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六.这是我们信赖的问题!

作者:似水东流 更新时间:2020/11/19 12:25:31 字数:2227

久久沉默不能言语,艾琳说的没错,她确实自曼达进府没多久便发现了其奸细的身份。

那是十余年前的事情了。

为了权势与钱财与侯爵大人婚姻,在丈夫死后,身怀六甲的塞西娅虽然悲伤却也是做好了分出部分家产离开的准备。

但不知道为什么,在葬礼上看着五岁的米娅抱着妹妹芙兰紧咬下唇强迫自己不哭出来,努力向其他宾客展现自己可以独当一面,试图告诉别人侯爵家还没有倒的逞强样子,塞西娅却是心软了。

明明那是个一直记念生母的好,对她百般不从常与她作对寻她麻烦的坏脾气姑娘,但或许是因为正怀着【艾琳】不自觉拥有了母性吧,莫名的,她生出想要保护他们,守护这个家不让她离散的想法。

从穷乡僻壤中将她接出让她接触到外面精彩万分的世界,给她启蒙教她读书写字赋予她教养,她想向改变她一生轨迹的侯爵府献上祝福。

于是她决意振作起来。

但再怎样,经营家族的本事不是一日可以练成的,那时的她接受了来自公爵方面的诸多帮助,在他的协力下识破亲戚们联合外人瓜分家产的阴谋,对领地经营与如何在贵族社交界中逢迎转圜亦有了初步的了解。

可以说公爵是她真正踏足社交界中所遇到的第一个老师。

尤其是教她有时越是看似对你好的人心中越是包藏祸心这件事上。

诚然,作为丈夫同窗好友身份出现的莫里迪亚公爵确实帮助她许多,非常多,乃至没有他塞西娅根本无法站稳跟脚撑过最初最困难的一段时间,但这永远也比不上侯爵无意中提起公爵时对她的一句告诫。

【那个人不是易与之辈,惯常爱博取人信任后毫不犹豫地将之背弃,是个两面三刀的无耻小人,以后若你与他遇到了切不可以轻信,否则万劫不复。】

看似对其极为依赖,事事都要征询其看法,然实际上塞西娅从来没有任何一刻相信过那个人。

这便是有心算无心了。

再加上公爵本身自傲自负,胃口极大心思却根本不只在侯爵领这一地之上,虽有蚕食之心却只以为自己博得了塞西娅的信任已经万事无虞,对其并不算有多么上心,这给了她转圜的余地。

同为聪明人两人的智谋并不能说相差很大,塞西娅所欠缺的只是经验上的差距,然和公爵不同的是她一门心思可全是扑在维系爵府存亡,保护可爱女儿们的存身之所上,勤能补拙,在确信自己已经将公爵身上的东西学通后她立刻与之划开界限。

为了做到那事,塞西娅第一个想到的便是自己女儿芙兰与公爵二子的婚事,不知是受到何种胁迫才令自己丈夫做出把芙兰交托给公爵家这样的荒唐事,总之这门婚事,她这个当妈的不同意。

于是她放进了曼达这个探子并委以重任,令她成为【艾琳】的乳.母,时时刻刻呆在她们母女二人身边好将真真假假的情报传递给公爵。

从那时到今日近十年,公爵看似以婚约将她套牢,但实际上皆是塞西娅设的局。

为了避免芙兰嫁入公爵家受苦,她不惜搭上了米娅,诱导公爵在婚约上做手脚,果然贪婪的他轻易上钩。

之后对内知晓曼达喂食【艾琳】毒物却不加惩戒,对外于公爵面前屡屡示弱甚至于接受出使休伦的命令将领土拱手相让皆是为了昨日。

先通过曼达给他婚约已经被毁的假象使他能够安心的令儿子迎娶更有利用价值的公主,再是将计就计,不断示弱引诱他在公众面前宣布婚约,这时她则以真正的婚约给予他沉重一击。

伪造婚约触犯王国律法,这样丧失公信力的贵族不堪一击,哪怕他是公爵也不例外。

十年经营啊被艾琳这么一朝毁去了,对艾琳这个小混蛋塞西娅真是想把她摁在床上狠狠地收拾一顿,打她的小屁屁把水都打出来。

“重点是打击公爵吗?”

丝毫不以为自己做错的艾琳仍在负隅顽抗。

然确实说到了点子上。

“比起令公爵丧失公信力,更重要的是保全侯爵家,是令米娅与芙兰能够自由地选择喜欢的良人。”

这便是塞西娅作为女性贵族和男性家主们最显著的不同,内心感性的她无法将自己的女儿视作联姻的工具,对她来说只要女儿们喜欢的,就算是艾琳这个做妹妹的都可以娶。

当然,这是说笑的啦,芙兰和米娅两个姑娘家怎么会喜欢女孩子,尤其还是自己的义妹呢?

如果真发生那样的事,她就自愿躺在艾琳的下面挨江西。

“那我和妈妈做的事情还不一样吗?”

艾琳嘟嘟嘴,然后立刻被塞西娅扯住了两边脸颊狠拉,直令她眼泪都飙出来了才松手。

“能一样吗?在那样多人的面前展露身子,路易丝可是自杀了,我亲手为她递的剑,艾琳你可是伤到无辜的人了啊。”

“那妈妈呢?”

“?”

“曼达,还有其他的侯爵里的探子,公爵安插的,侯爵安插的,伯爵安插的,其他所有别的人安插的,妈妈在处死她们时有留过手吗?

想要侵占侯爵家领土的,谋夺家产的亲戚与贵族们,妈妈您少过报复吗?

这么多年心狠手辣,被外人称作毒蝎夫人,妈妈的手就真的比其他贵族干净吗?

路易丝不是我在乎的人,侯爵府外皆不是我所在乎的人。”

想要被塞西娅承认,那么就不可以再装得人畜无害,必须要塞西娅清楚她的聪慧明了她的决心,这样她才可以做她想做的事情,她才能被塞西娅允许成为她的助力。

艾琳绝不甘心自己只是作为雏鸟生存,只是作为花瓶被别人观赏的生活。

今天她就是来坦白的,她不装了,她就是这样恶劣的女儿。

和塞西娅妈妈你一样恶劣,这样的我们该成为密党,该当亲密无间。

“......呜,怎么这样。”

一直知晓且承认着自己的污浊,但真的从艾琳口中听到【毒蝎夫人】这四个字时塞西娅还是不禁悲鸣了。

谁都好,她唯独不想要女儿们这样看待她。

“明明这样的事情我来做就好了,妈妈已经向你展示了自己的能力这还不够吗?多信任我一些,我能够保护你们的啊。”

“这不是信不信赖的问题!”

“这就是我们信赖的问题啊!”

各执一词,两人共同冲对方大喊,尖锐的声音连屋外的女仆都听到一些,而附在门上竖起耳朵偷听的拉菲更是尾巴毛都炸了起来。

这这这,中门对狙呀。

#塞西娅其实还是未攻略角色呢。#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