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二.缺了哪一样都不行呢

作者:似水东流 更新时间:2020/11/5 0:24:32 字数:2509

塞西娅与芙兰接受着女仆们全自动地打扮装点,艾琳则配合着玛丽单人半自动服侍,偏是比另一边快上不少。

百无聊赖,坐在屋内的椅子上艾琳单手撑着脸蛋看两位美人的更衣现场却也别有一番风趣。

这并不是说艾琳自我打理的能力强好侍弄,而是另两人的服饰实在太繁琐了。

博福特家的权势在王国数名侯爵中列第一,若无意外百年内晋位公爵板上钉钉,能够让之恭敬以待的贵族两只手数得过来,无奈莫里迪亚公爵便是其中一位。

加之无论是否情愿,对方手中握着婚约也算半个亲家,于情于理都该以最高规制去迎接,为此所需要穿的服饰也是最为繁琐的,类似前世在电视中常能看到的中世纪洛可可风舞会裙,加了鲸鱼骨束胸,下裙内也要加厚重的裙撑,算是极为反人类的设计。

本来这身难以行动的衣裙芙兰是要待到今夜的出道舞会才第一次穿的,可怜现在就要穿上行动了也是蛮惨。

噗噗噗,看着芙兰大喊着【憋死了松一点,不能再进去了】这样莫名涩气的话语,脸却是涨红戴着兰德里痛苦面具的样子艾琳便坏心眼的笑了出来,还笑出了声专门给芙兰听到。

“笑什么笑,艾琳你以后也要穿!”

气鼓鼓的,芙兰冲艾琳大喊,偏是忘记了此刻的痛苦减少抵抗令女仆们的手脚更麻利许多。

该说是人道还是不人道呢?规定上这样的礼服裙只有在社交舞会上出道的女性才可以在重要场面穿,芙兰是因为舞会延期按制当作已出道处理需要穿,艾琳则是年纪未到只需穿长裙即可,这也是艾琳这会能在这儿笑的原因。

“那到时候芙兰姐姐要来帮我穿哦,你知道我怕疼的。”

此为谎言,实际上,艾琳在很早的时间里就已经习惯穿着这种舞会裙活动了,因为身份特殊,她可是从八岁就开始参与舞会了。

而另一方面,和芙兰这“野孩子”不同,艾琳的腰肢极为纤细,且因为全身上下直来直去一平如洗的原因,即便穿上这种衣服那种紧缚感也不会太重。

emmmmm,因为贫瘠而免去痛苦什么的,已经不知道是该庆幸还是默哀了。

“帮,帮你穿......”

视线扫过艾琳娇俏的躯身,无师自通的便擅自在脑内将艾琳扒了个半光只剩内衣的模样,想到自己的手要亲手为艾琳覆上霞彩遮蔽,芙兰的脸砰的一下就红了起来。

“对对对,就是这个时候松气,好了,二小姐这不是也能很好的适应嘛。”

说话的时机正是恰好契合穿衣的节奏,原先进度缓慢的穿衣进程一下提了好多,女仆们松了口气的同时看向自家小小姐的目光也带上诸多感激,虽然是巧合但真是帮了大忙。

“然后舞会上芙兰姐姐还要陪我跳第一支舞。”

“那个应该是妈妈来......”

“不要嘛,我想要姐姐陪我。”

不需要妈妈而是希望由她来什么的,目视着娇嗔的艾琳,心情大好乃至自豪感责任感油然而生,芙兰不禁全身紧绷,恰是帮助女仆们系紧束身的腰带。

“哼哼,果然艾琳还是......”

“骗你的。”

手指抵在唇边,艾琳歪头视线坏心眼地偏向塞西娅那边,古灵精怪的样子可爱极了。

只是这样的可爱反倒是令芙兰不满。

“唉?说话要算数啊喂。”

说着,她跺脚,恰是将系在腰上的裙撑向下震颤来到最合适最能衬得裙摆飘飘的地方,女仆们趁机做最后的固定,到此也就算是结束了。

此时女仆看艾琳的目光已经稍微有些不同了,这位小小姐说话的时机,仿佛并不全是巧合的样子。

嘛,不过是玩弄芙兰而已,艾琳最擅长这个了。

如若平常遭遇到女仆们这般探究的目光艾琳定会傻笑着以作掩饰,但此刻却是全身心沉浸在另一边了。

不言不语,塞西娅的礼服穿戴过程也近尾声,简直是专为穿这样展现人体美的礼裙而生,穿戴完毕的塞西娅可谓是......

