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亦幻亦真的现实与幻象

作者:時任淳一 更新时间:2020/12/5 17:40:55 字数:5439

为了欢迎人类少女樱井遥的加入,这一晚,樱井宅府内一洗往日的冷清氛围,布置起了冬日祭的节日装扮。而樱井凛也在厨房准备着今晚晚宴的料理。

而在晚宴准备好之前——

“哥哥,请问……”

“不能。”

“呜哇哇!妾身还没说什么呢!”

“如果可奈现在动了眼前的黑金枪鱼,在餐厅等待的遥会恨可奈一辈子的。”樱井凛无奈地吐槽了一句。

此时樱井凛正站在烹饪台前仔细地处理着食材,樱井可奈则在一旁垂涎欲滴。

“盯——”

“可奈,口水。”樱井凛回头撇见樱井可奈正对切好的螃蟹蠢蠢欲动。

“噫!!妾身才不是想吃螃蟹刺身呢!妾身只是担心它是否会突然复活啦!”

“可奈的眼睛在发光。”樱井可奈两眼放光盯着明虾刺身。

“妾身是因为被这精致的摆盘惊艳到了!不是因为吃的!不是不是!!”

“唉,真的是拿可奈一点办法都没有。”

晚宴准备好后,来自樱庭教会国秋冈府的各色美食,如数家珍般摆放在餐桌上。樱井凛此时忘拿了蘸刺身用的柚子醋,便起身往厨房走去。

“妾身才不会被眼前的食物屈服呢,妾身一定会等哥哥拿了柚子醋回来才动眼前的食物的!”

“妾身才不会!才不会……呜哇哇哇哇哇,哥哥是掉醋坛里了吗!?”樱井可奈发出了悲鸣。

一旁的樱井遥跪坐在餐桌前,对眼前的料理镇静自若。

片刻后。

“欢迎回家,樱井遥。”

“好……好的,凛,可奈。”樱井遥此刻对自己的新家既好奇又有些害怕。虽然她被樱井家族接纳,但是依旧不敢太靠近这个长着狐耳和狐尾的物种。樱井遥始终对这个家有种说不清的距离感,仿佛眼前的一切既属于她,又不属于她,一种又近又远的感觉。

“也许以后就会慢慢好起来了吧。”樱井遥心想。

“我开动啦!”樱井凛和樱井可奈异口同声地说道。

“我开动了。”樱井遥也学着他们双手合十念道。

餐厅地上的地灯,狐火散发的火光照亮着四周,餐桌下的火炉烘着三个人的身体,樱井宅府内的温度让人几乎一度遗忘了现在的季节。

樱井宅府外,天空依旧飘着漫天白雪。

晚宴后,樱井遥洗完澡,穿上了樱井可奈三年前的睡衣,睡衣上绣了几只白狐和白狐化身的狐妖。睡衣包裹着樱井遥可爱的胴体,睡衣内,与身材和年龄极不相称的胸部将睡衣撑起,形成了两座小山丘。毛巾包裹着濡湿的樱花粉色长发,如同在头顶上顶着一颗丸子。洗完澡的樱井遥身上除了自身的体香外,还带着衣服和洗发剂的香味。

樱井遥拉开了房间的门。房间的布局很简单,围着被炉,床,壁橱,矮桌分布在四周。各式灯具照亮了整个房间,樱井遥看着墙上的挂饰发呆,但她看不懂当中的奥义。樱井遥像小猫一般钻进了被窝,享受着被温暖包裹的惬意。

异世界的彼端,林景堂正陪着白奕霏离开医院,走在回家的路上。

“这几张纸上的内容,我不太相信。”白奕霏望着林景堂的背影说道。

林景堂走在白奕霏的侧前方,在午后阳光的照耀下,他的影子依旧比白奕霏的影子要突出一点。

林景堂的目光停留在那沓诊断书上。明尼苏达多相人格测验,艾森克个性测验,90项症状清单和抑郁自评表,都是新鲜的名词。他看着纸上的文字和分数,大多数指标都超过了标准分,其中多个指标的标准分甚至还不及白奕霏所测分数的零头。林景堂为自己没有及时了解妹妹的内心而感到万分懊悔。

