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五.不愧是你

作者:似水东流 更新时间:2020/10/31 12:26:42 字数:2118

【我们是怎样相遇的。】

曾经,艾琳向塞西娅询问过这样的问题,当时得到的答案是偶然。

那时的艾琳很受感动,觉得那是天命邂逅。

但真的是那样吗?

比起相信她人的一面之辞,艾琳永远更相信自己看到的,听到的,感觉到的。

对休伦王国来说,她不存在很重要,而反之,视情况,她的存在对其他的国家来说很重要。

她的身份远比明面上来得复杂。

得到她的国家,就得到了大义。

而得到她的势力,也可以将她当作好用的筹码。

在塞西娅去往皇都之时艾琳就有所怀疑了,在抽丝剥茧得到公爵家这一线索并问到事件的大致风貌后心中的疑心便更加重。

婚约被篡改,在极度不利的情况下,势力远远不如对方的侯爵家却仍然能够与公爵家周旋,塞西娅会不会是把她放在利益的天平之上了呢?

彻底掌控她能够得到的利益,足够皇帝陛下心动,足够他下令废除那纸各方都心知肚明猫腻甚多的婚约,然后再筹办一门新的婚事。

她与皇太子的,又或者是她与皇帝本人的。

突兀的被人温柔以待,突然获得了能够得到亲切家人的可能,她还是被喜悦冲昏头脑了,如果是现在的她再做选择,一定会说不的吧,艾琳想。

可现在已经是深陷泥潭了。

“她对你的感情不似作伪。”拉菲说。

或许是与前主人完全一致的面容,又或许是它内心对艾琳能够获得温暖的希冀,这些促使着拉菲为塞西娅辩解。

以一个野兽的直觉来讲,它确实从塞西娅的身上感受到爱的影子。

而它的直觉从未出错。

“可她对芙兰,对米娅,对侯爵府的感情也不是假的。”

就算一切真的只是偶然,可当发现牺牲她就可以帮助侯爵家度过难关保存家督,将她置身于利益天平两端时,塞西娅又会怎样做呢?

“你可以相信她的。”

“我曾经也这样相信过,可结果你也看到了,大家都不在了,活下来的只有我。”

顺毛的手愈发温柔,艾琳的神色平静地可怕。

“我不会再天真了。”

天真的艾琳已经死去了,活下来的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利己主义者。

而且......

思绪又回到房间中她的那番试探。

造成塞西娅手臂上伤口的并非刺客,而是自残,这一点的缘由暂时无法所知。

但有一点却是确定的,塞西娅清楚地知道她身体的秘密,而在她展露能力后她又做出此前并不知情的样子。

是的,她确实做了掩饰,装出了惊讶的样子并对她做慈母般的叮嘱,但这却跟她前后的态度矛盾了。

在她昏迷醒来之时塞西娅可是相当从容不迫,像是知道她必然会在那个时段醒来一样,从那时起艾琳就有疑心了。

如果是面对对手,塞西娅可能不会露出这样的破绽吧,但大人总是会下意识轻视小孩子的。

塞西娅知道艾琳很聪明,但想不到艾琳会这么聪明,心智也如此成熟,只是一点的异样就被她抓住并勾勒出大致的事态。

打开了塞西娅给她的糖果定定出神,半晌后放入口中感受着那种飘飘欲仙的快.感。

她的治愈能力存在着某种她自己也不清楚的缺陷,而塞西娅掌握着治疗,又或者减缓她病症的方法。

方法便是她口中的这颗糖,里面一定存在着某种玄机。

可在这样的情况下,【艾琳】也依然逝世了,而且看塞西娅没有消去伤口的细节,她的能力应该不是治愈,而是某种与她相生互补的能力吗?

关于她与塞西娅这一脉的奇特体质,还是有诸多谜团啊。

“既然你意已决,那么下一步要怎样做?”

并不知其中内里,只当是艾琳对甜食一贯的喜爱,忽略了她过分沉醉的表情,拉菲问起她下一步的计划。

“唉,嗯?”

一时没能脱出,艾琳对拉菲的话听得并不真切。

在拉菲重新复述问题的途中,艾琳皱了皱眉头。

能够让她短暂失神,这糖的药力比想象中强啊。

“下一步啊,应该是继续搜集情报,然后找找解除婚约的办法吧。”

“不不不,这又跟之前担心塞西娅对你不利的话题有什么关联啊。”

“笨!”艾琳毫不客气地给自家老母亲一个暴栗。“利益从来都是天平,如果我能展现出比其他所有人拿出的筹码更重的价值,那么我就永远不会被背弃。”

“如今塞西娅面对的问题是大姐米娅的婚约,如果我们能够将之破坏掉就算度过了难关,不仅能保全自己,卖塞西娅妈妈一个人情,顺带还能收获一下我那素未谋面的大姐的好感度,可谓是一举三得。”

米娅还没回来,就已经想着攻略她的事了,这波啊,这波艾琳在第五层。

可拉菲显然将艾琳想到了大气层。

“没想到你在昨日刚醒来就已经想到这点了,不愧是你,艾琳。”

昨天从昏迷中醒来艾琳就已经对塞西娅讲她会负责搞烂婚约的事情,现在想来,这孩子是自还没有听过侯爵公爵两家纠葛之时就已经预见了现在的场面吗?这份心智真可谓恐怖如斯,令猫惊叹。

然听到这句话,艾琳却是脸颊微红着骗过头去,手指尴尬地抠着侧脸。

“也,也没有啦,那时心里想的只是在塞西娅妈妈面前表现一下自己的心意,刷刷她的好感度来着啦,根本没有想到这么多。”

“......”怔怔的歪头,拉菲吐槽。“这种讨人欢心的小手段,不愧是你。”

“哎嘿~”

“我没有在夸你。”

闻言,艾琳吐了下小舌,可可**。

“那究竟该找谁搜集情报呢?”

之前艾琳就有问过玛丽有关公爵长子的事情,但她好像知之甚少。

略过了艾琳的恶意卖萌,拉菲问道。

目光投向场中正挥洒汗水翩然起舞的金发螺旋双马尾傲娇败犬,艾琳笑容明媚。

“当时是询问当事人了啊,我想,对那个妄图娶自家姐姐的烂人,芙兰一定会有满肚子的牢骚。”

正在跳舞时背后却猛然一凉,目光投向正坐在沙发上的艾琳,自家妹妹的笑容明媚如春。

“错觉吧。”

芙兰自语道。

#芙兰:我有不详的预感。#

ps:陈述主线及一些设定的章节,略有沉闷,过两章就是正常画风啦~。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