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茶颜

作者:偷来浮生 更新时间:2021/4/11 21:16:04 字数:2332

李浮生手里攥着自己的证件,站在一家奶茶店面前,神色庄重,像是被命运胁迫了,要做出什么选择…

李浮生有个很崇拜的人——切格瓦拉。

那句“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这辈子都不可能打工的”的名言简直深得他心,李浮生把实现财富自由的目标当作他今后的人生理想,他自己都觉得这估计是帝都大学的学生里最窝囊的梦想了。

然而现实往往不如意之事十之八九,在每天白米稀粥的日子里,李浮生受不了了,他想再次记起红烧肉的味道。

于是他妥协了,他想找个兼职赚点钱。

李浮生理了一下衣领,放松好表情,走进了这家叫做“茶颜”的奶茶店。

时候尚早,奶茶店还没开门。柜台上,一个大叔模样的男人正在整理做奶茶店材料,瓶瓶罐罐撞击在一起,发出叮叮当当的脆响…

大叔蓄着成熟的络腮胡子,不难看出,他年轻的时候应该是和宁玄清一个档次的帅哥,不过岁月的磨砺让他变得更成熟了,散发出另一种别样的成熟魅力。

低沉磁性的嗓音响起,显然是对李浮生说的:“还没开门哦。”

李浮生急忙说:“我是来兼职的,我看到门外贴了告示。”

“哦,来兼职的啊。”大叔拿起块抹布一边擦着手一边从柜台另一侧的门出来,“还是学生吧?”

“嗯,帝都大学的。”

“可以嘛,帝都大学可是好大学啊。”大叔眼睛一亮,相当熟络的揽着李浮生坐下,“我年轻的时候做梦都想考帝都大学呢。”

“是嘛,哈哈。”李浮生尴尬地笑笑,把证件递给李浮生,“这是我的证件。”

大叔摆了摆手,没看李浮生递来的证件,“不用这么麻烦,你把你时间告诉我,我给你排个班就好。”

“好,这是我课表。”

“这店是我私营的,你信我就把合同签了。”大叔从抽屉里拿出张合同。

“啊,好。”

李浮生愣愣地接过合同,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这落差和他想象的太不一样了。这也进展的太快了吧?这就…这就签合同了?

合同的内容也简陋的吓人,都是很口语的话,只是大概描述了一下薪资待遇就没有后文了。

“实话和你说,这合同是我随便写的,主要是是之前没合同根本招不到人。”

“没事,我相信大叔你。”

也许是直觉,李浮生觉得大叔也不会为了这点钱就骗自己,拿过笔直接就把合同签了。

“ok。”大叔也签下自己的名字,把合同给了李浮生,“我自己就懒得再留一份了,你拿着吧。”

李浮生收下合同,那苍劲有力的笔触勾出的三个字让李浮生特意看了好几遍,周不羁。

大叔想必有个爱看武侠小说的父亲,不然这个名字还真不是一般人会取的。

“那我什么时候来上班?”

“嗯…要不就现在吧。”

“现在?”李浮生确定了一遍。

大叔起身拍了拍李浮生的肩膀,往后面的小房间走去,“马上就要开门了,我去后面抽根烟,你在前台看着。”

李浮生连忙叫住大叔说:“我一个人?可我不会做奶茶啊。”

“做法在柜台下面贴着呢,照着做就行,要是做错了就不收他钱了,再给他补一杯就好,记得有重要的事再叫我。”大叔嘴上叼着根华子,关门之前又补了一句,“我相信你的哦,第一个月干得好给你加工资。”

大叔进了后门,只留下李浮生一个人留在原地傻眼。

“希望别被人投诉吧。”

李浮生往柜台下面看,果然和大叔说的一样,底下贴着一张张五颜六色的方块纸条,上面写着各种奶茶的做法。

不过纸条上的字迹却不是大叔的,李浮生感觉这字应该是女生写的。一行行娟秀小楷规整的像是印在纸条上似的,把调奶茶的顺序清清楚楚的记在了上面。

李浮生又看了眼放原料储物格子,上面也是留着同样的字体,写着每种材料的名字。

就在李浮生低头研究纸条的时候,店里的第一个客人到了。

被推开的门带动着风铃叮铃铃的响,一个穿着职装的女人走了进来,李浮生从柜台下探出身子来,露出职业假笑,说了句欢迎光临。

“怎么今天换人了?”女人私下看了看,问李浮生说。

“我是兼职的,有什么需要吗?”

“好吧,来杯草莓的。”

“啊好,稍等一下。”

刚才正好看的是草莓的做法,李浮生放下心来,照着纸条上说的一步一步做。他打开装草莓的格子,里面正搁着不少又红又大的新鲜草莓,叶片上还滴着剔透的水珠,一看就是大叔早上刚买来的。

李浮生把做好的奶茶递过去,有些忐忑不安地说:“你的奶茶。”

“还挺快。”,女人小声的嘀咕着,当着李浮生的面插上吸管尝了一口,眼睛顿时一亮,“嗯,好喝,比你们老板做得好。”

“啊?”李浮生愕然地问,“我这是第一次做啊,怎么会不如大叔。”

“你们老板做奶茶真的不咋地,东西不是放多了就是放少了,要不是看这里装修不错,而且材料挺新鲜的,我才不来呢。”女人又笑了笑,压低声音对李浮生说,“还有就是你们老板挺帅的,今天没见着可惜了。”

说玩女人拿走奶茶就赶着上班去了,作为自己的第一个客户,李浮生狗腿子似的追到门口,丝毫不顾路人的目光,脸上带着灿烂的笑容,大喊着说,“欢迎下次光临。”

可等李浮生回到店里,却看到收银台上写着扣款失败几个大字,貌似是因为电脑还没连上网。可女人已经走远了,这收银的机器他也不会弄,钱怕是追不回来了。

要不要就这样瞒住?李浮生在心里打鼓。可自己刚才喊那么多声,聋子也该听到了吧。想了一会,李浮生还是打算跟大叔说一句。

出于礼貌,进门之前李浮生轻轻敲了敲门。

“进来。”

“那个收银的机器好像没连上网,刚刚有个客人她…”

李浮生推开门,被这个小房间里浓郁的烟味猝不及防地呛了好几口,有那么一瞬间他都怀疑是不是失火了。他挥开房间里遮挡住自己视线的烟气,李浮生看到大叔面前的烟灰缸里已经插了七八根燃烧殆尽的烟头。

随后李浮生目光上移,他看到墙上挂着一张女人的黑白照片。照片里的女人还是很年轻的样子,梳着精致的发髻,带着灿烂的笑容面对镜头比了个俗气地剪刀手…

“让你见笑了,这是我的老婆,这店也是她开的。”

大叔掐灭自己手上的烟头,粗犷的脸上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来。他按下了手边的一个开关,挂在墙边一角的一个抽烟机飞速转了起来,把房间里残留的烟气全部都抽了出去。

“我们那个时候,剪刀手还是很潮流的pose。”,大叔轻声说,“怎么一晃都这么多年了。”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