恰是穿好衣裙的芙兰迫不及待地提裙跑到艾琳身前欢快地转圈展示自己翩然姿态。

【好看吗?好看吗?】

这样的肢体语言被艾琳立刻获得艾琳一句没味儿的“好看”,说完便立刻侧过身子眼巴巴的看塞西娅去了。

大大大大大大大!!!

“喂!要不要这么敷衍!”

芙兰气恼跺脚,然后转过了身去看塞西娅,她倒要看是什么迷了艾琳这个老涩批的眼,这一眼却也再也转不动。

虽然不满,但塞西娅她实在是太大了。

呜~哀鸣着摸了摸自己死命撑才挤出来的A,再望了望塞西娅轻易得到的E,芙兰几近昏厥。

同样是人,良心的差距为什么会那么大呢?哭唧唧。

“敷衍什么?”

少见起了玩心,塞西娅坏心眼的问道。

“哼,以后我也会有的。”

“妈妈十二岁已经有C了哦。”

......

《关于我的妈妈是魅魔而不是人类这件事》

眼前仿佛浮现了这样的书名号。

芙兰,再起不能。

“好了,不闹了,接下来做头发吧。”

想要体面地去接待贵族,发型也要有相应的梳理才好,来者不善,塞西娅绝不会让对方抓到任何一点的痛脚。

这一方面依旧是复刻了之前的情状,塞西娅默默地坐在梳妆镜接受装点,一副温娴样子端得是贵气暗生仪态万千,而芙兰则是另一番搏斗了。

之前在浴室为她绾发时便有所察觉了,这孩子明明发质软绵但左右两侧的卷发却极难梳理得直,当时艾琳只以为是自己手艺不佳且工具不齐才无法驯服芙兰那法则级别的螺旋卷发,但现在看着女仆们使出浑身解数,可无论怎样梳理蒸烫也捋不直那顽固的金刚钻......

正如芙兰的傲娇败犬属性一样,金发双螺旋马尾也是固有属性啊,缺一样都不是她所熟悉的那个芙兰呢(笑)。

可偏偏芙兰对此十分在意,平素她就对这个让她看起来极为贴合恶役小姐模板的螺旋马尾极为不满了,今日又是她的第一次登台亮相,更是发誓要将其征服,甚至于连剪刀都握在手中,要不是女仆们拼死阻止怕真让她给得逞。

这头发啊,可是贵族女性的命,是她身份地位的某种象征,轻易可剪不得。

突然感到全室的目光聚集到自己身上,艾琳无奈地吐了口气,双手抱在胸前操.起连自己都恶心的腻声娇滴滴地恭维起来。

“我喜欢侧边头发螺旋卷的芙兰姐姐哦,很帅气令人心跳不已,像是真正的令人憧憬的大小姐那样。”

“我本来就是大小姐!”

“可芙兰不是艾琳的二姐吗?”

“这个不一样啊啊啊!!!”

被艾琳恶意晃了一圈的芙兰抓狂喊道,却也不再纠结。

自家妹妹喜欢的话,突然觉得也不是那么难以接受了,帅气什么的,抚着自己亮眼的金发,芙兰轻轻地笑了起来。

就是这个,很可爱哦,芙兰。

未发觉时,艾琳的嘴角已是微微翘起欢愉弧度。

如此,终于到接待那来者不善的公爵的时刻了,牛鬼蛇神,且让她见识一番吧。

亦步亦趋跟在芙兰的身后,看似怯懦,低眸间艾琳的瞳中却是有厉光划过。

#对芙兰宝具——艾琳~#

ps:本来是想要这一章就写到面见公爵部分的,但是玩弄芙兰实在是太有意思了就没忍住写了好多,抱歉啦。

这样的该说不愧是我的风格吗?

总以为自己能写得完什么的。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