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交易

作者:偷来浮生 更新时间:2021/3/23 18:33:57 字数:3958

李浮生把耳朵里的蓝牙耳机塞紧,小心的环视着四周。下午三点的广场很热闹,周围全是来来往往的行人,何难被锁定同时也便于自己的隐藏和逃脱。

这正是李浮生选择在这里交易的理由。

就在昨天,也就是交易成立后地第三天,房东再次联系了李浮生,并且要求在深夜交易。李浮生拒绝了房东要求,而是选择了嘈杂的广场进行交易。

“我到了,你人呢?”李浮生伪装着对听筒说。

“小子,就你一个吗?”房东这次通话使用了他的本音,一个沙哑的男人声音。

“那要看你的态度成不诚恳了。”

“最后别给我耍什么花样,不然我就带你一起下去。”

这绝对是个见过血的人,李浮生断定。不只是普通的口头危险,透着一股真切的杀意。

不好搞啊!李浮生皱着眉头。

“来你九点方向的咖啡馆。”耳机穿出沙哑的声音。

李浮生往九点钟方向的咖啡馆望了望,这个点来咖啡馆都是些西装革履的男白领,画着淡妆的女OL,清一色的在桌子上放台笔记本,旁边再搁一杯咖啡,毫不带茧的手在键盘上不停地敲敲打打。

“还挺文艺。”李浮生看到店门口写着“花语”的店牌。

“您好,几位?”举止端庄的服务员走上来问李浮生。

“我找人。”

“好的。”服务员退了回去。

其实一进咖啡馆的瞬间,李浮生就锁定了目标。不是李浮生直觉有多敏锐,而是目标过于明显。

在靠窗的位置上,一个男人坐在窗帘的阴影下。与咖啡馆文艺的环境格格不入的是他那大腹便便的体形,拉在人堆里也只是个中年发福的地中海大叔,这种违和感太强了。

但李浮生能感觉到,那股见过血的狠劲更浓郁了。

男人朝着李浮生晃了晃手机,李浮生不动声色的缓步走向男人对面的座位。

走的近了,李浮生感觉到无形的压迫力落在自己的身上,男人那身肥膘下包着的肌肉让他心里有些没谱了。李浮生懂一点格斗,知道比起低脂率的美观肌肉,这种夹带脂肪的肌肉杀伤力是更加惊人的。

房东没有带任何遮挡容貌的东西,和李浮生一样。李浮生很清楚,虽然没有见过面,但房东肯定通过一些方法调查过自己。

而对于房东也没有遮挡容貌的做法,李浮生有些不解。

“我早该想到的。”房东开口了,“当初你刚来就能把我安在房间里的摄像头拆掉的时候,我就该知道你不简单。这些年的生活,把我变迟钝了。”

房东没有直接提交易的事,而是和李浮生闲聊了起来。

“看来你以前也是个大人物,是金盆洗手了?”李浮生顺着往下说。

“大人物?”

房东失笑,咧开大嘴露出还塞着肉丝的黄斑牙齿,幽幽的说:“我只是个苟延残喘的亡灵罢了。”

“你是在刻意拖时间吗?”

“哈哈,怎么?你小子你怕了?”

“谁知道呢?”李浮生耸了耸肩,“倒是你钱准备好了吗?”

“东西呢?总得先验验货吧。”

“在这里。”

李浮生从包里拿出盒子推给房东,房东微微打开盖子,看到里面吸收了一切光芒的漆黑,满意的笑了笑。

“钱的话,我只能先给你一半,剩下的要等我把房子卖了之后再给你。”

“可以,那一半钱呢?”

“在我车里,跟我去拿。”

“好啊,我跟你去。”

听到李浮生的回答,房东愣了一下,似乎对李浮生这么利落的答应感到惊讶。

李浮生跟着房东绕到了广场后面,四周的人越来越少,最后一个弯房东进了一处巷子,进去之前对着李浮生勾了勾手指。

很明显的陷阱,但李浮生还是走进了小巷。

杂乱不堪的巷子里遍地都是垃圾,散发着恶臭。时不时还能看到几只肥大的老鼠窜过,似乎完全不惧怕眼前两位闯入者。小巷和外面光鲜亮丽的广场相比完全是两个极端,可它们之间却只有一墙之隔。这条巷子就像是广场的暗面,同样有东西生活在这黑暗之下…

“东西呢?”

