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死小能手。

作者:千年冰霜万年雪 更新时间:2021/2/26 20:43:38 字数:3007

“看招!”

拉菲抓起枕头丢向绫波,绫波迅速闪开,成功躲避了拉菲丢出的枕头,枕头向着门外飞去,刚好命中站在门口的Z23。

Z23被砸倒在地发出了声音,绫波她们听到后放下手中的枕头扭头看着门口从,发现仙玉和躺在地上的Z23后向着她们走去并且吧倒地的Z23给拉了起来。

“尼米酱怎么在这里。”

标枪一边挠着头一边看着Z23说道,Z23摸了摸鼻子看着标枪无奈的叹了口气“我是被指挥官叫来的,本来在提督室里面工作,但是她看到我后直接把我拉了过来。”

被Z23指着的仙玉笑了笑,走到Z23身旁对着她轻声说道“留在这里吧,跟着那个恶心人的指挥官有什么好的。”

“留在这里?…可是…。”

标枪见状拉住Z23的手摇动着“你就留在这里陪我们玩嘛。”

“你不用担心那个指挥官的问题,只要你打断留在这里,剩下的交给我就行了。”

“…让我再思考会…。”

Z23站在原地思考了一会,回想着来到这里之前的生活,发现并没有什么值得留恋的也就点了点头准备留在这里了,仙玉见状慢慢的退出房间,标枪见状伸出手呼喊着仙玉的名字,对着她说着“你要去哪?”

“去帮尼米酱处理一下指挥官。”

“??!处理?!”

Z23听到后立刻冲出去拉住仙玉的手,有些紧张的对着她说道“那个…就算那个指挥官挺让人恶心的…但是还不至于要杀了他吧?…”

“杀了?…你为什么会觉得我会这么做…?”

“我听说…重樱舰娘下手很重…。”

“……严格意义上来说,我不算重樱舰娘来着,所以不用担心。”

仙玉转身离去,Z23看着她离开的背影有点不明白她为什么说自己不算是重樱舰娘,一旁的标枪她们看出了Z23的疑惑,把她拉进房间里对她诉说着仙玉的过往。

另一边仙玉走在行道上显得格外的开心,走到提督室内后,见到陈指挥坐在如云身边那副样子之后她脸上原本挂着的笑容立刻转为嫌弃的表情。

陈指挥似乎并没有注意到仙玉已经进来了,他走到如云身边抓起一把发丝放到自己鼻子前猛吸了一口,并且对着如云说道“你一个女提督管理这片港区很累吧?要不要我帮你找个后方的职务,远离这危险的港口?”

“陈指挥,请注意你的行为举止,不然的话,我可保证不了你的生命安全。”

“生命安全?我可是总指挥,这一个战区我最大,有一堆士兵护着我,谁能伤我?”

如云停下手中的笔指了指站在门口舰装已经完全展开的仙玉,对着他平静的说着“你刚才的一举一动已经被我的婚舰看到了,我拦不住她,你自求多福吧。”

“婚…婚舰?”

他惊恐的把头扭向仙玉,看着仙玉身旁那巨大的舰炮流着冷汗咽了口口水,仙玉每向前走了一步,陈指挥靠在墙上脸上的恐慌就多一分。

“你想好怎么死了吗?”

仙玉一脸黑线的看着靠在墙上背后湿透了的陈指挥,陈指挥对着仙玉尴尬的笑着,并且试图对着她解释“那个…你听我解释…,我不是要抢你的提督…,这都是误会…误会…。”

“哼…哼哈哈哈哈,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吗?你以为我听不出来你先前说的是什么意思?”

她走到他身前用手抓住衣领直接把他甩出了提督室,在提督室外的行道上滚了几圈停下来的陈指挥撑着身体站起来后转身就跑。而她用拇指把军刀从刀鞘顶出,然后伸出右手把军刀抽出“提督…我今天要晚点才能回来了。”

“…仙玉…你冷静点…”

“这次不行哦…。”

她把刀鞘放在一旁的椅子上,然后慢步走出房间起飞战机,利用空中索敌她找到了正在大街上狂奔的陈指挥。

“凡事都有代价,我倒要看看这次的代价你能不能承受的住。”

战机锁定到陈指挥后一直在他头顶上盘旋,战机引擎的轰鸣声引起了他的注意,使得他惊慌的掏出手枪打击战机。

随着第一声枪声响起,周围的路人立刻散开,使得原本拥挤的道路在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变得十分的通顺,这样让他能够快速的逃离这里,但相应的他也失去了人群的掩护,使得他的行踪更容易被战机锁定。

见道路畅通后,陈指挥拼了命的跑着,而在他的身后,仙玉正拿着军刀奔跑着。听见枪声的士兵们立刻赶往这边,发现手里拿着枪的陈指挥后立刻拦住他,他见道路被拦住后把枪口指向拦在路上的士兵,并对着士兵呵斥道“你知道我是谁吗?!我可是东部战区总指挥!快给我把路让开!”

