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常

作者:千年冰霜万年雪 更新时间:2021/2/6 20:02:17 字数:3118

“镜花…你为什么蹲在这里啊?”

她抬起头看了一眼对着她说话的赫卡忒,然后又把头埋了下去“仙玉她——被塞壬给抹除了…”

“?!怎么回事?…为什么会这样!”

赫卡忒的声音引来了坐在房间里面的标枪三人,她们闻声向着阳台走去,然后静静的站在赫卡忒的身后看着她们交谈着。

另一边,在街道上闲逛的桵身边站满了持枪的士兵,他们围着她周围将她的周围围的水泄不通,旁人若是不知道个体之间的差距,甚至还会认为士兵们已经控制住了她。

她静静的看着摊位上的物件,察觉到桌子下方似乎有人在的时候她蹲下身子掀开遮布看着蹲在座子下方瑟瑟发抖的女孩歪着头不屑的说道“你是想偷袭我,还是单纯的只是在这里躲避灾难呢?”

“我——我只是躲在这里而已——”

“那就走吧,这里不是你该呆的地方。”

桵将布放下,继续看着桌面上的物件,女孩从桌子底下爬出,看见士兵后立刻向着士兵阵列跑去,抵达士兵身后之后从士兵们站立的空隙中探出头看着桵。

桵扭头看着女孩,随手拿起一个木盒向着她丢了过去“算在我头上,早点离开这里吧,这里不是你该呆的地方地方。”

站在女孩身前的士兵用手接住木盒后看了一眼指挥官,指挥官点头同意之后士兵蹲下把木盒递给了女孩并且摸了摸她的头“早点回去吧,这里太危险了。”

“嗯——”

女孩抱着木盒离开了这里,在她离开之后士兵指挥官从阵列中站出来对着桵严肃的说道“请说明你的来意。”

“我?我就单纯来玩玩,你们自己要这么神经兮兮的。”

“玩玩?”

“是,就是这么简单。”

“我凭什么相信你。”

“我可不需要向你证明什么,你如果看不惯我直接上便是,我——是不会手下留情的!”

桵的话语中充斥着杀气,让周围的士兵们感觉有些毛骨悚然。她身边的两只活体舰装在她说完那句话之后开始躁动了起来,想要撕咬距离它们最近的士兵,但是因为有桵的约束,它们只能够在桵的附近空咬着,发出金属撞击声。

“单打不敢也就算了,有这么多人围着还是一样,你们到底打不打,不打就赶紧滚,别堵在这里影响我的心情。”

“……”

“看来你们是想要吃点苦头才行啊,哼,等着,你们要的奖励——我马上就给你们!”

桵抓起鲨雕的尾巴挥动鲨雕,被甩到的士兵直接飞出数米远并在落地之后滚了几圈才得以停下。看着自己的战友被打飞,士兵们立刻对着桵开枪,但子弹在击中她之后,不是被直接弹开,就是子弹本身被冲击力挤扁而她毫发无损。

令人绝望的实力差距在此刻显示出来,士兵们围成的战线瞬间崩盘,士兵们四处逃窜着寻找着能够遮蔽自己身形的掩体,而桵在看见他们这副落荒而逃的表现后,脸上露出了鄙夷的表情。

“哼,也就这种程度了。”

她向着更深出走去,经过一个巷道之后她感觉身后有人,转身一看发现有一为衣着还算得体的人这个拿着一台相机正在对着自己拍照。

“…老式相机?…不能让照片流出去。”

桵立刻向着男子跑去,男子见状转身拔腿就跑,她们由此在巷道里面展开了一场追逐战。前面的男子不断弄倒自己可以弄倒的东西阻拦桵追逐,而桵在被木棍敲击了几下头、被垃圾桶绊倒了几次之后,抓住鲨雕发尾巴并把它直接甩到男子身前拦住了整条道路。

“相机放下,人可以走,如果不放,你就做好让人给你收尸的准备吧。”

“我放…我放…你别激动。”

男子弯下腰把相机放下,桵见状对着鲨雕打了个手势,鲨雕便腾空而起为男子让开一条路,男子见道路障碍消失了立刻加速离开了这里,桵看着地上的相机笑了笑,拆开相机后看到胶卷还在便沿着原本的路走回街道上继续闲逛着。

走到街道尽头后,桵转身准备沿路返回寻找新的街道,走到岔路口时她接到了测试者发来的通讯请求。

“什么事?”

