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三.请使用吧,我的魔法

作者:似水东流 更新时间:2020/11/18 0:12:31 字数:3223

从舞会中早退,此刻玛丽正蹲在艾琳的身前为她涂抹药膏缠起绷带。

“缠好后不要乱碰,痒也不可以碰哦,今晚晚上就把脚放平在床上不要挪动,等过两天......”

噗呲,因着玛丽过分认真的神情与言语,艾琳不禁咯咯地笑了出来。

“玛丽就好像是老婆婆一样。”

“还不是小姐你太胡闹,没有学过跳舞偏要和二小姐一起跳,现在搞成这个样子。”

对艾琳一直都会跳舞这件事,玛丽实际上是被蒙在鼓里的。

她们跳舞时玛丽正忙着处理蕾欧娜三人组的事情,处理完就听到艾琳脚伤被搀回房间的消息,对其他人夸赞艾琳舞姿优美的话她一点没往心里去,全当是女仆们的恭维话。

毕竟这样可爱的小小姐有谁不喜欢呢?就算跳得七零八落稀碎稀碎的也要违心的说句好才行。

不说的先不用艾琳嘟嘴不满了,玛丽第一个不会放过她。

她家小小姐世界第一可爱!

“这样就处理好了,小小姐一定要记得我对你说的不要因为痒就去碰,那么晚安,我的天使。”

“总感觉玛丽你对我越来越放肆了,不过晚安,老婆婆~”

从一开始的毕恭毕敬,到现在玛丽已经是经常会和她说一些玩笑话了,这是她们关系不断变好的证明。

只有你先不把下人当下人而是把她们当朋友,这样她们才会喜欢你进而忠于你。

对玛丽艾琳倒是没有算计那么多,不过事实也确实在往那个方向发展,正义女仆人玛丽对她的忠诚度正在upup。

并不知道玛丽在洗她内衣时总会先嗅一嗅,甚至偷走其中一条日常使用还想着多偷一条用来收藏再偷一条用来传教的艾琳到此刻依然对自己的处境有一个乐观的看法。

然就在玛丽开门时,刚结束舞会换了一身便于行动的睡裙的芙兰也恰时闯了进来。

“艾琳,你没事吧!”

她大喊道,这令玛丽的脸色变得糟糕。

“虽然知道二小姐很关心自己的妹妹,并不是故意为之,但以后还请更加小心注意还好。”

该说是侯爵家没有威严的男主人,内部的气氛太宽松,还是艾琳太娇惯玛丽了呢?这时的她都敢对芙兰横鼻子竖眼了。

不过确实,这一切都是芙兰的错。

是不熟练又或者别的什么原因,舞曲进行到最后部分时,芙兰不小心踩到了艾琳的脚背,还好死不死地是用足下高跟鞋的鞋跟踩的。

这低级错误犯的,如果不是清楚自己早已经把芙兰完全攻略了,艾琳还要以为她是故意欺负她的呢。

“没关系的,并没有太过要紧,姐姐快点过来吧。”

出声为讪笑的芙兰解了围,艾琳招手唤她过来床上,玛丽则是微微点头退出了房间。

只剩下她们两个人了。

“抱歉呐,艾琳,把你弄成这样子,我真的不是故......”

手指竖在芙兰的唇瓣之间,艾琳笑弯了眉梢,柔柔道。

“我知道,芙兰姐姐对我最好了才不会故意做那样的事情。”

“呼~你不怪我就好。”

“谁说不怪了,我可是疼死了。”

高跟鞋踩脚的痛,谁被踩谁知道,艾琳都感觉如果现在给她拍个X光片怕是能看到脚骨裂了一块。

当然这是夸张了,但确实有那么痛,到现在才缓过来一些。

被艾琳嗔怪至此,芙兰不禁羞愧地低下了头。

她其实有骗艾琳。

某种程度上她真的是故意的。

虽然不知道艾琳到底是在阳台上看到了什么才会展现出那种脆弱样子,但是在跳舞的过程中明显能感到她渐渐开心起来,一直紧张的芙兰亦松了口气。

松气后就有多余的精力去注意其他的地方了。

比如【你为什么那么熟练啊,至今为止你到底跟多少女孩子跳过舞了啊】这样的事情。

在芙兰心中艾琳的设定本该是塞西娅妈妈从外边带回来的平民孩子,跳舞这么熟练实在是很令人惊奇的事情,而更加让她惊奇的是艾琳的小jiojio对她的吸引力。

再怎样也是冬天,室内虽温暖艾琳依旧穿着偏厚一点的礼服,素雅的过膝裙下一双小腿被白色连裤袜包裹着,灵巧的小脚套在平底鞋内露出脚背,本是注意着她的脚步有没有错乱的,但时间一长视线却是完全被那亮眼的白色所吸引住了。

脑海中不禁回想起几天前小巷中的景象。

托起她被骨刺戳破的jio,艾琳将其上的鲜血舔.吮干净,受到惊吓的她呼喊着不要艾琳却充耳不闻。

末了,抬起潮红的面容她意犹未尽地舔了舔被血沾染的红唇......

那么涩,却又是那么的美腻,惊艳时光,以致那般情景不断地在她梦中出现,只有和艾琳同寝时才能不去回想。

【在我家乡那边有这样便能治好腿伤的秘方。】

艾琳的声音在脑海中徘徊不去。

腿脚受伤了,只要用嘴去......就可以复原什么的。

那样的魔法真的是存在的吗?

