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机

作者:千年冰霜万年雪 更新时间:2021/2/10 20:35:14 字数:3027

炮弹冲出烟雾飞向桵,桵把鲨雕顶在前面,同时让后面的龙进行充能,炮弹撞击在鲨雕身上产生爆炸,感受到冲击后的桵把鲨雕甩开然后调出龙对着远处的大和轰击。

双方距离不到一千米,这么短的距离炮弹仅需一秒多的时间就能命中对方,根本就没有时间供她们移动位置。

炮弹直勾勾的命中她们的装甲和身体,并在撞击到之后产生爆炸造成第二次伤害。经过一段时间的站桩对轰之后,大和捂着受伤的肩膀,看着不远处的桵“…你…”

“你输了,但你输的不冤,毕竟——我的各项属性都比你强。”

“……”

“比试已经结束了,你走吧。”

桵转身离开,驶出一段距离后扭头一看发现大和海站在原地低着头。桵见状看了看她的脚腕,发现脚腕处正在不断的流着鲜红的血。

“失去行动能力了是吗?…算了,我拉你回去好了。”

桵走到大和身边,把自己的牵引链抛给大和,见大和不动手就拿起牵引链末端扣在大和的腰间。“都失去行动能力了还这么犟。”

桵拉着大和向着港区前进,驶出一段距离后大和抬起头看着桵说道“如果你被敌人击败,你会愿意接受敌人的帮助吗?!”

“哼,这种事还是等到有人击败我再说吧。”

“你就认定你不会输吗?”

“至少在任务完成之前,我是不会输的。”

“……”

简短的交谈了一番之后,她们沉默着向着港区前进,刚进港区不久就遇到了前来迎接大和的舰娘们。桵收回牵引链,把大和交给了她们然后转身就走,还没驶出多少距离她就听到有人在呼唤她的名字。

“桵…是吗?”

桵停了下来转身看着站在气垫船上的男人,疑惑的问道“你——是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

“结合这份报纸和友军提供的信息得出来的。”

“……”

桵向着男人前进,众舰娘发现后想要阻止,但男人伸出手对着她们露出一个微笑,让她们不要冲动。桵把男人的动作全部看在了眼里,心中对他的评价略微上升了一些,她到达男人身边后接过报纸,仔细看了一会后发现上面印着的图片是上次自己去港区的时候。

“居然是这个时候,哼,早知道会这样还不如直接杀了那个男人。”

“你似乎并不想对人类出手。”

“我只是觉得你们人类太弱了,不值得我出手罢了,我对你们人类可没有什么好感,毕竟塞壬是站在人类的对立面的,和你们有好感,可是叛军。”

“你明明可以直接击沉大和,为什么不这么做呢?放走敌人不也是叛军吗?”

“…所以——你是想让我把你们全杀了——是吗?!”

原本隐去的鲨雕和龙一起出现,舰娘们立刻挡在男人面前掩护男人,但是那个男人却在这种情况下依旧保持着微笑“你的内心,并不愿意击沉舰娘和杀害人类。”

“所以——你想表达什么?”

她的手环响应她的情绪,转变为手部装甲,使舰娘们变得更加紧张。但是男人还是带着一张笑脸看着桵“你——根本就不是塞壬,你是我们重樱的舰娘。”

“呵呵哈哈哈哈,我还以为你有什么高谈阔论呢。”

“你不相信?”

“与其说不相信你,倒不如说我更相信我自己。”

“摸摸你头顶的耳朵吧,那就是最好的身份证明。”

“就这?头顶的耳朵只是某个人的特殊癖好罢了,这并不能代表我是舰娘。”

“当然不止这一个。”

“哦?”

“还有你的血。”

“血?”

“对。”

男人脸上的自信丝毫未减,似乎很有信心能够拿下眼前这位迷途的舰娘。反观另一边,桵用着看傻子的眼神看着男人,心中对他的评价一落千丈“血又有什么办法证明呢?”

“舰娘之间是有一定的亲缘关系的,你不知道吗?”

“我怎么知道舰娘的事情。”

“那我就让你见识一下吧。”

男人拿出一个装有清水的碗,叫一旁的大和滴了一滴血进去后把碗递给桵“你第一滴血进去试试?”

“…你这又是在玩什么把戏。”

“这个是东煌那边的玩意,叫做滴血认亲,两个人的血液如果相融,那么就代表具有一定的亲缘关系。”

“噗嗤,哈哈哈哈哈——居然还有人相信这种东西。”

“这可是具有悠久文明史的东煌那边的东西,已经用了很久了,如果不准早就没了,你不会是不敢试吧?”

