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残局与真相

作者:時任淳一 更新时间:2020/12/10 5:23:47 字数:4207

“退学……是吗。”

好像也确实别无选择了。

“我现在能做什么呢?好像什么都做不了,没有能力毕业,也没有能力去爱人,更没有能力去直视自己曾经的追求和梦想。”

比伤心更伤心的事,是连流泪都没有资格。

比绝望更可怕的事,是把好不容易把一个人拉了上来,但下一秒又把她推向了悬崖。

而造成这一切的,是自己的哥哥林景堂。这个一直都无怨无悔支持她的存在,竟然在毕业论文这种关键的节点上全盘否定了她。本来毕业的前景就希望渺茫,本来自己在这门专业里就已经是举步维艰……为什么这个时候……林景堂还要在背后捅她一刀。

她希望的最后一根蜡烛被掐灭了。白奕霏的世界再次陷入一片黑暗。假如之前的黑暗只是如同身处无垠的旷野的话,现在的她就如同处在密不透风的黑暗洞穴里,而出口却早已被人封死。

无论是密不透风的山洞还是深不可测的深渊,一个迟早耗尽氧气,一个迟早摔至谷底,死亡的过程煎熬得让人窒息,甚至比知道自己死期将至的绝症患者还要糟糕。一个起码知道自己的死期,而另一个只能陷入绝望的等待。

白奕霏想追问林景堂,为什么要选择在这个时候打击自己,尽管她知道她的哥哥为什么那么生气。可是当她回过神来的时候,环顾四周,视线内已经看不到林景堂的身影。

“也是,一个废材也没有追问天才为何否定自己的权利。”脑海里否认自我的念头从上周五起就时常挂在脑海里。

眼前的食物在旁人看来依旧是垂涎欲滴,但白奕霏此时早已丧失了食欲。白奕霏起身把饭倒掉,拖着身子返回宿舍。在回宿舍的路上,她碰到了宿舍里唯一姑且算是好朋友,平时交集也相对比较多的室友黄欣冉。她看了看时间,时间指向了两点。她明白这个时候,黄欣冉出门是去学校的咖啡厅自习。

“小学生咋啦?一脸沮丧的样子?最近你不是跟你哥天天腻歪在一起的吗?怎么没见他人?吵架啦?”

“没……没事。他只是下午有课就先去教室了。”白奕霏低着头,不敢直视黄欣冉的眼睛。

黄欣冉蹲下,像抚摸小孩子的头一般摸了摸白奕霏。

“走,我们去湖边逛逛吧!”

“诶?你不去咖啡厅自习了吗?”

“偶尔也是需要放松的嘛,哪能每天都让大脑高速运转呢,况且谁让你那么可爱,一碰上就让人爱不释手呢!”

“走啦小学生~”黄欣冉勾着白奕霏的手臂就往湖边跑。

“你才是小学生!”白奕霏一边略带埋怨地反驳道,一边被黄欣冉拉扯到了湖边。

在一场小雪过后,湖边的草坪上覆盖了一层薄薄的白色地毯,靠近陆地的湖面上,结着一层薄冰,如同那些易碎的玻璃艺术品一般,一踩就碎。

黄欣冉用手扫落了长椅上的积雪,拉着白奕霏坐了下来。雪后湛蓝的天空下,阳光透过树叶,恰好照在了两位少女精致的脸庞上,黄欣冉感觉到阳光有些许刺眼,伸手去遮挡,阳光穿过纤细的手指,瞬间变得透明,手指的边缘勾勒出了粉红色的轮廓。手上的细雪融化成水滴,如同碎钻般晶莹剔透。从指尖传来的丝丝暖意,让冰冷的玉手逐渐回温。

万念俱灰的白奕霏无暇欣赏此刻的银色雪景,她放松了自己的身体,放任自己倒在了黄欣冉的大腿上,将脸埋在了两腿中间。

“怎么了......?”

“小学生......?”

