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歧途下的愿望

作者:時任淳一 更新时间:2020/12/16 2:58:50 字数:3699

此时南岸省外国语大学的天边,落日时分晚霞的光芒染红了半片天空,一边是紫红色的晚霞,一边是初夜的深蓝。仔细观察,还能看见几颗趁着夜色露头的星星点点。

上午,白奕霏在舍友讶异的目光下写好了退学申请后,提交了退学申请的白奕霏就打开了游戏沉迷其中,甚至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

“啊!我*!我*你*的!他*的这傻*怎么还没死啊!我真的是***!就知道晚阴的狗*玩意!”

白奕霏焦急地盯着电脑画面,机械键盘发出了噪音般的“哒哒”声,嘴里说着绝对会被后期消音的残酷言辞,周围的舍友见状只好默默地都戴上了耳机。

白奕霏是女生行列中难得一见的狂热游戏爱好者,特别是在射击游戏的领域内更是能够一骑绝尘地碾压不少男性对手。但随着自身段位的不断提升,白奕霏也感受到了游戏的残酷性。接二连三的败北和偶然的胜利,让白奕霏时怒时笑,变得难以捉摸,情绪也因此变幻莫测。

与哥哥林景堂关系决裂之后的这两天里,白奕霏除了在宿舍近乎狂热地打游戏之外,空余的时间都会独自一人前往无人之地,独赏冬日的雪景。

“*!还能这样的吗!”白奕霏再次game over后,气得把笔记本电脑猛地一合,发出了“砰!”的响声。

冷静下来的白奕霏,看了看窗外,随后便离开了宿舍,前往湖畔的草坪,沿途留下了一连串的脚印。

此时的湖畔草地空无一人。大一大二的新生们大多流连于天边的晚霞,大三大四这类老油条们则会早早地前往食堂抢占先机。

寂静的草地上,只有飘零的雪花以及湖面上微微泛起的波澜陪伴着白奕霏的思绪晃动。

“如同这转瞬即逝的雪花一样,如果退学申请通过之后,也会消失在这个学校了吧。”

“这样就没有多少机会见到黄欣冉这个笨蛋了了,也没办法经常见到哥哥了……”

“可恶……为什么自己,总能想到那个变态学习狂啊……”

白奕霏一想起他,就感觉到心里一阵绞痛,难以呼吸。白奕霏把自己的身子躲进羽绒服里,裹得严严实实的,思绪早已被自卑与伤感占据。尽管白奕霏早已在脑海中层层设防,试图阻止林景堂在脑海中的突然出现,可是无济于事,他的身影总会时不时地弹出来,敲打着白奕霏内心最柔软,最敏感的部位。

白奕霏不争气地流下了眼泪。和林景堂一样,一夜无眠的白奕霏满脸憔悴,眼睛里布满了血丝。她不敢睡着,桌子上堆满了速溶咖啡的包装袋。她担心自己一旦睡着,梦境就会瞬间被林景堂填满。

她太想逃离这个世界了。无论是游戏中的世界,还是与自己产生连结的彼端的异世界,在她的眼里,都要比这个世界要好太多了。

白奕霏把手从口袋里伸出,摘掉手套,粉嫩的双手在寒冷的环境中逐渐变得毫无血色。

随着一片雪花毫无征兆地坠落在白奕霏的掌心,白奕霏下意识地一个哆嗦,眼前再次浮现了先前的画面。

与第一次见到的那个房间一样。地上铺着榻榻米,被炉,壁橱,矮桌等家具保持着原有的样子,被炉中依旧散发着阵阵暖意。

不过这一次,房间里躺着上次见到的那只狐妖,只不过服装与上次不同,这一次她换上了类似一体式睡衣的衣服,样式与邻国大和的睡衣样式相似。几缕白发搭在了精致的脸庞上,鼻尖的温热吐息吹得白发微微晃动。银发狐妖的身上散发着清甜沁人的樱花香气,让白奕霏一时半会产生了自己身处大和民居的错觉。

