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临行前的警告

作者:偷来浮生 更新时间:2021/4/27 20:45:23 字数:2101

“你们两个要好好在这里生活下去,我就先退场了。”

火车站站台前,龙哥拍着大明和李浮生的肩膀,力度大的让李浮生疼的直咧嘴。

这个在李浮生印象里一贯都是硬派作风的男人,此刻微红着眼角,眼神里闪着的光,像是在不舍又像是解脱的轻松。

“阿明,你过来一下。”

龙哥拉着大明去了一个角落,低着头和大明说了些什么。过了一会,才回来准备上火车。

“那我就走了,浮生进了大学好好读书。将来从帝都大学出来,可比我们这些没文化的厉害多了。”

李浮生点着头说:“嗯,龙哥回去跟嫂子好好过日子,可惜喝不上你们的喜酒了。”

李浮生站在站台,看着龙哥慢慢没入人流,竟然觉得龙哥魁梧的身体带着几分落寞,像是弯下了腰就要这样走入了迟暮。

“怎么?觉得骗了龙哥很不好意思?”大明揽着李浮生的肩膀,半开玩笑似地说。

“主意不是你出的吗?我可没想骗龙哥。”

“要是他知道你也想干这行,你觉得龙哥会这样心甘情愿地离开?”大明望着龙哥最后的背影,“他昨天可是把他那把旧刀磨了一晚上,我们之中最不想离开帝的人其实就是他吧。”

“龙哥真的不能再继续了?”

“医生说脊椎被伤的很厉害,有新伤也有老伤,不能再干了,如果下半辈子不想躺在轮椅上的话。”

李浮生叹息说:“唉…要是有钱那还用这么折腾。”

“你以后钱干够了会收手吗?”大明忽然问了个很无聊的问题。

李浮生想也没想就说:“当然咯,我不信会有人喜欢做这种事。”

“是么,那我们走吧。”大明和李浮生逆着拥挤的人流走出火车站,大明指着一辆停在不远处的面包车,“这是我找的新帮手,今天晚上我们就去试试手。”

李浮生跟着大明上车, 开车的司机应该就是大明所说的帮手了,人看起来很精瘦,不过因为带着墨镜看不清全脸的轮廓。

“你好,我叫李浮生。”出于礼貌,李浮生先开口了。

“陈默。”

如同他的名字,陈默的话很少。一路上都只是闷着头开车,只有大明有一搭没一搭的和陈默聊着天,不过都是尴尬的一问一答,聊的也是些和任务无关的废话,这让李浮生心里有些着急了。

“今天晚上的任务…具体是什么?”李浮生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浮生呐,别急嘛。”大明悠哉哉的说,“你不是都做过一些任务了么?又不是第一次了。”

“那能一样嘛?之前我做的都是些十年以下的酱油任务,连妖都没见过几只,好不容易碰着一次,结果被我给吓跑了。”李浮生翻了翻白眼,很无语的样子,“我都感觉是不是你们太大惊小怪了。”

“看来浮生同学真的很自信嘛,今天就带你去见见世面。”大明嘴角噙着坏笑,“阿默,给他讲讲。。”

“今天晚上他也要去?你没开玩笑?”闷声开车的陈默居然回过头来,像是大明刚刚说了什么不得了的话,“带新人也不是这样带的。”

大明拍了拍李浮生的肩膀,“可别小看这小子,他家里老人也是我们这行的,比起咱们这种半路起家,浮生这可是有家族遗传的。”

陈默忽然偏过头来看着李浮生,李浮生感觉那副墨镜下有一双锐利的眼睛正紧盯着自己,他的后背不禁渗出汗。

“十年以下的妖物由于刚化形不久还很虚弱,哪怕是普通成年人都是能对付的,但一旦妖龄过了十年…”陈默坐了回去,一边开车,一边用他嘶哑的嗓音缓缓地说,“十年以上的妖已经极通人性了,但这并不代表它们失去了**。恰恰相反,除了部分生性温和的妖外,大部分十年以上的妖物具有极强的攻击性。”

“这么危险?为什么从来没听过新闻报道过?”

“你以为这种十年以上的妖物烂大街啊。”大明不知道什么时候点了根烟,“本来能化成人形的妖就算得上凤毛麟角了,更不要提这种能妖龄过十年的了。”

“十年以上就这么厉害,可…我家里老人告诉我说还有千年的呢…”

“千年?”大明撇了撇嘴,“老一辈的降妖师就喜欢在小辈面前装神弄鬼,现在这个灵气的浓度怎么可能足够妖物修炼到千年。就算有,那也是待在深山老林里的老妖怪了,挨不着我们的事。”

“把烟掐了。”陈默车窗都打开,冷冷的说,“别把车弄脏了。”

大明不乐意地掐灭烟头,“阿默你还是这样无趣,不就一根烟嘛。”

“身上留着烟味会让目标警觉,这种新手容易犯的错误还用我再说么?”

“好好好,我错了。”大明被教训的有些不好意思,又把矛头指向了李浮生,“听见没,这些都是前辈的经验之谈,以后做任务前不许抽烟!”

李浮生嘴上小声的嘀咕:“我压根不抽烟。”

车又开了一会,最后停在了一家宾馆前。

“大明你先去里面洗个澡,李浮生留下,我有些话和你说。”

大明下了车,车上就只剩下了李浮生的陈默两个人,气氛一下子变得很冷。

“你真的准备好了吗?”陈默先开口说话了,“如果你只是缺钱的话,看在大明的面子上,我可以先借给你。”

“今天晚上我会去的。”

李浮生没有犹豫地回答,比起钱来说,现在他更想看看老家伙从小就跟他描述的人与妖所共存的世界。

“如果任务出现意外,我会毫不犹豫的抛弃你这种只会碍手碍脚的新手。”

陈默慢慢摘下他带了一路的墨镜,李浮生也终于看到了在墨镜下掩盖住的轮廓,一条伤口横在陈默的右眼上,伤口看起来很老了,结的老疤已经掉了,但看起来还是那么触目惊心。

“当然,如果我失去了被救的价值,希望你也能毫不犹豫的离开,头都不要回…”

“我…”李浮生犹豫了,他根本还没想过这一步。

“现在还有后悔的机会…如果…”

“哐!”

“钱包掉了,让我看看我钱包掉哪里去了…”,面包车的车门忽然被打开,大明把半个身子探进来,“你们在聊什么呢?”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