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小小的更可爱

作者:幕间丶 更新时间:2020/8/28 21:12:02 字数:2108

林悠然与江时雨藏在墙角处听着这群暴徒的交谈。

这群暴徒似乎是沉迷进了自我的世界,他们围着那个肌肉爆炸的男子,那个男子手握消防斧一斧头一斧头的劈在门上,暴徒们互相嬉笑调侃着。

林悠然有点想配一个“八十!”“八十!”“八十!”的配音了。

不过难怪林悠然收拾那楼梯口值班的两个暴徒时没有惊动这群人。

原来这群人正在拆迁中啊!

听着那斧头一次又一次撕裂着总统套房的大门,江时雨便忍不住握紧了刀柄。

现在的情况还有什么作战计划可言了吗?别人都直指高地了,门牙都快被拔了。这个时候还要犹豫的话,指不定就被一波了。

那还等什么?犹豫就会败北!所以正面刚他们不就完了。

按照之前那个魁梧男所说,暴徒一共有十五位,那除去他与尖嘴猴腮男就只剩下十三位了。

而要在这个狭窄的走廊里击败这十三个暴徒也不是什么难事。

所以林悠然与江时雨对视了一眼,互相点了点头。

当他们俩做好了准备之后,在一片暴徒口无遮拦的污秽话语中突然暴起。

这群原本在嘻嘻哈哈的懒撒暴徒怎么反应得过来,而且虽然说这群人是暴徒,但是大部分人几天前都还只是普通人罢了。他们只是因为尝到了末日的“甜头”,所以逐渐被心中的恶所吞噬。

这样看来这群人也就只能仗着人多欺负人少。

而江时雨跟林悠然可不是人多就能欺负的。

所以林悠然与江时雨自然是三下五除二的就解决掉了这些人。

不过这群暴徒的首领跟用斧头的大块头还有两把刷子,林悠然也算费了一点力气才解决掉。

就是当林悠然把两米高的大块头当做小鸡一样提在手中的时候,那些暴徒们吓得都尿裤子了,一个个连滚带爬的跑路。

于是仅仅片刻,除了几个被突然袭击倒地吐着血沫昏迷不醒的暴徒之外,剩下的暴徒全都散作鸟兽了。

江时雨没有追击,所以林悠然也没有把这些人一网打尽,因为他看得出来纵然是到了末日之际,江时雨还是很抵触杀人这件事。

林悠然受到丧尸病毒的影响,所以杀死这几个无恶不作的暴徒还是没有什么心理阴影的。

这扇总统套房的大门已经被劈得伤痕累累的,如果不是江时雨与林悠然及时赶到,它也最多再坚持一会儿罢了。

江时雨通过门上那劈出的缺口隐隐约约的望见了房门里有个金色双马尾的少女正颤巍巍的握着一把剪刀。

门上的洞不是很大,江时雨只能瞅到这个金发双马尾的少女的胸部这一段,那明晃晃的剪刀被这个少女紧握着放在胸前。

唔,那个乳量......很好!错不了了,飞机场一般的贫乳肯定就是白雪儿了。

江时雨看着那贫瘠的而又可怜的胸部终于是心安的吐出了一口气。

而门内的白雪儿只能零零散散的看着门外有人在窥视她,那双乌黑明亮的瞳目眼神有点熟悉,但是她一时间又想不起来是谁,所以就有些像受惊了的小鸟一样低声的问道:

“你,你,你是谁......”

“是我。”

江时雨没有提到自己的名字,她只是很轻柔的回应着白雪儿,像是在安慰她。

这么想想也是啊,自己藏在一个房间里,门外一群壮汉想要搞坏门冲进来跟她VAN游戏。这要是换成林悠然,林悠然现在肯定也怕得要死。

“是我?我?我......我?”白雪儿在屋内小声的复读着,伴随着她每一次的红唇轻启,江时雨的容貌就在她的脑海中逐渐清晰了起来,之后白雪儿就忍不住抽泣起来,“呜啊啊啊......呜呜呜,时,时雨......时雨......”

她一边摸着泪花,一边抽泣着走到门前开门。

随着总统套房的门“啪嗒”一声解锁之后,林悠然也终于是见到了白雪儿真人。

她一头的金发扎着双马尾直达腰间,身上同样穿着着校服,只不过七中的,黑色的过膝袜包裹着修长的美腿。

白雪儿脸色苍白,那丝毫不输于江时雨的容貌只是多了几分憔悴,整个人天蓝色的眼睛都是已经哭得通红,就像一只被主人抛弃之后的小狗一样。白雪儿看见江时雨之后就一头栽进她的怀抱中失声痛哭起来。

林悠然没有去打扰白雪儿的情绪发泄,他静静的站在原地,只是地上偶尔会有被打晕的暴徒苏醒之后挣扎着起身。

这个时候林悠然就会让那个还迷迷糊糊的暴徒尝尝“雷电法王——林永信”的威力。

当然林悠然自然不可能是觉醒了什么雷系异能,这只是他从一个暴徒手中抢来的电击棍的功劳罢了。

那些挣扎着起身的暴徒完全没有防备的样子,突然间林悠然就把电击棍往他的身下一插,暴徒立马抽搐两下,口吐白沫又昏死过去了。

其中有两个暴徒不知道是蠢还是傻,被林悠然电了一次还不够,过一会儿后还要又一次挣扎一下被电第二次。

我这手中又黑又粗的大棒子是不管用怎么滴?你们就不能尊重一下它吗?

江时雨摸了摸白雪儿的秀发,她无奈的开口。

“好了吗?我的衣服都被你打湿了。还有,你的平板真的硌得慌。”

被江时雨这么一说的白雪儿立马一扫之前的丢人的颓势,她微红着脸颊把埋进江时雨胸部里的小脑袋抬起来,一脸不服气的反驳着。

“我,我,我,我我我才不是平胸呢!”

但是反驳完这句话,白雪儿似乎还不解气。

于是她又盯着江时雨发育良好的身材咬牙切齿的埋怨着。

“这么大的胸部真的很下流,小小的才更可爱!”

林悠然被白雪儿的话所吸引,所以他便确认了一下白雪儿的话语是否属实。

的确小小的很可爱,但是江时雨的只能算正常吧。不过白雪儿那可怜的贫瘠胸部的确跟江时雨的比不了。

那跟铁板一样的东西都可以拿来当压路姬了。

“你在看哪里?”

江时雨似乎察觉到了林悠然审视的目光,所以她笑眯眯的拔出了手中的太刀。

喂喂喂,这一刀下去我可能会死的,拜托别拿这么吓人的东西笑着威胁人啊!

林悠然瞥开目光,装出一副冷静的样子。

“唔,今天天气不错啊!”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