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师尊不要当冲师逆徒呀

作者:千念阿风 更新时间:2021/4/13 10:03:20 字数:2036

在进入厨房前。

洛烟雨还盘算着,给自家师尊露两手,“师尊,别看我出身世家,厨艺可是相当不错。”

等到叶丹青真正动起手来,那令人眼花缭乱、鬼斧神工般的刀工,当即沉重打击洛烟雨的自信。

她原本还想当个二厨,终究只能乖乖地打下手,成为洗菜端盘子的女仆。

大半个时辰后。

“高端食材,往往只需要最简单的烹饪方法。”叶丹青看着一桌美味,脸上浮现满足的笑容。

“师尊,我看你烹饪的方式一点都不简单。不说别的,天底下最强的剑客舞剑,技艺都赶不上你的刀功一半。”

洛烟雨不断地吸溜着嘴角的口水,嘀咕着:

“而且呀……我感觉师尊有点恶趣味呢。喜欢把荤菜做成素菜的样子,又把素菜又做成荤菜的形状。”

比如,看起来像是粉丝所做,其实是肉羹料理;看起来是清蒸鱼,其实是豆腐、菌菇等食材的完美糅合;看起来像是豆腐,实际上又是鱼肉、虾蟹的特殊制作。

“生活总是需要些惊喜。”叶丹青从洛烟雨手中接过碗筷。

至于酒……

这个逆徒喝酒之后,肯定会对我耍流氓。

回想起几天前洛烟雨酒后失态的情景,以及自己所受的委屈……叶丹青打死不再让她喝酒。

洛烟雨没喝酒,依然打算“耍流氓”,“师尊,我今天终于知道什么叫‘秀色可餐’了。”

叶丹青佯装没听到,自顾自吃着。

洛烟雨不以为意,粉嫩小舌头舔了下薄唇,“师尊长得惊若天人不说,厨艺还这般出神入化……能吃又好看,不就是秀色可餐吗?”

“桌上这么多好吃的,都堵不住你的嘴吗?”叶丹青没好气地白了她一眼。

“嘻嘻……”

洛烟雨调皮地吐了吐舌头,继续调戏:“师尊,我们两个年轻男女,单独在一个桌子上吃饭,感觉是不是很浪漫呢?像不像小情侣在约会呀?”

只可惜现在是午时,没有月光如水、星空烂漫。

[这个逆徒,骑师蔑祖等级达到高威胁后,俨然心里已经不把我当师尊了。]叶丹青额头青筋暴起,当场“钢铁直男”化,“师徒一个桌子吃饭,很正常。”

“那……师尊,我们就说点不正常的事情好不好?”

洛烟雨放下筷子,眸光盈盈地盯着叶丹青,“按照我们的约定,我可要正式开始提问了哦。”

[要来了!]叶丹青心中“咯噔”了一下,努力保持淡定,“你问吧。”

“唔……”

洛烟雨薄唇抿着指尖,摇头晃脑地思考了一番,缓缓开口:“我的第一个问题就是:为什么师尊会住在你师尊的闺房里?”

师尊,你是不是对你师尊,也有什么特别的心思呢?住在她的闺房里,是为了怀念她离开前的温馨日子吗?

不愧是为人师表呢。

徒弟我学到了。

可是……这样一来,这位万众瞩目的“天音仙子”,岂不是成为了我最大的竞争对手?

洛烟雨面对只能仰望的高山,心生一股无力感……打不过,真的打不过。

可是,我不会放弃。

我可是圣灵根,有潜力的……未来拥有着无限可能……以后,我就叫“烟雨仙子”。

谁还不是个仙子呢?

“叮。”

在洛烟雨给自己加油打气的时候,系统选项展现于叶丹青眼前:

【选项一:“烟雨,我这辈子只爱我师尊一个。你没有希望的,放手吧”;奖励“七境化神级领域卡——没有人能在我的BGM里打败我”;洛烟雨逆徒值+99;】

【选项二:“烟雨,你和师尊都是我的翅膀”;奖励“六境元婴级法术卡——双飞燕”;洛烟雨逆徒值+33;】

【选项三:“好吧,我摊牌了”;奖励“五境金丹级法宝卡——阳炎法袍,晋升为六境元婴级”;洛烟雨逆徒值+22;】

【选项四:“说来话长,但绝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奖励“软功+2”;洛烟雨逆徒值+1;】

选项一和选项二,一看就是死亡选项,直接排除。

选项三,从逆徒值来看,把自己住在师尊闺房里的实话说出来,就是在给自己挖坑。

叶丹青筷子夹着的红烧肉,随着手一抖摔落桌面,“这个……嗯……里面的原因很复杂。”

【软功+2】

“难道说……”

“绝对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洛烟雨刚开口,立马就被叶丹青强势打断。

“我都没说呢。师尊怎么知道,我想象中的是什么样?”洛烟雨眸中掠过狡黠笑意,“师尊心里有鬼哦。”

“绝对没有!”

叶丹青情绪激动之下,手指一用力,“啪”地捏断筷子,“我对那个‘屑女人’没有任何想法。”

“嗯?”洛烟雨眉毛一挑。

我好像问出了了不得的事情。

师尊竟然叫自己的师尊“屑女人”,看来怨念很深的样子呢。

看那本小册子的名字,还有其他几本藏经阁内,有关师徒恋的书籍……我倒是可以理解师尊。

不过……

师尊对他的师尊,真的没有任何想法吗?那可是才貌双全、修仙界第一美人、第一强者的仙子呢。

就算是同为女子的我,对于她都难免会心动。

不过,我家师尊也是修仙界第一美男子,修为也是差不多,又不比她差……不心动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可是,师尊住在“天音仙子”的闺房里,到底是为什么呢?

师尊,你千万不要当冲师逆徒呀。

要冷静。

洛烟雨莫名慌乱,连忙询问:“师尊。你对师祖没想法的话,怎么会住在她的闺房里呢?”

一个问题,一个深坑。

从第一第二个问题就可以看出,烟雨恐怕接下来提出的,恐怕全是死亡提问。

叶丹青已经开始后悔答应她,允许提问来交换天音仙子日记,这一后患无穷的交易。

开弓没有回头箭。

相对于烟雨的致命疑问;显然,“屑女人”的日记危险程度更高。

说真话是不可能说真话,只能靠忽悠这样子,才能把住在师尊闺房里、难以启齿的原因掩盖过去。

叶丹青下定决心,准备开口解释,“烟雨……”

“师尊。你不会真的是冲师逆徒吧?”洛烟雨面红心跳,又惊又怕。

“叮。”

系统提示音响起叶丹青脑中。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