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感觉受到了侮辱(第二更)

作者:千念阿风 更新时间:2021/4/3 21:54:34 字数:2009

女子闺房、被紧紧搂着、衣衫有些不整,以及洛烟雨那尽在眼前的娇艳容颜……

几个元素组合在一起,构成叶丹青曾经的噩梦。

莫非,我没有回到过去,之前所经历的只是一场梦?

没有人能想象,叶丹青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看到洛烟雨那一刻,内心究竟受到了多大震撼。

等他回过神来,所见只有自己呆愣坐着的身体,仿佛是在看着另外一个“叶丹青”。

旁边,洛烟雨手臂支撑着身体半坐着,捂着红肿脸颊,眸中水雾弥漫,委屈又迷茫。

“我这是……灵魂出窍了?”虚幻版的“叶丹青”飘着,心中油然一股荒谬感。

他的神识强度已经达到出窍初期,差不多是时候可以突破没错……万万没想到,竟然是被吓的。

恐怕,我是有史以来唯一一个用这种方式,从“二境筑基境”突破到“三境出窍境”的修仙者。

魂归身体。

稍微冷静下来后,叶丹青回想起昨天晚上醉酒的经历,长舒一口气。

自己确实是回来了。

当前情况,只是酒醉后的一场误会。

他没有去看床上的洛烟雨,快步逃离这个房间。

内心,总之就是非常后悔。

早知道迟早会给洛烟雨一巴掌,之前就应该选选项二,获得一次抽卡机会了。

“叮。”

叶丹青跨出门槛时,意识中浮现系统提示:

【检测到洛烟雨逆徒值“+11”,补发选项二奖励。】

【奖励抽卡机会一次。】

【宿主是否现在就抽卡?】

“唉。冲动是魔鬼。”叶丹青看到逆徒值增长提示,心中更苦了。

算上这次增长,洛烟雨已经有了高达21点的逆徒值……自己真是未来“可骑”啊。

“抽卡吧。”叶丹青垂头丧气地走出小院……在这个冰冷世界,只有抽卡的快乐还有点温度。

意识中,一本玉册一页页飞速翻动,每一页都闪烁着不同颜色的光华。

随着时间流逝,玉册翻页速度逐渐变慢,最终定格在“勾手指挑衅的人影”上。

【恭喜宿主获得抽卡奖励。】

【抽卡结果为:五境结丹级陷阱卡——“你过来啊!”】

“四境结丹级别的陷阱卡……”对于这个结果,叶丹青勉强能够接受。

在所有种类的卡牌中,陷阱卡的威能数一数二,甚至能越级伤敌……只是,发动条件比较麻烦。

“陷阱卡威力是强,就是太被动……作为一个男人,我比较喜欢主动。”叶丹青收好卡牌,向着玄霄宗主峰而去。

为了避免夜长梦多,还是尽早“退货”为好。

……

屋内,叶丹青离开了一会,洛烟雨才从“眩晕”状态中回过神来,感到分外委屈。

莫名挨了一巴掌,从睡梦中被打醒,气得胸口疼!

她噘着嘴,修长睫毛下眸子泛着泪花……小手捂着的脸颊上火辣辣,痛斥叶丹青刚才的“暴行”。

从刚才的情况来看。

师兄不但把自己睡了(字面意义上),还毫不留情地打了自己一巴掌,骂自己是“凑流氓”。

谁受得了这委屈?

“等等……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我为什么会和师兄睡一张床上?”洛烟雨皱着柳眉思索,浑浑噩噩的大脑浮现些许记忆:

她只记得,自己昨天晚上想来小院看一看时,遇见了月下对酌的唐嫣然和叶丹青。

后来,自己同他们说了些什么,心情非常的糟糕,忍不住就喝了一杯酒。

发觉那酒很好喝,竟然还有助于修行,自己就又多喝了两杯。

后来了?

发生什么了?

怎么……想不起来了。

洛烟雨纤细的手指揉着额头,总感觉自己好像忘记了非常重要的事情。

是什么事呢?

修长的眼睫毛眨动,迷蒙双眸漫无目的地四处打量,最终落在了自己身上。

叶丹青逃离的画面,涌现大脑。

“!”

洛烟雨意识到了什么,胸前厚厚脂肪层下,心脏因为恐慌而剧烈跳动。

莫非……

我们……

做了什么?

具体是做了什么……洛烟雨没有任何经验,并不清楚,只有道听途说、从书籍上了解到的些许信息。

大概也就是……一男一女一起睡觉、脱光光、被人看光了身子、摸了。

然后……是什么来着?

唔。

失了贞洁?

具体是怎么个失去法?

知识有点超纲,洛烟雨只能挠头。

“emmm……我先检查一下衣服……”洛烟雨努力压下急促的呼吸,缓缓低垂眼眸:

胸口的衣襟,打开了些许,露出些许白腻浅沟。

不过,银白色绣牡丹花的抹胸,仍旧紧紧束缚着大团子,好像没有被人解开的迹象。

胸是安全的。

继续往下……束缚住细柳腰肢的腰带,有些褶皱,同样没有被人解开过。

目前来看,自己应该仍旧清白。

可是……做那种事情,不一定要脱衣服的吧?直接掀裙子……好像也可以……我有她们悄悄说过来着。

怀揣着最后的不安。

洛烟雨出于谨慎和羞怯,轻手轻脚下床,关闭房门。

“呼……”

她压下内心的悸动,弯下腰,两只小手抓住裙摆,一寸一寸地往上提……先是露出了脚踝,紧接着是小腿、膝盖、一直到大腿。

可万年的修长笔直双腿,皮肤白皙细腻,彻底暴露在空气中。

缓慢上升的裙摆,停在禁地前最后一寸。

洛烟雨已是羞得,脸颊红得几乎要低滴出血来,两只小手手死死捏着裙摆,用力得指节发白……结果出来的前一刻,最是令人恐慌。

若是结果真的是那样……我以后该怎么面对师兄?

自此从了他?

还是以死明志,来保住最后的尊严?

洛烟雨终究还是个保守的大家闺秀,无法接受莫名失去贞洁的打击……这比死了更难受。

“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怎能停滞不前?”

她心一横,将裙裾拉到腰部,看到了从腰部稍稍滑落些许、银白丝绸亵裤。

没有看到血迹。

那里,也没感受到人家说的,第一次被强行撑开时,撕裂的疼痛感。

好像,昨天晚上什么都没有发生。

“呼……我还是纯洁的白色。”

“师兄果然是个正人君子,不是禽兽。在这种情况下,他都没有对我做什么。”

“等等……为什么,我感觉受到了侮辱?”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