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幻梦

作者:偷来浮生 更新时间:2021/3/14 20:04:12 字数:4032

“阿嚏!阿嚏…”

社团活动室里喷嚏不断地李浮生跟前的茶几上堆满了用来擦鼻涕的纸巾。

“你原来真的是感冒了啊,我还以为你是装的呢?”宁玄清又拿回来一大包抽纸递给李浮生。

“这几天我水逆,运气是真的巨差啊,不过从今天开始我会转运的。”

“怎么这么肯定?”宁玄清好奇地问道。

“嘿嘿。”李浮生得意一笑,“我今天来上学的时候在天桥上遇到个算命的道士,让他给我卜了一卦,那可是大吉之兆啊。”

“浮生,假条我写好了,你拿去找江砚然吧。”一直在伏案写着什么的江潮把一张假条拿给李浮生。

“啊?什么假条?”李浮生傻傻地望着江潮。

宁玄清替江潮解释说:“你昨天一天没来上课,江老师让你今天去她办公室一趟。”

“我去找江砚然那个女人?单独?我会死的吧。”

李浮生第一时间想到的是自己被那个道士骗了,不是说会转运吗?自己早该看出来的,那个道士贼眉鼠眼的样子一看就是个骗子。被坑的李浮生,在脑海里把那个道士的模样肆意妖魔化,然后再去心安理得去咒骂他。

“江潮啊,你得陪我去,她不是你姐吗?看在你的面子上,她肯定不会为难我的。李浮生突然想起可以抱江潮的大腿。

“第一,江砚然虽然是我姐,但我们是没有血缘关系的。第二,我昨天已经帮过你一次了,不然你的英语学分早就像之前那几个学生一样被扣完了。”江潮竖起第三根手指,“最后,我也不是很想见她。”

“好好好,那还是我自己去吧。”李浮生最受不了的就是江潮这种慢条斯理和你讲道理的语气。

“嘿,快看,昨天英语课的事上学校热搜了。”宁玄清突然拿着手机凑过来,“你看我被拍的帅不帅。”

李浮生接过手机看了眼视频,当看到视频里男生打扮的黎沐离的瞬间,李浮生没忍住手一抖,手机差点掉到地上。

“那个…我去找江砚然了,你们慢慢看吧。”

说完,李浮生就急匆匆地离开了活动室。

“都过去了…都过去了…”李浮生摸着自己的左臂,不停的碎碎念。

昨天的晕倒不仅没让李浮生再忘记什么,反而除了得了感冒之外,李浮生还想起了所有的事情。

李浮生别的本事没有,就是心很大。既然黎沐离没杀自己,还治好了自己的伤把自己送回家,那肯定是打算放过自己一码啊。

虽然存了这么久的道符和宝贝禁锢符都没了,但当作是破财消灾也就没感觉那么心疼了。

至于手臂上的刺青,李浮生醒来之后就发现刺青不见了,随后不管李浮生用冷水还是用热水去冲,都再没浮现出来过,就像是从没出现过一样。

现在只要再过了眼下这一关,一切就又能步入正轨。

不知不觉间,李浮生就已经到了江砚然办公室的门口。江砚然教的是英语,但除了这个身份外,江砚然还是这届大二的行政主任。这也是为什么所有人都很怕江砚然的原因,人家管着你的学分呢,你能不怕?

也正是因为如此,江砚然拥有一间独立的办公室。李浮生先礼貌的敲了敲门,过了一会,门内传来了江砚然许可的声音。

李浮生硬着头皮一头撞进办公室,第一眼就看到江砚然正低着头处理着文件。

“坐吧。”江砚然没有抬头,只是让李浮生找个位置坐。

今天江砚然把头发梳成一个发髻,穿着宽松的长筒裤子,戴着一副圆框金丝眼睛正一丝不苟地阅读着桌子上的文件。

这真是没血缘关系的姐弟?怎么感觉带上眼镜后,这个认真的样子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李浮生有些怀疑江潮是不是骗了自己。

