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九.老公~你看看他!

作者:似水东流 更新时间:2020/11/16 12:01:06 字数:2120

少女刺耳的惊叫声接连响了两次,尖锐的声音盖过悠扬的舞曲在大厅中回响,舞曲暂歇,所有人都向发出声音的那个方向望去。

第一声尖叫来自于露茜,这被艾琳诱骗的少女循着地上拉菲刻意散落的白毛一路寻找到阳台附近,左右看了两眼后尝试推门,明显感受到有阻力就在她以为这门是锁住的想要卸力时,一声脆响收力不及的她跌入门中与正进行着交配行为的两只“猴子”四目相对。

丹尼尔与路易丝惊讶于铁索的破碎并沉陷在他们奸.情被撞破的惊恐之中,而露茜这纤尘不染的少女则是心中的某处破碎发出令她耳鸣的声响,一时间意识都消散无法聚集。

一个是她一直憧憬怀有恋心的温柔大哥哥,另一个是她一直羡慕仅是站在她面前就会觉得自惭形秽的仙女姐姐,这样的两人竟然在这样的时间这样的地点做这样的苟且之事。

偶像破灭,视线失去焦点,身体中的力气被抽离干净,露茜瘫软跪坐于地,这时丹尼尔终于反应过来迅速地将裤子穿好伸手想要将她的口捂住,但人的行动哪里快得过声音的流动,行至半途露茜的尖叫声便将周围所有人的注意力吸引过去。

最先注意到并赶往的是被艾琳的谎话所欺骗,等在会场西边闲谈的蕾欧娜三人组。

虽说露茜最终选择了继续跟随芙兰,但往日情谊犹在,听到她那样凄厉地尖叫声后她们三人提起长裙便急匆匆地跑进阳台,彼时的丹尼尔已经整装完毕,路易丝却依旧是半掩着显现美好春光。

轻易地便猜测出事情的大概,三人中胆子最小定力最差的娜美也不禁失声尖叫。

不过有意思的是,她并不是单纯地喊叫,而是喊的【非礼啦】。

在她的视角中,现场的情况是丹尼尔对他一直心心念念的青梅竹马,也即是他义理上的母亲,公爵夫人路易丝伸出了魔爪。

这就是很有意思的事情了,听到了娜美那一声响亮的非礼,艾琳脸颊上勾起饶有趣味的笑容。

虽然没看到但她能猜到。

知道事情败露,果断卖掉了丹尼尔这个情人想要自保吗?还真是卑劣的女人。

不过这份卑劣倒恰合了艾琳的心意。

从一开始她的目标就是败坏丹尼尔的声名以破坏婚约,至于路易丝,那并不是目的而是过程。

能够花费数年时间精心布置针对侯爵家陷阱的公爵必是精明,滴水不漏之人,而他的儿子,能够隐忍夺妻之痛的丹尼尔亦不是易于之辈。

艾琳不敢与他们正面交锋,只能将主意打在路易丝这个愚蠢善妒的女人身上。

现在看来是押对了宝,她虽蠢却也拥有年轻貌美这杀伤力巨大的武器,英雄难过美人关,丹尼尔是不是英雄艾琳不知道,但他确实没能度过这道美人关,被路易丝这个猪队友拖下了水,而现在还将越陷越深。

塞西娅的应对果断而有效率,在发现异常事态的瞬间就招来了卫兵将那一片所有的贵族请离,最终放进去的仅有最先进入的露茜她们四人,人少,但想要将事情坐实却也足够了。

“你在这里等我,妈妈去看下发生了......”

贵族非礼少女并不是光彩之事,并不想要艾琳这她宠爱的小女儿看到那些事情,塞西娅准备撇下她,但低头却触到她闪着异彩的眸子。

惊觉异样,塞西娅抬头环视四周。

不在,不在!

在场的贵族她都能清楚记得样貌,故此只是粗略的一扫便能大概筛出不在的人。

路易丝与丹尼尔都不在。

朱唇惊讶地微微张启,她差一点就要将【是你做的吗?】这样的诘问说出口,只是顾虑着公爵就在身旁才暂时按捺。

瞪视她一眼紧咬了唇,对艾琳企图跟随她进入阳台共同静观事态发展的举动,塞西娅选择了默许。

进入阳台,在外边冻了一个钟头的拉菲立刻一跃跳进了艾琳的怀中取暖,同时喵喵叫着邀功。

艾琳给路易丝的锁毫无一丝问题,毕竟路易丝虽蠢但也会检查一下锁链的硬度的,所以她给的是那种一名骑士用锋锐武器也要劈砍数次才能碎裂的极为坚固的锁。

但她与丹尼尔都想不到的是,拉菲利爪轻巧的一击便可以切豆腐般将之粉碎。

拉菲能察觉门外露茜的脚步声,而她在推门之时大幅度抬手的动作会使铃铛发出比较大的响声,抓住了那个机会拉菲促成了这一系列的“巧合”。

就是不知为何,拉菲的猫屁股湿润异常,是外边的积雪被拉菲的体温融化了吗?

完全想象不到它其实是目睹了少猫不宜的画面似水东流了,想到了个较为靠谱的答案,倒也不嫌弃,随意它把水往自己胳膊上蹭,艾琳快步走到失神过后正低头垂泪的露茜身边将自己的披肩披在她的身上。

触摸她的手,很冷,但心该更加冷吧。

心中偶像一样的大哥哥在她的目光中跌落神坛,对她这个小迷妹来说不可谓不是一种折磨。

“我其实还好。”

露茜强撑着说道,但自那沙哑的声音中却是任谁也可以窥出她心中的伤悲。

视线一下子聚集了过来。

露茜只是个发见者,而路易丝和丹尼尔却是实打实地受害者了,事情发展至此这两人如果还不能理解自己是被艾琳引诱着犯错,引诱着跌进万劫不复的深渊那可就太蠢了。

但是木大。

无论是路易丝还是丹尼尔,亦或者是从那两人愤恨视线中猜测出事件一些风貌的公爵都没有办法在这个时候质问艾琳。

不行,更不敢。

房间与保护措施是艾琳提供的,但做事的却是他们自己。

无论如何,那个给自己儿子戴绿帽子的公爵大人此刻也被自己儿子戴上了一顶更绿更难堪的帽子。

比起推翻确凿的出轨事实,此情此景还是将这一切事件中艾琳的存在隐瞒,博得公爵的宽恕更加紧迫。

“莫里迪亚,我好怕!本来我只是来阳台散心,但丹尼尔突然闯进来用力撕扯我的衣服......”

一把扒上自己老公的裤腿,路易丝流下清泪。

目睹着这般情景,艾琳撇了嘴。

开始了,关系混乱的家庭伦理剧。

#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

啥?你老公不是丹尼尔啊,那没事了。#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