这个门,劈开它!”

有人起哄鼓舞的声音微弱的传到江时雨与林悠然的耳中。

“劈开这道门,老大说了跟你一起玩儿里面的那个女人!想想看吧,那女的多么漂亮,那腿,那模样!快快快,用上你吃奶的力气。”

于是经过这么一鼓舞与刺激,那“砰砰砰”渗人得很的斧头劈门声如雨点般响了起来。

不一会儿,就有另外的暴徒砸吧了嘴埋怨着。

“这NMD丰雪酒店修个门怎么修得那么结束啊!CTMD。”

这句话虽然不雅,但是却引得一旁的其他暴徒哈哈大笑。

于是,就有人出来解释道:

“李四这你就不懂了。只有费劲力气得到的东西才有意思,只有拼尽全力吃到的东西才有味道。”一个脸上有着刀疤的男子大笑着这样说道,“是不是呀,白氏千金,白雪儿大小姐!”

PS:嘤嘤嘤,点个收藏再走吧。o(╥﹏╥)o。这个作者好像中暑了,不如我们把他......把他书的收藏点一点吧。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