“不好意思,刚刚有些文件没处理完,耽误了一会时间。”江砚然整理完文件后,把眼镜摘下,又再度变成 了平日里那个不可一世的白天鹅。

“没事没事,江老师您日理万机,能理解。”李浮生笑的像个献媚的小太监,双手把假条呈给江砚然,“这是我的假条,请您过目。”

“嗯,江潮给你写的吧,他的字我认得。”江砚然接过假条看了眼,“看来你们的关系的确不错。”

“那您这假条能给我批了吗?”李浮生一听有戏,立马点头哈腰的问道。

“当然可以,假条的事情是小事,不过…”江砚然话锋一转,“我有几个问题想问你。”

“江老师您尽管问。”李浮生信誓旦旦地拍着胸脯。

“李浮生,父母双亡。”江砚然从抽屉里拿出一份牛皮纸包着的文件,“你是跟领养你的爷爷姓的,而你的爷爷在一年前去世 。”

“并且你现在也不是住校,而是在外租房,这些信息应该没错吧?”

李浮生瞳孔细微的收缩,下意识地摸向自己的右口袋,“的确没什么错误,只是江老师为什么会这么清楚。”

“别紧张。”江砚然微微一笑,“毕竟你和江潮走的这么近,而我作为姐姐,关心一下弟弟的交友情况也很正常吧。”

“原来是这样,是我多虑了。”

“我为你申请了最大额度贫困生,补贴下来的钱应该足够你日常开销了,毕竟要租得起三室一厅的房子可得要不少钱吧?”

“这个…”老底被透的干干净净李浮生尴尬地笑笑,正想解释些什么。

“你不用解释什么,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江砚然摆了摆手,“只是最近我可能会去你家实地考察一下,这是申请贫困生必须要走的程序。”

李浮生强忍着眼里的泪水,感动的连连点头。他突然眼前这个女人那里是什么魔鬼,简直是天使啊。 李浮生觉得自己第一次在这个冰冷的城市感觉到了所谓的人情温暖。

“我还有一件想要拜托你的事,你也知道,我和江潮的关系…”

“江老师,哦不,江姐姐,我一定会纠正江潮这种叛逆的心理,让他明白有这样的一个姐姐是一件多少幸福的事情。”

“你很聪明。”江砚然满意地点了点头,“如果没什么事的话,你可以走了。”

“那江姐姐再见。”李浮生微欠着身体,退出了办公室。

出了行政大楼,走在小路上的李浮生恨不得马上跳个舞来发泄一下自己心头的喜悦。

原来那个道士真的没骗自己,算的真准。李浮生心里那个道士贼眉鼠眼的形象瞬间变成了仙风道骨的样子。

这可是最高额度的贫困生补助啊,有了这钱自己还用愁交不起学费?还用愁吃了上顿没下顿?还用冒着生命危险跑去抓妖?

李浮生心中有一种苦尽甘来的感动,下定决心今后绝不再接触和妖沾半点的事情,从今天开始我李浮生就要开始全新的生活。

李浮生在回家之前特意买了两大包猫粮跑到后山想和小花分享一下自己的喜悦,喊了半天却迟迟没看到小花的影子。不过小花突然失踪的次数也不在少数,一般没两天就又跑回来了,李浮生也没在意,把猫粮放在了老槐树后面就回家去了。

回到家的李浮生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开始收拾自己的那些降妖装备,李浮生有些不舍地看着跟着自己也有一段时间的咒文匕首说:“老伙计,不要怪兄弟我飞黄腾达之后就忘了你们,你们永远在我的心中,感谢你们陪伴我走过了那段最难熬的岁月。”

李浮生从眼睛里挤出两滴不知真假的眼泪,把匕首和其他的降妖道具都丢进箱子里,再拿上胶带来来回回卷了个十七八圈。

完工之后李浮生满意的欣赏着已经被自己包的密不透风的箱子,然后把箱子塞进了床底下,再把它的前后左右都堆积上杂物,直到彻底被掩盖住李浮生才停手。

“呼…”李浮生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心情分外的愉悦。

“打会游戏吧,这两天都没碰过。”李浮生想着打开了电脑,准备打会游戏。

李浮生开始对游戏是不感兴趣的,开什么玩笑,再仿真的游戏能比自己的真人降妖刺激?

