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五.盒子的内里

作者:似水东流 更新时间:2020/11/19 0:06:00 字数:2019

“所以呢?昨天的事情可真是让我焦头烂额。”

“于是现在我来让妈妈舒服一些啊,你看我按摩这么卖力......”

“正事,不准萌混过关。”

正了颜色,塞西娅严肃道。

看到她这个样子艾琳也不敢再油嘴滑舌,停下了手跪坐在床边,规规矩矩的突出一个可爱。

对这样的她,有那么一瞬间塞西娅真差点泯掉收拾她这不听话女儿的心思了,不过到最后还是忍住。

第一次犯事必须要严肃说服教育,如果不加以引导的话只会让艾琳变本加厉,以后更不听她劝告一意孤行的。

盯着艾琳,她等着她开口。

静默着周边的空气愈发粘稠,塞西娅的目光也愈发不善,遭不住的,艾琳举手投降先开了口。

“结局也是好......的吗?”

说着声音渐小,也渐不自信,最终艾琳一句话从陈述语气变作了疑问。

结局真的是好的吗?

路易丝死了。

而某种程度上,路易丝是被她逼死的。

虽说落在人面兽心的公爵父子手上,路易丝那样的女人最终宿命基本上就是个死,但至少不该是现在。

再怎样艾琳也无法为自己开脱,她间接逼死了路易丝。

但还是那句话,她有错,但她不后悔。

她手上的血污增加了厚重的一层,但这不会是终止,以后只会越来越多,这既是她的觉悟。

而同样的,如果对方有能力杀掉她的话她也不会怨恨,不止是杀人,她亦有被杀的觉悟。

“有得到教训吗?”

把艾琳脸色上的愧疚之意当作她的悔恨,塞西娅十分满意,在她看来这场教育已经成功了一半,剩下的就是让她反思自己的过错,答应她不要再掺和这些贵族世界中的龌龊事。

之后艾琳的答案也确实令脸上她闪过一丝喜色。

“有。”

但也只是一瞬。

“通过这次的事情,我确实明白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像是在写检讨书般,艾琳的神色十分认真,昨夜到今天她确实用心总结了此次失利的经验教训。

“不要小看贵族,尤其是那些在社交界中摸爬滚打大半辈子的高位贵族们,他们远比我想象得更加可恨,无耻且没有底线!永远不要用正常人的道德标准去衡量他们深不见底的下限......”

“嗯,嗯,嗯?嗯嗯嗯嗯?”

本来还是一脸欣慰地准备听艾琳的忏悔,但现在这是什么?

《痛陈贵族道德标准之低下与罄竹难书罪行书》?

不是以后再也不做这样事情了而是虚心认错,死不悔改?

这是抛弃幻想,拿起武器,准备斗争宣言?

都什么跟什么啊,根本不是她想要的。

在她的保护下健康成长真就那么困难吗?并没有养女儿的快乐与成就感,此刻的塞西娅有的只是自己好无能,完全没能让女儿感到一丝安全感的痛苦与感伤。

“停下,我的意思是让你以后不要再掺和这些事情了,这才是我要让你知道的事情,听懂了吗?”

揪起艾琳的耳朵塞西娅一点也不温婉地大吼道。

艾琳知道了装不知道,那塞西娅就把这话明白讲出来塞她耳朵里。

“我没做错,我的计划虽然有疏漏,但我现在已经认真总结了,有了这次经验以后我一定会做到三思而后行,将对方所有可能的应对全部想到并做出预案后再展开行动,这次的错误我绝不会再犯任何一次,绝不会!”

声音愈来愈急,身体愈来愈颤,情绪愈来愈激动,说到最后艾琳的话语中已然带上哭腔。

没有想到公爵和丹尼尔会无耻到那种地步,从一开始就是有计划地绿人与被绿,最终以一种她几乎难以想象的恶臭方式翻盘,令露茜深陷险境差点丧命,更是逼死了路易丝,非得她在众目睽睽之下展露身体才达成原定目标。

这样的结果艾琳不论感性上还是理性上都无法接受。

她会永远铭记着这次教训,绝不重蹈覆辙。

“呼~”听到艾琳这样冲她叫喊,塞西娅亦是怔住无奈地叹息,为了能让她知错,从桌下取出锦盒放在艾琳的面前。“打开看看里面。”

那盒子恰好是昨日马夫爷爷与沙福林管家所守护的那个,艾琳记得很清楚。

她大概猜得出里面是什么,但果然还是要打开才能真正求证。

所以揭过钥匙艾琳却不去打开它。

“里面是侯爵大人与公爵所签订的真正婚约吧。”

抬起头与塞西娅对视,艾琳说道,话音中毫无一丝疑问迷茫。

“你知道......”

塞西娅的脸上闪过惊异,她真的知道的,艾琳比她想象得聪明得多得多,可聪明到如此程度还是出乎她的意料了。

“也是昨天公爵取出婚约时才想到的,毕竟那时妈妈的手心一点没有出汗明显是胸有成竹的样子。”

听到艾琳的话,下意识的,看了看自己的手,塞西娅往回缩了缩。

这自然没逃过艾琳的眼睛,她轻笑了一下。

很多时候不只能通过线索推出答案,更能从答案中逆推出之前忽视的细节。

“是妈妈不在侯爵府时候的事情了,那时芙兰身边的女仆曼达被我发现不对劲的地方,我让拉菲去查探她被沙福林管家发现,在第二天她就消失不见了,那个女人会魔法而且私养了一只信号鸟,怎么想都是这府中地位最高的情报探子。

可这样的人实际上一直被妈妈你知晓并密切关注着,只是因为我的原因才不得不将她做掉又或者关押在某处。

那么这个人究竟是在何时被妈妈发现的呢?如果大胆一点去想,若是从她刚进入府中的时候便被发现了,那么以有心算无心,做出让曼达以为自己已经将婚约毁掉的假象也是可能的吧。

当然这不是确凿的证据,可我再怎样想,能够光明正大反击公爵且形状也能够对应的物品也就是这个了。”

反客为主,抓住塞西娅出汗的手心艾琳向她询问。

“能给我讲一讲这其中的故事吗?”

#小葵花妈妈课堂开课了,艾琳不听话怎么办?多半是......#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