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樱井兄妹的共同秘密

作者:時任淳一 更新时间:2020/12/11 4:32:33 字数:4398

“遥,听话,乖乖戴上这个~”

樱井凛双膝跪在樱井遥的跟前,想给她戴上自己手上的东西。

“呜……我不是很想戴……看上去就很不舒服的样子。”樱井遥看上去很不乐意。

“它看上去好紧……”樱井遥补充道。

“遥想体验不一样的生活吗?”樱井凛变着法子开导着她。

“不想。”樱井遥摇了摇头。

“以后都不想去体验大人的世界吗?”

“我不知道……”态度坚决的樱井遥犹豫了。

“遥,只有戴上了它,体验的时候才会安全哦。”

“呜姆——”樱井遥鼓起了小嘴,发出了呜咽。

“遥如果不想吾等发生意外的话,就听话喔。”

“好吧~那来吧,我已经做好被凛弄得乱七八糟的准备了。”樱井遥闭上了双眼,任由樱井凛摆布。

“咿呀呀——”樱井遥满脸娇嗔。

“好啦,以后遥就可以轻松地去探索未知的世界啦!”

樱井凛给樱井遥的脖子戴上了颈圈,并顺带摸了摸樱井遥的头。颈圈十分轻巧精致,在光线照耀下还能看到细致的纹理。

“唔姆姆,不得了。”

“哥哥在对着遥说着很H的话,还在玩很特别的play。”

“不愧是鬼畜萝莉杀手,对于撩自己的妹妹特别有一套。”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前有樱井凛哄骗樱井遥,后有樱井可奈躲在门后暗中观察。

时间回到一天前——

“可奈酱,可奈酱。起床了起床了。”睡醒后的樱井遥躺在樱井可奈的旁边,用手不停地摇晃着她的身体。

窗外的朝阳早已透过纸窗照进了房间内。

“不想起,就算是妹妹不停地晃着妾身也不会起床的。妾身才不会因为汝是妹妹就轻易地屈服的!”

“所以别摇妾身了,遥,再让妾身睡会,一会就好……”樱井可奈的声音充满了困意。

“咬?”

樱井遥不知道是真不懂还是装不懂,二话不说就把樱井可奈的左耳耳尖含进了嘴里,还用舌头轻轻地舔舐,鼻尖吐出的温热气息灌进了樱井可奈的耳朵里。

“嗯啊!——”樱井遥口腔内的温暖湿润的气息和舌尖的软糯触感像电流一般刺激着樱井可奈的全身,娇躯猛地一缩,口中传来了短促的喘气声。此时樱井可奈的脸红得就像是涂了十几层的腮红一样。

并不打算就此罢手的樱井遥把爪子伸向了樱井可奈毛茸茸的狐尾,撸起了像绒球一般的尾巴。樱井可奈舒服地伸直了身子。

樱井遥希望樱井可奈能在自己的双重刺激下起床。但现实却事与愿违。樱井可奈在愈发享受妹妹樱井遥对自己的特殊服务。

“……”无计可施的樱井遥只好三下两除二地褪下自己身上的巫服,用胸前的两座小山丘压在樱井可奈的脸上。

“唔——!”樱井可奈被突如其来的柔软弄得差点喘不过气。

“啊啊啊,好啦好啦,妾身起床还不行。”樱井可奈终于败给了樱井遥,她轻轻推开了樱井遥。

“虽然说过不会向妹妹势力低头什么的……但是看在遥又可爱又努力的份上,妾身就勉为其难地起床好了。”樱井可奈挪到镜子前,用梳子梳起了自己的头发,熟练地在自己的头上扎了一个大丸子。

“遥,来姐姐这,妾身也给遥扎一个小丸子。”

樱井遥顺从地跪坐在了樱井可奈的身后,透过镜子看着樱井可奈认真的脸。与樱井遥的小圆脸和稍稍紧凑的五官分布不一样,樱井可奈的五官匀称地分布在脸上,脸形如同一个削尖的鹅蛋。所以樱井可奈也没有樱井遥那么稚气乖巧,一股少女特有的清香时常萦绕在她的身畔。

在樱井遥来到樱井宅府,并成为樱井家族的一员后的第三天,樱井凛和樱井可奈把樱井遥带到庭院后方的樱花树前。这是樱井家族成立初期所种之树,并附灵了樱花妖进行管理,每一个樱井家族中的成员都要在树前进行祈祷和祭祀,并在樱花树上挂上刻着自己名字的木牌,祈愿樱井家族永垂不朽。