直到近几年兴起了一款叫《全民修仙》的游戏,李浮生听说玩这游戏刷出来的稀有装备能赚钱,才动了玩游戏的心思。

李浮生刚一上线,就看到了两条消息弹出来,一条前天一条昨天的,都是同一个人发来的。

来自您的道侣【冰冰冰】的消息:“?”

来自您的道侣【冰冰冰】的消息:“???”

这个叫【冰冰冰】玩家是李浮生在游戏里结成的道侣,最开始李浮生是为了拿一个道侣任务才能得到的装备去卖钱,就在大厅里发消息问有没有人愿意组情侣做任务的,就被【冰冰冰】找上了。

两个人做完任务后,李浮生开心的把装备拿去卖了钱。李浮生觉得【冰冰冰】的操作是真的还不错,除了平时话少了点也没什么不好的地方了。

后来官方出了一些其他的道侣任务的时候,李浮生就常去找【冰冰冰】一起做。

一来二去之下,本来每次做完就会取消的道侣关系,在一次任务后两边都没人主动去取消,索性就这样保存到了现在。

开始李浮生还觉得【冰冰冰】是不是玩女号的男人,毕竟玩女号装妹妹的人不在少数,要么为了混副本,要么就是为了骗人给他氪装备。

但很快李浮生发现自己猜错了,错的很离谱。【冰冰冰】非但没有骗李浮生给他氪装备,相反【冰冰冰】经常给身为零氪党的李浮生买时装和一些付费道具。

李浮生虽然缺钱但也不至于这样无功不受禄,这让李浮生心里有点愧疚。所以每次只要【冰冰冰】问自己有没有时间时,李浮生都会说有,即使当时李浮生正在忙着刷其他的装备。

就当是收钱当陪玩吧,李浮生这样告诉自己。

“我上号了。”李浮生回了个消息过去。

李浮生这边显示正在下副本的【冰冰冰】立马退了出来,回李浮生说:“前两天去哪里了?”

“前两天有点事。”李浮生说。

“是不是因为我没给你买新出的时装,因为我今天才发工资,抱歉。”

“不是…”李浮生字刚打一半,系统就提醒自己【冰冰冰】给自己送了新出的一套时装。

“你干嘛要一直给我买这些东西?”这种亏欠的感觉让李浮生心里很不舒服。

“我的好友只有你。”

李浮生感觉自己自己的心口被一只小蚂蚁咬了一口,寥寥几个字让李浮生有些触动。

“下副本吧,今天我可以多玩一会。”李浮生快速地打字回道。

“嗯。”

……

李浮生一直和【冰冰冰】打到很晚,结束的时候洁白的月亮已经挂到了天空正中。

“今天就到这吧,我下了。”李浮生说。

“嗯。”

消息中断了一会,李浮生看【冰冰冰】的头像还没变暗,“今天月亮挺好看的,这么圆。”

“嗯,好看。”【冰冰冰】秒回。

“早点睡吧。”

“嗯。”【冰冰冰】回复完,头像暗淡了下去,下线了。

李浮生从靠椅上站起来,舒服地伸了个懒腰。

“先去洗个澡,再吃点小水果,不用降妖赚钱的日子真是惬意啊。”

半个小时后,洗完澡的李浮生哼着小曲,手里拿着一个削好的苹果踏着慢悠悠的步子准备去阳台赏会月。

“就当是一场梦,醒了很久,还是很感动…”

李浮生哼着五音不全的小调,拉开阳台的帘子…突然李浮生脸上惬意的笑容在此刻定格,嘴巴张大的能把手上的苹果完整的塞进去。

黎沐离穿着白色的丝绸长裙,坐在阳台围栏的边沿上,两条修长的腿交叠着放在围栏上,晚风吹过,在裙摆下若隐若现。 皓洁的月光洒下,把那头雪白的长发染成银色……

李浮生左臂的刺青开始发烫,浮现出赤红的九尾狐图案。

“嘭!”手里的苹果落在了地上。

李浮生忽然发现自己很天真,天真到觉得自己真的从梦里醒来了…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