林景堂想从此好好照顾妹妹,让她的世界重返光明。

“妹妹也会接受我照顾她的好意的吧。”他停在了妹妹的跟前。

“那个,亲爱的妹妹。你愿意以后让我一直照顾你吗,直到你走出抑郁的阴霾那一刻为止。”林景堂用格外认真的语气说着,目光坚毅地看着白奕霏。

“可以是可以,不过,要以哥哥的妹妹这样的身份去对待我,而不是以病人的身份,我不想得到病人般的特殊关照。”

“虽然那几张纸上的数据历历在目,虽然大家说我看到的画面是因为重度抑郁而产生的幻觉,但我总觉得,那些我所看到的‘幻觉’并不是幻觉,它们是真实存在的东西,也许只是不存在于我所处的世界罢了。”

“嗯嗯嗯,我不会以病人的身份去看待你的,另外你说得也许没错,我们所处的世界外还有另一个平行世界也说不定。”林景堂又恢复到了往日那种独属于妹妹的温柔语气。

“晚上想吃什么?我来做饭好了。”

“唔……还没有想好,不如我们一起去超市看看好了。”

两人踏着人行道上的积雪前往超市。与此同时,白奕霏从飘雪的天空中看到了若隐若现的场景。

周围的环境从飘雪的室外变成了室内。她躺在房间的被子里,头顶上方是木质结构的天花板。

白奕霏起身,仔细观察着四周。房间内是不同于东华现代的装修风格,倒是有一种古代大和的韵味。地上铺着榻榻米,被炉,壁橱,矮桌等家具一应俱全,白奕霏能明显地感受到,被炉内的火炉向周围的空气持续传递着温暖,明亮的室内,墙上挂着大和特色的挂饰。但是和上次的“梦”一样,明明燃着炉火,室内却空无一人。

“这是……古代大和民居的场景吗?”白奕霏离开了房间,想去别的区域探索,房间外是木地板铺成的走廊。

林景堂拉着白奕霏的手臂走进了超市,白奕霏眼前的画面戛然而止。

“啊……”白奕霏对画面的突然终止有些失落。

“妹妹刚刚是看到了什么吗?”

“没……没有啊。”

“是吗,可是我刚刚看到妹妹的视线在似乎飘忽,似乎在打量着空气中的什么东西。”

“我只是在发呆而已啦。”白奕霏搪塞道。

“原来如此啊。”

白奕霏此时还在回忆着刚才眼前出现的场景。空无一人的传统大和民居,上次则是空无一人的高塔,她找不到两者之间的联系,唯一的共同点应该就是两幅画面中的场景都来自同一个时代和同一个国家。

白奕霏无法想象第三幅画面会出现什么。

“妹妹,我买这个可以吗?”

“没问题。”

“这个呢?”

“也可以。”

白奕霏又发起了呆,对哥哥挑了什么食材浑然不知,结账后,林景堂和白奕霏拎着满满当当的两大袋食材和零食回了家。

白奕霏想再次看到先前的画面。她对那个世界产生了好奇,可是在她回去的时候,雪停了,只留下了深邃的蓝倒映在了白奕霏的眼睛里。

回到家后,林景堂对着堆积成山的食材故作沉思状,然后打开了手机开始查找菜谱。他对于菜谱中提到的“适量”,“少许”,“若干”等量词一头雾水,抑或是在如何称取那些精确到克和毫升的分量的问题前犯了难。

“要是我带了量筒和天平回来就好了。”林景堂自言自语,面色难堪。

最终,林景堂想到了万能的方法--煮火锅,只需要把想吃的丢进锅里,静待食材由生变熟就好了。

“哥,给土豆削个皮。”

“哥,你这是削肉,不是削皮……”白奕霏一脸无奈。

林景堂在做菜方面实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他乖乖地让出了位置,灰头土脸地回到餐桌前等待妹妹处理食材。林景堂平时独自一人在家时,是忠实的外卖拥护者。特别是到了冬天,手无法触及的地方就是远方,家门外的世界便是他乡。

“妹妹果然是天下第一的存在啊,无论是颜值,才华还是厨艺。”林景堂听着厨房里妹妹切菜的声音,脸上露出了痴汉般的微笑。

“有妹妹真的是太幸福了。”林景堂一边笑着一边刷着手机上的时事热点。

“哥,食材准备好了,别在那傻笑了,开始煮东西吧。”白奕霏穿着围裙在林景堂的耳畔轻声说道。

“啊啊啊,好的妹妹!”

