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章:受选之人

作者:风中败叶 更新时间:2022/8/31 15:07:48 字数:3078

——被禁止的事物才有流通价值。

炙热的金属在场上如电光石火般摩擦碰撞,伴随着阵阵喝彩声,一柄长剑被击飞至半空,最后旋转着插在脚下的大地上。

“大白赢了!黑哥,你得加油啊!”

随着胜利的欢呼,赢家将长剑丢在一旁,一把揽住对面的黑脸青年。

“黑哥,承让了,又是我赢。”

“得了便宜还卖乖!找打!”

黑脸青年一个闪身钻出赢家的臂弯,从一旁抄起一柄斧头便劈脸砍来。

“那就再比一把!”

黑脸青年知道白夜实力过人,但没想到上一次二人比试的时候,自己还只是稍逊对方,短短一个月过去,对方居然这么容易就胜过了自己,虽然他脸上没表现出来,但心里却始终难以平静。

白夜徒手与黑脸青年相搏,一双肉掌在对方几乎舞成一团光圈的斧影中肆意横行,丝毫不顾对方挥舞的斧头锋利与否,每一次斧头都是与他的手掌只剩寸许缝隙,随即高速掠过,稍有不慎,他这手掌立时便折损于对方斧下。

短短十数招,白夜已经抢攻对方手腕,只一个瞬息,黑脸青年手腕被制,斧头登时脱手飞出。

白夜眼疾手快,迅速提手扣住半空飞向人群的斧子,随即将之甩向地面,随着一声脆响,这斧子正好砸在之前插地的长剑刃口,两件兵器同时折断。

人群又一次爆发出喝彩声,白夜的名字在第4矩队可以说是出了名的,说是人尽皆知一点也不为过,这个入职短短一年的新人可以说是第4矩队如今最炙手可热的存在——甚至有传闻称他已经被内定为矩队长猛志常的继任者。

“再来!”吴迪正在兴头上,武器被夺也毫不在意,随即抓起一杆长矛,冲着白夜刺了过去,二人随即又一次战在一起。

顺着训练场向高处看去,依稀可以见到一座高大建筑物的穹顶,在那穹顶下方的平台上立着几柄大伞,一场茶会正在举行。

“这日光底下喝鸡汤可真是一件美事啊!”

戴着厚重眼睛的枯瘦男人拨弄着自己蓬松多油的乱发,从外表也没法看出他的年纪究竟是五十岁左右还是六十岁上下……简而言之,就是邋遢……

如果不是他穿着一件泛黄的白大褂,上面印着褪色模糊只能看清后面三个字的‘■■■科学院’,任凭是谁也无法将他和专业严谨的科学院联系在一起。

他说话的口音比较怪异,并非标准的东大陆普通话,而是带着关山道以西的口音——在东大陆这种口音足以让人猜到他衣服上那含糊不清的三个字到底是什么。

贾山川经常给人一种同周围环境格格不入的感觉,就像别人穿‘学会’的新制服,他偏穿自己过去的旧制服;别人吃汉堡,他吃豆腐脑;别人喝红茶,他就在一旁喝鸡汤——在他的家乡,鸡汤这东西既是一种佐料也是一种饮料,谓之‘双料’……

“今天的贾主任还是那么的特立独行啊!”

身材瘦小的女孩缩在伞下,生怕自己被太阳照到,眼睛斜了一下贾山川,目光随即重新回归前方,看着下面正在进行的比试,她胸前工牌上依稀可见一个‘宿’字以及迷途岛调查部的标志。

任何人第一眼见到她都会感到特别的怪异,因为她并不像一个瘦弱的孩子,尽管这个体型与孩子相差无几,但却并没有让人感受到孩子般的人畜无害,而是仿佛在那孩子的皮囊下隐藏着什么难以言明的恐怖之物。

“这世上每个人都是与众不同的,如果行事风格都完全一致,那该多么无趣啊!”

盛装华服的优雅女性端起红茶,向贾山川点头致意,递出茶杯轻碰对方的大杯——那大杯直径和人摊开的手掌一般大,要是再大一些,别说能不能单手拿动,怕是可以直接埋头进入洗脸了。

“下面那位越战越勇的年轻人就是你们第4矩队流传的那个白夜吗?”

听到盛装女性的询问,一旁的壮汉立刻点头回应。

“是的,他就是白夜,三级干员,隶属于第432点级战斗队(Point combat team)。”

这壮汉身高超过两米,看上去虎背熊腰,在场的一众科研人员与之相比就像是小鸡遇见了老鹰,平日里就算是白夜等人也对他畏惧三分,但这壮汉如此威势,却在眼前这盛装女性面前连头都不敢抬,生怕言语之中得罪对方。

“我记得上个月有个‘甲种γ类C级’的藏品‘RO-4399’试图逃跑,抓住他的安保人员里就有这个第432点队吧!”

