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重生还是新生?

作者:時任淳一 更新时间:2020/11/29 20:03:45 字数:4043

彼端的异世界——苏威尔大陆

樱庭教会国此时正值深冬,教会国北部郊外平原的天空飘起了漫天白雪,落在了出云湖和一位从未见过这个世界的少女身上。雪花趴在了少女的肌肤上,融成雪水,在少女的雪肌上抹下了一道道痕迹。

少女此时此刻正在做一个“梦”。

她梦见自己跪坐在铺满落雪的小道上,脸上挂着不知何时产生的泪痕,左手轻握着一把伞。

“我……这是在哪?这就是另一个世界……是吗?好安静的地方啊……”

少女环顾四周,旁边白墙青瓦的楼宇上嵌着巨大的窗户,窗户内亮着白色的光,室内的书架上整齐摆放着一排排的书籍,桌子上放着水杯,零散地堆放着文件。一旁的树林在冬日的映衬下一片寂寥。不远处的草地上点缀着星点白雪。此时的天上飘着雪,落在了她的身上以及四周。

“天好蓝啊……”此时少女的心沉浸在了一片湛蓝之中。

不久后,她起身向那栋白楼一步步地走去。

白楼里似乎空无一人,她绕着白楼走了一圈,最终驻足在一面镜子前。

“?!”

棕发,短裙,大衣,围巾,靴子。还有一张不谙世事的童颜。

“镜子里的……是我吗……”说罢,她便开始端详着自己。渐渐地,她感觉到周围的事物变得越来越暗,不久后便失去了意识。

此时,雪地上的少女睁开了眼睛。飘雪的夜空,透出一片无垠的深蓝,星河在夜空中,淌出一片画卷。

在一个星期之前,这里曾经发生过一场空前激烈的战斗,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或者说,这里曾经发生过一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单方面碾压般的屠杀。

斯科特联合王国,东煌帝国和樱庭教会国的精英组成的“苏威尔联盟”清除了名为“异界者”反叛组织的党羽后,最终在樱庭教会国北部的郊外平原与“异界者”反叛组织的头目:哈扎克相遇。这个在往日从不抛头露面的家伙,就连对于自己的组织亦是个谜的家伙,此时此刻,与鸾翔凤集的“苏威尔联盟”遭遇了。

“异界者”反叛组织的成员,大多来自一个名为“亚达拉斯共和国”的自由城邦。这个城邦的领主来自异世界,城邦内的居民同样大多来自异世界,城邦内奉行着与现实世界相似的政治和经济制度,城邦以贸易行业为主。亚达拉斯共和国的国民尽管都拥有着或多或少的“开挂”能力,却崇尚以和平为主,不扩张疆域也不侵略别国,与其他苏威尔大陆的国家保持着友好往来。而苏威尔大陆的其他国家也对这个国家的由来和实力心知肚明,因此他们虽然对这个地处苏威尔大陆中心的国家垂涎已久,但却也忌惮它的实力,没有与之开战的勇气。

而“异界者”组织的成员,则是那些不满亚达拉斯共和国和平外交政策的异世界人,他们利用自己的能力,对这个世界的弱小国家进行霸凌和侵略。刺杀一国之主,焚毁国都,夷平村庄,对国民进行无尽的欺凌,遍及之处,尸横遍野,寸草不生。与此同时,“异界者”组织成立了一个名为“纽维尔”的军事集团,负责募集那些被流放,穷凶极恶的苏威尔大陆罪犯,并秘密地组织刺杀任务。

随着“某城领主被刺杀身亡”“某某国公主莫名失踪”等消息迭起,这个反叛组织最终惊动了斯科特联合王国,东煌帝国和樱庭教会国。三国最终达成协议,募集三国精英,组成了“苏威尔联盟”,讨伐以“异界者”组织为首的纽维尔军事集团。

双拳难敌四手,尽管人数处于劣势的纽维尔军事集团进行了孤注一掷般的抵抗,甚至在多次战斗中反败为胜,但终究是困兽犹斗,负隅顽抗。日落西山,盛极一时的纽维尔军事集团终逃不过南柯一梦。