锅中的汤底开始沸腾了起来,白奕霏娴熟地把一盘切好的食材倒入锅中,食物的香气开始在餐厅弥漫开来。

“哥,话说那两个人想让我学什么啊。”白奕霏盖上了锅盖,盯着上面逐渐凝结的水蒸气。

“那两个人?哦~怎么突然问起这个?我不知道,也没问过。”林景堂知道白奕霏口中的“那两个人”指的是他们的父母。

“回头帮我问问好吗?其实也不用问了,算了。跟他们说,我会顺利拿到毕业证的,然后去他们安排的地方上班。”白奕霏若无其事地看着排气孔冒出的白烟。

“诶?妹妹你……怎么了?那你曾经的那些梦想呢?”

“都是为了逃避现实的幻想罢了。”白奕霏轻描淡写地说道,仿佛之前的一切都是过往云烟。

“这样啊……妹妹你今天有点奇怪。”

“哪里奇怪了?”

“啊……就是,有点怪可爱的。”林景堂咽下了刚到嘴边的话,慌忙改了口。这是林景堂第一次听到她主动提到爸妈,平时林景堂为了照顾妹妹的情绪,向来对这个话题都是避而不谈的。

“哥,收起你那蹩脚的土味情话。”

二人开始缄默,捞起了锅内翻滚的食物。其实彼此都知道对方的心里话,只不过大家都已过了爱说直话的年纪。

那些和自己的挚爱度过的日日夜夜,那些快乐,喜悦和得与失带来的欢喜与悲伤,绝不是毫无意义的。

对微不足道的自身,对辽阔无垠的世界不满的愤恨和不甘也绝非毫无意义。那些白奕霏所追寻的目标:独立设计师,画师,因为白奕霏的努力才与之产生了联系。

“自己所挚爱的……真的是非常出色的存在啊。”在白奕霏脑海中出现的只字片语,很快消失在空气中。

无论如何也达不到那样的高度,既然如此,自己的故事,走到这也差不多可以了。成为主角的任务,就让哥哥去替她完成好了。

自己的灵魂也好,才能也好,个性也罢,已经完全与本体分离。名为白奕霏的角色,以后只需要遵循着家里人的安排,例行公事般完成人生的一个个节点就好了。

自己是学生,所以要学习。

自己是子女,所以要听父母的话。

这不过是本分罢了。

没必要将自己的私欲夹带进人生的轨道,那些私欲对于自己而言,只不过是画蛇添足罢了。

“我的故事,到这儿就够了。哥哥林景堂,室友黄欣冉,自己的身边已经有被命运选中的主角了。既然如此,到这就足够了。有过试图逆天改命这样的经历,人生已经足够精彩了。而自己只需要成为一个配角,作为主角的衬托就好了。”

戏剧性的展开,不需要了。

从事父母安排的工作赚赚钱,和朋友吃喝玩乐,与家人共享天伦,再找找自己的兴趣,和所爱之人结婚,过上平淡幸福的人生。

自己剩余的人生,能有这样的路就够了。

白奕霏夹起了一个肉丸,筷子一滑掉进了锅里,溅起了汤汁,被溅到的白奕霏下意识缩了缩手。

“妹妹,你没事吧!”

“没,没事。”白奕霏摸了摸被烫到的手臂。

“话说,我也不是很相信那些数字,毕竟妹妹在我的心中可是包揽了无数个天下第一的存在。”

“对不起,我不是……”声音很小,被电磁炉和火锅沸腾的声音掩盖了过去。

“能跟我讲讲你今天看到的画面吗,作为哥哥的我,想了解妹妹眼中所看到的一切,无论是什么都好。”

于是,白奕霏开始在餐桌前将自己所看到的一切娓娓道来。

“我甚至还能感受到那个场景中的温度。”白奕霏补充道。

场景只会出现在雪天,空中的雪花也会发出异样的光芒……林景堂想不明白其中的原理是什么。这就是抑郁症患者,我的妹妹眼中的世界吗?林景堂崇尚科学,可是这样的现象却又无法用当代的科学原理所解释,毕竟白奕霏说过,这也许并不是幻觉,因此,那些关于幻觉和梦境所作的科学解释并不成立。

林景堂望向窗外又开始下起的小雪,可他怎么也看不到白奕霏说的那些异象,泛着光的雪花只出现在路灯下,不过那也只不过是雪花折射出路灯所发出的光罢了。

“妹妹,你现在能看到那些不属于这个世界的画面吗?”