黄欣冉惊讶地看着倒在她大腿上的白奕霏,就在这时,白奕霏口中漏出了微弱的呜咽声。小巧的身躯发出了微弱的颤抖。

“……呜……呜呜呜呜……”

“小学生你怎么了……”

“好端端的怎么哭了……”

不明所以的黄欣冉只好像哄小孩子那样轻轻地拍着白奕霏的身体。

“小学生不哭,乖啊,乖。”黄欣冉轻声哄着怀中的少女。

听到了黄欣冉的安慰,白奕霏反而哭得更厉害了。

“呜呜呜呜呜呜……呜啊哇哇哇哇啊啊啊啊啊啊——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啊哇哇哇哇哇哇哇啊啊!——”

白奕霏抬起了头,精致的童颜因为哭泣而变得扭曲,眼睛变得通红,眼泪浸湿了大半张脸。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暴风式哭泣的白奕霏把脸埋进了黄欣冉的胸里。不知所措的黄欣冉只好不停地摸着白奕霏的头,用手指顺着白奕霏及腰的棕色长发。

就这样似乎过了很久很久,久到两人身旁的潮湿都被体温烘干了。

白奕霏似乎哭累了,用带着哭腔和鼻音的声音,抽抽嗒嗒,语无伦次地说道。

“冉冉我没了……”

“我的世界没了……”

“爱没了……哥哥没了.....呜呜呜呜——”

过了许久,黄欣冉总算在白奕霏断断续续的哭声中听完了事情的始末。

一直把自己的妹妹视为世间万物的林景堂竟然把自己妹妹的毕业论文开题报告修改稿批评得一无是处。

其他任何人都可以否定白奕霏,唯独她的哥哥不行。

“你的开题报告不是被你哥林景堂奉为圣经一般的存在吗?怎么会……”黄欣冉诧然。

“能给我看看吗?你的开题报告。”

“被我删了。”

“我不想毕业了。就这样退学吧。明天我就去交退学申请。”白奕霏看着远方波光粼粼的湖面,故作轻快地说道。

“……”黄欣冉无言。

突然,白奕霏的视线内闯入了白色的碎末。

“要是能够去到那个世界就好了。”白奕霏从口袋里抽出双手,伸手去接空中的雪花。

像是回应白奕霏的请求一般,当白奕霏掌心感受到冰凉触感的那一刻,眼前再次出现那先前看到的那幅画面。白奕霏并不在乎那个世界如何,她只是想逃离这里,这个现实又残酷的地方。

白奕霏侧躺在房间里,首先映入眼帘的是身下的榻榻米和眼前的被炉。它孜孜不倦地对外传递着热量,温暖着周围的环境。

她还感觉到了自己的身上搭着一只手,保持着拥抱的姿势。从手的粗糙程度上看,年龄应该和自己相仿。

白奕霏害怕吵醒身后的少女,悄悄地从她的怀里钻出来。她起身看向身后的少女,上下打量着她的衣着和容貌。少女披着雪白富有光泽的长发,头上的那对又长又尖的白色狐耳揭示了这位少女狐妖的身份。整齐的空气刘海盖住了眉毛。眉毛下,精致的五官巧妙地分布在干净的脸上。

少女的身上穿着与大和传统服装相似的衣服,延伸至大腿根部的高开衩长裙下,露出了细长匀称的大腿,让白奕霏这个小短腿一饱眼福。而身后,一根毛茸茸的白色狐尾垂到了地上。

白奕霏忍不住把手搭在了狐尾上,感受指尖拂过狐尾时柔软的触感。

“又是一个身材匀称的大姐姐啊……”白奕霏嫉妒地努起了嘴。

她从一开始就无奈地发现,处于这个世界中的自己甚至比现实世界中的自己还要矮上一截。现实世界中白奕霏的身高还能被称为萝莉身高,而异世界中的自己怕不是一颗成精的土豆。

“还好这个世界的自己不再是个贫乳。”

衣服的开襟到了胸部,胸前隆起的两座高峰亲密无间地挤在了一起,细腻娇嫩的肌肤上,细小的毛孔和淡青色的血管清晰可见,在两块丰腴的脂肪中间,形成了一道狭长的深沟。胸前隆起的山丘也成功挡住了脚底的视线。

白奕霏又摸了摸自己的锁骨,轮廓分明,凹凸有致。

这是白奕霏对于这个世界的自己最满意的两个部位。此时的白奕霏身上穿着和熟睡的狐妖相反色调的衣服,红与黑在这套衣服上构成了巧妙的搭配。

白奕霏的眼睛四处打量着周围的环境,与之前看到的房间不同,木质家具上都刻着狐妖的图案,形态万千。房间的面积也比之前的房间大了不少,房间里还有摆满了玲琅满目的书籍的书架,白奕霏取下了书架上的一本书,看着上面的字,既陌生又熟悉。