“是的。”

“他没有晋升吗?”

女性侧目看着站在那里像小孩一样拘谨的猛志常,准确的说,是看着他胸前工牌上的标志——两柄长剑并列向上,另有两柄长剑向着右上方与之交叉。


矩级战斗队(Square combat team)的队长,二级干部,迷途岛安保部的精英,绝非一个新人立下几个功劳就能轻易取代,更不要说什么内定为候选人之类的传闻——传闻终究只是传闻,经不起现实的任何考验。

“有,但这个月初又降下来了。”

猛志常看着训练场上酣战不休的白夜,语气中流露些许不悦。

“他来这里一年,五上五下,我在学会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人,每次只要立了功就一定会搞出什么事情,如果不是功过相抵,他连做个三级干员也不够格。”

“哦?五上五下?”女性饶有兴趣的看着白夜,眉目之间颇有赞许之意。

“有趣……”

猛志常闻言一愣,心中隐有怒气,违反纪律难道很有趣吗?如果不是碍于对方身份,他早就怒火发作了。

但他终究忍了下去,在学会这藏龙卧虎的地方,人只有懂得适当的后退才能得以长远。

也许这会被人称作‘有涵养’,但实际上只是为了维持现状,不得已而为之。

眼前这位据说便是学会的金主,也是创始人之一,没人知道是做什么生意的,总之……学会内谁也得罪不起她……毕竟花的钱都是她出的。

“猛矩队长,说一说他这五次违反纪律都是怎么回事?”

眼见金主这么兴趣盎然,这可真是让猛志常难堪……

“闯入禁区2次,擅离职守2次,半夜不睡觉打扰别人休息1次。”

“他为什么闯入禁区?”

“……因为一些男女之间的问题。”

“突然肉■高扬,就近找个地方解决,结果正好是禁区?”

金主若有所思的话着实让周围人侧目而视,谁能想到这么斯文优雅的女性居然会说的这么直接,而且这种事情直接说‘情欲难抑’就行了,为什么要用‘肉■高扬’这种词……

“……正是。”

猛志常没想到对方这么懂……一下子也愣住了,隔了数秒才反应过来。

“那擅离职守和半夜不睡觉打扰别人休息……”

“也是这个原因。”

众人面面相觑,猛志常这下可真是出丑啊!他的第4矩队怎么出了这么个奇葩……

怎料金主却不以为意,轻轻敲着桌子。

“那还真是精力充沛啊!不过,这也不稀奇嘛!玩家不老长生,又正值年轻气盛的时候,四处宣泄用不完的精力也是寻常事,你说呢?猛矩队长。”

猛志常心里老大不乐意,心想对方整这么一出摆明是让自己人前出丑……但还是得硬着头皮说‘是是是’。

“好了,这次就到这里吧!大家各自去忙吧!我再随意看看。”

一听这话,猛志常如释重负,赶紧告辞离去,再也不想多待哪怕一分钟。

贾山川等一众科研人员也随之告辞,他走的时候没忘把大茶杯也带走。

金主就是这样,每次来都会问一些奇怪的问题……大家早就见怪不怪了,每次都只是应付一番,毕竟讨好金主对自己的工作没有任何帮助,他们的直属上级又不是金主,当然……把金主晒在这里不管显然也不行……只能靠应付了事,金主想必对这一点也是心知肚明,只是嘴上不说破罢了。

霎时间,穹顶下的人走的一干二净……只有她例外。

那是一个神职人员打扮的女性,自始至终靠在墙壁那里默念书籍。

“红主创造了我们,倾尽所能宣讲正义,用仁慈慰籍我们的伤痛,教我们不要以恶为趣。”

“众人以为美者,当用心为之,若能成,总要与人为善,如此,方得红主之佑恕。”

金主抿了一口红茶,接过对方的话说道。

“恶行不为,人世大善,恶念不生,天下至善。”

神职人员抬起头,将书收到身后,缓步走向金主。

她的衣着虽然是神职人员,却同时佩戴有梵米利昂教的‘十字标志’、德迦勒黎教的‘丫字标志’以及卡勒教的‘半字标志’,理论上这三者没可能同时出现在一个人身上,毕竟是彼此厮杀了千年的教会——哪怕‘红主’、‘蓝祖’与‘虹母’确实是同一个神……

“乌尔苏拉,你之前也听到了,你怎么看?”

金主暼了眼下面的人,玩味的眼神仿佛要看穿对方的一切。

“一切皆在‘身与心的至高之术’掌握中。”

缺乏感情的空洞话语,仿佛没有一丝起伏。

“我关注的不是这个。”

“那你关注的是什么?伊斯塔尔。”

“他为什么会被梅尔菲斯看中?”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