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近乎完美的哥哥是个究极妹控

作者:時任淳一 更新时间:2020/12/3 3:26:30 字数:4499

异世界的彼端——东华民主共和国的天门市

白奕霏从病床上缓缓起身,校医室内温暖的空气让白奕霏在冰天雪地中饱受严寒侵蚀的身躯有了暖意。

白奕霏开始回想起梦中的经历。

前往高塔的路上,雪白双腿抚过积雪的触感,如同细沙从腿边滑过。

夜空一望无垠的星河,繁星点点,宛如一幅流淌的画卷。

高塔内燃烧的炉火散发的温度在肌肤上留下的温暖触感,诱人的食物香气,墙上那些仿佛在诉说着一个个故事的挂饰。

那些如同真实经历过的场景,那些大概是梦境的场景,却在白奕霏的脑海里若隐若现。

白奕霏下床,重新穿上了靴子。被雪水浸湿的双腿早已恢复了往日的干燥细腻,而那因为被浸湿而变得半透明的裤袜也恢复了往日的颜色。

她裹上了围巾,走向室内的全身镜。校医室内的全身镜,与窗户隔床对望。窗外的雪景和镜子前的白奕霏,清晰地倒映在了镜子上。

棕色的长发匀称地散落在双肩,如同被夕阳下的云彩晕染的格裙,米白色的大衣,大衣内洁净的衬衫,和星河同一色调的围巾,驼色的靴子。

还有那张不谙世事的童颜。

一切如同往日,却又不同往日。白奕霏看着镜子中的自己,面对这副陪伴了自己21年的肉体,她早已熟悉得不能再熟悉。可是不知为何,有那么一瞬间,她发觉镜子中的自己竟有些陌生,一种陌生而熟悉的感觉。她隐隐约约地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发生了未知的变化。

可她并不害怕这样的感觉,与之相反,她甚至觉得有点亲切。

对着镜子发呆的白奕霏将视线转向了镜子中窗外的落雪。

飘零的雪花所折射出来的白光,显然不是阳光。

“我这是因劳累而产生了幻觉……是吗?”白奕霏不明所以地自言自语起来。

白奕霏拎起身旁的制服包,右手推开了校医室的门,并用左手点亮了手机。

“受到持续的寒潮影响,本周预计将会持续降雪,气象台持续发布了寒冷黄色预警信号……”

“1条新信息。”

“[有人@我]30个联系人发来225条消息。”

“?!那么多未读消息吗?”白奕霏狐疑地解锁了手机,打开了微信。

除去杂七杂八的群聊@以外,不过是一些公众号的推文以及象征着剁手的微信支付消费提醒罢了。白奕霏用眼睛扫了扫未读消息,期望得到众多关心的她,希望已被北风带走,但细想,这种情况对她而言也不过是家常便饭而已。

踏入大学的白奕霏虽然活跃于各个社团,有着不俗的人际关系网,但是却向来没什么特别要好的朋友,与她朝夕相处的室友,与她们交流得最多的也不过是一些生活上的琐事。大二之后,随着社团的相继退出,白奕霏那自认为广阔的人脉关系网也逐渐缩小,那些经常和她聊天的朋友们也逐渐从秒回,轮回,变成了永不回复。

心逐渐下沉的同时,她看到了一个人发来的消息,未读条数如同一望无际的海平面一般看不到尽头。

“原来是烦人精啊……”白奕霏对着屏幕轻叹了一口气。

吐出的白雾刹那间便在寒冷的空气中消失不见。

这个白奕霏口中的“烦人精”,来自白奕霏重组家庭中的女方的儿子——林景堂,他和白奕霏来自同一所大学,是这所大学的保送研究生。有着满分颜值和完美身材,品学兼优的他,因为其温暖大哥哥和冷酷学霸的双重人设,在学校拥有一票的迷妹,其追求者排起长龙能绕男生宿舍一圈。

而这样的万人迷,因为其病态的妹控属性,自从见到了白奕霏这个妹妹至今,一直以单身狗的身份存在至今,从未发生过改变。

如果对妹妹的溺爱程度能用分数计算的话,100分满分的他能得120分。这个百分之一百二十的妹控狂魔,这个行动原理完全基于对妹妹120分的爱的变态,这个让白奕霏一时恨之入骨,一时又感激万分的家伙,常常以保护妹妹的名义,替白奕霏将追求者拒之门外;与此同时也喜欢打着关心妹妹的名号,时常对白奕霏进行消息轰炸,仿佛这个世界如果没了白奕霏的存在,便没办法运转的样子。

“世界第一可爱的妹妹大人早上好啊!”

“妹妹大人今天穿够衣服了吗?据说今天是史无前例的大降温哦!”

