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歉意

作者:幕间丶 更新时间:2020/9/21 15:50:21 字数:2057

既然决定了对林悠然进行束缚观察,那么就需要有绳子这个东西了。

而王强等人搜了搜家当似乎没有找到合适的绳索,那一根粗壮得不行的登山绳自然不可能拿来用,那个东西别说绑一个林悠然了,就算是绑一头牛都可以。

不过一旁的在抽屉里摸出了一盒包装精致的盒子,金鹏熟练的拆开了这个盒子的包装,里面是一根还不错的长长的红绳,看样子有个七八米还是不成问题的。

他理了理这根的红绳,并走到林悠然面前露着笑容说道:

“委屈你了。”

林悠然没回答,金鹏便默认了林悠然同意了,他便开始了工作。

他首先把绳索从中间对折,套在了林悠然的颈部,然后依序在锁骨、胸前中间、胸骨和耻骨处打上了绳结......

林悠然一脸莫名其妙的盯着金鹏,这,这个绑法......

“搞什么啊,难道不是绑一下手就行了吗?”

金鹏愣了一下,他看了一眼手中的红绳,并尴尬的咳嗽了一声。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条件反射,条件反射。”

我这里有酒,你要讲讲你的故事吗?什么样的条件反射你就直接给我整个龟甲~缚了?

还好这是一个新拆的绳子,要是是旧的,林悠然就得该怀疑上面是不是有什么不得了的体液。

林悠然无奈的看着金鹏露着尴尬的神色一边收回着绳索,一边用绳索重新在林悠然的手上缠绕起来。

“然后呢?你们要把我关在哪里?那个房间吗?”

林悠然用眼神瞅了瞅金鹏背后的那个隔间。

金鹏的身子忍不住抖了一下,他僵硬的笑着说道:

“不不不,那,那里都是我平时上厕所的地方,很脏的,我,我看阳台就不错,那里宽敞的很,很不错的。”

林悠然有些好笑的开口:

“那要是我就想呆在那个房间呢?”

金鹏那尴尬的笑容顿时凝固了,他愣了一会儿,语气生硬的笑着勉强回答道:

“那,那也行,只要是你不嫌弃那里臭气熏天,脏得慌。”

林悠然看了看金鹏紧张的样子。

“那就算了吧,我也就随口说说而已。”

说完这句话,林悠然就径直的走向了阳台,他活动了一下双手,红色的绳索牢牢的束缚着,虽然有些紧,但还不算难受,看来这个人平时没少练这方面的技术啊!

林悠然推开了阳台的门,如金鹏所说这个阳台很大,甚至还在外面布置了一个可供休息的桌椅。

林悠然找了一个看起来还蛮不错的椅子坐了上去,他靠着椅背看着窗外一片漆黑的C市。

不一会儿,江时雨三人就靠了过来,不得不说这个阳台的隔音效果还蛮好的,坐在这儿里面发出的声音一点儿都听不到。

白雪儿坐在林悠然的对面双手按在了桌面上,她的身子朝着林悠然这边微微倾斜着。

“变......唔,你怎么逃出来的?”

白雪儿这样用着难以置信的话语询问着林悠然,她不太相信林悠然之前说的是自己运气好才逃掉,如果就是这样的话,那运气未免也太好了吧。

林悠然尴尬的笑了笑。

“啊哈哈,就是运气好了那么一点点,刚好遇到另一群幸存者把尸群吸引走了一大部分,我才趁机逃掉的。”

白雪儿怀疑的盯着林悠然,不过她也没有继续问下去。

“算了,你没事就好......”

不过由于白雪儿这句话是小声的嘟囔出来的,所以一旁的莫诗音就以为白雪儿说完了,她的声音也就立马盖住了白雪儿的这句嘟囔,因此林悠然也就没有听见。

“还好吗?没有受伤吧?你还真是喜欢乱来。”

面对莫诗音这样直白的关心,林悠然愣了一下,一时间他对这样正经的话题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

于是他沉默了一会儿后,只好平静的回答道:

“我没事......”

而就在这样的氛围之中,那一开始沉默不语的江时雨慢慢的抬起了头看着林悠然。

“对不起,对不起,都怪我,都是我的错......”

当江时雨这句哽咽的话语说出口的时候,林悠然不知道自己该怎样安慰她了,而白雪儿好像也是吓了一跳,因为她很少见江时雨露出这样自责与悲伤的神色,那眼角挂着泪珠,似乎下一秒就会如掉落。

于是白雪儿连忙靠了上去像以前江时雨温柔的抱住她一样轻轻的抚摸着江时雨乌黑的长发。

江时雨把脸靠在了白雪儿的怀里,林悠然便看不见她此时的神态了。

于是林悠然沉默了一会儿后说道:

“你没有错。”

这不是在安慰江时雨,而是林悠然真实的想法。

江时雨到如今过于善良的做法有错吗?没有错吧,至少林悠然是这样认为的。毕竟生命与生命之间是不分高低贵贱的,虽然林悠然不知道为什么到了现在江时雨还是要坚持自己的执念,但是她的行为是真的没有错。

错的只不过是这个丧尸满地的糟糕世界罢了。

于是就这样,这样简短的谈话就结束了,江时雨情绪低落,所以白雪儿跟在了江时雨的身边陪着她。

而莫诗音也是没有在打扰林悠然,因为林悠然要她去帮自己做一些事,所以她回到了室内参与到那群大学生的交谈里去了,顺便也关照一下江时雨与白雪儿。

林悠然看着情绪低落的江时雨,他突然间才发现江时雨其实也就只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女罢了,这样的人可能还没有林悠然坚强,她只是在逼迫自己坚强起来,握着刀,一次又一次的与丧尸战斗。

其实真正的江时雨恐怕也是无时无刻都在焦虑与不安。

既然如此,你累了就好好的休息吧,至于剩下的事情就全部交给我好了!

林悠然看着一片漆黑的C市上空心中这样想到。

金鹏这个人有点意思,林悠然回想着那时金鹏的脸色,他又看了一眼室内那个紧闭着的隔间。

那里面金鹏藏起来的东西,最不希望别人发现的东西,林悠然此刻大概猜得七七八八了吧。

看来金鹏他为了活下去,还真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啊!只不过像他这样的人真的有资格继续活下去吗?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