白奕霏起身看了看自己的睡衣,是与银发狐妖的蓝白配色相撞的红黑配色,有一种情侣装的感觉。

“这个世界里,我操控的这副身躯的主人,一定和身旁的这位银发狐妖关系很好吧。”白奕霏自我认可般地点了点头。

与此同时,她感受到了来自脖子上的拘束感。

好奇的白奕霏摸了摸,“诶?这个时代那么先进了吗,竟然还玩这种play?”白奕霏晃了晃脑袋,摆弄了一下脖子上的颈圈。

材质很舒服,没有明显的不适感。白奕霏脸颊发烫,不知为何她在这时她的脑海里竟然诞生了奇怪的想法,而对象竟然是关系破裂的哥哥林景堂。

房间的挂饰与之前别无二致,房间内却多了几颗植物。与此同时,很多角落很明显被认真地打扫了一遍,显得涤尘不染。

这一次,白奕霏决定出门走出这栋房子去看看。她径直地走向壁橱,拉开,里面挂着五花八门的服饰,让白奕霏一时半会有点眼花缭乱。

白奕霏暗喜,还好平日里自己也对大和文化饶有兴趣,不然连寻找存放衣服的地方都是个大麻烦。

然而,还在暗喜的白奕霏却发现了一个更大的问题。

这些类似于大和民族服装——和服的玩意,她似乎不会穿……

白奕霏下意识地想拿手机搜索穿衣方法,却突然发现这里是与现实世界不同的异世界,这个地方似乎并没有网络这种东西。就算是回到现实世界去察看,也不是一时半会就能够记住穿着的方法的。

“他们出个门可真辛苦啊……”白奕霏一边默默地同情着他们,一边伫立在衣柜面前犯了难。

凭借身上的这套单薄的睡衣,恐怕刚踏出门口就会被寒风吹成冰雕。白奕霏的视线在壁橱前一遍遍地扫视着,终于,她的视线落在了壁橱边上的一套衣服上。

“討伐専用衣装”旁边的标签标明了它的用途。

与其他类似于和服的衣服不同,这套衣服的样式更像是从现代穿越而来的服装样式。它也与其他黑红配色的衣服不同,这套衣服的配色更偏向于雪地的颜色,而且也相当宽松,一看上去就很暖和的样子。与此同时,这套衣服还配了一个毛茸茸的狐耳头饰。

别无选择的白奕霏从壁橱中取下了这套衣服,并一件件地穿上。

衣服的内搭是一件卡其色的长袖毛衣,外套则是相当厚实的羊绒大衣,除此之外还配了一条柔软的绒毛围脖。外套的领口处往下垂了两个大绒球,袖子上缝着一连串小巧精致的淡蓝色蝴蝶结,衣服图案的元素则是雪地中的白狐与森林。

衣服的码数很大,白奕霏往下扯了扯作为内衬的长袖毛衣,刚刚好遮住了两坨圆滚滚的大肉球,同样的,作为外套的羊绒大衣也是如此。作为代价,袖子也长出了一截,双手倒是可以绰绰有余地藏在衣袖里,从而省去了挨冻的烦恼。

但是白奕霏却怎么也找不到类似于裤子或者裙子之类的下装,取而代之的,是一双很保暖的过膝长筒袜,长筒袜的开口处别着一对淡蓝色的大蝴蝶结,其它地方则是多条狐尾构成的淡蓝色纹路。同样的,雪地靴上也是类似的图案。

“看来暴露在外的大腿只能感受寒冬的洗礼了。”白奕霏满脸疑惑,这真的是讨伐专用的服装吗……

尽管因为这套打扮的缘故,大腿的裸露部分显得更是细致粉嫩,吹弹可破。但是如此格外诱人的大腿似乎在面临困境时并不能起到什么作用。

白奕霏轻叹了一口气,别无选择的她只好就这样出门了。穿过几层大门,站在玄关处的白奕霏已经感受到了室外寒风的凛冽。寒风透过微小的间隙,发出了尖锐的啸叫声,如同午夜亡魂的呼唤般瘆人。