“想用这种办法来使我中计,我可不吃你这套哦——不过现在正好我身上有伤加上现在我又有些无聊,就陪你玩玩好了。”

桵收起手部装甲,让手腕处伤口流出的血顺着指尖流向碗中,血液滴入水中后立刻扩散,除了把水染红了一些以外什么也没发生。

“血液滴入水中可没法保持着血滴的状态,相信这种东西也能做指挥官,看来重樱根本连个有用的人都没有了呢——好了,玩闹就到此为止了,我就先回去了,下一次见面的时候,就是你们全面崩盘的时候。”

桵转身离开了港区,男子把碗里的血水倒入海中,转身摇了摇头“真是一位可怜的舰娘啊。”

“提督…她不是说她不是舰娘吗?”

“她明显就是舰娘,但她并不知道自己的舰娘,如果有人能够唤醒她内心深处无法忘却的记忆的话,或许能让她明白自己的真正身份。”

“…您准备怎么做?”

“通知同盟军,把有舰娘失踪的提督们叫过来,在下一次她来进攻我们的时候,让提督去认领。”

“让提督上战场?这…”

“高风险高回报,永恒不变的真理。”

“……”

男人离开了这里,向着岸上前进,舰娘们看着他的背影,无奈的叹了口气。

夜晚,桵独自坐在基地门口,把没有穿鞋的脚丫子塞在海水中,随着海的波动晃动着。“…我…真的是塞壬吗?…”

桵看着自己的小臂发出疑问,但这里没有人能够回答她的疑问。她仰着头看着天空中高悬着的月亮,不自觉的伸出手,似乎是想到了些什么,让她觉得头有些痛。

“头…好痛…”

她倒在地上,手捂着剧痛的头,身体蜷缩起来,测试者看到后立刻把她抱起,带着她前往房间休息。把桵安置好后,测试者坐在床边看着已经睡着的桵叹了口气“看来…记忆逐渐回来了一些…得抓紧时间一举攻下重樱才行了,不能耽搁整个计划。”

测试者离开了桵的房间,回到她自己的房间完善已经拟订了一部分的计划。次日,桵在她的房间里面睁开了眼睛“我昨天是怎么了…没有印象…去问问测试者好了。”

她掀开被子,穿上拖鞋向着测试者的房间走去,她站在门口把门略微推开一点,透过门缝看见测试者正在拟订作战方案就轻轻的把门关上,离开了测试者的房间门口,跑到基地外面瞎转悠去了。

另一边收到昨天和桵扯皮的男人的消息的如云,正在提督室里面焦急的徘徊着。罗德尼推开门见如云这副模样便对着她疑惑的问道“怎么了提督?”

“我收到了一条来自重樱的消息。”

“什么消息。”

“近些日子突然出现在东海中的桵,很有可能是一位失去记忆的舰娘。”

“?!所以你认为?”

“嗯——我想去确认一下…”

“……上面是肯定不会让你去的。”

“我自己去,你们守在这里,问题就不会很大。”

“这不行,你要是在外面遇到危险怎么办,最起码得叫一个舰娘陪你去。”

“那叫赫卡忒陪我去吧。”

“这不行…赫卡忒是空母,不适合做护卫舰,叫标枪或者绫波陪你去吧。”

“也行。”

“唉…,真拿你没办法。”罗德尼转身向着门口走去,准备通知一下绫波和标枪过来,但她在走到门口的时候停了下来,转身对着如云说道“答应我,如果不是仙玉就赶紧回来。”

“嗯,我明白。”

得到如云回答的罗德尼打开门离开了提督室,留下如云独自坐在提督室内部等待,等待着罗德尼带着标枪和绫波过来。

过了大约十分钟之后,罗德尼带着浑身脏兮兮的标枪和绫波走进了提督室,如云见她们那副模样有些担忧的对着她们询问道“你们这是怎么了?”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们走在沙滩上被一个浪头给打了。”

“…浪头?”

“对啊。”

“你们走在哪里。”

“就沙滩边缘的礁石区啊…”

“那是海浪打在礁石上溅出来的水幕吧。”

“哎呀…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嘛…提督你不是找我们有事吗…”

“嗯,是有事。”

“什么事?”

“我想请你们陪我去一趟重樱。”

“重樱…你让绫波陪你去吧,她是重樱舰娘,跟着你去更好点。”

“我也这么想的。”如云把视线转向绫波,对着她询问道“你愿意陪我去一趟重樱吗?”

“提督如果想去的话,我可以作为护卫舰陪你同行,不过如果遇到战斗的话…我可能保护不好你。”

“不用担心,我们不上战场。”

“…嗯…”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