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八.击剑对象是不是搞错了?

作者:似水东流 更新时间:2020/10/20 0:05:44 字数:2170

会客室距离演武场有不小的距离,一路上走在最末尾的玛丽神色越来越差,注意到这些艾琳用手捏了捏她的小指对她挤出一个笑脸。

为什么这种时候还能这样坚强地去安慰别人呢?玛丽紧紧地咬住下唇,身体微微颤抖,眸中似有水色闪过。

百分之一的人占据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土地与财富,在这个世界中贵族作为统治阶层的实力毋庸置疑,阶级固化使得只有少数的幸运儿能够登入贵族阶层的天梯,久而久之,在贵族的眼中平民都是贱人,又或者是奴隶,商品,货物。

一个不知道从哪里捡来的孤女被侯爵家收养成为贵族,甚至于有可能获得更远超于她们的身份地位,早已养尊处优自认人上之人的贵族小姐们在听到这消息时心中自是憋着孑然妒火。

如今在看到芙兰并没有庇护艾琳的意思,潜意识地认为她也和自己一样想法,前往演武场的路上她们完全失去了平日里伪装出的所谓修养礼仪,以各种刻薄之言对艾琳进行着攻讦。

而对这些芙兰小姐却是无动于衷,一言不发地处在蕾欧娜她们几人的环绕之中,身为姐姐,在柔弱的妹妹遭受不公正对待时却不挺身而出,这令玛丽心中悲叹。

或许芙兰小姐根本没有把艾琳小姐当作妹妹看待过吧。

明明她是那样的可爱,温柔又善良。

艾琳是切切实实地贵族出身,但有着前世近二十年的人生阅历,亦有一年身为女仆的经历,故她与普通贵族有着决定性的不同。

从不颐指气使,从不任意妄为,能够对仆从露出发自内心的真挚笑容,会与她们互道晚安,会甜甜地叫她们姐姐,即便那时候她们这些做下人总会说这样不好,但心中依旧会涌过暖流。

在这个世界身为仆从尊严便已经天然消失了一大部分了,而艾琳和所有其他的贵族不同,与她相处时会觉得那消失的部分被补足了,她以平等的姿态,以一颗赤子之心与她们攀谈......

视线落在艾琳白雪般的绒发之上,玛丽抿了抿嘴,虽然她很狡黠,常会令人分不清她说的话哪句真哪句又是假,为了能够在侯爵家立稳跟脚常有讨好之嫌,但温柔与良善体现在人的一言一行,点点滴滴之中,绝不能完美伪装,所以只是不到一周的时间她便彻底沦陷。

如果艾琳是自己的妹妹就好了,如果她是芙兰大小姐就好了,如果她拥有着能令众人折服的权力就好了,那个时候她一定会向着蕾欧娜她们大声嘶吼,嘶吼到声嘶力竭,痛诉她们的虚伪刻薄与令人作呕的地方。

但她所幻想的,想要成为的对象却并不这样想,这令她的心像是被刀子切割一般疼痛难耐。

明明艾琳是那样完美,值得呵护的妹妹,为什么她不能这样去想呢?

“安心啦,芙兰姐姐不会很重地打我啦。”

看到玛丽痛苦的样子,艾琳出身安慰道,这个女仆大姐姐怎么比她这个要挨打的还难受地感觉啦,真是的,稍微有点感激她的感觉了。

不过正如她所说,以芙兰的性格必不会对她下重手,权力决定影响力,贵族家系中,家主的言行会很大程度地影响到府中其他人的行为模式,无论子女还是仆从。

残暴的家主府中眷属大多不会是良善之徒,便是连犬都是见人便吠的恶犬,同理,富有正义感又公正的家主府中气氛会十分明媚,充满温和的气息。

曾经是被人捡到的孩子,在哥哥姐姐们的欺压中成长,嫁入侯爵府后又接连遇厄,并不是正统贵族的塞西娅能够体会并理解仆从们的感受,行事威严却处处透露出公正,那份刚中带柔的心念早已在不觉间影响到这座府,芙兰亦然。

如果是被捡到其他贵族府邸中,艾琳早不知被那些自视甚高不把平民当人的贵族小姐们欺负不知多少回,哪里会出现腹部有点淤青便令得自己的女仆冲到贵族小姐面前恶言冲撞的这情况,没有被势利眼的下人们一同联合欺负就已是万幸。

这个世界远比自己曾经生活过的文明社会更原始得多,也更不公平得多,这里只有身份地位没有所谓人权,过往的经历令艾琳无比清楚地体会到这些。

老实讲,芙兰到现在还没有对她使用物理暴力在艾琳来看其实是很不可思议的一件事。

要艾琳揣测如今芙兰心意的话,应该是蕾欧娜她们都这样攻讦她了,作为小团体领袖的芙兰想着自己应该体现出威严以维护自己的地位,所以才想着在剑术对战中给她轻轻地来上几下显示自己的态度吧。

出手打她这个捡来的养女都要寻个借口,芙兰作为贵族其实也蛮不称职的了。

不过也正是因为这一点,艾琳才会选择用温和地方式对芙兰进行攻略。

她的一切计划都是建立在芙兰足够温柔这一点上进行的。

“到了。”

前面的人突然站定,思考着没注意路的艾琳撞到露茜的身上,并不和蕾欧娜她们那样对艾琳恶语相向,露茜温和地对她笑了笑,手掌抬起小段看样子是想要揉揉艾琳看着就好揉的小脑袋,不过最后还是放下了。

芙兰正默默盯着她们呢,尤其是恶狠狠地盯着露茜无处安放的小手。

“啊哈哈。”

留着冷汗露茜尴尬的笑了两声将手背到身后,冲艾莉露出歉意的目光,她只是个男爵的庶出女罢了,是没法违抗芙兰这个侯爵家的女儿的,而艾琳倒是不在乎芙兰不满的视线冲那边嘻嘻笑着。

“哼,傻死了。”

冷哼了一声芙兰叫停正在训练的卫兵们让她们全部撤出演武场的范围。

啊这,是因为要打她所以不想要周围有其他人看着吗?

虽然离计划时间还有些早,到时候就好好哭上一场吧,那样芙兰应该就会心软了。

正这样想着芙兰已经挑选好了训练用的木制短剑单手舞了个漂亮的剑花,对她这样十二岁的孩子短剑亦是“长剑”。

姆~有模有样呢,不愧是十二岁就修炼出气的天才少女,要她去舞剑花的话艾琳觉得自己大概率会刺到菊花。

看到芙兰的视线扫到她,默默地在心中做好被打到满头包的准备艾琳等待芙兰叫她的名字,可没想到芙兰的视线却突然移开向着另一边转去。

“蕾欧娜,你先来。”

啊嘞?

#蕾欧娜:喵喵喵?#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