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二.金发螺旋双马尾,突破天际!

作者:似水东流 更新时间:2020/11/17 22:06:43 字数:3262

进入到温暖的大厅,没了冷风吹拂艾琳的脑袋反而清醒过来,将这两天发生的所有事情串连起来。

拉菲这灵性的猫猫为她带来隐秘且关键的信息,丹尼尔与路易丝有染,知道了这样事情的她得意忘形地制定了全部的计划并确保其按部就班的施行,殊不知她从一开始就错了,错得离谱。

从一开始丹尼尔和路易丝之间就不是偷情。

一个正常男性在发现自己的妻子与儿子有染之时都会惊异,都会怒不可遏,这不是学识修养乃至身份地位能够助其忍耐的男性本能,但在听到尖叫声进入露台看到自己的女人衣衫不整时,公爵却没有显露一丝的愤怒,更没有惊异。

之后路易丝扑向他时也是,这位公爵大人看路易丝的目光像是在看一件物品,没有安慰她亦没有追究丹尼尔罪责的意思立刻为他的儿子丹尼尔开脱。

并不是他深知自己该保全的该是谁,也不是他不在乎自己被绿的事情,而是更为深层次的因由。

他这位手眼通天的公爵一直知道自己妻子和丹尼尔的艳事,这正是丹尼尔肆无忌惮的理由。

这对父子是串通的,他们觊觎路易丝的美貌,更觊觎与她婚姻后能够得到的正大光明插手柯道尔侯爵家所能获得的利益。

在他们眼中,路易丝只是任他们玩弄的玩物,是一个被利用还不自知沉浸在美梦中沾沾自喜的共用玩具。

或狡猾,或虚荣,但总而言之,艾琳与路易丝都一样还拥有着人性,所以她们两人均是在最后一刻才看破了这一点。

公爵与丹尼尔是野兽,是泯灭了人性只剩下**兽.欲的恶棍。

不同的是艾琳还有退路,路易丝身后却已经是万丈悬崖,今日之后她的未来只剩死途,又或者生不如死。

所以她选择了鱼死网破,拼着自己的性命也要撕下公爵父子的一块皮肉。

这亦是与塞西娅递上的投诚状,祈求她可以让她体面的死去并保全她身后柯道尔家的声名。

公爵与丹尼尔的双簧可谓绝妙,但在她的体内存在着丹尼尔留下的子孙,那浑浊的液体从她白皙的肌肤流过,任他们便是一千张口也无法抵赖。

我帮助你解决了婚约的问题,所以希望你能在我死后保全我的声名,帮助柯道尔家度过难关。

事情至此,公爵家自不必说肯定不会让这件事外泄,塞西娅在这一遭之后也会怜悯路易丝将这件事压下吧。

该得到的东西不只有放到台面上一途,私下解决反而更能握住公爵家的把柄让其乖乖就范。

视线看到蕾欧娜三人被护卫们送去不知哪里,艾琳的瞳眸中闪过晶莹。

她们会被要求严守今夜看到之事,而她们背后的家族在今夜之后再也不可能对侯爵家有任何不从之心,毕竟失去了侯爵家的庇护他们会立刻被公爵家倾轧铲除不留任何活口。

而此刻的塞西娅应该在给路易丝递上匕首,又或者是送她一匹白绫,让她免受公爵给她的折磨,能够安然上路吧。

为了侯爵家能够存续,她亲手杀了路易丝。

攥紧了手,艾琳知道,自己手上的血污又深重一层。

她更加知道,在以后,这血污会重重叠叠,重叠再叠,再叠,直到她完成自己的诺言,实现自己那惊世骇俗的悲愿。

突然想要哭了。

曾经的她自负又傲慢,不听塞西娅的劝告执意要叩开这贵族里世界黑暗的大门,现在她叩开了也窥见了才知晓自己将要面对的都会是什么。

是黑暗,是污泥,是来自于人类那脏浊令人窒息的粘稠恶意。

权势使人腐坏,使人丧失人性,路易丝在这条道路中渐行渐远满身泥浊,而公爵父子二人则已与黑暗融为一体,终有一天会迷失其中尸骨无存。

她亦会在其中前行,亦会慢慢的被其污染,但要时刻谨记绝不可以迷失自己的心。

【幸好,你没有让我失望。】

塞西娅妈妈颤抖的声音蕴含了太多的温柔与庆幸,这在今后亦会警醒着她。

与今天保护了露茜一样,在这条路上前行绝不可以抛弃自己的人性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绵绵不绝,相印于心。

这次教训,她记下了。

但是,为什么会这样悲伤呢?眼泪快要止不住落下了。

这种世间漆黑唯她一人的孤独与心悸感,快要窒息了。

突然想到一个问题:

艾琳她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女孩呢?

纯真的外表内,男性少女的灵魂寄宿其中。

这样的她天真烂漫,她纯洁无瑕,她可爱迷人,她腹黑,她邪恶,她心中住着小恶魔。

她胆怯。

她弱小,她可怜,她无依无靠,她装作坚强。

她究竟是个怎样的人?