当“苏威尔联盟”闯进军事集团的“首都”时,却发现“异界者”组织的头目哈扎克早已不见身影。

“哈扎克,反叛组织已灭,邪教集团亦荡然无存,事已至此,请汝不要再做无谓的挣扎了,放过自己,做个自我了断吧。”“苏威尔联盟”的盟主樱井哲也向哈扎克喊道。

“自我了断?真是够冷的笑话。‘异界者’组织覆灭又如何?纽维尔帝国覆灭又怎样?愚昧无知的世界终将会被终结,新的时代终将会降临,现在只不过是一次小小的失败罢了,何足挂齿?这里本该就是‘胜者为王,败者为寇’的弱肉强食的世界,只有强者才配存活在这个世界里。”

“斯科特联合王国所信奉的联邦自治,却得到了联邦之间明争暗斗,难以统一发号施令的结局;东煌帝国所推行的一家独大的中央集权,地方分权的制度,却落得了民间因苛捐杂税而民不聊生,官员自下而上腐败的局面;樱庭教会国的民众,在教会的洗脑下,也不过是一帮无知的信徒罢了;至于亚达拉斯共和国……这个曾经寄予厚望的城邦,也不过是一群满足于现状,毫无上进心,更没有统一世界的宏图的家伙,仅此而已。这些林林总总的国家所信奉的信条,所保护的却是一帮对时代发展毫无作用的,只为了一己私欲的弱者。”

“而我所做的,只不过是撕毁这些虚伪的信条,维护大自然的生存法则罢了。”

哈扎克背对着“苏威尔联盟”,仰天长笑。

“摒弃无用的说辞吧。哈扎克,请接受诸神的惩罚!”樱井哲也下达了讨伐的命令。

众人蜂拥而上。在哈扎克被动技能【灾厄】的影响下,这次的进攻所造成的伤害几乎被无效化。在经历了属性各异,形式花样百出的饱和攻击后,所造成的场面,除了在以哈扎克为圆心形成了一个大坑外,再无他者。

哈扎克毫发无损地躺在大坑的底部。

“苏威尔联盟”的多次饱和打击,即使只能发挥最低能限度的能力,威力仍足以遮云蔽日,毁天灭地。但尽管如此,依旧是无济于事。

此时,由于【灾厄】的被动技能给装备带来的【脆弱】属性,在多轮攻击后,不少人的武器和装备早已碎成了碎片。

“之前在纽维尔帝国的首都,为了你们那脆弱的自尊心,选择放过选择乘胜追击的你们一马,本以为你们会不再追究,看来是我错估了你们。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大发慈悲呢。斯科特的大猩猩就该回到动物园里,东煌帝国的低能儿就该去当奴隶,而樱庭教会国的小动物们就该去当吉祥物。可惜,你们已经没有这个机会了。”

“我给你们做个选择吧,是自杀?还是他杀?”哈扎克戏谑般地说到。

“汝真的是相当幽默呢。”樱井哲也再次拔出了太刀,作出了应战的姿势。

而此时的“苏威尔联盟”能做出应战姿态的,已寥寥无几。尽管“苏威尔联盟”誓与联盟共存亡,但不少人在发现攻击无效后,早已选择了丢盔弃甲,躺在地上,等待死神的宣判。此时的天空乌云密布,在“异界者”组织头目哈扎克的气场下,地狱般的压迫感让在场的众人几乎窒息。

“汝先撤,这里有吾一人足矣。”樱井哲也对同为讨伐者的妻子樱井玲矢说到。”

“妾身与汝同尔。狐妖一族,便交给汝等的子女吧。”说罢樱井玲矢握紧了刀柄。

“想不到堂堂‘苏威尔联盟’,竟然要我做出选择,那就选‘他杀’吧。”

顷刻之间,哈扎克以自己为中心构建了名为【噩梦】的异空间环境,樱庭教会国的北部平原陷入了让人绝望的黑暗当中,“苏威尔联盟”的成员陷入了极度恐慌的状态,瞳孔失去了色彩,开始对昔日的队友进行无差别攻击。能在黑暗中增添色彩的,只有那时而出现的血色。

