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别对待的原因

作者:千年冰霜万年雪 更新时间:2021/5/8 21:20:08 字数:3189

1941年十二月七日凌晨,白鹰近海,以凰为旗舰的远征舰队正在夜色的遮蔽下向着白鹰重要港口驶去,在到达预订位置之后停下,静静地等待着时机成熟。

舰队中的舰娘们个个神情严肃,她们知道,白鹰舰队的强大,也明白这次的计划绝对不能失败。

等待了一段时间之后,作为旗舰的凰抬起手,对着身旁的鸾、蛟、龙等空母舰娘高声呼喊着“开始行动!”

“明白!”

众空母舰娘立即响应,控制战机迅速起飞,在舰队上空组成两支空袭编队后向着港口飞去,在飞达港口上空时丢下航弹,轰炸着港口。

港口的人们在航弹的咆哮声中惊醒,立刻行动起来想要反击,但这种时候行动早已为时已晚。爆炸产生的火球在港口四处出现,每出现一团就代表着一些人的生命被夺走,而被重樱舰队视为重点打击目标的提督府,迎来的就只有比港口内部还要密集的轰炸。

在重樱空袭编队发动空袭之后不久,港口内被爆炸冲击的快要掉落的喇叭,依靠着几根线路挂在塔顶,对着港口的人们发出警示“港区受到空袭!这次不是演习,重复一遍!这次不是…”

内容还未传播完毕,警示塔就被战机携带的航弹彻底摧毁,港口再次陷入除去爆炸声以外只剩下人们的惨叫声的状态。

过了不知道多久,被密集轰炸过的提督府的废墟中,身受重伤的加利福尼亚用身体顶开墙壁碎块,摇晃着站起后抬头看着天空中不断吐出火舌的战机,咬着牙展开见状,启动了防空炮对空袭编队还击,而她的这一举动立刻引起了重樱侦察机的注意,使得空袭编队转向向着她飞去,对着她投下一轮航弹。

高空落下的航弹击穿了她的装甲,并在她身旁爆炸,把她如同皮球一般直接炸飞,砸在数十米之外的地面上,夺走了她的生命,而被这一轮爆炸唤醒的田纳西用手撑着地面,把压在身上的废墟顶开后向着躺在地上已经没有了动静的加利福尼亚走去,在她身旁停下并通过爆炸产生的光芒,看着已经牺牲了的她,浑身颤抖着握紧了拳头。

“你们这群——该死的空母!我一定会让你们付出代价的!一定!!”

田纳西用袖子把眼角渗出的泪水拭去,转身向着海面跑去,并在靠近海面时展开舰装,对空中编队进行反击。

她的反击鼓舞了港口内驻扎的海军军队的士气,使他们和还能战斗舰娘们一起反击着重樱的空袭编队,但因为天色太暗的缘故,她们的反击只击落了敌方55架战机,而其他的战机则在天亮之前离开了港口,回到舰队中跟着舰队快速撤离了港口近海。

这次的战役重樱方面大胜,白鹰阵营付出了不小的代价,这使得原本还打算和重樱周旋的白鹰下定决心同重樱开战,但暂时未做出宣战行动。

次日,袭击港口成功的重樱方面士气大增,立即把战线推向别处,爆发了多达四场大型战役,而原本还未做出宣战行动的白鹰见状,终究还是坐不住了,立刻在重樱加大对外输出战争的时候对重樱宣战,在白鹰对重樱宣战之后,诸多遭受重樱舰队攻击的国家也对重樱宣战,至此…舰娘战争全面爆发。

在世界完全陷入混乱之中之时,东方大国东煌,却过得十分安稳,而这份安稳,为东煌创造的机遇,是近百年来最多的一次。

因为这里安定,市场庞大,人力充足,资源丰富,吸引了更多的高新技术产业进入东煌,为东煌的改革注入了全新的动力,使得原本与白鹰和皇家还有很大差距的东煌,进入了最高发展速度阶段。

“听说了吗?战争全面爆发了。”

路上的行人们交谈着战争的情况,赫卡忒听到后放缓脚步,先要多听一会了解一下情况,就在这时镜花走到她的身边,递给了她一份最新的报纸,而这报纸上就记录了现在的战况。

“全面开战了啊。”

仔细看完报纸的赫卡忒如是说,镜花见状点了点头然后转身看着崖顶,对着赫卡忒平静地说着“天快黑了,你还要去崖顶吗?”

“现在战况变得越来越乱了,也需要适当的延长一些巡视时间,以免发生与白鹰那座港口相似的事情。”

赫卡忒严肃地说着,镜花见状叹了口气,把手放在了她的肩膀上,看着她无奈地说着“只要仙玉一天在东煌,重樱舰队就一天不会来东煌,所以你还是…”

“你想让我把压力继续抛给仙玉?”