“妹妹大人回到学校了吗,路上有没有被跟踪狂给盯上呀?”

“妹妹大人的毕业论文开题报告,指导老师一定很满意吧?毕竟这可是出自我独一无二,完美无瑕的妹妹之手的圣经啊!”

“亲爱的妹妹大人,今天也是忙碌的一天吗?怎么我的关心全部都杳无音讯呢?”

“没关系没关系,作为妹妹大人的第一拥护者,即使被妹妹大人无视,我也不会有丝毫的情绪失落哦!”

“歪歪歪?我的妹妹大人已经失踪了半天了,有哪个好心人能够告诉我她的下落吗?”

“???妹妹大人你怎么了?听说你因为劳累过度晕倒了?你现在在哪?校医室是吗?我立刻过去找你!你等等我,你千万不要出事啊!”

“对不起妹妹大人,我没有尽到保护妹妹的职责,我实在是罪过万分……我就快到了,千万不要有什么差错啊……”

她似乎明白了,至亲之人存在的意义。

那便是在自己的世界快要空无一人之时,出现在她的身边,伴其身旁,护其前进。

在白昼陷入黑夜之前,将自身化为光芒,阻止黑暗的降临。

换做平时,面对如此称呼自己的哥哥林景堂,白奕霏内心早已嫌弃万分。可是现在……不知为何,一丝酸意从鼻子窜了出来,视线逐渐模糊,眼泪也不受控制地从眼角滑落。

“妹妹大人!”

一声呐喊从走廊的另一端传过,声音触碰到墙壁形成回声,在长廊中形成了无尽的回响。

和已然不知眼泪为何物的白奕霏相比,林景堂的身上满是雪花融化后形成的冰碴,挂在了围巾上,贴在了羽绒服和裤子上,沾在了他的眉毛和睫毛上,每一次表情的更改,换来的是疼痛的撕扯。

雪地靴上,冰碴,泥沙,草的碎末遍及各处。

林景堂仿佛毕尽此生最大的力气,冲刺着跑向她的妹妹。

从长廊的这一头,到另一头。奔跑产生的气流,搅动了沉寂的空气。

林景堂展开双臂,试图将自己的妹妹揽入怀中,这次的白奕霏没有像往日那样笑着侧身躲开,而是任由哥哥抱住快要成为泪人的自己。

因奔跑而产生的惯性,险些将白奕霏扑倒在地。那独属于妹妹的柔软触感,透过大衣溢出的一丝体温,棕色长发擦过手部的质感,让林景堂那快要悬于天际的心,一点点回到地面。

“你没事真的是太好了。”林景堂锁紧了拥抱的双手。

白奕霏侧过脸 ,蹭了蹭林景堂的羽绒服。

脸部的体温融化了衣服上的冰碴,湿了白奕霏的长发。

“对不起哥哥,让你担心了。”白奕霏用双手回应了哥哥的拥抱。

这是兄妹相识四年来, 白奕霏第一次用“哥哥”这样的称谓。

“没事了哥哥,已经没事了哦。”身为妹妹的白奕霏反倒拍了拍林景堂的后背。

“还有啊哥哥,如果你再不放开我的话,我就要被哥哥的拥抱勒到窒息了哦。”

“啊……遵命妹妹大人,我这就放开!”

紧紧相拥的两人终于分开。

两人离开了留存着兄妹二人体温的地方,走向了食堂。

此时的天门市正值飘雪的日落时分。

贴近地平线的天际处,最后一丝残阳形成了落日的余晖,云层在余晖的映照下透出了如同火焰般的嫣红,与傍晚的天空交汇,渐变成淡蓝色。而顶端的云层则透出了让人心神向往的粉色。校园里的建筑也在夕阳的映射下反射出半红半紫的色调。校道上不少人因此驻足停留,将此番景色纳入到了手机的取景框中。白奕霏身上的格裙,成功地与日落时分的色彩融为一体

“对了哥哥,以后能不叫我‘妹妹大人’了吗”

“好的,我的宝贝妹妹。”林景堂盯着妹妹白奕霏的侧颜,佯装正经地答道。

逐渐沉醉于妹妹的林景堂险些把“幸福”二字刻在了脸上。

林景堂不禁摸了摸白奕霏的头,白奕霏侧过脸,与林景堂的视线撞了个满怀。

白奕霏旋即躲开了哥哥的视线。

“我说笨蛋老哥,果然是一个究极妹控,大变态。”

“妹妹即正义,宝贝妹妹是凌驾于万物之上举世无双的瑰宝,璀璨的宝石所散发的光辉也不及千分之一妹妹之光!”

“笨蛋!变态!死妹控!”

“宝贝妹妹求你多骂骂我!”