“计划可以进行了。”

“哦?既然这样那你派兵去前线吧,她们若是连我的战士都不打过,那就不值得我亲自出手。”

“派遣多少兵力。”

“你自己做斟酌吧,我就懒得打理了。”

“明白了…那您…”

“我?我就继续玩几天,等到有值得我动手的目标出现再去战场。”

“……”

“就这样,没别的事我就切断通讯了。”

“嗯。”

桵切断通讯后看了一眼左右两边的店铺,发现是一些服装和餐馆之类的店铺后失去了兴趣。她向着海边走去,抵达港口之后再路边的长椅上坐下,张开手掌看着自己手心里面的小玩意笑着。

“她应该会喜欢的吧…?…她…是谁?”

桵愣在椅子上,试图回忆起『她』的记忆,但她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来有关那个『她』的记忆片段,让她感觉不安。察觉到自己有些异常之后,她站起把小物件放进了鲨雕嘴里,然后展开舰装走上海面。

“这里的小玩意还挺新奇的,有机会我还会回来的,到那时我希望你们能让我玩得开心点。”

桵全速离开了这里,向着基地前进准备去找测试者了解一些事情。在街道内的某个角落里,被桵追了一路的男子靠在墙壁上缓缓的坐下,他喘着气用左手把衣服拉开一些然后把右手伸进衣服里面从衣服内袋中拿出一卷胶卷。

“可这是大新闻啊…有了这个…就算相机被毁了也是值得的。”

他笑着把胶卷塞了回去,坐在地上调整了一下呼吸后站起向着报社前进着,在这一路上他一直用手捂着胸口生怕感觉不到胶卷的存在。

中午,回到基地中的桵手腕上的手环转变为手部装甲,她气势汹汹的向着测试者的房间走去,却发现测试者并不在房间里面。

“看来是去战场了,哼,我倒要看看你到底对我隐瞒了什么。”

她闭上眼睛感受着测试者的位置,锁定位置后向着基地门口走去,在到达门口之后站上海面,调整好方向向着测试者那边赶去。

此时的测试者并不知道自己已经被桵锁定了,她正在战线后方指挥着塞壬舰队发起进攻。

“A组后撤,BC组向两边移动,拉大战线,在敌军追击时从两侧包围敌军!将她们全部击沉!但如果敌军并未追击,BC组就同时攻击岸上建筑,逼迫她们分散兵力然后一举歼灭!”

测试者笑着看着前方的战况发现和自己预想中并无太大差别“用最少的损失,完成一件事,不愧是我啊——呵呵。”

舰娘们在前面对一支塞壬舰队时还有反击的余力,但是在面对三支塞壬舰队的时候,就显得有些无力了。她们在看到三支舰队后虽有不甘,但也只能先撤离这里保证自己己方重要人员的生命安全。

见舰娘们抛弃港口撤离,测试者歪着头捏着下巴歪着头疑惑的说道“舰娘居然会抛弃港口…啧,有点意外,不过这样倒也让我省了点心,至少不用把舰娘被击沉后的心智魔方送还给人类了。”

她命令舰队继续轰击港区建筑后转身离开战场,在返回基地的路程中她遇到了正在寻找她的桵,她惊讶的看着桵说道“桵大人…您怎么来了?”

“你——是不是有什么东西瞒着我?”

“怎么会呢,我对您可没有什么隐瞒的。”

“比如我的记忆。”

“……”

“怎么不说话了,看来是真的有问题对吧?”

“我只是在想您为什么会这么认为,您可是仲裁机构内的人,我的上司,就算给我十个胆我也不敢对我的上司动手动脚啊。”

“你是不敢,但是上面的可就不一定了。”

“这您大可放心,上面既然把您派来,自然是十分信赖您的,如果对您做了手脚,肯定是不会让您上战场的,毕竟这个任务至关重要,是不能出现任何一点差错的。”

“说的也是…,看你这样,战斗已经结束了?”

“是的,全面的胜利。”

“没有遇到强一些的对手吗?”

“没有。”

“那可真是太无聊了,回去睡觉得了。”

“嗯。”

桵转身先一步离开,测试者见她距离自己有一段距离之后脸上的微笑转变为面无表情“看她这副模样,也不像是记起以前的记忆了…那她怎么会认为自己记忆被篡改了…难道说今天出门遇到了什么让她感觉到有些熟悉了吗?…看来以后还是让她少出点门为好。”

测试者跟着桵回到了基地,在基地中修整。桵趴在床上,摇晃着小腿,看着手中从测试者房间里面拿来的书打发时间。

“基地里面可真无聊,训练室里面的对手也弱的一批,根本陪我训练的资格,也就只能看书打发打发时间了。”

“啊哈哈…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嘛…”

“你平时闲的无聊的时候在干嘛?”

“在拟订作战方案,或者看书…”

“…真够无聊的。”

“嗯…”

测试者看着不再闹腾的桵松了口气,转身离开桵的房间走进自己的房间开始着手准备接下来的计划,而装作看书的桵见她离开后拿着书坐起,盯着书思考着怎么把测试者支开。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