还没等镜花说完,她就立刻接上话打断了镜花的发言,而镜花见状咬了咬唇,看着她有些担心地说着“你担心仙玉的情况…我——我也担心你啊!”

听完镜花的话之后,赫卡忒瞪大了眼睛,愣了一会后扭头看着镜花露出一个微笑,看着她笑着说道“…我不会有事的,你放心好了。”

“你这副样子,和仙玉又有什么区别?别多说了!跟我回去!”

镜花牵起她的手,想要把她拉回去,而她见状撇开镜花的手,转身背对着镜花说着“有些事情只有亲身经历过,才能知道其中的感觉,而我在经过这一段时间的感觉之后,明白了仙玉所肩负的责任有多么沉重,所以…我不能让本就站在深渊边缘的仙玉,继续背负这份责任。”

“…深渊边缘?…什么意思?”

镜花紧张地问道,她听见后转过身看着她,勉强挤出一个微笑说着“你应该知道的吧?我和仙玉一样,是被你称作特异点的存在,而我的能力,是透过梦境看到未来的情况,这一点我在这段时间的实验中摸索出来的,不会有错的…而我之所以不愿意把这份责任再次压在仙玉身上,是因为我在梦中,看到了被名为责任的负担压垮的仙玉。”

她转过身看着被微风吹得不再平静地海面,长叹了一口气之后继续说道“她身上沾染着鲜血,那血不是别人的,是她自己的,那是她挣扎过的痕迹,但没有人注意到那个痕迹,没有人愿意去理解她——而我现在能做的就只有拼尽全力阻止这件事发生,哪怕这需要我付出一定的代价我也愿意,如果你问我为什么,我只能告诉你,她是我的挚友,唯一的挚友。”

说罢她转身离开了这边,镜花这次并没有挽留她,而是站在原地,目送着她缓缓地走向崖顶,在那醒目的位置继续坚守着那份从仙玉手中接过的责任。

到了晚上,赫卡忒独自行走在无人的街道上,借着月光观察着两边的情况,就在她走过转角,看向提督府的门口的时候,她发现在提督府门口的路灯下,镜花正靠在路灯上,静静地望着她所在的方向。

看到镜花的赫卡忒加快了步伐,靠近镜花之后对着镜花问道“这么晚了还不去睡吗?”

“现在回去也不迟。”

镜花走到赫卡忒身前蹲下,背对着她扭头示意她爬上背,而她见状疑惑地退了一步,看着镜花一头雾水地说着“怎么了?”

“废话少说,快上来。”

镜花呵斥着,赫卡忒见状也不好再说什么,小心翼翼的爬上她的背上双手抱住她的脖子,把头放在她的肩膀上,顺着她看着的方向望去,但是没过多久赫卡忒就感觉到了劳累,在她身上打了个哈欠之后就闭上眼睛睡了过去。

次日早晨,赫卡忒伸了个懒腰揉着眼睛坐了起来,发现镜花和雾峰已经不见了之后扭头看了一眼挂在墙上的钟,发现已经早了就立刻起床准备继续巡视。

在她洗漱换好衣服之后,她走向门口伸出手握住门把,转动门把推开门时,她发现镜花正站在门口,手提着包子看着她。

“早啊。”

反应过来的赫卡忒如是说道,镜花见状笑了笑,把手中的包子递给了她,并在她接过包子之后转身背对她笑着说着“今天雾峰去崖顶了,你就不用去了。”

“雾峰?…你和她说了吧?”

她对着镜花问道,镜花听完后点了点头,转回身看着她伸出手“这几个月里难得的休息时间,陪我去街上走走吧。”

“行吧行吧。”

她伸出手轻轻地抓住镜花的手,而镜花在她握住之后用了一些力,紧紧地抓住她的手掌,带着她缓缓地离开了寝室,前往有一段时间没有好好逛过的街道。

街道上的人们已经渐渐适应了仙玉不在的情况,能够和仙玉在的时候一样安逸都生活,而在街道上看着他们的赫卡忒见状,露出了一个欣慰的笑容。

“赫卡忒小姐,您今天也很漂亮啊。”

经过赫卡忒身边的路人发现她之后停下脚步,转身对着她笑着说着,而她见状露出一个疑惑地表情,看着他不解地问道“…你…不害怕我?”

“您这么漂亮,我为什么要害怕您呢?”

路人笑着说着,而她在他说完之后变得更加疑惑了,低下头思考了一会,并在思考完毕后抬起头对着他问道“那为什么…你们会害怕仙玉?”

“仙玉?…您说的是龙马小姐吧?这个…唉——实话和您说吧,主要是龙马小姐的外貌,她的长相虽然可爱,但头上的耳朵太过显眼,我们会下意识的把她当做舰娘,在对待她时就显得有些谨慎,而您的外貌与人类无异,我们更容易把您当做人类来交流。”

听完路人的描述,赫卡忒瞪大了眼睛,站在原地陷入了沉思。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