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初见已是舍不得

作者:似水东流 更新时间:2020/10/7 0:00:35 字数:2178

“二小姐不可以!夫人一定会怪罪您的!”

提着满桶的冰水,螺旋卷发甩个不停,金发少女对女仆们的劝导置若罔闻。

不知道哪里冒出的杂种也妄想占据她妹妹的位置,妈妈一定是被施了什么巫术才会鬼迷心窍,她一定要把那个混蛋赶走,守护艾琳曾经待过的这个家。

她才不会承认其他的人做她的妹妹,死也不会!

“冰块呢?我要的冰块呢?为什么只有水?”

这些下仆们知道阻止不了她就想着用这种方法减少惩罚,一个一个都不听她的话,明明她才是这个侯爵府正统血脉的继承者,一把推开自她发话后明显乱了手脚的管家,芙兰如愿地在他背后找到了满筐的冰块。

将冰块推入其中挤掉多余的水,提着满满当当的水桶站上板凳,芙兰将其举过头顶准备着在开门的一瞬间便给那不知哪里来的野种一个下马威。

但是,目不转睛地盯着紧闭的大门,一分钟,两分钟,半刻钟过去了,举着水桶的手臂颤抖不堪,冰水融化自水桶溢出,刺骨的寒水打湿红色的礼服臂袖却还是没有等到人来推门。

“为什么还不来......”呢喃着,芙兰的话语中充满颓唐。

噗~身后阳奉阴违的下仆团中冒出小小的窃笑声——预感到会出现这种情况,在向芙兰汇报夫人抵达时间时他们故意提早了那么一些。

小姐终究是“小”姐,这样就会放弃了吧。

“啊,你们诓我!”

再粗的线条也意识到自己被算计了,俏脸一红,芙兰眼里冒出点点水渍。

“明明那个家伙才是外人!”

她只是想要守护妹妹仅留存下来的存在感罢了,一想到这群家伙明天就要称那个不知哪里来的家伙为三小姐,芙兰的心口就会隐隐作痛,妹妹,她柔弱却坚强的妹妹最后的一点存在感也要被抹去,被取代了。

话语带着哭腔,芙兰委屈极了。

看到任性但心地良善的二小姐这样,仆从们抿了笑,沉默小会儿后管家被推了出来,战战兢兢地劝道。

“一会如果是夫人先进来怎么办?”

“我......我才不怕她,就算是她进来,她进来,进来我就泼到她身上!”

面红耳赤地大喊着却明显是外强中干,妈妈愤怒的脸闪现眼前,芙兰下意识地倒退了两步,却是忘记了这是在凳子上一下失足跌了下去,水桶也被甩到空中翻了个个,稳稳地扣在芙兰的脑袋上。

“二小姐!”

一片惊呼,仆从们蜂拥而上将水桶从芙兰的脑袋上扒拉下来,金发少女自满的螺旋卷发已被水打个满湿,一绺一绺贴在额头上,低着头冰水顺流而下,其间夹杂芙兰的点点泪滴并不明显。

“滚开!”

一把将周围的人群挥开,拖着湿漉漉的礼服,提起水桶芙兰疯了般冲向后院,扑通地将水桶扣入水缸重新舀出一桶。

快跑着回到大厅时大门依旧是紧闭的,视线扫过剩下的冰块,芙兰咬了咬牙却还是没选择再将其倒入水桶之中。

刚才冰块打到她太痛了也太冷了,脸颊到现在还是红的,既然妈妈说那个孩子跟妹妹长得很像,而且轻易地就迷惑了妈妈,那么身体说不定会很差,加冰块是不是太残忍了?

她只是想要赶走她,没想过伤害她。

虽然这行为对新入家门的养女已经算是很大的伤害了,但在芙兰的眼中,不对身体造成伤害就不算是伤害,心灵上的伤害这种事情对一个从小被溺爱着长大的十二岁熊孩子来说还属于难以理解的领域。

她的行为是正当的,她只是想要守护妹妹存在的痕迹,她没有错。

再次确定了自己的“正确”,芙兰重新站在了板凳上静静等待着。

“艾琳,去吧,推开这扇门就是家了。”

这一次她没有等待太久,紧闭的门被缓缓推开,屋外的黑暗映入芙兰的眼帘。

哗啦,不管三七二十一的,牙一咬心一横,芙兰将冷水对着眼前人倾头泼下。

水流下流的一刻芙兰终于是注意到震愕中的白雪精灵,雪白的绒发,玫红的宝石瞳眸还有那张精致的,她无比熟悉的,属于妹妹的脸庞......

芙兰的眼眸惊异地大睁,屏息的一瞬间只感觉周边的一切,乃至心跳的速度都在变缓,她仿佛能看到水流流动的轨迹,还有少女下意识抬起的手臂与眯起的眼眸。

“好像......”她无意识地呢喃。

这个女孩和妹妹一模一样。

“咿呀!”

暂缓的时光流过,下落的水流轻易地将艾琳全身打湿,在冷风下芙兰清晰地看到她孱弱的身子在微微颤抖。

不自禁的深处手,口中也差一丝喊出歉意的话语,这一切都在最后一刻止息。

她才不是自己的妹妹,只是长得相似罢了。

但是......

太像了。

这个时候她才发现,雪白的少女脸上仍是挂着清浅的笑意,即便是在最开心的一刻遭受这般的对待,被泼了冷水打湿全身,她的笑脸也没有因为身体的寒冷而凝固。

好奇怪,冷风吹过,将艾琳颤抖地身姿模样尽收眼底,心口猛得抽痛,芙兰感受到深深的负罪感。

“喵呜!”

纯白的凶兽寒毛乍立,怒不可遏地露出自己的爪牙扑向芙兰,却被艾琳眼疾手快地抓住尾巴甩回地面,弓背呲牙嘶吼着,这时,塞西娅也终于从惊愕中回神,麻利地将背上的白色针织披肩撕扯下来披到艾琳的头上,同时冲着仆从们大喊:

“暖炉,毛巾,快准备暖和的衣服为小姐更换!”

焦急地处理完艾琳这边的事态,塞西娅立马展现出怒颜大喊着芙兰的名字。

“芙兰,你......”

想要发难却发现自己的二女儿也是全身被淋湿地状态,在寒风中微微颤抖着,像是一只怕妈妈被抢走的受伤小兽,责备的话卡在喉咙竟一时不知怎样说话。

“明明我也是全湿的状态......”但妈妈却只注意到这个从外边领回来的野种。

攥紧了拳全身颤抖着,用尽了所有的力气芙兰冲艾琳吼出自己的决意。

“我是不会接受你的,绝对不会!”

大喊着,柔软的白色针织却突兀地落在芙兰的头顶,像是新娘子头顶的霞纱。

温暖的针织后是温软的问候。

“初次见面,很开心见到您,芙兰姐姐。”

不知是头顶的针织太温暖,还是眼前少女展露的笑容太过亲和,以致于真的触碰到她柔软的内心。

愣了下,咬着牙芙兰终是没舍得将那双手拂开。

#太嫩了呀,芙兰#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