白奕霏摸了摸娇嫩的大腿,便拉开了通往户外的最后一扇门。

“?!难道低温已经让我的感官失效了吗?”尽管此时的白奕霏已经置身户外,但是她却感受不到冬天应有的温度。

而此时,羊绒大衣后背的图案发出了淡淡的白光,长筒袜上的图案亦是如此。

屋子外是一个巨大的庭院,庭院内,小桥流水人家,凉亭古树应有尽有,一片经典的大和园林风格。

白奕霏在庭院内四处瞎逛,在庭院的后方,她发现了一棵与屋顶齐高的樱花树,树上挂着数不胜数的木牌,在寒风的吹动下发出了清脆的敲击声。

白奕霏也证实了自己先前的猜想,这家人的姓确实叫“樱井”。白奕霏仔细端详着木牌上的每一个名字,想找到自己在这个世界的名字,可是束手无策,树上木牌的新旧程度几乎无异,简直就像是同一时期的产物。除此之外,除了木牌上的少许汉字之外,其他的字既不是与汉字相仿,却又不同于汉字,也不是大和日语的国字。

除此之外,白奕霏还看到了庭院内祭祀神灵的祭坛,摆放着木桩的训练场……白奕霏一边感叹着设施完善的庭院,一边悲叹着自己现实中的处境。

正当白奕霏打算探索庭院外的世界时,一个来自现实世界的声音打碎了当前的画面,白奕霏推开门后只看到门外的世界一片空白。

“白奕霏同学啊,你是不是伤心到魔怔了啊?在雪地里吹风吹那么久,疯了?”中断白奕霏画面的,正是刚从林景堂宿舍回来的黄欣冉。

“啊,不是——”白奕霏刚想辩解,却被黄欣冉二话不说地拎起,往食堂走去,

“别犯傻了,陪我去饭堂吃宵夜去!姐请你!”

“啊你个坏女人快放我下来!长得高了不起啊!!”任凭白奕霏埋怨,黄欣冉愣是把白奕霏拎到了饭堂里。

“你看看你小学生,手都冻红了。都多大岁数了,能不能别让姐姐我操心了。”黄欣冉用脱下手套,用自己的双手不停地揉搓着白奕霏冻得发红的小手,嘴里时不时地朝它呼气,如同在呵护婴儿的肌肤。

“嘻嘻嘻~”

“冉冉小可爱老渣女了,真是会趁人之危,抓住人心的弱点。不像我,只会惹被人生气,让别人担心,真是羡慕死了——”

“收起您那茶里茶气的发言吧,白奕霏同学。还有,叫姐姐。”黄欣冉满脸嫌弃地说道。

“姐姐姐姐~”白奕霏扑到了黄欣冉的怀里。

“害,你这小家伙真的是,不愧是小学生,真好哄。”黄欣冉连忙摸了摸白奕霏的头。

“人家不是小学生啦,讨厌厌~”

“……白奕霏你别这样,姐害怕。”尽管如此,黄欣冉还是紧紧抱着白奕霏。

尽管黄欣冉给白奕霏带来了微光,但那也不过是风中的一点烛火而已,风一吹,世界便又重归黑暗。

回到宿舍的白奕霏又躺上了床,周围的黑暗压得她有些窒息,以至于忘记了恐惧。白奕霏蜷缩进被窝里,开始回想起今天所见之景,借以**。朦胧中,她诞生了想认识那个世界的少女的想法。

“该怎么做呢?”陷入了沉思的白奕霏无暇顾及周边的黑暗,心情逐渐平稳的她也逐渐从清醒陷入了沉睡当中。

(第十三章也顺利完成了!如无意外的话今天也会更新两章喔!请多多关照!喜欢这本小说的别忘了投投月票,点赞收藏哦!)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