“嘿嘿,全在这呢。”站在巷口最深处的房东从身后的垃圾堆里拖出一个旅行包,“敢过来拿吗”

李浮生慢慢的向巷子深处走去,一点点没入黑暗…

“啊…”房东吸动着他那大鼻子,闭着眼睛,神情分外的陶醉,“这里的味道很难闻吧,但我已经习惯了。”

房东指着李浮生手里的盒子说:“你知道因为这个东西我逃了多少年吗?我想那时候你应该才刚刚出生吧,二十年,整整二十年呐。”

“为了躲过通缉令,我做了一整张脸的整容手术,逃到中国来。对了,我来中国之前是个墨西哥本土的佣兵。为了学会中文,我躲在这种只有垃圾的巷子里每天学整整八小时中文。”

“有时候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时间长了我连自己都快不认识了,我甚至都快忘记了自己的名字——乔纳森·冈萨雷斯。”

房东越来越激动,好像记起这些记忆会让他崩溃,到最后近乎是狰狞地盯着李浮生:“你应该庆幸你选择了来这里,不然我一定会拧断你家里那个女人的脖子。”

“你怎么会…”李浮生捏紧双拳,停下脚步。

“呵,你以为我只有一个人?花点钱找几个亡命之徒也不是什么难事。”冈萨雷斯扔下包,一步步向李浮生走去,“骗我来交易,然后趁机偷偷搬家,最后拿了我的钱逃之夭夭?你真的逃的掉吗?”

“你要是不发现这个盒子的话,就不会有现在的事情,我也可以好好过我的生活。”冈萨雷斯步子越来越快,到最后开始奔跑,肥硕的身体抖动起来,震的墙上不断洒下白灰,“让你看到我的脸和告诉你这些,我就没打算再让你活着走出这条巷子了。”

冈萨雷斯后来的话,李浮生一句都没有听进去,只想着现在正在家里打包行李的黎沐离。

必须要快点赶回去!那个笨蛋的话,肯定会有危险。

“这时候发呆可不好啊。”

重拳呼啸而来,带着要见血的气势!!!

“太慢了,你以前真是个佣兵吗?还是以前的本事全给忘了。”

李浮生肆意的嘲讽,对付这种庞然大物,激怒他是不错的战术。

“找死。”冈萨雷斯怒吼着,拳头再次加速。

感受着迎面而来的风压,李浮生只是轻轻摆头,绕到房东的侧面,一拳打在还在发力的手臂的臂弯上。

“啊…”被打到发力关节的感觉可不好受,冈萨雷斯痛苦的发出哀嚎。

李浮生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对着冈萨雷斯的太阳穴一脚踢去。

就在这时,冈萨雷斯刚刚那条被李浮生重击的手臂而脱力的手臂居然瞬间恢复过来,向着李浮生腰腹袭来。

这个壮硕的如熊一样的男人,却有着狐狸般的狡猾。

李浮生只能把腿收回来,同样一拳打了回去。

“嘭!”

激烈的碰撞,两人脚下的地面绽出几道裂纹。

李浮生往后退了好几步,而冈萨雷斯只退了一步。李浮生活动着酸疼的手臂,心里却是一定,看来签订契约之后对自己的肉体的确有很大好处。要是自己以前,绝不可能跟这种量级的对手对拳。

不过,不能在拖下去了,黎沐离的安危总是在李浮生的脑海里消散不去。

“我是被黎沐离迷住了?”李浮生没来由的冒出个自己都觉得荒唐的念头

“不想了。”李浮生摇了摇头,“既然你这么大块的头,那就别怪我玩赖的了。”