木质结构的天花板,榻榻米,被炉,壁橱,纸质的窗户和推拉门。典型的古代大和民居风格的建筑。

这就是白奕霏想去的那个世界。

白奕霏感觉到了身体的逐渐回温。此时呈现在眼前的世界依旧是跟上次一样温暖,自己也和上次一样,对这个世界心向神往,她每次都想在这个世界多待一会,甚至有点希望自己某一天会被困在那里。

可惜只能在下雪的时候,才能够打开通往那个世界的大门。

“而下雪的日子应该不多了吧。”

天门市已经出现了四天的下雪天气,她知道过不了一个星期,这样的天气就再也碰不到了。毕竟这是一座被北回归线贯穿的城市,想像北方那样天天下雪宛如天方夜谭。

白奕霏拉开了房门,继续上次未完成的探索。

她打算把二楼探个究竟。她拉开了一个又一个的房门,仔细察看了每一个房间的内饰,直到她看到了另一只狐妖。当她围着二楼绕了一圈,拉开了隔壁的房门的时候,她惊奇地发现了另一只狐妖。与那只少女狐妖一样的发色,住在同一个屋檐下,他们无疑是亲人吧。

这只男性狐妖正在台灯下安静地看着书。台灯里晃着橙黄色的火光。突然,他往白奕霏的方向看了一眼,吓得白奕霏连忙躲了起来。不过似乎对方没看到他,确切地说,对方根本看不到她。

白奕霏在异世界里成了不折不扣的隐形人。

刹那间,白奕霏恍然大悟。她回想起了之前的晕倒后所见到的“梦境”和之后在雪天中看到的场景,从雪地到高塔,从高塔到室内。在室内的时候,两次醒来都身处不同的房间,而且醒来的时候,白奕霏都是躺在被窝里。

画面的变动,代表着这副身体曾经在白奕霏不在这个世界的时候移动过,因此自己总能看到不一样的场景。所以说自己并没有穿越到那个世界,只是在雪天和对方熟睡的时间里,操控了对方的灵魂和身体,仅此而已。说到底,自己并不存在于那个世界,只是暂时借用了别人的身体和灵魂而已。而这个刚才之所以没有被发现,大概是因为我身处的世界与那个异世界也是平行世界的关系吧。

“这么说,既然我能够操控别人,那与之对应的,那个异世界的少女是不是也在雪天和我熟睡的时刻操控着我这个身体和灵魂呢……”

“所以我和那个少女产生了不可思议的连结,是吗?”白奕霏实在不敢相信,自己竟然真的与那些小说中提到的异世界产生了联系。

“好微妙的感觉啊。”白奕霏感叹道。

白奕霏此时打算回到现实世界中,将这个发现告诉自己的哥哥林景堂。当她的心中产生了退出的想法时,那个世界的场景消失了。

“原来还与个人的意愿有关吗……”谜团似乎解开了,虽然没有足够的证明。毕竟自己只到访了那个世界几次而已,不知道的事情也许还有很多。

可当她打开微信的消息列表准备告诉哥哥这个秘密的时候,她犹豫了。自从与哥哥吵了一架后,他已经消失了6个小时了,微信上与他的互动定格在了中午十一点半。

“哥,老师通过了我的毕业论文开题报告啦!你要看吗!”

“请务必让我拜读一下!”

明明昨天的这个时候,她还在为怎么处理愈发亲密的关系而苦恼,今天就直接沦落到了无话可谈的境地。

“小学生!醒醒!该吃饭了!”黄欣冉把烤红薯递到了白奕霏的手里。

“小心烫哦。”

“啊……好的……”白奕霏把手机放回了口袋里,眼神依旧迷茫。

黄欣冉凝视着白奕霏的侧脸,无法形容的心情如千军万马袭来。

在黄欣冉的眼里,抛开兄妹关系的白奕霏和林景堂真的是很般配的恋人,况且他们俩也的确没有血缘关系,说不定未来真的会变成情侣。再不济,他们也一定会以兄妹的关系相濡以沫一辈子。

但是突如其来的关系破裂,让不是当事人的黄欣冉也非常震惊,明明白奕霏真正认可林景堂也就是三天前的事,两个人前两天甚至还同床共枕……

“应该没事吧,白奕霏和林景堂……”

作为朋友而言,黄欣冉很担心这对兄妹。

(又是熬夜肝文的一晚,每天都在猝死的边缘徘徊。看在作者那么努力的份上,投投点个赞,收个藏,评个论吧,拜托啦!)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