随着技能效果的逐渐减弱,平原恢复到了往时的颜色。然而,“苏威尔联盟”早已一片死寂,唯有樱井家族——狐妖一族的荣耀,支撑着站了起来。

“精彩!不愧是盟主和盟主夫人。如果你们当初选择站在我这边,也就不会落得如此下场。你们现在还有最后一次选择的机会。”

“臣服于我。”

“或者,死。”

“痴人说梦。”樱井哲也话音刚落,技能【魂灭】生成的镰刀悄无声息地掐灭了他们的灵魂。两人的肉体如同雕像,矗立在樱庭教会国的北部平原。

“妾身与吾同尔。”

“汝即吾,吾则汝。”

“当妾身把这副肉身与魂魄托付给汝的那一刻起,妾身便愿同汝一起,同生死,共进退。”

“吾以狐妖一族的声名起誓,吾愿护汝一世,传承狐妖一族的荣耀。”

与躯体一同不朽的,还有当初的誓言。

“哈扎克,你以为灭了联盟,就能举世无双了吗?”

是樱庭教会国的大主教。

“主教大人,各国强者已诛,想必您的统一大梦只要毋需多日便能实现了吧。”

“感谢你为樱庭教会做出的贡献。失去了一端重物的天平,将无法实现平衡,为了平衡,便只好再拿去另一端的重物。”

“?!您这是?”

大主教用【魂锁】将两人的灵魂连结,哈扎克企图用【魂灭】斩断也无济于事,却意外地终结了大主教的灵魂,与此同时,哈扎克也魂飞魄散。广阔无垠的平原上,与樱井夫妻的肉体一起,哈扎克与大主教的肉体也倒在了平原上。

“…… ……”

“……”

“我是谁?我在哪?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少女起身,看了看四周。此时此刻,苏威尔大陆的樱庭教会国北部平原上,天上的雪反射着异常的银色光辉。肉眼可及之处,在远方的地平线上,出现了城墙和高塔。

少女瞄了瞄自己的身体,置身于雪地的她,全身**,雪水浸湿了她的身体,身上未融化的雪块从躯体滑落,全身湿润的她皮肤显得异常光滑,肤如凝脂。不到一米五的身高,身材却凹凸有致,胸部吹弹可破,濡湿的樱花粉色长发搭在后背和肩上。与此同时,身体散发着与生俱来的,令人心荡神摇的体香。

但是,她却丝毫感觉不到一丝的冰冷。她一步步朝着远处的高塔走去,每走一步,积雪便会没过她的小腿,每一步都举步维艰。

皑皑白雪覆盖的平原上,留下了一连串小巧的脚印。毋须多久,脚印便会被覆盖得无影无踪。此时的她,全然忘记了自己仍旧是赤身**的状态。

走近城墙,她看到了城内绽放的烟火,炫彩夺目。

此时的樱庭教会国北部,正举行着一年一度的冬日祭。

少女敲了许久高塔的门,无人应答,便推门而入。塔内空无一人。室内温暖的炉火,觉醒了少女身上的感官,此时的她才发觉全身冰冷。

“嘶~好冷好冷!!!毯子毯子!”

少女扑向了火炉旁的毯子,将自己裹紧。毯子吸干了少女身上的水分,渐渐地,身上终于感受到了暖意。

“喵呜~”少女发出了满意的声音,随后她坐起来,盯着桌子上冒着热气的食物。

“咕~咕咕……”肚子宛如听到了食物的呼唤,发出了回应。

听着窗外此起彼伏的烟火声,“屋子的主人应该暂时不会回来的吧?那我偷偷吃点再找件能穿的衣服穿,然后再悄悄溜走不就好啦?”

少女裹着毯子挪向了餐桌,开始大快朵颐起来。渐渐地,随着身体的逐渐回温和饱腹感的满足,困意逐渐战胜了想要躲起来的理智,趴在餐桌上睡着了。

此时此刻的高塔里,一位与世人从未产生过交集的少女,一丝不挂地裹在毯子里,趴在火炉旁的餐桌上,安静地睡去。唯有少女的呼吸声以及火炉中柴火燃烧的噼啪声在高塔里此起彼伏。

哈扎克的身体,也因此消失在了平原上。

(感谢各位对我的小说的支持,如果喜欢的话,别忘了投月票,点赞+收藏哦!非常感谢!)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