李浮生从右口袋抽出那把放在箱子里很久没用的咒文匕首,虽然这种对付妖的匕首对人的效果不是很好,不过好在足够锋利。

紧握着匕首,李浮生向着冈萨雷斯冲去。在闪躲开冈萨雷斯攻击的同时,李浮生不停的用匕首划在冈萨雷斯身上,消耗着他的体力。

二十年远离战场的生活终究还是让这个老雇佣兵走向迟暮,身体的不灵活成了巨大的弱点。

冈萨雷斯剧烈的喘息着,心里的愤怒渐渐因为生命的流逝而平息。 这个在死亡边缘挣扎了不知道多少次的雇佣兵,绝不接受现在这样的死亡。

冈萨雷斯抓起地上的垃圾对着李浮生丢去,纸屑果皮撒的满天都是。

而就在李浮生忙于闪躲的瞬间,冈萨雷斯从口袋里掏出一只针剂,没有任何犹豫,隐蔽的注射在动脉里。

李浮生踢开满地的垃圾,看着浑身都在颤抖的冈萨雷斯,突然加速,快速的拉近两人之间距离。

颤抖的冈萨雷斯突然抬起头,露出因为药剂作用而痛苦变形的脸,对着李浮生一拳打去。

“妖气?他不是人吗?”李浮生心里一惊,但攻击还是如期而至。

冈萨雷斯居然丝毫不避开李浮生的匕首,一拳正面硬捍匕刃。

然而结果却让李浮生等大了眼睛,似乎看到了什么不可置信的画面,自己的咒文匕首碎了?

李浮生看到自己的匕首从刃尖开始开始崩裂,裂纹一直蔓延到尾部,最后轰然碎开。从头到尾,李浮生都没有感觉到自己的匕首刺在了血肉上,倒像是砍到了钢铁一般。

冈萨雷斯的拳头却没有因此而停下,尽管李浮生已经提前错开了方向,还是一拳打在了李浮生的肩膀上。

伴随着一阵剧痛,李浮生的右臂耷拉在一旁,已经脱臼了,疼的李浮生直咧嘴。

“哈哈…哈哈哈哈,这股力量,太棒了。”

冈萨雷斯狂笑着一拳锤在墙壁上,直接打出一个大洞,满面墙壁都密布着裂纹。

李浮生慢慢往后退去,警惕的看着疯癫的冈萨雷斯,心里一万个mmp,这家伙是tm磕药了吧,怎么突然这么猛了。

冈萨雷斯如一头发怒的公牛向李浮生撞去,勾拳正对着李浮生的头部。

身体难以平衡的李浮生才堪堪躲过一拳,就被一脚踢到腹部,瘫坐在地上,翻涌的胃液瞬间吐了出来,止不住的顺着嘴角流下。

“现在你可以死了!”冈萨雷斯肿胀的如同柱子般粗壮的小腿带着破风声而来。

李浮生拼命的想重新控制住自己的身体,可每一块肌肉都在痉挛,每一根骨头都在打颤。他突然想起了那个晚上被黎沐清按在墙上无法动弹的窘迫,那种无力的感觉混合着绝望不断的冲击着李浮生的大脑。

动起来啊!李浮生心里大喊,还有个笨女人等着你回去救她呢,那可是校花啊。你要是回去英雄救美感动到她了,说不定她还真的以身相许给你了。

李浮生自己都没想到,自己在生命的最后想的还是黎沐离。

至少这下自己临死前的回马灯可以多一个人了,李浮生苦笑。

“老子跟你拼了。”

他咆哮着挤出全身最后一丝力量,抓起残刃向冈萨雷斯挥去,支撑身体的骨架咯吱咯吱的跟着一齐怒吼,这是最后一搏了!

连匕尖都被压碎的肉体和残刃的碰撞结果自然是不言而喻,但就在两者即将接触的瞬间,冈萨雷斯的眼珠忽然上翻,大脑的意识似乎在这个瞬间被中断了,没有后续力量追加的踢腿威力大大减弱,速度也慢了下来…

李浮生抓了这个机会,身体往左侧滚去,使劲撞向冈萨雷斯的侧腹。失去意识的冈萨雷斯没有丝毫抵抗的倒在了垃圾堆里的碎玻璃上,身上却没有被划出任何伤痕,同时翻白的右眼开始抽动,似乎马上就要恢复意识。

李浮生把装着铁块的盒子塞在冈萨雷斯的口袋里,抓起丢在一边的旅行包,往巷子外跑,在跨过冈萨雷斯身体的时候,李浮生停了下来,呢喃似的说了句:“谢谢。”

小巷在李浮生离开后,吹过了一阵微风,隐隐可见一袭长袖白衣随风而去……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