樱花树的枝干上覆盖着积雪,积雪之下,挂着樱井家族历代家族成员的木牌。木牌在冬日的微风中相互碰撞,发出了清脆悦耳的响声,令人安心。

“吾与可奈从小便听着这木牌的敲击声长大至今,所以每当听到这声音响起,都会有涌上心头的亲切感。吾的父母也总说,这些木牌碰撞所发出的声音,一是安慰逝去的灵魂,二是提醒后代勿忘过往,三是提醒后代珍惜当下,最后是希望后代延续樱井家族的辉煌。”

“这是吾父母的木牌,可惜彼等的灵魂已然消失在这个大陆,去往了更高更远的地方,是这声音提醒吾等的父母从未走远。”

樱井凛望向冬日的天空,像流水一样清澈,如海一般湛蓝。

“这是汝的木牌,遥亲自把它挂到树上吧。”樱井凛把刻着樱井遥名字的木牌递到樱井遥的手里。

樱井遥端详了手中的木牌许久。听樱井凛说,木牌由桑木制成,暗金流动,步移景换。阳光下初看是平常原木的颜色,稍稍变换角度便会折射出金色的纹路。三个白字刻在木牌上。

“桜井遥”

这是属于她的独一无二的牌子。只要把木牌挂上眼前的樱花树,自己就是真正的樱井家族成员了。对于樱井遥而言,意义非凡。樱井遥一次次地抚摸着木牌上的文字,笔尖划过之处,皆刻下了一道浅浅的沟壑。

“遥,喝下眼前的甘酒吧。”

樱井遥记得这种酒。樱井凛跟她说过:“用于祭祀神灵,口味虽是酒,但是却没有酒精”。那时候,她才还在回樱井家的路上。樱井遥眼角滑下了两颗泪珠。一出生便没有家庭,举世无亲,却能被狐妖中的大家族领养,这是何等荣幸,又何德何能呢。

“遥,跟妾身一起对眼前的樱花树起誓吧。”

“妾身向神明大人起誓,愿与狐妖之荣耀同尔——”

“与狐妖一族共存亡,与樱井家族共兴衰。”

然而,说完此话的樱井遥感到头部突如其来的剧痛,直击胸口,樱井遥的心脏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撕裂感。樱井遥像是被无形之物扼住了咽喉,几乎就要无法呼吸。

凭借着仅存的意志,樱井遥在完全失去意识之前把牌子挂到了树上。挂完木牌后,樱井遥便倒在了雪地上。

树上挂着的木牌因为剧烈的晃动而发出了刺耳的声响。

樱井凛和樱井可奈见状赶紧跑向樱井遥。他们已经没有能力再经受失去至亲的打击了。作为家族长子的樱井凛此刻的内心扭作一团乱麻,不知所措。

他抱起失去意识的樱井遥,看了看挂在樱花树上樱井遥的木牌和躺在怀里的樱井遥,想着刚才的誓言之余又瞥了眼放在地上的酒杯。

樱井凛想不通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挂在树上的木牌安然无恙;杯子里的酒是特意重新买的,樱井凛自己也喝过了;所说的誓言也没有问题;步骤也是对的。

樱井凛百思不得其解,一切看上去都没有问题,可是樱井遥却在起誓之后就失去了意识。莫非是因为樱井遥是人类,所以被樱井家族排斥在外了吗……

“果然人类还是无法融进狐妖的世界啊。明明都是友善的种族,为什么却……”樱井凛沮丧地低下了头,把樱井遥抱回了卧室。房间内的温度依旧宜人,烘暖了彼此冰冻的身躯。

随后,樱井凛把樱井遥托付给了妹妹樱井可奈,毕竟同性照顾起来会比异性要方便得多。樱井可奈看了看裹在被子里的樱井遥。樱井遥此刻双眼紧闭,仿佛只是陷入了长眠一般。

“汝可千万不能有事啊。”樱井可奈暗自祈愿道。

而呆在卧室内的樱井凛则决定调查个水落石出。他从书架上取下了两本书,它们分别从人类和狐妖的视角记录了自共生时代以来,人类与妖族之间发生的奇闻轶事,其中必定会有相关的线索。从进入人妖共处的共生时代至今已经有了一千两百年的历史,狐妖与人类通婚的情况也已是屡见不鲜。可是无论是哪个视角的史书,都没有发生过像今天这样的情况。

“这样子吗……”一切又似乎回到了原点。

“为什么偏偏在向神明大人祈祷的时候倒下了呢,难道是祈祷的话,还是祈祷的仪式感……”樱井凛似乎想到了什么,脊背突然发凉。

书中之所以没办法找到解释,是因为樱井凛是基于樱井遥是个人类为基础进行调查的。那如果樱井遥从一开始就不是人类呢。

初见时就被她的身材和香味所吸引,回家后也是莫名其妙地想特别关照她。就连有魅惑抗性的狐妖都被无意识地吸引,如果自己是人类的话,恐怕自己早就禁不住魅惑,把她糟蹋成倾泻欲望的工具了。而且,能够对祈愿等一系列神圣系的事物产生剧烈的排斥反应,甚至会被造成严重伤害的种族,苏威尔大陆上只有一个。