拉菲知道答案,它早说过,她是个傲娇的家伙。

她的世界外围也有一层壳,很坚硬很坚硬,坚硬地超乎想象。

无数的人拿着大锤砸,砸啊砸,但是砸不破。

然路易丝的死终是令其出现裂痕。

亲眼目睹公爵父子令人作呕的嘴脸,想到今后这样的场景她会无休止的看下去,艾琳就有些累,好累,难以把持自我想要纵身哭泣了。

但早已决意孤注前行的她又可以与谁依偎?

没有吧。

“艾琳,你的脸色好差。”

没有......吗?

清脆的声音在耳畔响起穿透耳膜传入心中,柔软的手抚摸她稚嫩苍白的脸颊令其染上血色,温暖的怀抱箍住她颤抖的身体给她依靠......

脸颊传来痒意,少女的头发洒在她敏感的肌肤之上。

那是暗夜中的一米阳光。

刺啦,刺啦——

艾琳仿佛听到禁锢自己的黑暗领域中传来细小的声响,刺啦刺啦地不断放大,金色的什么伸入了她的世界。

她眯眼去看,锤子砸不破的东西自该用更加锋锐的东西去磨去旋转,那是一枚钻头。

金色的,芙兰那法则一般,无论用什么方法也永远无法顺直的金色螺旋双马尾轻易地钻破了艾琳封闭自己的坚硬外壳。

【我就喜欢你弯成蚊香的样子。】

她真的好喜欢这螺旋卷,这金发螺旋,闯入她心中拥她入怀的少女。

“唔,芙兰,呜呜呜......”

抑制不住地,艾琳在芙兰的肩头轻声啜泣。

一夜的时间看到太多,看到路易丝的悲哀,看到人性最深处的恶。

在这个黑暗的世界中只有芙兰的身边散发着光,只有这孩子是那样的纯洁无瑕,只有在她的面前才可以展示软弱......

这是属于她的宝物。

“发生了什么吗?”

“没什么。”

“......我嘴笨,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你。”

嘴唇嚅嗫着,芙兰最终只能说出这样的话,自那次怒吼之后这是艾琳再一次于她的面前展示脆弱。

她不知道那次多是伪装,亦不知这次全是真情实感,她只知道——

和上次一样,她是个不知道怎么安慰妹妹的笨蛋。

这个不断变化的世界里,芙兰她一直没有变。

“这样就足够了。”

艾琳轻声道,说着埋在芙兰肩头的脸蛋上勾起一抹笑意。

纯粹无瑕的你就这样好好的扮演笨蛋姐姐的角色,永远永远不要变,这样就足够了。

“那我可以用手绢给你擦脸吗?”

“我要和姐姐跳舞。”

胡乱地在芙兰的身上摩擦,把鼻涕都抹在她鲜亮的礼裙上,艾琳娇憨一笑,恰如这个年纪的少女般向自己亲爱的姐姐撒娇。

“艾琳会跳吗?嘛,没关系,我现在教你。”

“这种东西我一直都会的,我要跳男步。”

“唉?”

“不准唉!反正我要跳男步。”

“可不该我这个做姐姐的跳男步的吗?”

这大概就是塑料姐妹情吧,之前还深情脉脉的两人在面临区分攻受关系的抉择时却立刻较起了真。

无论是芙兰这个真攻还是艾琳这个假攻都想要跳男性那方的舞蹈。

“太脏了,才不要搭。”

“?”

顺着艾琳的目光,芙兰看向自己的肩头。

泪水鼻涕水混成一团,芙兰果断地扭头不爽地撅起了嘴。

“明明是你自己搞的还要嫌弃,就这么一次哦。”

“哎嘿,那么芙兰女士,你的老攻攻要来搂你的腰了。”

“老公......姆,你在说什么话啊。”

“哦~我懂了,是芙兰姐姐想歪了。”

“才没有!”

纵使是在这样的时候,艾琳也不忘“算计”自己的姐姐。

她就是这样满嘴谎言永远不会坦诚的卑劣的女孩儿。

但......

“我会保护你的。”

她的姐姐她来欺负就好了,她会保护她的。

舞至中途,深情注视着芙兰,她道。

肮脏的事情就由她来,芙兰只需要永远生活在阳光之下,永远保持这样纯真烂漫的样子就好了。

因为她是有人性的人,所以她会累,累的时候她想要在芙兰的肩头稍作歇息。

这纯粹毫无一丝被黑暗玷污的女孩子是她永恒的港湾,是她的白月光。

“明明是我保护艾琳你才对。”

【我的妹妹只有我能欺负。】

她可是说过这样话语的护短姐姐啊。

清脆纯真毫无一丝虚假的话语直达心底,艾琳微微一怔,脚下的脚步也随之错乱一拍。

“啊,我们互相保护彼此呢。”

我来守护你的光明永不被玷污,你来守护我的心不让它断弦崩毁。

我们,是共生关系。

#芙兰&艾琳:只有我能欺负她,所以也由我来保护她。#

ps:糖来了。

然后关于路易丝事件,因为有些东西会河蟹,我写的有点过分隐晦了,这章文里专门加了一点解释,六十八章里面埋了个伏笔说路易丝与丹尼尔完整的做完了一次,没有套的那种,所以里面会有白白的米青,这下应该就明白路易丝对公爵父子做的反击是什么了吧。

另外,小贴士:今晚十二点十分再来看书的话,你会惊奇地发现这本书还可以翻页。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