她也好想尝试一下。

或许人的思想真会忠实地反应在身体上,这样出神的同时芙兰便听到艾琳惨叫声。

临近曲终,走神的她踏错了步子恰好是踩在艾琳的脚背。

之后因为她是舞会的主角不好中途离场,芙兰只好目送着艾琳被扶回房间,心中担忧着度过剩下的舞会时间。

姆~明明是一生仅有一次的出道舞会,可大半的时间她却都是闷闷不乐的担心艾琳去了,再加上中途出现的尖叫声,艾琳对她展露的脆弱哭脸之类的东西,基本上是没有取得多少美好的回忆。

真是糟糕。

这样的,她想要向艾琳索取一些礼物也是可以的吧。

垂下眼眸望着艾琳此刻没有连裤袜包裹,在灯光下闪烁亮眼光泽的素腿,视线触手般扫过她微微张开的晶莹剔透的脚趾,芙兰的心中突兀生出这般想法。

鬼使神差的,芙兰将手伸向艾琳被绷带包裹的小脚,隔着纱布都能感到鼓起了一块。

吃痛的,艾琳皱眉。

“别碰啦,还是很痛的。”

和上次小巷中治疗芙兰的伤口不同,这次她是在众目睽睽中被踩的,还发出了那么大声的尖叫,为了不暴露自己的秘密怎么着也要意思一下让它养个几天才可以让它好,不然就太引人怀疑了。

当然,如果要治愈的话它也不会真的上嘴去舔,只消吐出点口水抹上去就行了。

她超方便的。

“能把绷带解开吗?”

眼底闪烁着异样光芒,芙兰询问起她。

“行,倒是行吧。”

和玛丽不同,艾琳是在芙兰面前展示过能力,想到如果不今晚在她面前把伤口治好了芙兰可能会看着她的伤口愧疚好几天,艾琳也便随她去拆了。

到时候吐口口水抹一抹,把肿给消了让她安心,再跟她做个约定,这件事也是个秘密不要跟别人讲她的腿已经好了云云就算把事结了。

洗澡头发都不会束,习惯了被服侍生活的芙兰虽然自理能力很差,但因为本身进行剑术训练时也经常受伤的原因,她在包扎伤口拆除绷带这些事情上倒是意外的擅长。

轻柔地为艾琳拆除了绷带,望着那只白净但中央红肿一块的小脚脚,芙兰怔怔出神。

又一次在眼前闪回了,艾琳为她所做的事情。

“艾琳那天说的,真的存在那种魔法吗?”

“存在的,只要我......唉?是我来不是你,噫,嘤嘤嘤。”

回答的同时芙兰已是抬起了她的jio凑到唇边。

轻轻的,像是对待工艺品那般,又深情的,像是对自己最喜爱的事物那般,于艾琳惊异的目光中,闭上了眼眸芙兰缓缓低下了头。

初吻。

半晌,睁开水雾萦绕的眼眸,芙兰红艳欲滴的脸庞上小嘴撇了撇,心中欢喜却故作苦恼样子。

“艾琳骗人,根本就没有那样的魔法。”

她吻了,但是艾琳的痛苦却没有消除,消除的只有她心中的渴望。

向艾琳对她所作的那样,她亦在其上留下了痕迹。

芙兰觉得自己的是个坏女人,明明治疗无效,艾琳还在痛苦当中,她却是擅自满足了,满足于对她的触碰,满足于香唇所触及到的软嫩。

她觉得自己坏掉了,又觉得有什么东西觉醒了,看向艾琳的目光再也无法那样纯粹。

同样的,艾琳也觉得自己的心中有什么是觉醒了。

“魔法是存在的哦。”

讷讷的,她低头羞恼道。

“可......呜呜呜。”

想要反驳,芙兰却是被艾琳堵住了嘴,这次不再是手指。

呜咕的声响间,喉头耸动。

渡水。

香甜进入到芙兰的口中。

“现在,你也拥有魔法了。”

房间内突然静极了,万籁俱寂,唯有两道急促的呼吸声。

怔怔对视着,艾琳不清楚自己为何会做出那样事,芙兰不知道心中涌起的这股悸动又是何物。

少女们本白皙的面颊均是染上淡淡粉色,互相凝望着将对方美艳的容颜映入眼中永久封存。

在午夜钟声即将敲响的前刻,芙兰如愿得到了来自艾琳的出道礼物。

最好的,最为珍贵的礼物。

这一夜她永远不会忘记,当然不会忘记的还有口中的香甜,粉唇所触碰到的柔软。

“请为我施展魔法吧。”

说这话的艾琳仿佛一位女王,而芙兰是她永不背弃的骑士。

于是骑士卑躬屈膝,向她致以最崇高的敬意与忠诚。

精细,一丝不落的扫过每一处,于艾琳舒服的闷哼声中伤口渐光滑如初。

艾琳终是兑现了她的诺言。

总有一天,我要芙兰跪下来舔我的jio。

#说到礼物当然该是艾琳自己啦,怎么样?有甜到吗?超甜的吧~~~#

ps:都说了,我在准备超大的糖,没骗你们吧,哼呐。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