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徒弟弟爱的训斥能算是骂吗?

作者:千念阿风 更新时间:2021/4/23 10:00:01 字数:2129

叶丹青头疼地捂着额头,一脸“惨遭女流氓欺辱的娘家少男”式悲戚……呜呜呜,我不干净了。

[果然,纸包不住火……那件事终究还是被察觉到了吗?]洛烟雨抽搐着嘴角、偏着头、目光闪躲,俨然是做贼心虚。

迟钝如暴躁萝莉玉玲珑,也隐隐察觉到不对劲。

叶丹青的“艳名”是全玄霄宗公认。不知道多少女子,明里暗里地垂涎他。

玉玲珑对男色兴趣不大,耳濡目染之下,倒是对叶丹青的魅力有几分概念。

有天音仙子这个师尊,垂涎自家徒弟美色在先。

如果说,洛烟雨对叶丹青的关系不同寻常……洛烟雨打算对自家师尊下手的话……仔细想想,很合理,也很符合逻辑。

玉玲珑理解归理解,依旧难免为之心情复杂,“师尊馋徒弟,徒弟的徒弟又馋自己的师尊……贵圈真乱。”

“……”

全领域静默。

一切,尽在不言中。

洛烟雨白皙脸颊飞上几抹红晕,张了张朱唇,似乎想申辩,又像是在自言自语。

好一会,她终究还是没能从唇齿间,吐出半个音节。

叶丹青幽怨地瞪了她一眼,努力转移话题,“烟雨,愣着干嘛?给你玉师叔祖倒茶。”

“哦……好。”洛烟雨连忙上前端茶倒水。

玉玲珑捧着茶杯,努力伸长脖子,嘴唇才堪堪达到茶杯边缘,伸出小舌头舔了舔,又“呲溜、呲溜”地吸了两口。

这副模样,同小女孩一般可爱。

[她明明比我大了两个辈分,感觉却像是天真小妹妹一样……修仙界真是奇妙。]洛烟雨忍不住笑出声,“噗……”

“嗯?”玉玲珑剑气迸发,灼热而锐利。

“咳咳咳……”

洛烟雨在求生欲的警告下,明智地将笑憋回胸里,呛得直咳嗽……萝莉凶猛。

她明智地溜了,“我有事去忙,你们聊。”

房门关上。

房间中,又留下叶丹青和玉玲珑独处,气氛比之前却是融洽了许多。

“叶丹青,云歌有同你联系过吗?”玉玲珑把玩着茶盏,幽幽地说:“她都离开一年了。”

“一年不算久。”叶丹青笑了笑,眸中难免浮现怅惘。

如果算上上一世,自己同师尊分别的时间,实在是太久太久。

说不想念,那是自欺欺人。

可是,若是她真的回来烟波峰……想起曾经所遭受的骚扰,他又不由得感觉浑身不自在。

很是矛盾。

“哎,好怀念能同她五五开的那段时间。”

玉玲珑撇了撇嘴,“现在,玄霄宗都没人愿意和我打了。我想打架,只能到外面去找人。”

“你该不会想找我练手吧?”叶丹青表面稳如老狗,内心还是有点慌的。

威胁大的不是暴躁萝莉玉玲珑,而是烟雨啊。

哦,还有随时准备搞事的狗系统。

这次自己要是再晕,烟雨指不定做出什么骑师蔑祖的行为来……想想就让人害怕。

“我是想……可是,你起码是个胎藏,实力相差太大了。”

玉玲珑跃跃欲试,终究还是强压下悸动,探出小脑瓜试探性地询问:“要不,你委屈一下,压一压实力……我们用元婴境修为打一场?”

[呵,我也想有元婴境修为,奈何实力不允许。]叶丹青抽了抽嘴角,“我最近在精心感悟,不适合动手。”

“你要晋升洞虚,准备渡劫了?”玉玲珑激动得站起来……脚丫子落地,小脑瓜反而只能露出桌面半个。

叶丹青俯视着,她浮现红晕的半张稚嫩小脸,想笑又笑不出来。

天天被人说是胎藏境,说得他自己都快信了。

反正澄清不了,就当是这样吧。

“果然是这样呢。”玉玲珑可爱地咬着纤细指尖,“唔……那我就不和你动手了。”

[那我可真是谢谢你了。]叶丹青扯了扯嘴角,一时间找不到继续聊下去的话题。

“你知道为什么云歌一直没回来吗?”玉玲珑左顾右盼,突然开口。

“为什么?”

“因为你。”

“因为我?”

“你别看她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其实内心里,很怕你。”

“她会怕我?”叶丹青下意识地想要否认,“她是师尊,我才是弟子。”

玉玲珑小手扒拉着桌沿,撅起小屁股努力坐回去,似笑非笑,“师尊怕弟子,估计就是你们烟波峰的传统艺能咯。”

“呵呵……”叶丹青笑容僵在脸上,显得有些心虚。

玉玲珑眼眸示意性地看了眼门口,“我可是看得出来,你对洛烟雨有几分畏惧。”

“我会怕她?”叶丹青猛地提高音调,“那个逆徒……”

“当我掏出四十米大剑的时候,那群人看我的眼神,就跟你看洛烟雨一个样。”玉玲珑一脸“你休想糊弄我”的自信。

“咔嚓”一声。

叶丹青不小心将茶杯捏碎,沉默良久。

洛烟雨等五位女弟子,前世给他带来心理阴影……再不愿意承认,确实会有几分心有余悸。

玉玲珑没有在这个问题上深入,转而说道:“你师尊,纳兰云歌,遇到你算是遇到了克星。”

叶丹青无语,“我可不可以认为,你是在诽谤我们和谐的师徒关系?”

“少来了你。”

玉玲珑没好气,“你训云歌跟训孙子一样的画面,这么多年来,玄霄宗谁没见过?”

“呃……”

叶丹青汗颜……稍微想想,确实是有这么回事。

天音仙子总是有事没事地骚扰自己,还不管时间、地点和场合……经常弄得叶丹青炸毛。

叶丹青一生气,就会训她。

天音仙子一被叶丹青凶,就会变得老实巴交,低头束手、乖乖挨骂,全然没有平日里不可一世的骄傲。

这一幕着实令人瞠目结舌。

一开始,还有长老、首座想要训斥叶丹青目无尊长,竟然敢训自己师尊。

“叶丹青,你这是要翻天不成?”

天音仙子反而不乐意,怒吼:“我们烟波峰的事情,要你多嘴?小心老娘揍你!”

类似的事情发生次数多了,就再也没不长眼的人,敢去指对他们师徒俩手画脚。

看热闹的吃瓜群众,反而多了起来。

首座会议时,偶尔有人调笑:

“哟,云歌。你今天又被徒弟骂了?”

“你怎么能凭空污人清白?”

“什么清白?我早上才看到,你被叶丹青骂得抬不起头。”

“徒弟弟那是爱的训斥,不能算是骂……爱的训斥!……师徒之间的事情,能算是骂吗?”

接着便是“徒弟弟好帅”、什么“下次还敢”之类,叫人听不懂的话语,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

整个玄霄宗,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