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七.塞西娅归来

作者:似水东流 更新时间:2020/10/26 12:06:49 字数:2176

好甜。

舔舐着艾琳举得自己在变得奇怪,脸颊烫红浑身发热,整个人都亢奋起来。

异世界人的血原来是甜的吗?

抬起头来艾琳的眼中满是迷离。

这不正常,然身在快.感之中艾琳却无法发现不正常,严格来说在场的只有拉菲发现了异常。

至于芙兰?那孩子的身体也在微微颤抖。

妹妹,在.....

“艾琳,停下!”

被艾琳的举止吓到,愣了好一会才将她推开,此时的她却惊觉伤口处不再传来任何的痛楚,有的只有淡淡的酥麻感。

愣愣地将目光探去,方才还狰狞恐怖的伤口早已愈合如初,剩下的唯有淡淡的晶莹附着,芙兰惊讶地去摸,手指上附着粘连的水渍。

呜咕,知道那是什么,喉头耸动,芙兰俏丽的脸上爬满绯红,眼前发生的一切都是真实,她确实是被妹妹做了羞涩之事,简直像是做梦一般。

姆~好涩。

她抬眸想要说些什么,却正对上了犹自回味血之滋味的艾琳,嘴角血渍未干,灵巧的小舌滑出将整个嘴唇全部舔舐一遍,粉唇香舌,纯洁的面容上绽放妖艳,对任何人来讲都是过分诱惑的冲击。

蓦地,仿佛有什么东西在心头惊雷般炸开,脸颊被赤红晕染,芙兰偏头不敢再看,然艾琳舔唇的画面却一直在心头萦绕久不能散,她甚至不敢闭眼,闭眼便全是艾琳的可爱模样。

不是平日所见的纯洁天使,而是她步川伊芙的那种模样,明明她没看过的,却在想象了。

她不对劲。

“为什么要要要要舔我啊!”

一句话说得磕磕绊绊,恰如芙兰七上八下胡思乱想着的心。

“在我家乡那边有这样便能治好腿伤的秘方。”

自从接触到芙兰血液之后便飘飘忽忽,思想如喝了假酒那样混沌,泥泞不堪,但即便如此艾琳已经提起不多的清明对芙兰进行着哄骗。

和体内流淌的魔力一般,她的身体有些特殊,要说的话便是唐僧之肉,行走的天材地宝。

在这个不存在治愈魔法,仅依靠落后的医术治病救人的世界之中,艾琳的唾液能够愈合任何伤口,而血液更是能清除诅咒,这大抵是她这一脉所特有的力量,她的母亲如此,她亦然。

在之前她能够在极短的时间内将身上的淤青清除依靠的就是这份源自血脉的力量,再往之前倒回,公爵府中伊芙诅咒的清除也是因为她每日向那孩子灌输血液,她们彼此也算得血乳.交融。

就如同修仙世界的中的炉鼎体质一般,这份力量被世人所知一定会找来争抢的吧,所以掩盖是必须的。

好在芙兰这个心性单纯的孩子意外的好骗。

不,不如说就连她这个笨蛋都能隐约地发觉艾琳体质所能够招来的祸患吧。

“好厉害。”她由衷赞叹着。

艾琳只感觉自己的身体愈发燥热,但仍是撑着不让意识消却,伸出小指她微微笑着,声音说不出的软糯诱人。

“那便把这当作我们两人的秘密吧。”

在为芙兰治愈之后艾琳就计划好了,把这当作两人共有的秘密。

这个世界上保有共同秘密的人最是容易亲近,那是交心的证明,是彼此同在一条船上的安心感,恰好作为她们姐妹关系的补足。

只是没有想到芙兰的血液会这样好喝,好喝得快要失去意识了。

冰凉的手指用力钩住艾琳的手指,芙兰笑得灿烂。

“嗯,是我们的秘密,艾,艾琳?”

微不足道的小小契约达成后,艾琳的意识渐入幽冥。

似是沉在海中,却并不窒息只感觉到温暖,令人不禁想要一直沉沦在这意识之海中。

“艾琳!该醒来了。”

温柔的女声在耳边呢喃,嘴中被塞了什么东西,甜甜的味道在舌腔中绽开,受到此番刺激艾琳渐渐睁开了眼,入目的是与更成熟她许多的脸。

“塞西娅妈妈,咳,咳~”

呼喊着女性的名字,艾琳不禁轻咳了两声,口中被塞入的东西也一同咳出在手掌中,艾琳细看是仅是一颗普通的糖球罢了,因为味道还不错,艾琳又将之放入口中。

“躺着就好了,不用起来。”

见到久而未见的塞西娅回来,艾琳准备起身靠在床头却被塞西娅塞回了被子中,被这样关怀艾琳甜甜的笑了笑。

她自然知道想要起身肯定会被塞回来,但还是下意识地便这样表现了,不知在何时,以各种小伎俩投机取巧以讨得她人欢心已是她本能一样的东西。

但如果守在床边的是芙兰的话......

她应该会趁着病好好指示芙兰给她当牛做马吧。

艾琳信任芙兰其实比信任塞西娅更多一些,这是掌控力的问题,她能够完全掌控芙兰,但完全掌控不了塞西娅。

看着塞西娅因弯腰给她掖被子胸前而不断晃动的两颗大桃子,艾琳默默吞咽了口水。

“好大。”

啊,说出来了。

“以后艾琳也会有的。”

女孩子稍微大点果然会关注这些地方,以为少女只是羡慕她有那么大的本钱,塞西娅温柔地吻了她的额头,这个过程中欧派也好死不死的压在艾琳的下巴上。

啊,她死了,明明病重,艾琳的脸上却闪烁着灿烂的笑容。

老涩批了。

“看样子高烧已经退了,再休养几天,还有不能吃荤腥的东西,当然,一下要先喝药。”

塞西娅照料艾琳就如同平常的母亲那般,温柔的闲话家常,这份恬淡令艾琳倍感亲切。

“妈妈您什么时候回来的。”

“昨天早上。”

“唉?我明明没有看到......”

说到一半卡了壳,艾琳反应了过来。

“你已经昏睡三天了,来,张嘴,啊~~~”

说话间药被女仆端了进来,塞西娅轻车熟路地接过,勺羹舀了满满轻轻吹散热气递到艾琳的嘴边哄着她喝。

因为曾经的【艾琳】重病缠身,对这些她已经再熟练不过了吧。

并非不能忍受药物苦涩的体质,但艾琳还是装作抗拒的样子,爱哭的孩子才有糖吃,她深谙这个道理。

“乖,不苦的。”

“妈妈骗人!”

“看,这里有糖,喝完就给艾琳吃哦。”

“我是小孩子吗......喝完立刻给我哦。”

“好好好~”

室内一片温馨感觉,门外,附在门板上仔细听着,芙兰的身体软软地瘫在地上,眼泪盈了满眶。

又来了,这种恐惧的感觉。

曾经,她已逝的妹妹【艾琳】在患病之初也是这样。

#我这脚上可是沾了剧毒的,嘶溜~#

ps:章节修改过,间贴可能错位,海涵~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