魔族。而樱井遥则是魔族的中的高阶种族——魅魔。

魔族这个自神明时代就诞生的产物,已经在苏威尔大陆上生活了数万年,虽然数量极其稀少,但是由于每一个个体都是独一无二般的存在,因此对苏威尔大陆而言是个巨大的威胁,因为在对付它们的时候无资料可循,只能被动应战。

而魔族不仅是樱庭教会国的敌人,也是苏威尔大陆众矢之的的对象。

樱井凛想起了父亲曾经的告诫:“万一某天魔族突然出现在汝的面前,汝的责任就是让彼消失在苏威尔大陆。对万物皆可有怜悯之心,唯独魔族是万恶不赦的生物。”

那时候还以为这些事根本就不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想不到父亲的话就像是预言一样应验了。

“对不起。遥,如果还有来世,如果遥的来世不再是魔族的话,吾一定会用一生来弥补这辈子的过错。”樱井凛支开了妹妹樱井可奈,拎着太刀站在了樱井遥的面前。而樱井遥此刻依旧是昏迷不醒的状态。

樱井凛熟练地把狐火附着在太刀上,青蓝色的火焰如同收割鬼神的镰刀。而手起刀落也不过是瞬间的事。

“魔族都是万恶不赦的存在。”

“因为是魔族,所以要消灭。”

“因为是公敌,所以要消灭。”

“因为樱井家族是狐妖一族的骄傲,所以不能不杀。”

“遥!对不起!是哥哥吾对不起汝……”樱井凛挥起太刀就往樱井遥的要害砍去。

就在撕碎樱井遥的那一刹那——

樱井凛的刀停住了。

“啊啊啊啊——”樱井凛大喊道。

他还是下不去手。樱井凛瘫倒在地,太刀支撑着双手,眼泪沾湿了地上的榻榻米。樱井凛好久没有这么哭过了。面对自己的亲人,怎么可能下得去手,魔族又如何,万恶不赦又如何……

“那表率呢?口口声声说维护樱井家族的荣耀,却无法对魔族下手,这算什么?”樱井凛反问自己。

“对不起……给樱井家族蒙羞了,吾可以为了家族,为了教会做任何事,但是要吾亲手杀死自己的家人,吾做不到。”

樱井凛跪坐在樱井遥的面前泪如雨下,滴在了樱井遥的脸上。

啪嗒、啪嗒——

樱井遥在朦胧意识中,感受到了水滴在脸颊上的感觉。

“是雨吗……”

但是,相比起雨滴,又有着温润的触感,和更为奇妙的温暖。

樱井遥疑惑地缓缓睁开了双眼,眼前是哥哥樱井凛因哭泣而扭曲的脸庞。

“凛,你怎么了……”樱井遥问道。

“我已经没事了,凛别哭了,蹭蹭。”樱井遥恍然大悟,把自己的头枕到了樱井凛的大腿上。

“遥,对不起……是吾不好。”

“凛,已经没事了,让可奈和凛担心了,我才是要道歉的。”樱井遥愧疚地把自己的脸埋了起来。

父亲大人,这就是汝所说的万恶不赦的存在吗……究竟是汝的错觉,还是吾的错觉啊……

“对不起,吾并不觉得遥是万恶不赦的存在。就算哪一天原形毕露,吾也要把遥从深渊里拉回来,因为遥是吾的亲人,是心里宝物般的存在。‘因为是魔族就要抹杀掉’什么的,吾这辈子都不可能做到。”樱井凛以断罪般的口吻对着心里的自己说道。

“遥没事真的是太好了,妾身都快要担心死了。”另一边,得知遥安然无恙的樱井可奈喜极而泣。

“不过可奈,汝愿意保守秘密一辈子吗?”

“什么秘密?”

“遥是不折不扣,如假包换的魅魔哦。”

“哥哥,妾身觉得抑制魅惑的方法多得数不胜数哦。”

“那可奈的意思是同意保守秘密吗?”

“尽管有时候也会冲动同意哥哥的无脑决定啦,但这次绝对不是因为冲动哦?”

“那是因为什么?”

“总之哥哥是大笨蛋啦!”

“......”

樱井可奈和樱井凛在打闹中达成了一致的决定,雪藏樱井遥是魅魔的身份。

(第10章也顺利写完了!本人的轻小说也迈入了四万字的行列啦,希望各位继续支持我的轻小说哦,收个藏,点个赞,投个月票都是对我莫大的鼓励啦,感谢各位读者一路对我的支持!(九十度鞠躬)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