“总指挥?就算你是总指挥也不能拿着枪在街道上乱开枪吧?”

“我这叫乱开枪?你没听见天上飞机的引擎声?她来找我了!”

“她?”

他没有回答士兵的疑问,转身看着身后的街道,发现仙玉已经快到追上自己了后立刻把士兵推开,向着旅店跑着,被推开的士兵立刻给战友使眼色,他的战友看见后立刻对着陈指挥施展擒拿术,把陈指挥直接压倒在地上。

见陈指挥已经被压制,士兵向着仙玉走去,对着她敬了个礼之后询问道“龙马小姐,您为什么要追他?”

士兵侧身看着不远处被压着的陈指挥说着,仙玉放下手中的军刀看着士兵微笑着“他对我家如云动手动脚呢,我怎么能原谅他。”

“…原来是民事纠纷啊,那就不归我们军队管了,我们就先告辞了。”

士兵再次对着她敬礼,礼毕后转身小跑跑向战友身边,和战友排好队列继续沿着道路巡视街道。失去士兵压制的陈指挥四肢并用的爬了起来向着前方前进着,仙玉见状立刻跟上,在靠近他之后抓住身旁的悬浮主炮并把主炮直接甩了出去。

主炮飞向在地上爬着的陈指挥,直接砸在他的盆骨上,随着一声骨头碎裂的声音响起,他直接倒在地上呻吟着。

“跑啊?呵呵…怎么不跑了?我还没玩够呢——。”

“唔啊…我…我可是东部…”

“东部战区总指挥官?你以为我会在乎或者惧怕你这个职位?我话就放在这里了,今天谁来了都救不了你——。”

“不…不要…我可是总指挥…万人之上的总指挥!…你不能这么对我,对!你不能这么对我!”

他用着几近疯狂的语调说着,仙玉见状抬起左脚直接踩到他的头上,然后用悬浮主炮压住他的左手用右脚踩住他的右手,对着他笑着说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刚刚是用着肮脏的右手抓起的家如云的发丝的吧?”

被她压在地上的陈指挥瞳孔紧缩,挣扎着哭喊着“不!…你不能这么对我!你不能!!!”

“就直接把手掌砍下来好了——呵呵…。”

她抬起握着刀柄的双手迅速的挥下,军刀快速划过地面,在地面上留下一道极其明显的痕迹。看着已经晕死过去的陈指挥,她不屑的轻哼了一声,并在之后转身离开了现场,留下下身瘫痪的陈指挥静静的趴在那里。

回到提督府的仙玉面露微笑走向提督室,把刀放入刀鞘后把刀和刀鞘隐去,坐在办公桌后的如云处理完最后一张文件后抬头看着十分高兴的仙玉疑惑的问道“你没有把他杀了吧?”

“我可是很理智的,也就给了他一个永生难忘的教训而已。”

“那就好…他人呢?”

“现在估摸着应该被士兵抬走了吧。”

“抬走?你不是说你没杀他吗?”

“我确实没杀他,只是把他给吓晕了而已,真要说的话我只打了他一下,就一下怎么可能会死呢。”

“一下的话那倒是没事。”

“对吧对吧。”

“嗯,虽然被你打一下很痛,但不至于直接就死了。”

“嘿嘿。”

如云走向仙玉,把她抱起后走回办公桌后的椅子坐下,从抽屉里拿出一把梳子给她梳头“你看看你,头发都跑乱了。”

“这要是不追上去给他点压力,他还能被我吓晕?”

“别提他了,为那种人渣生气不值得。”

“你还好意思说,他那样动你的头发你都不打他!”

“我打算动手了啊,但是因为你来了,他被直接吓到墙角去了,导致我都没机会动手。”

“哼,这么恶心的人,居然还能在那个职位,看来上面得整改一下了。”

“嘛…这也不是我们能管的了的事情…。”

“只要主力出马就够了。”

“…难道你想?”

“对啊,讲道理是讲不过他们的,所以,得和他们讲讲物理,让他们明白,硬实力有多重要。”

“算了算了,你开心就好了,别玩过头了。”

“知道了知道了。”

仙玉从如云身上跳下向着寝室那边走去,如云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又高兴又无奈,高兴的是解决了一个烦人的家伙,无奈的是仙玉可能会引起一堆的麻烦。

“还是准备一下好了…唉…这小妮子还是这个性子。”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