“哥哥你离我远点,我害怕!”白奕霏逃也似的跳出了数米开外。

白奕霏和林景堂就这样在打闹中迎来了黑夜的降临。

而林景堂所看不到的是,白奕霏眼中那些飘落在她身旁的雪花,会时不时反射着微弱的银色光芒,或者与其说是反射而产生的光芒,倒不如说是自身所发出的亮光。

而林景堂同样不知道的,还有白奕霏背后信念的崩塌。

“哥哥,今晚能回家陪我住一晚吗?”白奕霏盯着手中的奶茶,假装若无其事地问道。

“回家?莫非......?”

“是我自己住的那个房子,唯有我的住处,才是我心里真正的家。”白奕霏将剩下的奶茶一饮而尽,对着空杯子发起了呆。

“当然没问题啦,我的宝贝妹妹。”林景堂伸出了爪子,像撸猫般温柔地摸起了白奕霏的头。

白奕霏闭上了眼,享受哥哥掌心出传来的温暖。

“好啦哥哥,再摸的话头就要秃了。”

“好的,宝贝妹妹走,我们回家!”林景堂站起了身,等待着妹妹的反应。

“家……”这个词如窗外的飘雪般在白奕霏的心里落了地。

夜晚,漫天星辰的陪伴下,白奕霏再次踏上了回家的路程。

但与以往不同的是,这一次白奕霏的身旁,多了个视妹妹为世间万物一切的妹控哥哥林景堂。

“我回家啦!”

与以往一样,应答的只有清脆悦耳的风铃声。大概是这四年来家里总算有了除了白奕霏之外的人的存在,白奕霏瞬间感觉家里增添了不一样的温暖。

深夜,林景堂如同往常一样,熟练地把速溶咖啡倒进杯子里,用热水泡开,端坐在电脑前写起了实验报告。屏幕上倒映着林景堂帅气又认真的脸,一副让众多女生为之倾倒的脸庞。

“哥哥!我洗完澡啦!”白奕霏敲了敲隔壁房间的门。

两个人已经到了二十出头的光景,同床共枕显然不太现实,作为妹妹的白奕霏睡在自己的房间,而哥哥林景堂则睡在隔壁一直无人居住的房间。

假如白奕霏没有打开门飞扑到林景堂的床上的话。

“哥哥,今晚能陪我睡一晚吗?我有些话想跟你说~”白奕霏带着楚楚可怜的语气,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模样。

“这不太好吧,我们都是成年人了……”

“盯----”白奕霏眼泛泪光地盯着林景堂。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的宝贝妹妹,我错了,我投降我投降。”林景堂遭不住妹妹可怜兮兮的目光,只好向魅力十足的妹妹势力低头。林景堂停止了手头的工作,躺在了妹妹的身旁。

白奕霏蜷进林景堂的怀里,如同怀中的一只小猫。不远处的笔记本电脑屏幕依旧亮着光,文档上的文字输入停留在了某一行,输入法中还未打出的字就此停格在了那一刻。电热水壶里,沸腾的开水发着清脆的响声,一旁的咖啡杯中,速溶的咖啡粉末在杯中默默等待自身的蜕变。

“哥哥,你见过会发光的雪花吗?”

“雪花会发光?”林景堂语气十分震惊。

“一开始我也以为是幻觉,可是确实时不时会看见,在我身旁的雪花亮着银色的微光。”

“今天的我在照镜子的时候,时不时会觉得镜子里的自己有些异样,难以言喻,但确实如此。但是我并不觉得害怕或者诡异,相反,它给了我莫名的亲切感。”

“还有还有,今天在晕倒之前,我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境中的感受特别真实,感觉与现实没有太大的区别,除了那些只能在历史书中找到的建筑。”

白奕霏回想起今天的不少奇特经历,向身为哥哥的林景堂娓娓道来。

“要不明天去看心理医生吧,我知道无论是家庭还是学业,给你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林景堂看了看怀中的白奕霏,轻轻地说道。

然而,白奕霏似乎早已经进入了梦乡。

“哥哥!快放开我!我的心理没有问题!不需要看心理医生!”

第二天,林景堂拖着死不情愿的白奕霏进了心理科的诊室。

双相情感障碍。在医生的诊断下,白奕霏成为了众多抑郁症患者中的一员。

(终于在熬夜的情况下完成了新章节的更新!感谢大家对于本轻小说一如既往的支持和热爱!对于前两天突如其来的断更,我感到非常抱歉!在此跟大家说声对不起!因为实在是遇到了不可抗力因素。另外,如果有喜欢这本轻小说的读者的话,请不要忘记收藏哦!也别忘了动动手指,点点赞和投投月票哦!在这里非常感谢抽空读我轻小说的各位!)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