“不能,好像是只有我的身体与雪花接触的时候,画面才会出现。”

“妹妹,走,穿好衣服,我们去阳台看看。”

白奕霏的家在四楼,屋子外面是很大的露天阳台。落雪给露天阳台上的植物盖上了一层薄薄的白衣。

白奕霏看到身旁的雪花泛起了银光。她伸手去触碰雪花,眼中再次出现了先前的画面。

画面中,她穿过了长廊准备走下楼梯,可是视线却被胸前隆起的小山丘所遮挡,看不到脚下的阶梯。她只好扶着栏杆一步步往下走,生怕一个踩空,连滚带爬地滚下楼梯。

她拉开了一扇门,顶灯和地灯发出的光照亮了整个房间,房内还留存着炉火的温度,餐桌旁的毯子上绣着几只白色的狐妖,栩栩如生。房间内挂着的一幅字画吸引了她的目光——

“桜井”

她认出了其中的两个字。

“这是房子主人的姓吗……”

此时,观察着白奕霏的林景堂发现了些许异样。眼前的妹妹,似乎是她自己,似乎又不是她自己。尽管他不相信灵魂的存在,但他不得不承认,操控着眼前这个妹妹的肉身的,似乎是另一个灵魂。

尽管似乎这个灵魂并没有什么恶意,但他还是抱着妹妹回到了室内。白奕霏在林景堂的脸旁呼出了温热的吐息,眼睛轻闭,如同睡着了一般。白奕霏眼中的场景回到了现实,发现自己正躺在林景堂的怀抱中。

“这样被哥哥抱着也挺好的。”白奕霏轻声说道。

“是吗,那以后就多抱抱妹妹好了。不过刚才伫立在雪中的真的是你吗?”林景堂放下了白奕霏,认真地询问道。

“嗯嗯,我还看到了那栋房子的一楼,果然是大和民居的风格呢,而且,看上去应该是一个富贵人家,房子的主人的姓好像叫做樱井。”白奕霏说起来就像是在回忆自己的亲身经历。

“是吗,那应该就是我的错觉了。”林景堂想了想,也许是自己在疑神疑鬼吧。

“我去收拾餐桌。”

“好的!辛苦哥哥了。”白奕霏看着林景堂端着餐具走进了厨房。

之后他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打开了电脑,想着刚刚他所看到的一切,思绪如同步入了四处堆放杂物的储物间一般,想好好整理,却不知如何开始。林景堂打开浏览器,在搜索栏上输入了四个字——灵魂交换。不管他从前如何质疑这样的想法,但此时他只想到了这样的一种玄学的可能性。

林景堂点开了一个又一个的相关搜索,除了大批相关的电子书之外,只有一些诸如“如何进行灵魂交换”等不着边际的提问。搜寻无果后,林景堂关闭了浏览器,回到了桌面。盯着作为电脑壁纸的白奕霏照片。

电脑桌面上的妹妹是她昨日睡着后林景堂偷拍的照片,白奕霏身上穿着猫爪图案的淡粉色睡衣,缩成了一团,睡裤上毛茸茸的猫尾垂在了床上,头藏进了睡衣的帽子里,帽子头顶的两只猫耳让林景堂差点以为自己的妹妹变成了游戏里的猫娘。

“妹妹真可爱啊。”隔着屏幕,似乎能闻到白奕霏传来的发香。另一边的房间里,洗完澡的白奕霏钻进了被窝里,意识开始模糊,逐渐进入了梦乡。

(今天第六章也顺利完成了!创了新高的字数!查相关知识的时候,那些日本料理真的馋哭我了555......然后为了了解胸大妹子的感受还特意去采访了,羞耻羞耻!!看在作者这么努力的份上,不点下赞或者收藏一下或者投月票之类的吗!在这里也是对收藏我轻小说的作者感激不尽,正是有你们这些读者的存在,我才有勤奋更新的动力!)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